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六章美女誘惑何時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美女誘惑何時了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自己的老婆再漂亮也不如人家的老婆好,老婆不如情人,情人不如鐵子,鐵子不如秘書,秘書不如閃配,閃配不如偷……

一切都是偷來的最好。

比如去人家地里偷人家一根黃瓜,就感覺人家的黃瓜那樣的好吃。

偷人家媳婦也是的,感覺就那麼的好玩兒……

短暫的下課十分鐘時間,這偷來的時間彷彿才是永恆。

王霞嘴裡含著陳楚下面的東西,嗚嗚的說不出話來,也不想說啥。

只含著,快速的上下的擼著嘴裡的大傢伙。

她雖然沒給人用嘴過,不過跟此處卻是舔過的。

再說人這東西就是缺什麼補什麼,男人沒大白兔,就喜歡女人的奶大。

女人沒有男人的棍子,也是常常的思念著。

別看一個個有的板的挺緊的,其實她們也是很騷的。

晚上巴不得摟著個美男干一把的……

王霞此時嘴裡含著陳楚的東西,咕嘰咕嘰的加快著最裡面的抽動,而且舌頭也快速的舔著他的傢伙上面的頭。

陳楚還是一再催促著:「啊……啊……快,快點,要到了,……要出去了……」

王霞亦是臉色潮紅,披肩的長發從頭上耷拉下來,陳楚的手摸著她的面孔,隨後兩手抱住她的臻首,屁股往前頂了頂,感覺王霞口中滑膩的傳來撲哧撲哧的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王霞感覺自己的嘴已經有些麻木了。

