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五章落入菜花無處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落入菜花無處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馬華強一夥拎著傢伙見陳楚被一群人圍著,咬了咬牙。

幾人把煙都吐了。

「媽的!拼了!上!」

幾人拎著棒子握著小片刀的,都衝過來。

一見陳楚跟季揚兩人笑呵呵的。

衝到近前幾人都傻了。

金星沖馬華強哼了一聲。

「糙!干幾把傻啊?陳楚跟我兄弟喝酒去,你們也想跟著咋的?」

馬華強反應快,忙把小片刀藏在身後。

黃毛蒙圈了。

「不,不打了?行……這是好事兒啊,我告訴嫂子一聲,讓她不用擔心……」

馬華強沖黃毛後背啪啪打了兩巴掌。

「嫂……掃地去!告訴你他媽好幾遍了!快去幫金星哥掃地去!快去!」

馬華強邊說邊朝他擠眼睛。

黃毛摸摸頭,似乎明白了什麼。

滿嘴哎哎的答應著。

……

飯是金星請的,就在鎮里的大楊樹飯店。

這個鎮中學全名叫大楊樹鎮中學,鎮子也叫大楊樹鎮。陳楚住的那個屯子便叫小楊樹屯兒……

大楊樹飯店生意不錯的,一般來這裡吃飯的也都是鄉里,鎮里的領導了。

有的時候還是村裡的領導。

別看這鎮上,鄉上還有村上窮的跟什麼似的,但是領導們的山吃海喝那可是沒斷過。

但是這飯店也挺怕這些領導幹部來的,因為大部分都是打白條子,到秋了上面撥款了,再給錢。

金星自然是鎮里的人了,和大楊樹老闆也十分的熟絡。

跟著自己的兩個小兄弟張羅著要了一個大包間,身後便是季揚陳楚,馬華強一夥的段洪興,黃皮,小志跟黃毛也跟著。

大楊樹飯店老闆是個胖子,將近四十歲。

見到這一伙人進來,馬華強跟金星他是認得的,而一看見季揚心裡就咯一下。

季揚跟妹妹季小桃有一些相象的地方,比如麵皮白凈,眼睛細長,但是他臉上更是多了一種深深的冷漠,讓人一見身上感覺傳來一種寒氣一樣。

他不禁悄悄拉了下金星問。

「這人是誰啊?你朋友?」

金星呵呵一笑:「那位是季揚,我兄弟……」

「哦,哦,明白,他就?他就是季揚?明白了……」

不一會兒,菜海沒上,先上了兩箱啤酒。

胖老闆哈哈笑著:「兄弟幾個能來我這小飯店就是高抬我了,今天酒水一律免費……」

「好咧!」別人還沒說啥,黃毛先跳起來,拿起一個瓶子用牙就把瓶蓋咬開了。

馬華強瞪了他一眼。

小聲嘀咕:「你他媽的給我少喝點!喝多了就滿嘴瞎比……」

黃毛的酒量淺,馬華強怕他把徐紅跟陳楚的事兒說出去。

