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五十八章莖須緩進對女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莖須緩進對女酌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我要尹哥的電話號。」陳楚說了一句。

「你……就這些?」小菲問。

這兩天迪吧很多人都談論陳楚身手好,也有人沖她指點,說她是陳楚的女人。也有些看場子的小子管她叫嫂子。

而且她現在不用穿著暴漏的跳鋼管舞了,當了迪吧的一個領班,工資還加了點。

她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女人。

她是要靠男人的,沒想到這個半大小子還行,自己得靠住,因為有兩個跳鋼管舞的女人揚言要把陳楚搶過去。

像是說的玩笑話,不過,那兩個**小菲是知道的,真要是上來騷勁兒,陳楚那半大小子肯定抵禦不住,被人家大腿給夾走的。

不就是比騷么?

誰不會啊?

小菲咯咯的笑了笑。

「陳楚,我可是你的女人啊,你就不說點別的?」

「嗯,我現在有點急事……」

「你們這些男人啊,整天說自己忙,有急事兒,你有個屁急事兒啊?也都不說來看看我,我還是不是你的女人啊?」

只幾句話就把陳楚下面給說硬了。

心想小菲這女人真欠糙。

「嗯,小菲我真的有急事,你當然是我……我的女人。」

「那你叫一聲老婆我聽聽?不叫我就不告訴你電話。」小菲晃動著白花花的小腿。

而此時她正裸著身子在被窩裡。

陳楚沒辦法左右看看,小聲叫了一聲老婆。

說完,他自己有種異樣的感覺,有點興奮也有點像是責任的東西。

「嗯,好老公,我都想你了,你啥時候來看看我啊?你真沒良心,好了,我知道了,我給你找電話……」

小菲把尹胖子的電話告訴了他。

陳楚就掛斷了,隨後給尹胖子打了過去。

電話剛響一聲就接通了。

「尹哥么,我是陳楚。」

「呵呵,陳楚老弟啊,這是你的號碼啊,我一會存上……」

陳楚簡單的說要和人打架,需要人手。

尹胖子就明白了,點頭答應了。

放下了電話,尹胖子不僅沖旁邊的曲九說。

「曲九,你看這件事怎麼?怎麼辦好,一個以前跟我混過幾天的小弟,一個是陳楚……」

旁邊的曲九呵呵笑道:「當然要幫陳楚。」

「哦?那手下人不會說我尹胖子薄情寡義么?就這麼對待跟自己混過的兄弟。」

「尹哥,陳楚是一隻狼,胡海山撐死算一隻狗,而且是一隻癩皮狗,是要一隻狼還是一隻癩皮狗,尹哥你想怎麼選呢?」

「嗯……行,我明白了,讓幾個弟兄去吧。」

曲九搖頭笑了。

「尹哥,這才一定要給足陳楚面子,讓穆國梁多帶兄弟去,咱給了陳楚面子,陳楚以後一定能還回來,真跟馬猴子火拚,讓他去干馬猴子的第一打手刀奪他也不好拒絕,我們現在就等於在餵養他,給他恩情,他不可能不還的……」

尹胖子想想笑著點了點頭。

「呵呵,行,還是你看的遠。」

……

穆國梁進來后,尹胖子讓他去幫陳楚。

穆國梁冷哼不止。

曲九呵呵笑道:「小梁子,你以後是要做大事的,尹哥以後奪得了更多的場子,需要有人去管,你就這麼做大事的么?用腦子想想,怎麼用人,以後尹哥也會放心重用你,你不要讓我和尹哥失望啊!」

