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章蹂躪美女灌醉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蹂躪美女灌醉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劉楠一邊跟陳楚撞杯,一邊扭動著小屁股。

齊腮的頭髮也跟著一甩一甩的,臻首晃來晃去,細腰也跟著晃動。

陳楚眼前幾乎都是她光溜的胳膊跟白白的大腿,還有緊身的白色熱褲。

包間現在放著大音量的dj音樂,強勁的音樂讓陳楚的每個細胞也都跟著跳動起來,充斥著激情。

不過他的表情卻平靜如水,眼眸中沒有像劉楠那樣的熾烈。

不為別的,他真沒有音樂細胞。

音樂這東西說是天生的也不為過,有的人一生下來遺傳基因就有音樂天賦。後天再怎麼學,也是成就不大,或者說是那種趕著鴨子上架,比較生硬。

陳楚的天賦就是下面行。

心裡只剩下一個『糙』字了。

不僅又啟開兩瓶啤酒跟劉楠乾杯。

心想等她喝多了……然後……

陳楚笑了笑,他不太想用銀針,能自然的上了劉楠,何必用銀針刺人家穴位呢,再說除非是遇到了那種被人糙一下沒啥兒的**,或者太跟自己裝13的,剩下其他良家女孩兒……用銀針刺暈糙一下更爽。

陳楚呼出口氣,不過又想到那樣幹了良家女孩兒,人家萬一特別的有貞操,尋個短見對人家造成傷害也不好,如果真那麼做,就對付一些**好了。

陳楚想到這裡,咕嚕嚕的又喝了一大口。

他的酒量是五六瓶啤酒沒事,更何況這樣的小瓶啤酒,兩瓶等頂上那大瓶的一個。

也就是喝個三四瓶都沒事的。

桌面上已經放了十二個空瓶子。

陳楚看著劉楠的腳下有些凌亂。

「楠姐,咱喝點白酒吧!」陳楚笑了笑說。

「行!要糧倉吧……」劉楠喝了六小瓶啤酒,也就等於三瓶大瓶的,雖然有些暈,但也不至於神志不清晰。

不過心情卻是非常激動的。

喊服務員也有些里倒歪斜的。

那服務員拿來了兩瓶糧倉,陳楚在門口接過來,隨後反鎖上了門。

擰開了瓶蓋,隨後遞給劉楠一瓶。

「楠姐,你能喝白酒么?」陳楚說著喝了一大口。

?/

「能啊?弟弟你小瞧你楠姐啊?」劉楠臉紅撲撲的,張開小嘴兒,把酒往嘴裡灌的時候,陳楚已經悄悄把酒吐了出去。

這一瓶半斤的糧倉,劉楠一口喝進去一兩多。

嗆得咳咳咳直咳嗽。

酒水進入胃裡面也極其的難受。

劉楠感覺臉發紅,渾身像是著了火一樣的熱。

不僅暈暈乎乎的把襯衫的扣子又解開了一枚。

露出了一半白色的乳罩。

那乳罩是帶著白色蕾絲花邊的,上面也著花樣的圖案,托著一對大白乳*,沉甸甸的,一舉手投足,那乳*就直顫顫巍巍的。

陳楚看著深呼出口氣,咽了一口唾沫。

喝酒最怕兩樣參合了。

尤其是白酒跟啤酒,一參合就容易醉了。

陳楚又和她撞了撞瓶子。

「楠姐,還能喝么?」陳楚剛才吐掉了二兩多,剩下的三兩酒一口都喝了進去,隨後晃了晃瓶子。

打了一個酒嗝。

胃裡也是**辣的,一股股的氣流直衝腦袋。

劉楠晃了晃頭。

「干!」接著仰頭把剩下的酒都咕嚕嚕的喝了進去。

「楠姐好樣的,弟弟來跟你跳舞!」陳楚說著抓著她的手就進入了舞池,隨著dj音樂的節拍開始跳了起來。

陳楚雖然不常喝酒,但是他爹卻是天天喝的,亦然知道這麼大口喝酒,一會兒肯定會吐的,只能運動,一出汗,就不吐了,但胃裡的酒精會一點點的發酵。

也便是一點點的上頭,劉楠就能醉倒。

……

現代舞就是瞎跳,群魔亂舞,但講究的卻是一個節拍,跟肢體的搭配。

陳楚沒有什麼音樂細胞,手跟大螃蟹是的,跳的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不過,他有玉扳指在,學什麼東西都很快,跟著劉楠的步伐,掌握的也快,漸漸的掌握了這個節奏。

