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四章大家一起看黃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大家一起看黃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馬華強差點摔個跟頭。

心想整天弔兒郎當,騎著個二八自行車橫晃的陳楚,咋也弄了個電話?

還小桃?

馬華強眼睛轉了轉,像是明白了什麼。

黃毛卻問道:「楚哥,說啥呢?」

「去,一邊去,別跟著參合!」

馬華強推了他一把,心想這事兒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僅示意幾人先停住,讓陳楚邊走邊打電話。

「你……混球啊你!」

電話那邊的季小桃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陳楚出院這麼久,都沒聯繫她。

就像是糙完了不要了是的。

季小桃都想去鎮中學找他問問了,但又面矮沒好意思。

「陳楚,你行啊,真行啊!我知道了,行了,掛電話吧,等我哥砍死你吧……」

「小桃姐……」

「別叫我!陳楚,我討厭你!」

「你……你要是真討厭我,那就讓你哥砍死我好了……」

季小桃那邊沒了聲音。

過了一會兒才丟了一句。

「我哥怕打針,你……你去買幾個針頭,他就怕了。」

陳楚暈了。

「不會吧!」

「呸!我能騙你咋的?我哥那脾氣,就是現在我去拉架也不管用,你……你活該!這麼長時間都不來看我一眼,陳楚,你……你有良心么?」

「嘿嘿,小桃姐,你不知道啊,我天天想你?

??夜夜想你,想你想的都睡不著覺,都不知道擼了多少回了……」

「你……滾……陳楚,你怎麼那麼流氓?你……你越來越學壞了,陳楚我告訴你,你再這麼流氓,我……我肯定不會嫁給你了……」

陳楚笑了。

像是看見季小桃那副扭捏又害羞的模樣是的。

「小桃姐,我沒流氓,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太想你了。」

「你……那你想我啥?」季小桃聲音不大的問。

「嗯……我最想你的大白屁股了,那摸上去的手感,還有你的小嘴兒,我好想親親……親親的屁眼吧,真好……」

「哎呀……陳楚,你討厭啊你……沒你這樣的……這麼長時間了,才打一次電話,一打電話還欺負我,還跟我哥打架,你……你都把事兒做絕了你!」

「小桃姐,沒啊,我省吃儉用,好不容易攢錢買了部手機,第一個就是給你打,告訴你號碼來著……」

「滾蛋吧你……陳楚,你,我和你說,我哥最害怕我了,因為他一惹呼我,我就拿針頭扎他……你,你呆會就往他大腿上,胳膊上扎,沒事,他皮糙肉厚的扎不透……」

陳楚笑了。

心想真是應了那句話,女生外向……一般女孩兒都是這樣的,當然,她得真心的對你才會這樣了。

現在把季揚的短處都說出來了。

陳楚雖然不知道好不好使,不過人總是有缺點的,季小桃不會坑自己。

他打這個電話的目的也是不想鬧僵。

馬華強一說那人是季揚,他馬上就想到了季小桃。

那女生相貌可人,一想到她那小摸樣,自己下面就硬了。

如果可以,他倒是願意娶季小桃過一輩子的。

摟著她的大屁股過一輩子都不會軟的。

陳楚讓馬華強他們停住不動。

幾仍愣了一下。

馬華強說:「楚哥,不帶這樣的,上次跟老疤就是你一你一個人上的,這才對付季揚,兄弟幾個也豁出去了,群毆他!」

「群毆個屁啊!你們誰也別動,誰動一下,我現在就把他干趴下!都回去!」

馬華強琢磨了一番,點點頭。

見陳楚往前走了一段,然後就拐彎了。

「馬哥,這回咱咋整?」黃毛在他身後問了一句。

「還能咋整?跟著……」

馬華強點了一根煙,等了一會兒,感覺陳楚走了一段距離了。

然後帶著人一路小跑的跟了上去。

而已經不見陳楚的影子了。

此時,陳楚已經拐下土坡,離著學校不遠有一個診所。

陳楚繞道跑著來到這裡。

「大夫,買注射器……」

一看門牌不對。

裡面出來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人。

呵呵笑著:「小伙,你要啥樣的,什麼型號的……」

陳楚哪懂得什麼型號啊。

「我要最大的,越大越好……」

這人拿出了幾個,陳楚都感覺太小,這要是拿出來,季揚還不再一腳踢飛啊。

這時,他看到院子里有人在給驢注射什麼。

他手裡拿著的東西大的很。

「大夫,我就要那個了,多少錢?」

「那個……那個是給驢注射的……」

「行!多少錢?」陳楚抽出一張一百的。

大夫笑了笑,收了十塊錢。

陳楚把外套脫了,包著那個注射器就往外走。

此時,紅星撞球廳外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有看熱鬧的鄰居,也有一下染著黃頭髮的小混混。