穆國梁想了想,像是想通了什麼,隨後點了點頭。

「記住,要給足陳楚面子,今天我們養著他,就是為了讓他明天去咬人。」

「九哥,我記住了,多謝九哥。」

穆國梁出門招呼**個兄弟,開了兩輛車風馳電掣的奔縣城去了。

……

劉楠進屋搬了把椅子,陳楚坐在手機店門口了。

不遠胡胖子坐在那一勁兒的吐著痰,嘴裡罵罵咧咧的。

旁邊的幾個小混混躲的遠遠的。

劉楠站著離陳楚不遠。

兩個男人算是為她打起來的。

她看看胡胖子,再看看陳楚,如果說喜歡,自然喜歡小伙了。

「楠姐,你放心,我在這,他不敢動你。」

劉楠臉一紅,下意識的感覺陳楚為自己出頭,大半是為了自己的人的。

不過,她看陳楚只有十六七歲,想不到打架竟然這麼狠,幾下子就把胡胖子干趴下了。

胡胖子見她們兩人挨著近。

吐了一口。

「麻痹的,臭不要臉!麻痹的,潘金蓮,西門慶……」

陳楚站起來,拎著凳子就要過去,劉楠拉著他胳膊。

「弟弟,別打了……」

胡胖子指著陳楚罵:「有本事別他媽的現在打,一會兒的,你等著……」他抽著煙,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陳楚也擰開劉楠遞過來的一瓶水,喝了幾口,隨後捏著拳頭,咖蹦蹦的響。

他不知道這胖子待會找誰來,他也不知道尹胖子會不會派人幫自己。

他現在只感覺打架挺爽的,要是尹胖子不來人,對方來的人多,他也豁出去干一把,打不過再說打不過的。

過了二十多分鐘,兩輛黑色桑塔納開到了手機一條街。

胡胖子一下站了起來,沖桑塔納招呼著。

「這裡!這裡!」隨後又指著陳楚破口大罵。

「麻痹的,我兄弟來了……你等著,別他媽的跑!」

陳楚也站起來,拉起身下的凳子,劉楠抓住他胳膊,有些哆嗦。

「弟弟,一會兒他們要是人多,你就別管姐了,你先跑。」

「楠姐說啥呢,弟弟是那種人么?今天就是死也保護你。」

陳楚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想,如果一會兒真打不過人家,那也只能溜,誰也顧不了誰了。

不過嘴還是這麼說的。

劉楠卻被感動的眼裡濕潤。

「小弟,你為啥保護我。」

「我……我喜歡楠姐你。」

「啊!」劉楠兩手一下抓緊陳楚胳膊,見他擋在自己身前感覺那樣高大,自己像是有了依靠。

陳楚又說:「楠姐,我一看見你就喜歡上你了,我……我知道我愛上了你,我,我是真心的。」

劉楠臉刷的紅了。

陳楚也多少有些害臊,這還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兒表露心思。

喜歡是真的,不過他只喜歡人家的身子,是美女他都喜歡。

……

桑塔納停在了胡胖子跟前。

車門打開,下來**個身著黑衣的年輕人。

這**人站的筆直,而不像一般混混那樣弔兒郎當。

為首一人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留著古惑仔中陳浩南的髮型,一臉的堅毅。

而其他人或高或矮,大多小平頭,有兩個手裡抓著鯊魚刺

這行人一從車上下來,原來那些看熱鬧的手機一條街的人都遠遠的躲開。

胡胖子馬上過去看了幾眼領頭走在前面的那人。

認出汗來后,驚喜的叫道:「穆……梁哥,是梁哥來了……」

穆國梁沒理他,直接走向陳楚。

胡胖子也在旁邊跟著。

指著陳楚喊:「麻痹的小兔崽子,梁哥來了,這回弄死你!」

穆國梁大步走到陳楚跟前。

忽然笑了:「楚哥,有什麼麻煩么?」

陳楚拉著劉楠的胳膊,愣了一下。

顯然不明白穆國梁怎麼會和自己這麼客氣。

「哦,和那人打了一架!」

陳楚指了指胡胖子。

「我糙你媽的!」穆國梁回身一腳就把胡胖子踹趴下了。

身後那七八個穿著黑衣的小弟跟上去就開踢。

胡胖子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已經起不來了。

他乾脆兩手緊緊抱住腦袋,身體佝僂成一隻大蝦模樣,只能挺著被揍,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穆國梁摸出中華煙遞給陳楚。

陳楚笑笑推了推說:「我不會抽煙。」

「嗯,楚哥不抽煙,我也不抽了。對了,楚哥,尹哥交代過了,你是要這胡胖子的一隻手,還是一條腿,或者要他的命,楚哥放心,只要你一句話,我馬上廢了他。尹哥放話了,一切他擺平,一條人命幾十萬的事兒而已,尹哥說了只要能讓楚哥出了這口氣,這麼的都行。」

穆國梁說的平靜。

陳楚心裡不僅震撼。

自己還是不夠狠啊!你看看人家!

