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一章與爾同宵X水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與爾同宵X水稠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燈光暗淡,長條沙發上的劉楠姿勢蜿蜒的像是一條美女蛇。

因為醉酒,兩條大腿劈開著放著風,上身白色小衫也近乎脫落。

本來五顆扣子,前面的三顆已經因為身體發熱而解開了,最下面的那顆扣子應該是在沙發上翻滾自己開的。

只留下一顆紐扣沒有開,擋著上半身那若隱若現的身軀。

陳楚看的心旌蕩漾,渾身燥熱難耐,下面的打棍子已經把褲子頂起來了。

實在受不了了。

忙迫不及待的解開褲腰帶,然後褪掉褲衩。

下面的大棍子撲騰的一下往上面一挑,竟然硬的貼緊了小腹。

陳楚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包間的木門依舊完好,不過在人家這裡干這事兒,他還是第一次,有些不得勁兒。

但還是抑制不住誘惑,露出大屁股,趿拉著下面的褲子,爬上了長條沙發。

「楠姐,我的楠楠,我的好楠楠……我來了……」

陳楚說著話,一下撲了過去,兩手支住沙發,緊盯著劉楠沉睡的面容。

那嫁接的睫毛和白白的臉蛋,讓陳楚下面禁不住又挑了挑,陳楚手有些哆嗦的解開了劉楠最後一枚襯衫扣子。

然後把她襯衫往兩邊一分,劉楠整個上半身已經暴露出來,那一對***把乳罩頂的鼓鼓的。

陳楚把她的乳罩往上面一推,那一對***就一下象兩隻大皮球是的彈跳出來。

那上面的相思豆小小的,比綠豆粒大點不多。

這便是女孩兒的相思豆了,如果是老娘們的那是又黑又大,都嚇人。

而人家這女孩兒的相思豆卻是誘人的狠。

相思豆周邊還有一圈淡粉色的圓暈。

陳楚眼裡都像是要冒火一樣。

張嘴就一口咬住了人家的一隻大奶。

另外一隻被他的手抓住,就狠狠的揉了起來。

併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

陳楚吧唧吧唧的吸允著劉楠的相思豆,而兩手也抓住她的奶開始揉捏起來。

感覺這大奶鼓鼓的,彈性讓人暈眩。

醉酒中的劉楠發出嗯嗯啊啊的呻吟聲。

柔軟的柔荑摸到了?到了陳楚的腦袋,往下推著,嘴裡一邊呻吟,一邊說不要……不能啊……不要啊……啊……啊……

不要?不要老子不是太監么?都這種時候了,能不要麼?