不禁想到自己竟然含著自己學生的傢伙在辦公室里用嘴。

這要是傳出去,可沒臉見人了。

但是,這種偷的感覺亦是刺激的狠。

王霞不禁解開了上身的幾個口子,兩個大扎坦露了出來,讓陳楚揉著。嘴雖然麻木,卻還是加快著抽送的速度。

陳楚看著

她紅唇裹著,慢慢的快到了那個噴射的點,不僅狠狠抓了兩把王霞的大白兔。

王霞也撅著光光的屁股嘴猛的往前含了幾下。

陳楚感覺自己大傢伙的前面已經抵住了王霞的嗓子眼。

一股刺激的,麻酥酥的感覺襲遍了整個身體,一股股滾燙的液體噴射進王霞的口中。

王霞沉吟了一下,咽下去了一半,又吐出了一半。

嘴裡黏糊糊的掛著乳白色的液體,陳楚嗯嗯的僵直的身子,手又摸摸王霞的頭。

把已經軟下去的傢伙啪啪的甩在王霞的臉蛋兒上。

零星的乳白色的液體,濺射到她臉上。

陳楚這才戀戀不捨的把傢伙塞進褲子里。

王霞也拿出紙巾把嘴和臉擦了一擦。

然後抱住陳楚的胯下,臉貼著陳楚的褲襠蹭著。

「**,沒吃飽,下午我再讓你吃一次。」

「陳楚,你他媽的不是人,沒良心……我白讓你玩,你還罵我……你再罵一句,再罵我就更爽,罵吧,我就是**……」

陳楚笑了。

手又從後面伸進去,扣住王霞的屁眼,剛波動兩下,就傳來了上課的鈴聲。

陳楚把剛摳住王霞屁眼的手指放在鼻前聞了聞。

「真騷……」

他說了一句便朝外面走。

王霞也站起來,整理了下裙子。

感覺自己下面熱乎乎的,都出水了。

渾身亦是燥熱難耐,恨不得讓個男人狠狠的糙她一頓。

不過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都腫著,周末讓陳楚糙了十次,下面都疼死了。

剛才還用嘴給陳楚弄出去一次,這下嘴唇都磨蹭的疼的慌。

「該死的陳楚……」王霞心裡又愛又恨……

……

陳楚跑回班級。

剛才著急,臉也沒洗,一股酒氣熏天。

往班級裡面一坐,酒精開始散發出來,這貨喝了五瓶啤酒,半斤白酒,剛才是一時氣性,現在**也沒亟沒了。

便老老實實的睡去了。

而這節課考的是語文,一個半小時時間。

陳楚一點沒遭禁,睡了一個小時零十分鐘。

語文老師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兒,看陳楚這模樣,搖頭嘆息。

「此子不可救藥也……」說完便不去理會他了。

馬小河在後面不時的推著陳楚。

最後陳楚才睜開眼,見很多同學都看著他笑。

語文考試一個半小時,很多人都已經答完了卷子。

有沒答完的也是在摳扯作文。

陳楚見還有二十分鐘了,不禁啪啪啪拍著腦門。

把前面的小題都掠過了,直接寫作文了。

2000年考試語文150分,作文就120分,陳楚看了眼題目——我喜歡的xxx。

陳楚便開始刷刷刷的寫了起來。

十多分鐘,千字洋洋洒洒龍飛鳳舞的作文已經寫好了。

此時鈴聲也響了起來。

人家交卷子,陳楚也跟著交。

語文老師看著兩篇的空白,這貨就寫了個作文。

掃了一眼——我喜歡的中醫學。

「陳楚,瞎寫啊你這是!你會中醫嗎?」老頭兒往上面推了推眼鏡,不等陳楚回答又說道:「混東西!亂寫一通!你不好好學習,有何面目去見你家鄉父老?」

他一說完,全班同學都笑開了。

陳楚撓撓頭,酒剛醒了一點,頭髮都支棱著,很像傻逼中的戰鬥機,山驢逼中的vip……

「哼,起來,讓開點!」

陳楚回頭,見朱娜站在甥。

朱娜一卷子滿滿的蠅頭小字,非常的俊美。

而陳楚那捲子就作文寫滿格了,不過那字跟雞爪子寫的似的。

「你看看你這字,你再看看人家朱娜的,陳楚啊,你得上進啊!你在班裡是倒數第幾吧?努力啊~!」

「嗯,老師,我會努力的,爭取這次就考個第一。」

陳楚撓了撓頭,在他的印象中,這個語文老師還是很不錯的。

「噗!」朱娜差點笑過去。

眼裡的淚都快笑出來了。

「陳楚,你考第一?別做夢了?王偉,你先別走,我有道題不會做,你幫我講講唄!」

「行啊!」王偉答應了一聲,手還去抓一把朱娜的齊腮短髮。

「煩人……」朱娜回頭打了王偉一下,像是撒嬌似的兩人打打鬧鬧的。

這時,語文老師已經走了出去。

陳楚打個哈欠,往回走的時候肩膀咚的撞了一下王偉的肩膀。

這小子沒想到挺抗揍的,被馬華強一夥揍了一頓,這麼快就出院了。

陳楚這一撞用上了紮實的大小洪拳的根基,腳步微躬,肩膀探出,也很像八卦掌裡面的鐵山靠。

咚的一聲,王偉被撞出七八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想站起來,卻一屁股又坐那了。

「你……你麻痹……」王偉罵了一句。

陳楚笑了。

「最好把嘴洗乾淨了,別以為我不敢打病號!」

「陳楚,你太過分了,你怎麼欺負同學?」朱娜氣咻咻的沖陳楚嚷了一聲。

看她這氣呼呼的小樣,那奶白色的皮膚,跟紅彤彤撅起的小嘴兒。

陳楚好想抱過來好好的親她兩口。

不由嘴角動了動,學著朱娜說話的樣子,陰陽怪氣的說:「你怎麼欺負同學?」

陳楚小丑樣讓幾個同學都笑了,笑的最響的就是馬小河。

「馬小河,你……你也敢嘲笑我?你個傻子!」

朱娜說著過去踹馬小河一腳。

陳楚暈了,馬小河明明就是一個愣頭青,你一個女生去招惹他幹嘛啊?

朱娜雖然總和陳楚作對,總瞧不起他,總罵他。

不過在陳楚還是那麼的喜歡她。

沒有任何的理由,人家漂亮就是理由了。

陳楚賤賤的還想舔人家的小臭腳呢。

朱娜今天穿著的是一條連衣裙,白色的,而上身是淡綠色的小衫。

秀美的樣子,讓誰都心動。

她小腳踹到馬小河大腿上。

這小子直接坐地上不動了。

「你給我扶起來!」

朱娜愣了。

「馬小河,你自己起來!你活該,你快點起來,一個大男人,哎呀,你還躺下了?你不起來我從你身上邁過去了!」朱娜氣呼呼的說了一句。

「你邁吧!我就不起來!」

陳楚暈了,心想馬小河這驢也來勁兒了。

朱娜被馬小河這一鬧騰,也不管王偉的事兒了,看看時間也快上課了。

就從他身上邁過去。

陳楚一下暈了。

朱娜腿一邁,馬小河眼睛頓時放亮了。

緊緊盯著朱娜的裙底。

「我槽!」陳楚蒙了。

這混蛋誰說他傻啊?

馬小河還用一隻手擋著眼前,從指縫裡面偷看朱娜的內褲。

人家邁過去了,陳楚見馬小河的褲襠鼓起來一個小包。

我擦!

陳楚暈了,這驢玩意比自己硬的還快呢。

上課鈴聲隨即響起,陳楚回到座位上,回頭問馬小河。

「朱娜褲衩啥顏色的?」

馬小河傻笑著不說。

陳楚又問了一遍。

他這才說:「白的。」

陳楚點點頭,心想自己得抓點緊了,看見沒?連馬小河這樣的貨都對朱娜動心思了,更不用說別人了。

自己再不動手,沒準朱娜就被別人給糙了。

麻痹的,實在不行今天晚上就用針灸?齷齪點就齷齪點吧,反正先上了再說。

陳楚捉摸著,班主任王霞走了進來,手裡托著厚厚的一摞卷子。

「陳楚,語文考試不錯啊?所有老師們都在看呢,絕對一百二十分,滿分,不過為啥其他題都不做?還考試睡覺?」

王霞說著,開始發起卷子來。

「噓……」全班發出一陣驚嘆聲,陳楚感到朱娜沖自己的恨意,還有王紅梅的討好笑容。

而路小巧一直是低調的低著頭。

現在陳楚已經琢磨好了,等自己得到了學位這個職位,就帶著王紅梅去歌廳玩,灌醉了,像是對待劉楠似的,扒褲子給她糙了酸了,省得一天在自己面前晃著大白。

而對付朱娜么?也是要自己優秀,藉助補課的時候跟她多鑽幾次壕溝,找機會糙她,或則利用銀針,唯獨不好辦的是路小巧,這女生動不動就喊著回家找她媽,這可咋辦?

陳楚英語卷子發下來了。

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主意。

如果這個主意可行,可以先糙了路小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