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五十七章女人何為顧眼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女人何為顧眼前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妹子,我聽說你二十了,還沒對象呢?對吧?哥我今年剛三十,也沒媳婦呢!妹子,自從哥哥我看到你的那天,哥掏心窩子說,喜歡你,嘖嘖,妹子,哥真的稀罕你,哥做夢都想你啊,我的好妹子……」

這胖子子說著伸手抓住劉楠的胳膊,另只手在她柔嫩的肩膀拍了拍,那不像是拍,更像是在撫摸。

劉楠就像被蛇咬了一口是的。

渾身一機靈。

「胡哥,你別這樣,讓人看見不好,胡哥你坐,老妹去給你買瓶礦泉水去。」

「哎,妹子,你這不是往外攆我呢么?」胡胖子眼睛一瞪。

劉楠嚇了一跳。

這胡胖子就是一個臭無賴,得有三十好幾了,應該是三十六七了,整天就在手機一條街瞎混,對縫子,有顧客買手機他也進來跟著參合,手機賣了他也要點錢,有的時候還騙顧客來買手機,他愁城。

還有幾次人家顧客自己來買手機的,他也硬是說是他朋友,進來跟著說這手機好之類的,手機賣出去了,他就要錢了。

這一趟街像是胡胖子這種人不少。

而臨街的買賣也不敢得罪他。

一糾集就是一夥三四個人,和他吵也吵不起,打更打不起,今天砸你家一塊玻璃,明天就能往你家櫃檯仍塊磚頭。

都是做買賣的,對他這種人有很又怕。

派出所和他們也都認識了,你報警人家警察根本就不受理,說這本來就沒多大的事兒。

誰心裡都明白,這種無賴跟警察很有默契的。

無賴,小偷如果都沒有了,警察靠誰來進貢?

也可以說警察是養活小偷的。

胡胖子點了一根煙,眯縫著眼盯著劉楠的胸脯。

「妹子,你真水靈,真的,你要是做哥

的媳婦,哥天天對你好,這輩子哪怕為你去死都沒二話,妹子,你就跟哥好吧,哥現在一天也能對付個一百二百的,到時候咱倆一起開這個小店……」

胡胖子說著把煙叼在嘴上,兩手過去抓劉楠的雙手,還往懷裡拉。

「妹子,讓哥跟你近面近面……」

他那張圓圓的滿是麻子坑窪不平的胖臉就往劉楠柔嫩白皙的臉上蹭。

「你……你滾開!」

劉楠沒有辦法了,努力掙脫開,甩了胡胖子一嘴巴。

啪的一聲,把胡胖子的煙都打歪了。

「你……」胡胖子氣得一瞪眼睛,舉起拳頭要砸過來。

「啊!」劉楠嚇得叫了一聲,兩手護著頭,蜷縮在櫃檯的一角。

胡胖子瞪了她幾眼,忽然冷笑兩聲。

「行,行啊,小妹兒,能耐啊!這條街還沒人敢動我胡胖子的,你行!女中豪傑啊!不過你越這樣哥越喜歡,行,你不是打我么?我不打你,我不動女人,行!我看你買賣怎麼做下去!」