他現在差不多明白陳楚跟季揚的妹子有點不清不楚的,但不知道這貨整天騎著二八自行車咋把季揚他妹子給搞定的……

陳楚還要上課,不能多喝。

但在北方,飯菜沒上,經常酒就喝的差不多了。

黃毛第一個鑽進桌子底下的。

馬華強使了個眼色,讓小志跟黃皮把他抬走了。

剩下段洪興跟馬華強酒量都比較不錯。

而且馬華強留個心眼,段洪興這人最義氣,而且手狠,萬一一會兒喝多了,季揚再和陳楚動手,他和段洪興也能幫忙了,至於黃毛那爛蒜,不夠照顧他的了。

打架不在乎人多,真正有個五六個玩命的,對方二三十人都不好使。

陳楚一直想問季揚是什麼病,但一直有外人在,他也沒好意思,再說了,季揚夜不一定會說。

他看著季揚的臉色,本來是白色,但是喝進去點酒,就有點赤紅了。

這種情況其實也是正常的。

但是一聯想到季揚的病,就有些問題了。

陳楚不僅想起醫術中所記載的。

其實中醫也很簡單的,可以說就是把自然與人的關係讀懂了,經過多年的總結,形成了科學的慣性。

又形成了口訣記憶。

陳楚口中默念著,肝心脾肺腎,青赤紅白黑……

如果是臉色發赤,那便是心臟有病了,而下面的一句便是膽小胃大胱,也便是季揚的小腸也不好,有些毛病的。

陳楚推算,季揚應該是心臟病了。

當下心裡明白,嘴上也不提,只管喝酒了。

兩箱啤酒都報銷了,金星喊著上白酒,陳楚不敢喝了。

金星糙!的罵了一句。

馬華強還沒說什麼,段洪興先站了起來。

「麻痹的!你敢罵我老大!糙尼瑪的!」

段洪興說著操起了椅子。

陳楚跟季揚都坐在那沒動,身後的那兩個黑襯衫的小混混跟馬華強站起來拉著。

忽的,段洪興椅子扔到了酒桌上,杯盤四濺,一些酒水噴到了季揚身上。

外面的店老闆聽到包間里的波動,也探頭探腦的瞅著,不過沒敢進來。

季揚啪的一拍桌子。

「麻痹的,要打滾到外面去打!」

幾人靜了下來。

段洪興沖金星溝溝手指。

「小子,敢跟我出去不?」

「糙!我還怕你?」

金星領著身後兩個小子走到了飯店外面,段洪興走了出來。

幾人來到飯店門后,金星讓那兩個小子別上,就跟段洪興單挑了起來。

……

「呵呵……這位兄弟是?」

季揚笑呵呵的給馬華強扔過去一根煙。

馬華強忙點頭哈腰的接住。

「我姓馬,叫馬華強……」

「聽過,你好像是華子的表弟……」

「是是,季哥記性真好……」

陳楚不會抽煙,只跟著季揚喝酒。

不抽煙,再不喝酒就過不去了。

幾人又吃喝了一陣。

門響了,金星跟段洪興兩人都鼻青臉腫的進來了。

兩人看模樣都沒佔到什麼便宜,論技巧段洪興不是金星對手的,但是段洪興屬於下手狠那類人,你就算弄死他,他也給你咬下塊肉來,所以金星揍了他不少拳,最後自己還是吃了一些虧。

