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七章騷事知多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騷事知多少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騷事知多少

路小巧最在意的就是學習了。

自己成績好,可以騙她以後考上重點大學,比如最牛的清華大學。

這女生單純的很,這麼努力學習以後找的對象肯定也是學習尖子了。

陳楚想試試,如果可行,找到機會就絕對不手軟的把她給拿下了。

陳楚琢磨著計策,卷子已經發下來了。

早上的自習課都用來考試了。

所以,這節課到下一節課正好一個半小時的時間,陳楚展開卷子一看。

太簡單不過了,正所謂難了不會,會了不難。

而王霞也說:「題不算太難,大家看仔細點了,還有,誰先答完卷子就可以先回家了。」

班裡一陣興奮。

三張卷子陳楚半個來小時就完成了,往王霞桌上一放。

王霞不禁一皺眉頭:「陳楚,你等等,寫完了么就走?」

王霞說著翻了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

「嗯……你,基本上,全對了,走吧……」她自己都不相信了,難道真是如他所說的,是自己給了他的動力么?

自己跟他睡覺,在被窩裡補課,兩人都光著睡在一個被窩,難道是這樣刺激了陳楚用心學習么?

陳楚嘿嘿笑著已經走了。

他要做到優秀,只有優秀才能上了王紅梅,路小巧,還有這個心比天高的朱娜。

陳楚一下想

到自己那兩把刷子的字,還真不行的。

便想先回去磨著張老頭兒學學。

騎著二八大杠,這貨回到屯裡,先到了張老頭兒那。

這老傢伙正在吃著燒土豆。

爐火正旺。

土豆就埋在火炭的下面。

這樣吃起來才香。

這老傢伙吃一口燒土豆,喝一口酒,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的。

「驢啊!今天來的早啊?那個,你的氣功練的怎麼樣了?」

陳楚聞言大口吸進去幾口氣,然後對著爐子,撲!的一聲放了個屁。

「我呸!」張老頭兒氣得鬍子撅起了多高,一蹦多高,跳到了炕頭上。

「你個驢玩意!」

「對了,你來肯定是有事吧,幹啥?」

「嗯……老傢伙,我還真有事兒。」

陳楚把外套脫了,又把背心脫了,光著大膀子,就要脫褲子。

「死道破!」張老頭兒忙制止著,喊了一句英文。

「驢,我老人家可不賣,你別做夢!你要是敢亂來,我就跟你拼了!」

陳楚咧咧嘴。

「我呸!我可沒那愛好,我是來學寫字的,你這屋子也太熱了,大夏天的,還燒爐子,不脫衣服我得熱死……」

陳楚把褲子也脫了,穿著個褲衩,在老張頭兒爐火裡面也勾出個土豆來。

黑的土豆,陳楚在地上摔了兩下,然後扒開吃了。

「學寫字?為啥?」

「老傢伙,我想好了,要想泡妞兒得多才多藝,這樣妞兒才喜歡,我想糙了朱娜,但是又不知從哪下手,這女生愛學習,我就得學習好,拿個第一,然後跟王霞吹吹枕頭風,給我個學委噹噹,這樣給朱娜補課,趁機就……」

張老頭兒咂咂嘴。

「嗯……驢啊,你差不多出師了,這泡妞兒啊,男人不光要會騙,要騙只是暫時的,也是有局限性的,如果你要是優秀,就沒有局限性了,凡是女人你只要了見了解她們,研究她們,肯定就能糙了她們,嗯,我支持你,現在就教你寫字……」

