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二章籬落疏疏一莖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籬落疏疏一莖深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晚手機店裡的燈光多少有些昏暗。

陳楚雖然把酒水都吐了出去,不過還有些許的殘留,控制著神經,有些暈暈乎乎的模樣。

陳楚感覺下面濕潤滑膩又有些緊湊著。

劉楠那緊湊的肉壁,把他身下的打棍子裹挾的緊巴巴的。

自己的傢伙像是剛好的包裹在裡面是的。

心想,這劉楠的下面也不算小了。

陳楚稍微挪動了一下。

劉楠嗯的呻吟一聲。

兩手伸到後面去,推了推陳楚的腰。

「弟弟,別……別只顧著自己……你,你照顧照顧姐姐……」

劉楠說著屁股往後面坐了坐,啪啪的傳來輕輕的拍打聲。

隨後,她弄了弄腮邊濕潤的頭髮。

舔了舔嘴唇又說:「你把姐姐翻過來,好不好……這麼的不得勁兒。」

陳楚卻是爽的很。

見她這麼騷,現在下面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楠姐,一會兒的,我先射一次,一會兒你再翻過來……」

陳楚激動的兩手伸進她前胸。

快速的把她衣服解開,然後把胸罩也解開了。

兩手抓著她的胸前,摸著那一對鬆軟的大白兔。

那大白兔上面的兩枚相思豆被陳楚抓了幾把就**的挺翹起來了。

「啊……陳楚,你……你他媽的混蛋……」

陳楚有個毛病,就是女人一被他糙的爽了,就忍不住罵他,而一罵他,他的下面就更爽,就更硬了。

有的時候女人暴力一點,不斯文一點更能吸引男人,那叫個性。

「啊!混蛋……不行,你,你太快了,我……我受不了……」劉楠說著,要晃動著白屁股要離開。

陳楚忙抓住她的大兔子,下面開始啪啪啪的快速的抽動起來。

看著劉楠被啪啪啪拍?

?的屁股。

還有下面嗤嗤往外冒出的水。

陳楚啊啊的跟著叫了幾聲,兩手緊緊的摳劉楠的奶。

下面嗤嗤嗤的噴射了出去。

「啊……」劉楠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已經被糙完了,身體也緊繃著。兩腳的腳尖用力朝前惦著。

感覺全身一陣的麻木。

「啊……」她小聲的呻吟了一聲。

陳楚抖落了抖落下面的傢伙。

軟軟的抽了出來,看到一行水流從劉楠的白色短裙裡面留了出來。

沾到了她肉色的絲襪上。

劉楠身體軟軟的,像是一癱泥一般。

四肢亦是感到一陣的無力。

酒精讓她腦中嗡嗡的,暈暈乎乎的。

陳楚這時抱住她,兩人朝著小屋走去。

陳楚也有些累了,畢竟折騰了一天,晚上也沒吃啥東西。

兩人稀里糊塗抱著躺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陳楚就起身,直接在店裡的空地上演練了一番拳法。

等劉楠穿好衣服,暈暈乎乎的起來,他已經收招了。

「楠姐,你醒了?」

「啊……」劉楠小聲的答應了一聲,臉上有些紅暈。

「我們……我們昨天都幹了什麼?」

陳楚靠了過去,貼著她身邊說:「沒幹啥,就是咱倆光著屁股睡了一覺……」

「啊!?」劉楠懵了。

昨天她有些醉了,腦子裡亂糟糟的,現在頭還有些疼,只是眼前浮現出一個又一個的畫面。

而且出現了很多與一個男人造愛的鏡頭。

她看了看陳楚,見他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忙說:「弟弟,咱倆是不是走到一起了。」

「嗯,在一塊了,以後你有啥事就給我打電話吧。」

「哦。」劉楠小聲答應了一句。

陳楚打開捲簾門和她招呼了一聲走了。

劉楠也明白,這小子是不是就是以後罩著她的意思?

然後也不要錢,就是要自己的身子。

劉楠劉楠搖了搖頭,有些像做夢是的,怎麼和一個半大小子發生關係了。

陳楚走了一段路,見自己的破二八自行車還在。

這玩意估計人家偷也賣不了幾個錢了。

而且還上了鎖。陳楚打開騎上自行車往屯子里走去。

他看了眼手機,才六點多鐘,時間早點,還能趕上家裡吃飯了。

早晨很清爽的樣子,陳楚也很愜意,騎的速度也不慢,路過老張頭兒那他停住了。

心想看一看這老傢伙。

推開門,喊了一句:「老傢伙,我來了!」

裡面沒有聲音。

陳楚狐疑,難道這老傢伙不在?

邁步走進屋子,見張老頭兒躺在炕上,一動不動。

「呷?」陳楚一愣。

忙走上前去,伸手碰了一下老張頭兒。

如手冰涼麻木。

老張頭兒全身都硬了。

我糙!

陳楚暈了,這……他死了?