兩人各自跳各自的,但是對著看著對方跳,只五六分鐘,兩人酒精慢慢揮發,陳楚也感覺有些頭暈了,而劉楠更是暈的厲害,畢竟一個女生比陳楚還多喝了二兩多白酒。

陳楚只見她捂著頭,眼睛微微合上,雖然腳下在跳動著舞步,不過卻進入了半醉半醒的狀態。

陳楚又拿過啤酒。

劉楠推了推:「弟弟,不能再喝了,再喝姐姐一會兒就回不去了……」

「楠姐,我背你回去……」

「那……那能好意思么?不,不能,不能喝了,我……我醉了……」

陳楚心想,要的就是你醉呢。

「楠姐,弟弟反正喝了,你自己看著辦啊。」

劉楠半睜開醉眼,見陳楚咕嚕嚕的仰著脖子喝著,其實他是一邊喝一邊漏,酒都從嘴角漏出去了,根本沒喝進去多少。

不少啤酒都把他前胸弄濕了。

「楠姐,再喝點酒順順就好了,就不頭暈了……」

也不知道陳楚從哪聽來的,劉楠還真信了,張嘴喝了幾口。

陳楚擺弄著遙控器,拿起麥克風,跟著瞎唱了一首歌。

這首歌唱的,差點把劉楠給唱醒酒了。

「弟弟,你這歌唱的……能把活人唱的嚇死,能把死人唱活過來……」

陳楚不好意思的訕訕一笑,按了一曲dj曲目,選擇了重複,又拉起劉楠跟著蹦跳起來。

陳楚倒是跳出汗了,劉楠卻是越跳越是眩暈。

最後推開陳楚,癱軟的躺在沙發上,兩眼閉合著,不一會兒呼吸勻稱的睡了。

陳楚呼出口氣。

隨後走進包廂內的衛生間,對著裡面的鏡子照了照。

自己的臉白花花的,眼皮喝的都有點浮腫了。

看來自己還得練啊!

陳楚把手指伸進嗓子眼,哇哇的把酒水連同吃的火鍋都摳的吐了出來。

不吐出來,一會兒他也得睡過去。

隨後又對著水龍頭喝了一肚子水,然後再摳。

這便是一個最簡單的洗胃的辦法了。

他爹有的時候喝多了就這麼干,不然即使酒吐出來了,酒精還有不少黏在胃裡面,也會讓他頭痛欲裂,昏昏入睡的。

兩人喝了十五瓶小瓶啤酒,又喝了兩瓶的白酒,一般酒量就差不多這些了。

如果有些極其能喝的例外。

陳楚聽著包房咚咚咚的音樂,看了看長條沙發上半醉半夢的劉楠。

她那大大的眼睛,長長的嫁接的睫毛,還有醉酒酡紅的俏臉,每次呼吸,略微翕合的紅彤彤的小嘴兒露出的貝齒跟貝齒裡面的小舌頭,都深深的吸引著陳楚。

他該吐的都吐了,而且還洗了兩次胃,只過了一會兒,身體反映正常,不像剛才那樣手腳發熱了。

他慢慢走到劉楠跟前,伸手觸碰到她肉色絲襪的大腿,就再也抑制不住的在她大腿上緩緩的摸了起來。

入手是肉色絲襪略微的那種粗糙,但稍微一用力,那彈性十足的大腿給陳楚帶來的又是一番**的感覺。

「啊……真好……」陳楚嘆了口氣。

看到了那黑色高跟鞋裡面的同樣裹著肉色絲襪的小腳。

陳楚把她的高跟鞋脫掉,鼻尖湊到那雙小腳前聞了聞。

一股微微有些異味兒的小腳丫散發出來的氣息,讓陳楚更是迷戀。

這可能是剛才蹦跳的,劉楠腳丫又被絲襪裹著出了些汗的緣故。

不過這微微有些異味的腳丫,陳楚更是喜歡,而他更喜歡劉楠的腳後跟。

臉便貼著劉楠的腳底開始一副享受般的磨蹭著。

他閉著眼睛,鼻子狠狠的嗅著這股異味的氣息。

「嗯……」半醉中的劉楠微微嬌吟一聲。

身子翻了個身,應該是被陳楚剛才弄的痒痒了,腳底是異常敏感的。

陳楚抬頭,呼吸更有些急促了。

只見劉楠身體側歪了過去。

剛才是仰面躺著,現在差不多是趴著,而那白色緊身褲更是把她的小屁股裹的緊湊,凸凹畢現。

尤其是屁股下面的私密地帶,裹挾出了一塊隆起的像是小饅頭是的**,那**中間還勒緊了一條縫。

陳楚知道,那就是女人的火燒雲了。

就像男人穿褲衩,下面的傢伙勃起,即便不勃起也會內褲凸出一團東西的,女人那兩腿間,裹挾的這麼緊,也勒出縫了。

只是陳楚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模樣。

當下激動的,又輕輕的靠過去。

他鼻子探過去,在劉楠的屁股上狠狠的聞了聞,然後又往下,鼻尖碰觸到了她圓滾滾的屁股上,又再往下,離著那被勒出縫隙的緊贍火燒雲越來越近。

陳楚的鼻尖終於貼到了那裡。

他狠狠的嗅了兩口氣。像是抽大煙是的過癮,隨後兩手扶著劉楠的屁股,鼻孔就貼住人家溝子開始像狗一樣的狠狠的聞了起來。

「啊……騷……」陳楚咽著唾沫,緊張的吻著,同時呼哧呼哧的喘息著,見劉楠沒動,他伸出舌頭,在她那勒出的縫隙緊身褲里的火燒雲上舔了一下,隨後又是舔了一下,他咂咂嘴,咽了口唾沫,然後整個嘴就貼緊了那裡,隔著劉楠白色的緊身熱褲,堵住了劉楠的溝子,嘴唇開始狼吻起來。

「啊!」劉楠呻吟了一聲。

馬上翻過身。

醉夢中喊道:「別鬧!」

不過,她卻還沒有醒過來。

姿勢反而更加撩人了。

她剛才溝子被陳楚舔了,感覺有些痒痒,不僅把身體翻過來,這下四仰八叉的,兩條肉色絲襪的大腿也自己分開了。

陳楚鼻孔呼呼的冒熱氣。

做賊心虛的檢查一下門是否鎖好,又把dvd的音量調到最大。

看著眼前繼續沉睡的劉楠。

陳楚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