「對了,老傢伙,你會唱歌么?我唱歌不太好聽……」

「切,什麼叫做不好聽啊?你那就是驢嚎!」張老頭兒嗤笑一聲。

「放心吧,咱一點點的來……」

張老頭兒用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

各有風格。

「驢啊,你看看,這個是楷書,這個是行書,這個是圓體字,這個是……」

「啊?」陳楚張開大嘴打了個哈欠,那樣子像是馬上就要睡著了。

張老頭兒搖搖頭。

「驢啊,你這麼看,你看這個圓體字,這圓圓的像不像朱娜的大白?你再看看這個曹體字,像不像女人的小蠻腰,你看看她多細啊……」

老張頭兒剛說完,陳楚的眼睛就睜開了。

唉……

老頭兒嘆息一聲,又誤導的說道:「你再看看這個方方正正的楷書,像不像一個假正經的女人……」

「哈哈!老傢伙,像啊,真像!」

「來,你拿著筆,我教你……你看看你這個一橫啊,不能這麼出去,就像你的大**似的,得有個頭,還得拐個玩兒,這叫做停頓,哦不,騷瑞,這叫做你大吊的頭,帶彎鉤的……」

陳楚點頭,並且跟著寫。

「你再看看這個一豎,得有筆鋒,哦不對,那不叫筆鋒,是你大吊的槍,你看你這一搶刺出去可有力啊,什麼樣大女人斗得達到高曹不可啊!你一大吊,刷的一下得甩出去……」

……

其實字寫的好也容易,沒那麼難的,只要注意間架結構,還有一些基本的部首的寫法就可以了,漢子就是由點豎橫折鉤之類的組成,把這些寫好了,再注意結構就可以了……

陳楚一心學習著,胸前的那玉扳指一閃一閃的。

他亦是事半功倍。

只不多時就掌握了方法。

張老頭兒呼出口氣。

「驢啊,你好好練,你身上已經跟這塊玉共通了所以一旦學進去,不管學什麼,都是普通人的百倍,隨著你的功力增加,學習會更快的!唉……命啊!」

張老頭兒搖搖頭。

隨後又說道:「驢啊,你學寫字就是為了泡妞兒么?為了偷女人?就沒有別的想法?比如寫一首好字,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書生?古時江湖還有仙……傳說中的仙蹤就有不少白面書生,一旁修鍊,一旁演練筆墨文章,最後這文武竟然貫通,在寫字之間便可以殺人取人首級……亦或做一個匡扶正義白衣飄飄的大俠……到那時,會有多少女人,多少佳麗喜歡你……會有……」

「哈哈哈……老傢伙,你快看,我現在寫的多好,哈哈,這個要是寫的更好了,絕對偷女人有幫助……」

「唉!好吧!」張老頭兒嘆口氣。感覺自己剛才說的都是對牛彈琴!哦不,是對驢彈琴!

張老頭兒走過來看了看,不由得點頭。

「還行,那個……我這字可是古體字,現在的那些人寫的這些字都不算是正宗的古文,畢竟好幾千年了,傳下來的只是形而不是精髓,精髓就是你的字要和精神合一,算了,說這些你也不懂!反正我的字在現在社會是第五大絕活!」

陳楚問:「什麼五大絕活啊!」

張老頭兒笑了:「焊雷管、鋸燈泡、精修處?女?膜、火補避?孕?套,第五就是我的字!」

「牛!」陳楚挑起大指。

又開始練了起來。

只一個多小時,陳楚的字就寫的有模有樣了。

旁邊的張老頭兒還在指點。

你看這個就是女人大屁股……這個是大扎……對,就這麼寫……

看著陳楚進步神速。

張老頭兒不禁暈了。

心裡搖頭,自己練字的時候吃了那麼多的苦,你看看人家,進步神速。

簡直是天才,不,簡直就是b的力量啊!太他么的強大了。

陳楚隨後擦擦汗,看時間不早了,想去小賣店買點吃的,在張老頭兒這吃,又想起了那小蓮。

忙騎著自行車往家走。

不過半路卻碰到了婦女主任劉海燕。

「哎呀,陳楚,都鬧翻了,你咋還……趕緊跟我走……」

「咋的了?」陳楚問。

「還咋的了?那小蓮和他老爺們王大勝鬧離婚呢!你看那小媳婦,平時看的弱不禁風的,這一鬧起來,真不比她姐姐那小青軟乎啊?」

陳楚眨了眨眼。

「他們鬧離婚,你拉我幹啥啊?」

劉海燕笑了。

往後面捋了捋短髮。

「陳楚,和你有什麼關係?你說呢?你倒是把自己推的一乾二淨的?那小蓮和你的事兒已經鬧騰的滿村都知道了……現在人家鬧離婚呢!王大勝正拎著鋤頭要劈你了……」

陳楚呵呵笑了。

「劉……」

「叫我大姐!」劉海燕海真討厭別人動不動就管她叫嬸兒啥的。

「嗯,劉姐,這你可別瞎說啊,正所謂抓姦抓雙,就比如說咱倆吧,別人要是說咱倆搞破鞋,給你老爺們戴綠帽子,那也得把咱倆光著堵在被窩裡算啊?在不,咱倆在壕溝里正糙著呢,被人抓住也行啊?咱倆就這麼說話,誰還敢說咱在搞破鞋么?切,沒有道理……」

劉海燕眼睛轉了轉。

忽然撲哧一聲笑了。

「死小子,你占老娘的便宜啊?」

「呀!劉姐,你可別這麼說,我可連一根毛都沒摸著你的,上哪去占你的便宜啊?我倒是想了……」

「呸!」劉海燕只從看到了陳楚的大傢伙,自然喜歡的不得了,不過就沒得到。

「陳楚,上次我給你留門,你咋沒來呢?是不是又跟那小蓮搞上了?你這混小子!」

「嗯……劉姐,咱先不提這個,我跟那小蓮根本沒啥,所以王大勝要劈我就隨便來,如果我連家都不敢回,那村裡人又不一定說啥了?沒有的事兒也都整出來了……」

劉海燕想想也對。

這些人,就是沒事說瞎話有一套的。

「行了,那我就陪你去吧。」

劉海燕說著,這時身後傳來一陣自行車鈴鈴鈴的響聲。

梳著蛋黃色馬尾辮的柳冰冰騎著變速自行車正往這過來。

見到陳楚跟劉海燕就問:「他們打起來了嗎?」

陳楚有點眼睛不夠用了。

看著柳冰冰這俊俏的模樣,他下面一下就硬了。

一米七八的個頭,臉上粉嫩粉嫩的,大大的丹鳳眼,那雙眼皮一動,流光顧盼。

而一說話間,臉上竟然還出現兩個迷人的酒窩……

陳楚咽了口唾沫。

柳冰冰根本沒理他。

直接問的劉海燕。

而陳楚此時恨不得把傢伙掏出來,對著她修長的,在淡藍色牛仔褲中包裹的渾圓的兩條大長腿擼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