這些人一聽說季揚來了,都跑過來看看。

就像是追星族是的,季揚便是這些整天遊手好閒小混混的偶像了。

季揚的胳膊只是簡單的包紮一下。

並沒有什麼大礙,在外面一邊跟著金星說笑,一邊抽著煙。

金星也笑了。

「兄弟,怎麼樣?這小子夠勁兒吧!」

「糙他媽的!老子大意了!不過跟這小子打架挺過癮的!」季揚說著啪的打了一竿子撞球,進了。

「呵呵,我也挺過癮的。」

「麻痹的,這事兒不算完,敢拿自行車砸我?我非把他乾的他爹媽都不認識!」

「季揚,都這麼長時間了,你說那小子會不會報警啊?」

季揚笑了。

「報警沒用,躲的了初一,但躲不了十五,派出所那幫人我最了解了,沒什麼大事兒,誰也不管這玩意,再說了,除非派出所所長是那小子的親大爺,不然白扯……」

季揚連進了幾個球,最後一個打偏了。

這時,外面傳來了喊聲。

「季揚,你麻痹的!」

外面已經亂鬨哄的了。

季揚呵呵笑了。

沖金星說:「看,那傻逼回來了,這回就是把他爸找來都不好使!」

季揚叼著煙走了出來,甩了下頭。

見陳楚後面背著衣服。

「小逼崽子,你還敢回來,啊?」

「糙!季揚,你別太裝牛逼了,咱再來單挑!」

「行啊!地方你選!」

「咱就進裡面打,外面人太多,我怕你丟人!」

「糙!」季揚罵了一句,把煙仍地上踩了踩。

「逼樣,進來吧!」

看熱鬧的這些人,有認識陳楚的,畢竟把馬華強一夥給收拾了,而且還跟金星打了個平手。

多少他們也聽到了風聲,而剛才還讓季揚吃虧了。

陳楚走進撞球廳,見金星跟幾個小子還站在旁邊。

「糙!季揚,你丟人不?跟我打架,還找幫手啊?」

「我糙!我用得著么?你們都出去!」季揚沖金星幾人揮了揮手。

金星點著陳楚的鼻子。

「小比崽子,今天你完了!」隨後帶人走出去,反手把門關上了。

而且還在外面落了門插。

金星喊了一嗓子:「門鎖上了啊!誰他媽的也別出來!」

陳楚笑了。

「行,季揚,你是跑不出去了……」

「哈哈……」季揚爽朗的大笑起來。

「小比崽子,你真有意思,你……」

忽然,季揚的笑容僵硬了。

「你……我糙……」

季揚罵了一句。

只見陳楚已經把衣服打開,裡面放著一隻超大型號的注射器。

陳楚看到他臉上的表情不僅笑了。

把衣服仍到地上。

兩手抓住注射器抽了兩下。

那尖尖的針頭,對準季揚。

「姓季的,今天有你沒我,我他媽的扎死你!」陳楚兩手平刺著注射器,一點點的朝著季揚走過去。

季揚沒來由的往後退了兩步,額頭出現細密的汗珠。

「不要……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季揚忽然雙腿抖動起來。

一下跌坐到地上。

雙眼發直,而雙腿哆嗦,就像是毒癮犯了是的。

陳楚懵了。

「季揚,你可別訛人啊,你可是道上混的,可別這樣,我可告訴你……你……」

「葯……葯……我的葯……」季揚手哆哆嗦嗦的伸進襯衫的領口,裡面有個內哆嗦的摸出了一個小瓶,打開便往嘴裡填。

而手一哆嗦,小瓶落到地上,藥片散落一地。

陳楚見他不是裝的。

忙方向了注射器。

跑過去,撿起一粒葯,放進季揚嘴裡。

季揚還是渾身哆嗦抽搐著。

陳楚忙拍著他後背跟前胸。

這片葯算是咽了下去。

過了好半天,季揚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呼吸也勻稱,而他的白襯衫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你……你這是……」陳楚有些發懵。

季揚此時已經緩了過來。

「小……小子,你,你從哪弄的那東西?你……」

「我聽別人說的你怕這玩意。」

「你聽誰說的。」

「你妹子,季小桃啊,我小桃姐說的……」

「麻痹……」季揚呼出口氣,瞪著陳楚。

「你認識我妹子?」

「認識啊!上次老疤拿刀砍小桃姐,正好我趕上了,然後我和老疤幹起來了,沒幹過他,那時候沒幹過,呵呵,然後剛才我聽別人說你是季揚,我就給小桃姐打了個電話,小桃姐讓我買個注射器嚇唬你的,不過,我怕太小的,嚇唬不住你,就買了個給牲畜用的……」

「麻痹……」季揚汗都濕透了。

「兄弟,扶我起來。」

「你……你不打我啊?」陳楚笑著問。

「打個屁啊,你救了我妹子,我糙……咱就是一家人了,打個幾把。行了,你和金星的事兒我說說就得了,都……都是兄弟,你咋不早說是救了我妹妹的恩人呢,你早說,我也不能……」

季揚咧咧嘴。

「兄弟,我給你磕個頭認錯算了……」

陳楚忙扶著季揚。

……

兩人走了門。

而且手牽手。

金星愣了下。

「咋?打成這樣了?」

季揚笑了。

「打個屁,對了,你那黃碟呢,放幾張大片,我和陳楚兄弟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