胡胖子哼了一聲。

拿起她的摺疊椅大搖大擺的走到劉楠店面門口。

把摺疊椅往門口一放,一屁股坐了下去。

翹起二郎腿,嘴裡哼起了二人轉:「一更里啊……月牙兒出來了正頭西啊……貂蟬美女啊……走下樓台……哎呀呀……」

他唱的一會兒跟合上念經,一會兒跟寡婦哭喪是的。

街道兩旁的店面都出來圍觀,並且指指點點。

兩旁的店鋪誰都明白啥意思。

過了一陣,有人要進去劉楠的小店看手機。

胡胖子手一揮。

「不賣!今天不賣!啥時候賣?啥時候也不賣了!不幹了!店麻痹的黃了懂不?麻痹的不懂老子踹你!」

……

只的嚇得連忙走了。

這胡胖子也是一米八的個,加上大肚子、又一身的紋身,跟橫肉。

誰見到都是一突突。

店面麗面里的劉楠急的不行。

過了一陣出來小聲央求說:「胡哥,是妹子不對,要不胡哥你抽妹子兩嘴巴,還過來……」

「嗯?」胡胖子斜愣了劉楠一眼。

「打你?我哪敢啊?我就和你說兩句話你都抽我一個大嘴巴,我這臉都沒了,以後我胡胖子得讓整條街的兄弟笑話死,我還敢打你?借我倆膽子都不敢。」胡胖子又哼哼起小曲。

劉楠急的直冒汗,她知道這胡胖子不是惦記她一天兩天了。

忙掏出一百塊錢,往胡胖子手裡塞。

「胡哥,今天妹子就掙了一百塊錢,你拿著買盒煙抽吧。」

胡胖子像是被蠍子蜇了一下是的,忙扒拉開。「老妹,哥哥能要你的錢么?要不這麼得了,哥哥入股,你這店多少錢,哥哥出一半錢,咱倆合夥,你看咋樣?」

劉楠心裡明白,合什麼伙啊?他就是想跟自己好。

「胡哥,差不多行了,你再這樣,別說妹子不客氣了。」

「哎呀!行啊!妹子!今天你胡哥我就看看你怎麼個不客氣法?打電話報警啊?行啊~!不就110么,來,我幫你撥啊?再不我給你王所長電話得了,你直接給所長打,前天我們在一塊喝的酒,要不?138……」

……

劉楠咬了咬嘴唇。

胸口起伏著。

而街道過來幾個跟劉胖子一塊瞎混的小青年,也過來跟劉胖子打招呼。

劉楠眼淚都快急出來了。

握著電話想了想,然後撥了出去。

不一會,兩個二十歲左右的染著黃頭髮的小青年來了。

「小楠,咋回事啊?」剛說了一句。

胡胖子站起來一嘴巴抽過去了。

「麻痹的,小比崽子毛長出來了么?糙你媽的!」

那人半邊臉都腫了。

「麻痹的認識我不?胡海山,以前尹哥在縣城混的時候,我跟尹哥的!」

那個被挨揍的小青年還愣著,旁邊那個跟他一塊來的,忙在耳邊嘀咕了幾句。

然後沖胡胖子說:「對不住了胡哥,我兄弟不懂事,我們是對面ktv的服務生,尹哥要去ktv我們兄弟請客……」

「滾你媽逼的!滾!滾……」

「哎,謝謝胡哥,謝謝胡哥。」兩人點頭哈腰的跑了。

胡胖子回頭看了眼劉楠。哈哈的笑了。

「行啊妹子,整倆小孩兒還嚇唬你胡哥來了?告訴你,你跟他們都不如跟胡哥我了!他們是男人么!啊?簡直狗屎都不如,你胡哥雖然長的不咋的,但是可是純爺們!純爺們最疼女人!以後這一片誰要是敢動妹子一根頭髮絲,我讓他滿地找牙,你信不信……」

劉楠兩手握在胸前。

她不是那種笨女人,二十歲的女孩兒了,能開手機店,也是有點經歷的。

但她那點經歷還是不夠看的,只是小混混互打胡鬧,叫來的那兩個小子平時牛逼吹的山響,現在屁也沒敢放一個走了。

劉楠低聲說:「胡哥,老妹錯了,你,要不老妹晚上請你吃飯吧……」

「哎,老妹,哥哪能用你請呢,哥哥請你。」

劉楠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氣隨後睜開,她也不是處女了,大不了就當被鬼壓一次,反正以後做生意靠那幾個小青年是不行了,萬一以後來個混子胡海山或許還真能幫上自己。

……

對面的陳楚預感到有點不妙,見那劉楠一下跟那胖子有說有笑的,那胖子的手還拍了一下劉楠的大腿。

我糙!

陳楚有點明白了。

麻痹的,被這混子整住了。

陳楚忙幾步走過去。

心想一看你劉楠就是**,麻痹的!你就再多挺一會兒就不行~!?

