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三章樹頭花落未成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樹頭花落未成陰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朱娜臉紅紅的,本來今天心情挺好的。

老媽要給她請一個家教啥的,自己學習成績最近不穩定。而距離自己考取瀚城市的一中跟四中更有些遙遠了。

上次,她沒辦法讓陳楚教了她一下數學題。

而且兩人還是在壕溝說的。

畢竟是十六七歲的大姑娘了,自己仔細一想,也有些臉紅耳熱的。

心裡更是恨死陳楚了,這傢伙以前瞅她就眼神就不對,總是狠狠的瞅人。

現在陳楚成績有些好轉,而且代數還考了滿分。

朱娜心裡認定是陳楚抄的,肯定是偷到了答案啥的。

等自己家教請來了,學習一定超過他。

心裡正開心,撒泡尿也挺爽的。

而在廁所裡面,她發現自己下面竟然長出了幾根彎彎曲曲的毛來。

這讓她更是害羞了起來。

如果說是肚臍下面的小森林長毛也正常不過了。

上次闌尾炎手術,她備皮把毛都颳了乾淨之後,現在也又長了回來,很是茂盛的了。

而這幾根毛竟然是從她屁眼上下面,也就是溝子裡面長的。

朱娜很不舒服。

心想這多難看啊,自己怎麼那裡長了這麼丑的東西,便想用指甲刀之類的把他給剪掉。

她開始用力抓了幾下,但拔毛挺疼的,她沒狠下心來。

這時便看到了陳楚嘀嘀咕咕,什麼放屁,吸氣啥的。

「陳楚,你有病吧你!」朱娜氣得奶白色的小臉有些紅暈。

陳楚轉回頭,見是朱娜。

這氣咻咻的小摸樣,下面就硬了。

想說狠話都說不出來。

誰讓自己喜歡人家,暗戀人家,從小學一年級一直到初三,都是喜歡……

「唔……早啊?」陳楚笑著打了個招呼。

「早什麼早?陳

楚,你一大早的跑我家門口乾啥啊?」

「我……對了,我想給你補補課,你代數不是……」

朱娜哼了一聲。

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

「陳楚,謝謝,不用了,有人給我補課?還有,你少站在人家門口……」朱娜說著白了他一眼。

轉身往屋裡走了。

陳楚看著她那扭動的白色短褲裡面的屁股,下面就有些硬了。

心裡琢磨著,老子透視了,就把你的身子看的一清二楚的,讓你光不出溜的,讓你得瑟!

陳楚摸出了根銀針,對著朱娜的影子瞄了瞄。

想著,琢磨著,朱娜家的廁所就在大門旁邊,要不要晚上在這裡等著,然後趁著她進廁所拉屎,或者撒尿的時候,用銀針刺中她啞門下面的昏闕穴?

然後……嘎嘎,把她抗進苞米地,扒光糙了。

「呼……」陳楚呼出口氣。

感覺這想法還有點不成熟,有點漏洞。

他是想糙朱娜。

從小就想,現在更是強烈了。

因為小時候只是想象,感覺這麼漂亮的女生要是做了自己老婆,自己天天糙,那簡直比當皇帝還好。

自己天天晚上和她光著溝子,摟著她睡覺。

現在,他的理想正一點點的實現著。

糙了五六個女人了,也積累了一些經驗。他忽然覺得,朱娜喜歡什麼樣的男生呢?

有錢的?

能混的?

還是學習好的?

陳楚不知不覺到了家門口,打開大門走了進去。

「驢啊,你挺會掐時間啊?正好麵條煮好了,快吃吧!」陳德江唉聲嘆氣的。

擺放著兩隻大碗。

他對這個兒子是沒辦法了,都這麼大了,能打么?要是小孩兒的時候給兩巴掌還行,現在陳楚一站起來,比他矮也不多了。

「驢啊,你最近好像又長個了,量一量?」

「嗯?是嗎?」陳楚也感覺自己像是又長點個頭了,愆,感覺看著老爹不像以前那樣了。

拿尺一量,一米六八了。

陳楚笑了,心想最近好東西沒少吃,應該是營養跟的上去了,還有便是每天練武,亦是抻長了骨骼了。

陳德江在鍋里仍了幾個雞蛋,開鍋撈了出來。

「吃吧!你正是長個的時候。」

陳楚哦了一聲,吃了兩個,踢里吐擼的又吃了兩大碗麵條,這才回去收拾了一下,見張老頭兒的那小木匣子裡面還真有一本關於氣功的書。

「璞煉罡氣……」

這是什麼玩意?

時間還早些,陳楚便晃晃悠悠的騎著二八自行車,邊蹬車邊看這書。

不知不覺已經快到了學校了。

馬上要過橫道的時候。

紅星撞球廳裡面忽然出現兩人。

「季揚,對,就是這小子……」

紅星用手點指著陳楚說了一句。

季揚把嘴裡的煙吐掉。

手指捏著嘎巴直響。

前兩天他要去瀚城市醫院報復老疤。

等他趕到的時候,正巧老疤出院了,曲九帶著穆國梁跟著幾個兄弟去接老疤。

季揚沒能得手。

雖然現在不混了,但是他也不想得罪尹胖子。

那人便是笑面虎,臉上始終笑呵呵的,下手卻是黑著了。

而季揚這兩天便在金星這裡呆著,本來兩人就是好哥們,再者他在齊東東那也不想幹了。

畢竟齊東東對自己妹子不軌,季揚扇了齊東東幾個嘴巴,把他打的嘴角流血。

而齊東東也是低頭認錯,這件事兒也就過去了。

不過,兩人也不像以前那樣鐵了。

……

季揚此時聽紅星指著說那就是陳楚。

不由一愣。

感覺這人有點眼熟,仔細回憶想起來了,也不就是那天和自己撞了一下的小逼崽子么?還罵了自己一句呢。

我糙!