「多謝尹哥了,我這次都不好意思了,怎麼還好意思給尹哥添麻煩呢!教訓他一下差不多就行了!」

穆國梁帥氣的點點頭。

「好吧,既然楚哥這麼說了,我聽楚哥的。」

又踢了一陣,穆國梁見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就真出人命了。

穆國梁伸出胳膊晃了晃。

手下這**個小弟住手了。

地上的胡胖子已經被揍的他爹媽都可能不認得了。

陳楚見穆國梁他們要上車。

忙說道:「梁哥等等,我請兄弟們吃頓飯吧!」

穆國梁已經半個身子進了車裡,難得的笑了一下。

「楚哥太客氣了,咱都是自家兄弟,吃啥飯啊!如果楚哥閑著沒事的時候就回瀚城看看!和手心兄弟們打個招呼,見見面!」

「好!」陳楚點了點頭,此時他有些迷糊。

這時,胡胖子踉蹌的爬了起來。

沖桑塔納晃晃悠悠的走去。

「梁哥……你聽我說……梁哥……」

穆國梁本來要進車裡的,這下又出來了,幾步過來,攥緊了拳頭,對準胡胖子的眼睛狠狠砸去。

「糙你媽的!」這一拳發出砰的一聲悶響,直接砸在胡胖子眼睛上。

「啊!!!」胡胖子慘叫一聲,倒在了馬路中央。

穆國梁掏出白手帕擦了擦手,隨手仍在路上。

看也沒看胡胖子一眼。

上車后,輕輕說了句開車。

桑塔納揚長而去。

半晌,這些商家才從店門走出來。

胡胖子在馬路中間躺了一陣,艱難的爬著一點點的站起來,手捂著眼睛,一瘸一拐,踉踉蹌蹌的,慢慢的走了。

陳楚呼出口氣,心裡也忽悠忽悠的。

心想,麻痹的,這才是黑社會么?

和他們的囂張一比,自己簡直就是小孩兒打架,不值一提了。

他感覺旁邊哆嗦了一下。

回頭見劉楠嘴唇有點發紫,身體有些微微顫抖。

陳楚摟住她肩膀。

「楠姐,咱進去吧,沒事了,不用怕的……」

陳楚半摟著劉楠進了店面,坐在櫃檯里。

劉楠哆嗦了半天才問:「弟弟,你也是混……」

「我不是,我是學生。」

「哦……」劉楠又不說話了。

過了一陣,她掙脫開陳楚的胳膊,收拾起店面來。

陳楚看著她一聲不響的,坐下去也沒意思。

不僅也反映過來,為了一個女人欠了尹胖子這麼大的人情,有點不值得,這以後還得怎麼還了。

呼出口氣,他感覺尹胖子挺夠意思,不過他還是有些疑惑,尹胖子為啥要這麼幫自己。

坐了一會兒,見已快到了下午,陳楚便想回去,再問問張老頭兒對這件事怎麼看,那老傢伙鬼點子多了。

陳楚站起身說。

「楠姐,你慢慢收拾吧,我先回去了,咱……有事電話聯繫……」

劉楠咬了咬嘴唇。

「弟弟,你等等,我……你幫了姐姐這麼大的忙,姐姐請你唱歌去吧,那個……咱先吃飯,吃完飯唱會兒歌,不知道弟弟賞臉不賞臉。」

陳楚笑了。

心想,麻痹的,繞這麼大圈子目的就是想糙你,咋能不賞臉呢。

「姐姐說的哪裡話,弟弟誰的面子不給,也不敢不給楠姐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