胡胖子裝作不經意抓了一把劉楠的大腿,肉乎乎的,這女人沒躲,又想抓一把,這時手被人沖開了。

「劉楠姐,你這手機挺好使的,我想再買一個。」

陳楚笑呵呵的沖一臉紅暈的劉楠說。

劉楠被抓了一把。

作為一個女人也是沒辦法的事兒,尤其還是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已經有些害怕了。

「小犢子,你碰到你大爺我了!」胡胖子喝了一聲,打量著陳楚。

陳楚回頭,壓著怒火。

「呵呵,你是誰大爺啊?」

「糙!你媽比啊!」胡胖子剛站起身。

「你麻痹的!」陳楚不想忍著了,一腳踹過去,踢中胡胖子小腹。

他往後退了幾步,陳楚順手操起摺疊凳一下狠狠的拍到他的後背上。

啪!的一聲,摺疊凳四分五裂,陳楚上去拳腳相加。

胡胖子根本沒有準備,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陳楚又是那種佔了便宜絕不放手的人,放倒了胡胖子。

抬腳就狠狠的踹下去。

「糙你麻痹的!裝尼瑪個比!」

胡胖子周圍那群小流氓有幾個要上來的。

陳楚也打紅了眼,上去放倒了兩個,其餘的也都退了。

這時胡胖子也爬起來。

見陳楚又要衝過來。

忙伸出胖胖的打手揮舞:「停!停!等會兒,我有話說!」

「說你馬勒戈個比!」陳楚呼呼兩拳又甩過去。

正中胡胖子下顎。

他又被打了個趔趄。

兩隻大手手舞足蹈的喊:「別打!他媽的有種先別打!歇會兒,先歇一會兒!麻痹的有種歇一會兒再打!」

陳楚氣樂了。

不僅是他,旁邊看熱鬧的也氣笑了。

那群小混混都感覺抬不起頭,臉上燒得慌。

「呸!」胡胖子吐了口血水。

「麻痹的牙都打活動了,我問你小子,你是她什麼人?」

「她是我楠姐,咋的?」

「你親姐啊?」

「比我親姐還親呢,咋的?」陳楚冷笑一聲。現在他越來越感覺打架順手,也打的挺爽。

回頭看了眼劉楠,她有點傻愣愣的看著自己。

陳楚挺得意,他要的就是劉楠這種眼神。

陳楚沖劉楠點了點頭,隨後又沖胡胖子喊。

「麻痹的你有完沒完了?這他媽的也不是拳擊比賽,還帶他媽的中場休息的啊?」

四周人又笑了。

剛才的一切發生的太快,幾乎是電光火石般的,都沒看清怎麼回事,胡胖子就被揍趴下了,還有兩個小混混也被放倒了。

不少人指著陳楚跟劉楠,議論說他們是對象。

劉楠聽見臉上紅彤彤的。

「行!你小子挺狠,行,你敢不敢別走!你敢不敢別走!」胡胖子喊了幾聲。

「糙!找人啊?行啊,我也找人!咱把人都找來,對著掐一把,看誰能幹過誰?」陳楚也盛氣凌人豁出去了。

胡胖子掏出手機,直接撥出號碼。

一邊點指著陳楚:「別走!誰走誰他媽的是畜生下的!」

過了一陣,胡胖子電話打通。

「喂,尹哥啊?我是小胡,就是……以前幫你看錄像廳的胡海山,尹哥啊,我挨揍了……兄弟太他媽的憋屈了……」。

「喂,小子你叫啥名?」胡胖子喊了一句。

「陳楚!」陳楚也在撥著電話,但一時不知道該給誰撥好。

最後也想起了尹胖子。不過他沒記尹胖子的電話。

現在去瀚城也來不及,仔細一想撥通了小菲的電話。

不僅稍微走遠了一點。

即使他聽見胡胖子說尹哥,也是想不到尹胖子的,姓尹的多了。

胡胖子還在那邊說著:「尹哥,這小子會兩下子,麻痹的,應該在少林寺練過,麻痹的……尹哥,兄弟跟你這麼多年,被人欺負其實就是看不起尹哥你啊,因為啥?因為他罵尹哥你,我聽不下去了,所以才動手的……他罵你啥?他罵糙你媽……」

尹胖子已經聽不下去了。

嗯嗯了幾聲掛了電話。

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

……

陳楚沒記住尹胖子的電話,倒是記住了小菲的電話,不僅撥了出去,隨後嘟嘟幾聲,還在睡夢中的小菲醒了,隨後接聽。

「我是陳楚……」

小菲一愣愣了下,心裡有種別樣的感覺。

雖然,她認為陳楚是個小男人,但畢竟也是男人。

是男人女人就忍不住下面有點濕潤,況且她還給陳楚口爆過。

不僅嗯了一聲,翻了個身,纖細的手不由得伸進了兩條大腿見毛茸茸的小森林中摳了兩下,隨後甜甜溫柔的說。

「嗯……你說吧,我聽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