季揚罵了一句。

「就他媽的是這個小崽子啊!你不說我都要干他!哎!說你呢!站下,站下!」

陳楚聽見身後有人喊。

從二八自行車上跳了下來。

見一個身高馬大的傢伙大步朝自己走來。

這人白t恤,白球鞋,淡藍色的牛仔褲,頭髮有點像黎明那樣的分頭。

人長得倒挺像古惑仔裡面的陳浩南的,挺帥的。

「你喊我?」陳楚問。

「麻痹的!」季揚吐了口痰,過來就踹了一腳。

如果陳楚知道他是季揚,多少會有點打怵。畢竟季揚的名頭太大在這些小混混裡面太響了。

陳楚此時正琢磨著氣功,竟然跟很多穴位也是有關聯的。

腦子亂糟糟的,見這人一腳就踹過來了。

當下本能的後退幾步,躲過去了一腳。

季揚一愣。

「麻痹的,小逼崽子,你還敢躲?」罵著,兩手揮拳,朝著陳楚砸了過來。

「糙!我他媽還怕你啊?」陳楚此時反映過來。

打了幾架,現在一遇到打架也是渾身熱血沸騰了。

上去跟季揚打在一起。

陳楚幾拳轟過去,打在季揚身上,他只退了幾步,而季揚一腳踹過來,陳楚卻坐了一個大墩,還好一個翻身又站起來了。

畢竟年齡差了六七歲,力量也差了許多。

而打架經驗也差了一截。

陳楚吃虧了。

「麻痹的!」陳楚罵了一句,從地上撿起兩塊磚頭,季揚卻笑了笑,兩腳竟然快速的把磚頭踢飛了。

陳楚有點傻了。

又衝上去,雖然利用骨拳,但畢竟年歲差上一些,而季揚也絕對不是胡胖子那類的貨色。

在尹胖子手下都算是數一數二的悍將,陳楚還是有些嫩了。

「麻痹的,小子還真挺能打呢!」季揚罵了一句,又快速甩出兩拳打在陳楚臉上。

陳楚感覺熱乎乎的,嘴角像是被打出血了。

不僅心想,麻痹的,這小子腳比自己快,拳頭也比自己快,還都重,自己近身進不去,遠打還吃虧。

腿跟臂展都差了一些了。

「行!今天老子不打了,你等著!」陳楚說著就要跑。

季揚罵了一句,在後面就追。

陳楚跑到自己停著的二八自行車跟前,季揚以為他要上車跑,就過去抓他后脖領子。

而陳楚並不是跑,而是抓住自行車的大梁,狠狠朝後面的季揚砸過來。

「麻痹的!」

季揚沒料到這下,被砸著腰上,陳楚又舉起自行車狠狠砸了兩下,季揚都用胳膊搪住了,不過手臂還是劃出了一個口子。

而陳楚這時已經片腿騎馬上自行車跑了。

「麻痹的!你有種別跑!」季揚捂著胳膊追了一段,陳楚已經跑出多遠了。

而後,他直接繞道跑到馬華強的大棚。

馬華強沒事兒的時候就在大棚裡面呆著,陳楚這時進來,見他正跟黃毛,段紅星幾個人打撲克。

見陳楚一臉狼狽。

「我糙!楚哥,你跟誰幹起來了,臉都青了……」

「麻痹的,別說了,你看那個穿白襯衫的小子追來沒?」

陳楚看著茶缸子裡面有水,便咕嚕嚕的喝了一大口。

「哪個穿白襯衫的,兄弟們去廢了他!」馬華強說著從大棚的通風口摸出一個棒子。

段紅星、黃毛、黃皮跟小志也站起來就要拿傢伙。

「等會吧,那小子挺能打,麻痹的,今天老子吃虧了,從紅星撞球廳了來的,誰知道是哪個王八蛋。」

馬華強吐了口煙。

「楚哥,連老疤都是不你個,那小子誰啊?那麼橫?黃毛你先和我出看看!」

馬華強說著把段紅星按住坐了下去:「你們幾個先跟楚哥玩會兒撲克……」

二十多分鐘后,馬華強帶著黃毛回來了。

馬華強一邊抽煙,一邊嘆氣。

黃毛也是耷拉腦袋。

一進大棚,段紅星就問:「麻痹的誰啊?」

馬華強咬著嘴唇。

「楚哥,你牛,現在鎮上都傳開了,說你跟季揚幹起來了,季揚胳膊劃出血了,在衛生所包紮了一下,沒多大事兒,現在揚言要幹掉你,誰也不好使,他知道你是鎮中學的學生,已經去學校找過你了,你不在那,現在他就在紅星撞球廳等著,我看這件事不如……不如楚哥認個錯,我出錢,咱們擺一桌酒,說說看,能化解就化解……」

「呵呵……季揚長倆幾把么?」陳楚拍了拍馬華強肩膀,一臉笑容的走了出去。

大棚里幾人一愣。

段紅星第一個站起來叫道。

「麻痹的!干!」

他說完跟陳楚走了出去,隨後小志跟黃皮也站起身往外走。

黃毛看了看馬華強。

「馬哥,咱跟著出去么?」

「糙他媽的,不出去,咱都被黃皮瞧不起,走!」

黃毛有點哆嗦,咽了口唾沫也跟著走了出去。

陳楚這時掏出手機,在幾人驚訝的目光中,播出去一個號。

過了一陣,電話接通。

「小桃姐么?我是陳楚,我……我剛和你哥,就是我大舅子打了一架……」

馬華強緊跟著陳楚身後,聽見這句話,手一捂麻子臉,差點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