陳楚手迅速往下抓住劉楠的白色的緊身熱褲。

手裡慌亂的解開了她短褲上的一枚扣子,隨後拉開拉鏈。

看見裡面的內褲也是白色的。

兩手隨機抓住她的腰間把她的熱褲連同內褲一起往下拉。

劉楠掙扎了幾下,不過下面已經熱的不行,小鳥巢都是熱乎乎的,感覺自己的褲子脫了,一見風更是舒服了。

她兩條大腿不僅伸得有些筆直。

被陳楚把緊身熱褲和白色的小內褲一起脫了下去。

陳楚看著下身**的劉楠,也顧不得什麼了,褲子也沒來及脫,忙又撲了過去,想給劉楠脫絲襪,不過覺得不脫絲襪感覺會更好。

此時,看著劉楠兩條大腿間那一叢毛茸茸的小森林,彎彎曲曲的他下面受不了了。

抓住劉楠的兩條大腿,往兩邊一分,劉楠嗯的呻吟一聲,兩手胡亂的甩了一下,又昏昏沉沉的了。

陳楚分開她的大腿,手裡抓住自己的傢伙,在劉楠下面磨蹭著,找著地方。

由於光線暗一些,陳楚只感覺她下面一些褶皺的肉肉,沒細看,主要是太想把傢伙伸進去糙她了。

感覺劉楠下面濕軟著。

而劉楠雖然在酒醉中,還是感覺下體的一痒痒,不僅兩條大腿往裡面合攏。

陳楚扒拉了幾次,她又合攏過來。

最後陳楚把她的大腿扛到了肩膀上,下面的傢伙在她濕乎乎的火燒雲上出溜了幾下,終於找到了洞口的位置。

陳楚再次兩手把她大腿分開,下面慢慢的往裡面挺進著。

「嗯……」陳楚不敢用力太大,怕把王楠弄醒。

即便如此,陳楚在往裡面慢慢糙的時候,王楠還是有些清醒了。

大聲叫著:「啊……啊……不要,不要啊……」

陳楚見不能慢慢玩了,下面咕嘰一聲用力一頂,已經全乾進去了。

「啊!」陳楚悶哼一聲:「真緊啊!」

裡面有王楠濕滑的水,這一下全糙進去了。

王楠不僅也睜開了眼。

「弟弟,你……你幹什麼……」

陳楚爬在了她身上。

「楠姐,我要糙了你,我喜歡你,你跟我好吧……」他說著下體開始連續的猛幹了幾次。

「啊……」王楠叫了幾聲。

忙說:「弟弟,不要,不要在這裡,求你了,別在這裡干我……不行,你……你真要上了我,咱……咱去店裡好不……」

「楠姐,在哪不一樣,我現在憋不住了,啊……」陳楚說著下面開始聳動起來。

兩手把劉楠的兩條大腿分別壓著,看著自己的大傢伙在劉楠下面進進出出,帶出劉楠的水發出咕嘰估計的聲音。

「啊……楠姐,你這下面真緊……」陳楚知道劉楠不是處女了,但也沒被男人糙過幾回,不然下面不能這麼緊的。

再說,現在找處女哪有那麼容易了。

劉楠還有些暈暈乎乎的,手腳有些不聽使喚,她只看到陳楚壓在她的身上,自己兩條大腿被人分開了,而自己的火燒雲已經被人侵入。

大傢伙在裡面一下下往裡面頂著。

自己正在被人糙呢。

陳楚整個壓在她的身上,下面繼續撲哧撲哧的干著。

時不時的眼睛往下面看,自己的大傢伙把劉楠粉嫩的大嘴唇頂開,那大嘴唇又隨著自己每次干,都配合的翻進翻出。

陳楚被她緊湊的魚腸道擠壓的差點弄射了。

不過想到好不容易才糙到劉楠。

還為了她打了一架,不能這麼容易就射出去。

不僅心裡忍著,要射的時候就挺一會兒,然後再啪啪啪的干。

糙了劉楠二百多下,劉楠才漸漸的恢復過來,酒也醒了一半。

「啊!啊!啊!弟弟,你不能這樣,啊!姐姐你比大……啊,我願意做你的姐姐啊!啊……弟弟,我們回去好嗎,我答應你給你……給你上……咱回去,不要……不要在這裡……不要射進去……不要……」

劉楠有些無助的甩著頭,一勁兒的央求著。

陳楚停了下來。

「楠姐,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嗯,弟弟,我……我可以給你,其實,其實你幫我打胡胖子的時候,姐姐就想跟你了,弟弟你,你有本事,姐姐為啥不能跟你,只是我比你大……」

陳楚抱起劉楠,看著她那紅彤彤的小嘴兒。

不僅親了上去。

劉楠也順勢坐在陳楚懷裡。

撲哧一聲。

那東西又進去了。

「弟弟,我這幾天不是安全期,你不能射進去,我們回去帶套做,你要是沒感覺,咱去買葯,我吃了避孕藥,你再射進去,你看行么?」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陳楚也沒詞了。