陳楚馬上去探他的鼻息,同時手也抓住他的手腕的寸關尺上,開始摸動他脈搏。

見沒有一點的反映,並且老張頭兒兩眼合併,眼眶深陷。

「老傢伙!你怎麼死了?」陳楚一副傷心的說。

「你……這房子你還沒立下個遺囑歸我啊?」

忽的,身體還僵硬無比的張老頭兒忙一下坐了起來,兩眼瞪了圓圓的看著陳楚。

「詐屍啊!」陳楚喊了一句。

「我呸!你才詐屍呢!臭小子,來了也不喊我一句,倒是惦記上我的房子了!告訴你,我這房子就是交給大隊養豬也不給你……」

「嘿嘿……老傢伙,你沒死啊,不過你卻是全是冰冷,而且沒有人和脈搏了啊?」

「呸!你個三驢逼,老子是凍得,這麼冷,我身體能不凍硬么?再說脈搏,一看你就是學藝不精,醫術那本書上不是寫的很清楚了么,人的脈搏有很多種,有的在手腕的寸關尺上,有則在人的大脖子上,還有一種人在腳上有脈搏。」

張老頭兒說著,翻了他一眼問:「今天怎麼這麼早?」

陳楚把泡妞兒的經過說了一遍。

當然,也把尹胖子幫他的事兒說了。

張老頭兒呵呵笑了一聲。

「這幫小子,這是無利不起早的事兒。」

「啥意思?」陳楚問。

「還能是啥意思?自然是看重你這一身一瓶子不滿半瓶子逛盪的功夫了。估計得用你打架。」

「我糙!他們打架也太狠了,我可能下不了那個死手。」陳楚擦了把汗。

張老頭兒笑了。

「誰也不是天生打架殺人的料子,都是一點點逼出來的。唔,對了,你想不想學……學氣功?」

陳楚打了個哈欠。

見張老頭兒沒事,心裡也放輕鬆了下來。

「沒事我就回去吃麵條去了。」

「氣功學好了,可以控制很多的,比如透視……」

張老頭兒不急不緩的說。

隨後瞥了要出門的陳楚一眼。

「切!」果然,陳楚退回了幾步。

張老頭兒則一陣奸計得逞的模樣。

「老傢伙,你騙誰啊?你以為你是x光啊,還透視?」陳楚一副不信的樣子。

「怎麼個透視法?說說,我聽聽。」

「啊哈!比如說些簡單的,學會了可以透視女人的內衣,看到裡面的大白兔,和女人兩腿間的火燒雲是啥樣的,再有點深的便是能透視牆壁,比如說……學校的女廁所,你學會了,便可以利用氣功,站在學校女廁所外面看到裡面的女生撒尿……」

「哈哈哈哈……」陳楚大笑。

張老頭兒也跟著笑:「三驢逼,怎麼樣啊?」

「老傢伙,你懵人吧,那你看看我?我今天穿的褲衩啥色的?」陳楚昂頭挺胸。

張老頭差點氣背過氣去。

「你個驢,肯定是早上在人家搞破鞋褲衩都穿反了。」

陳楚聞言一愣。

偷偷看了一眼,果然如此。

「老傢伙,你懵的吧?」

「你愛信不信,這回你願意學,我還不願意教了呢!」

「學,我學啊!」陳楚嬉皮笑臉的湊了過來。

張老頭點點頭。

「驢啊,一般氣功有點進展了,便叫氣息了,比如電視上演的能夠推動石頭,算是氣功的一種,而氣功升級,便叫罡氣,罡氣升兼氣。算了,和你說這麼多,你也理解不了。咱說點最簡單的氣功,便是利用氣體做事,比如你吹蠟燭,沒有用手去弄滅,而且用嘴裡的氣吹的,也算是氣體外放了……」

張老頭說著,撲的放了個屁。

陳楚馬上捏起了鼻子。

張老頭兒笑了。

「對了,放屁也算……」

陳楚無語了。

「老傢伙,怎麼能透視?」

「呵呵,那得一點點練啊!氣功練到了一定境界,就能開啟你的第三隻眼,只要你開啟了那隻眼,想透過廁所牆看到女生撒尿,那還不是小意思么?只是,挺辛苦難練的。」

「我就是不吃飯,不睡覺也要練會!」陳楚拍著胸脯說了一句。

張老頭兒挑起大指。

「這才叫男子漢,有志氣!」

「老傢伙,那你先教我幾招?」

「行,我先教你最簡單的,就是呼吸,然後吹出去,用力!」

陳楚見張老頭兒呼了一大口氣,然後噴了出去。

心裡一膩歪,心想,這尼瑪也叫氣功?吹起我也會。

張老頭兒又開始教第二招。

「吸氣……放屁……」說完,撲的又是一個屁聲。

陳楚馬上捂緊了鼻子。

「老傢伙,我會了,我得走了先……」

「行,回去好好練啊!你拿回去那個匣子裡面有這本秘籍……」

陳楚咧著嘴。

心裡這個膩歪。

開始懷疑張老頭兒說的什麼氣功能穿透廁所牆,看女生撒尿,這可能嗎?

不過,很多的不可能的事兒都實現了,比如現在自己糙了這麼多的女人,都是拜張老頭兒所賜啊!

不僅走了一段路,然後停住。

開始練習。

呼吸,吐氣。

又小聲說:「吸氣……放屁……吸氣……放屁……撲……」

陳楚沒有注意到,他隨意站的家門口正是朱娜家。

朱娜早晨起來,去廁所撒泡尿。

提好了褲子,迷迷糊糊的剛走出來,就看見一個人站在自己家大門外,在那閉著眼睛嘀咕著什麼。

朱娜揉了揉眼睛,走近了一看是陳楚。

聽見他嘀咕著什麼吸氣,放屁。

臉就紅了。

「陳楚,你站在我家大門口,你想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