季揚看著他們兩人笑了笑。

沖金星說:「打夠了?」

「媽的,過癮,小子,行啊你,陳楚手下沒弱茬子啊!行,哪天咱倆再較量較量!」

「糙!怕你?哼!」段洪興不服的哼哼兩聲。

「你……」金星一瞪眼,不過嘴角還是傳來陣陣疼痛,氣呼呼的坐下了。

季揚笑了笑:「行了,以後都是兄弟了,不打不相識,你就別坐著了!結賬去吧!」

酒水免費,而去這一桌子老闆也給打折了,才花了一百多塊錢,沒賺錢,就當交了一個朋友了。

做買賣的也明白這些的。

幾個人喝的暈暈乎乎的,季揚人高馬大的摟著陳楚的脖子話也就多了。

「老弟,你以後就是我親弟,你救了我妹子……我季揚就算欠了你一條命,以後一定會報答……嗝!」季揚說著打了一個酒嗝。

陳楚也是暈暈乎乎的。

旁邊的馬華強卻是很清醒,聽他們說話,也明白個大概。

季揚去金星拿休息了,陳楚直接回學校上課。

動搖西晃的,到了班級已經是第二節課了。

王霞都要氣暈了,本來周末跟陳楚兩人光著兒都在被窩說的好好的,今天周一考試,陳楚考的好,就給他一個班長或者學位噹噹啥的。

而且她打算第一節就考英語,兩節課九十分鐘。

不過左等右等陳楚都不來,沒辦法,硬著頭皮說自己的卷子少了,沒找到,讓生物老師先考試去了。

生物是不算成績的。

當然,學生也不會去重視,考的那是一塌糊塗。

而生物也是四十五分鐘的小考試。

下課了,王霞海不見陳楚來,不禁皺眉,咬著嘴唇,又讓地理老師進去先考試,說自己卷子得重新印了,少了沒辦法先考試了。

等到第二節終於要結束了,陳楚才一身酒氣的晃晃蕩盪的進來。

「你……」

王霞差點背過氣去。

這簡直就是爛泥扶不上牆頭。

「陳楚!你給我進辦公室來!」

陳楚笑了,晃晃悠悠的進去了。

「把你的狗臉好好洗洗……一會兒上課還要考試呢!就你這德行……」

王霞說著把窗帘拉上了,倒出一盆涼水讓陳楚清醒清醒。

她今天穿的一套花邊的碎裙。

差不多是陳楚第一次跟她搞的時候她穿的。

兩條大腿沒有穿絲襪,就那麼光裸著。

下面是小巧挺翹的黑色高跟皮鞋……

正所謂酒後亂性。

陳楚看著看著下面就硬了。

而王霞正哈腰給他調試水溫。

陳楚的手一把就伸進她的裙底。

「啊!」王霞像是被刺蝟扎了一下似的。

忙要躲開。陳楚上前一把摟住她的小腰,下面硬邦邦的大傢伙已經抵住了她的小腹。

滿嘴的酒氣就貼近她白嫩的脖子上親了起來。

「老師,還是你的大腿光溜,你的脖子香啊……」

「陳楚,你鬆開,放手……」王霞小聲推了推他,不過自己還是被摟的更緊了。

「寶貝,來一發吧。」

「不行,一會兒就要考試了,你……要不你摸摸得了,然後趕緊回去,你不想當學位了?」

「我想干你……」陳楚說著手就伸進王霞裙底,往起來一掀開,見她光溜的大腿裡面白色的小內褲。

王霞忙兩手堵住了裙子。

「煩人……別鬧了,周末你都幹了那麼多次,還干?我下面現在還腫著呢……」

「那怎麼辦?你那裡腫著要養幾天,我這裡腫著怎麼養?」陳楚說著把下面一挺,大棍子把褲襠都支撐起來。

「哎呀……」王霞臉色通紅。

「陳楚,你……你能不能別這麼流氓?」

「我沒流氓啊?憋著難受,要不,你幫我想想辦法?」

「你……好吧,我用手幫你擼出來吧?」

王霞一臉無奈,看了看窗戶沒有露縫的地方,門也關的很嚴實。

細柔的小手不由伸向陳楚的下面,隔著褲子先在他的兩顆球球上摸了幾下,然後拉開陳楚褲子的拉鏈。

陳楚呼出口氣。

「王霞,用嘴吧。」

陳楚說著下面又往前一挺。

王霞暈了。閉上了眼睛。

身子蹲了下去,把陳楚的褲鏈拉開,隨後手伸進去摸到了那幫梆硬的大傢伙,眼睛一閉,伸手就把陳楚將近三十公分長的傢伙掏了出來。

王霞渾身激動,只睜開眼看了一下,然後就合上嘴唇張開,伸出舌頭朝著陳楚那東西舔了兩下。

入口有些腥的味道。

陳楚卻把著她的頭,受不了的往前一頂。

大傢伙直接進去王霞的嘴裡。

「老師,快幫我裹……」陳楚嘴上說著,已經彎下腰,一手從王霞的確良布料的裙子里伸進去,伸進她的白內褲里。

去摸王霞的溝子。

「王霞,你下面真肥啊……就像一塊肥沃的菜地……呦,出水了,這要是下面小掉進去都找不到啊……」

陳楚摸著,不禁想起一句詩——『落入菜花無處尋』。

王霞一聽陳楚把她下面說成了是肥沃的菜地,不禁更紅了。

難道陳楚就是在自己的這塊菜地耕種蔬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