張嘴親住了劉楠的嘴唇。

劉楠就坐在他懷裡,張嘴跟他舌吻了起來。

她的小舌滑膩,嘴裡還帶著甜絲絲的酒味,兩人忘情的親著,互相吸取著津液,發出撲哧撲哧的響聲。

過了許久,劉楠才晃著屁股沖陳楚身上下來,也把那條梆梆硬的大棍子抽了出去。

不過劉楠回身的時候還是差點沒站住坐了一個墩兒。

她雖然被陳楚剛才二百多下乾的有些清醒了,不過酒精還在。

只感覺頭重腳輕的。

「弟弟,把姐的褲衩仍過來,你看你咋瞥的那麼遠……」

陳楚暈了。

撿起王楠的內褲跟白色熱褲,遞了過去。

王楠穿的時候有些費力。

陳楚就幫她穿上。

王楠隨後頭靠在他肩膀上。

「弟弟我頭暈,扶我出去……」

陳楚也把褲子提上,兩人都收拾好。

他這才摟著劉楠往外走。

結完帳,陳楚背起迷迷糊糊的王楠,奔著她的商店而去,路過一家賣保健品的。

陳楚臉紅了紅,進去買了兩片葯。

那賣保健品的看著門口坐著的王楠,不僅暗暗搖頭。

心想這又是一個女孩兒被人下了葯了,現在這種事太多了,小姑娘也不自愛,跟人家出去喝啊,吃啊,跳啊,然後被下藥了,迷迷糊糊的就去旅店開房去了。

來他這裡買葯的,經常是小混混,領著一個迷迷糊糊的女生,有的時候還是醫專的女學生。

陳楚買了兩粒毓敏,又買了瓶水。

劉楠被晚風一吹,迷濛的睜開醉眼說:「先走吧,回去再吃藥吧。」

這次她讓陳楚扶著,兩人走回到手機一條街。

賣手機的關門比較早,再說現在都挺晚了。

劉楠摸出鑰匙交給了陳楚,她自己差點躺在門前了。

陳楚打開捲簾門,隨後兩人進了屋子,開燈,又把捲簾門拉下了。

這時,劉楠才接過毓敏,吃了進去又喝了點水。

陳楚看著她迷濛的醉眼,下面又硬了,或者說這一路上也沒軟過。

「楠姐,給我么?」

劉楠咬了咬嘴唇。

「姐已經不是處女了,弟弟你……你有沒有處女情節啊?」

說沒有是假的,但也得分人。

要是一個醜八怪。

就是處女陳楚也不會要的。

要是林志玲,不是處女,那有什麼關係嗎?

一切都是因人而異。

「我沒有。」陳楚看著她那豐滿的胸口,下面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忙過去摟住劉楠就在她大脖子上啃了起來。

「楠姐,你,你真好,我要你。」

「啊!弟弟,別……你輕點。啊……」

陳楚一把抱起了劉楠,邁步朝她的小屋走去。

看見那小屋大多裝飾著紫色的帷幔。

床頭有電視,還有一個簡易的衣櫥,掛著很多衣服。

陳楚一下就看到了上午劉楠穿的那個白色的像是職業裝的短裙。

忽然說:「楠姐,我想讓你穿著那短裙糙你……」

「啊?」劉楠愣了一下。

「都到家了,你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反正我是困死了。」

劉楠說完,這才算是放心的睡了過去。

陳楚扒拉她兩下,她都不醒了。

陳楚忙把她的襯衫扣子解開,然後抱著她解開她的乳罩。

上身已經光溜溜的了。

劉楠還是一動不動的。

陳楚又給她扒褲子,只是絲襪沒脫。

看著最後光著的劉楠。

陳楚反而不著急了,把劉楠的那套衣服拿了過來。

在她的身上比劃著。

然後給她往身上穿。

但穿了半天也沒穿上,不僅急的跟什麼是的。

「嗯……」劉楠嗯了一聲,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推了陳楚一把。

「你咋那麼笨蛋呢,能給人家脫不能給人家穿?起來……」

劉楠強大起精神,把白色的像是職業裝的短褲穿上了。

然後看著陳楚。

「說吧,你還想幹啥?」

「楠姐,我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你是在櫃檯那賣手機,就是穿的這身衣服,我就是想在那糙你……」

「變態!」

劉楠白了他一眼。

陳楚卻受不了的喘著粗氣狠狠的啃了劉楠幾口。

「哎呀!」劉楠撒嬌的推了他一把。

陳楚抱起她,在她的屁股蛋兒上拍了拍,然後大步走到櫃檯前面。

「寶貝,今天你就是這麼賣手機的……啊……我就要這麼糙。」

陳楚激動的把劉楠放下,然後把她推到櫃檯上。

劉楠還有些醉酒扶不住櫃檯,乾脆就趴在櫃檯上,讓陳楚折騰著。

陳楚幾把脫了個光。

然後激動的在劉楠屁股蛋子上狠狠的親著聞著,最後手伸進去,從她的短裙里把褲衩褪到了她的腳踝上。

然後陳楚挺著打棍子,摸索了幾下,從劉楠後面糙了進去。

「啊!」

劉楠叫了一聲。

兩眼看著前方。

陳楚就在她屁股後面一下又一下的搥著。

櫃檯一點點的震動。

陳楚爽的不行。

兩手抱著劉楠的腰,下面快速的在劉楠身體裡面抽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