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八章小蓮瘙癢又抽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小蓮瘙癢又抽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粉嫩嫩的臉蛋兒,透出了只有嬰兒皮膚才有的光澤。

中午的天氣比較燥熱,她的臉頰呈現出了粉紅色的光澤。

而一般的村裡人在這種大中午的天氣里都是的黝黑黝黑的。

即使是女孩兒也是黑的多白的少。

整個班級將近二十個女生,也僅有那四五個長得白的。

現在的農村……可以說是進步了。

以前都是讓男孩兒去上學,讓女孩兒在家裡幹活打工啥的。

但是現在不同了,一般男孩兒都讓他出去打工賺錢,比如陳楚,他老爹也是準備讓他混完了初中去出去賺錢打工,學一個手藝,將來好娶個媳婦兒啥的。

因為娶媳婦不好娶了,現在的行情彩禮已經漲價到五萬了。

所以都讓男孩兒早早的不念書賺錢,以後好娶媳婦用……

但是女孩兒則不同了。

現在的女孩兒可金貴了,應該多讀點書,哪怕是混也要混下去,混一個高中啥的文憑,要是大學拿就更好了,然後好嫁給市裡人。

戶口也直接轉到城裡戶口。

所以農村學校普遍便是女生多,男生少一些。

但是這些女生除了朱娜,柳賀之外,哪怕是路小巧也是有些黑的,或者說路小巧是那種正常的黃色皮膚。

而朱娜卻是氣死太陽的那種白凈,皮膚又是那種奶白,柳賀則是紙張那樣的白,王紅梅也白,只是陳楚更喜歡朱娜和柳賀這樣的女孩兒。

但是柳賀和她表姐一比,相差的就遠多了。

柳冰冰這種嬰兒一樣粉白粉白的皮膚,讓陳楚眼睛都快掉下來了。

心裡一陣的琢磨,要是能糙了柳冰冰,這輩子真不白活啊,哪怕的損壽十年也值得。

哎呀,我的小心肝啊……

陳楚感覺自?

??的汗都下來了,還沒有哪個女孩兒讓他這般的激動了……

心裡在捉摸著,我真的……真的能糙到她么?

這還得問問張老頭兒,用什麼樣的手段才能得到柳冰冰……

陳楚捉摸著,柳冰冰則沒有理會他。

在柳冰冰眼裡,陳楚算是個半大小子而已。

她一米七八的身高,今天穿著潔白的旅遊鞋,加上鞋身高絕對達到一米八二了,潔白的腳踝露出了白色的襪子邊。

一條淡藍色薄料淺淺色澤的牛仔褲,腰間是一條粉色腰帶,這腰帶基本上亦是作為裝飾用的了。

上身則是淺粉色的t恤。

這樣淺藍的褲子,配上淺粉色的襯衫,加上白色的旅遊鞋,整個人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而這樣秀頎的身材,也讓很多男人直咽唾沫,有種想接近又有顧慮,總之,柳冰冰給人一種冷艷的感覺。

「劉……姐」柳冰冰說了一句。

嗓音甜美,但說話的語速不快,很輕柔的感覺,並且,在她說話之時,臉上的表情卻很少。

陳楚在旁邊聽的直咽唾沫。

『柳冰冰……』真是人如其名。

真是夠涼度,夠冰冷……夠味兒啊!桀桀桀桀桀桀……

陳楚心裡陰測測的笑。

「劉姐,他們小兩口我聽說剛結婚也就一個多月啊?這咋就要鬧離婚啊?這是鬧的哪一出啊?」

柳冰冰輕柔的聲音回蕩在虛空當中,陳楚都差點被迷醉了。

劉海燕搖頭咯咯咯的笑道:「哎呀,大妹子,哦不,柳副村長啊,這小兩口的事兒不就是那麼回事么?床頭打架床尾和的,其實也不用人管的,越是有人管,他們越是賽臉……」

柳冰冰搖了搖頭,粉白脖頸後面的馬尾辮也跟著晃動:「劉姐,不能這麼說啊,剛才王大爺,就是王大勝他父親去村辦公室找我了,張財村長去鎮里開會去了,王大爺說他兒子跟媳婦骳婦都把結婚證拿出來要去離婚呢,這事兒也不算小了,你是婦女主任了,我也是剛來的副村長,這事兒咱們不能不管了……」

柳冰冰說著沖劉海燕又說:「走吧,咱看看去,勸和不勸分的,能在一起過,就在一起過,實在過不了了,再離也行啊,我馱著你……」

柳冰冰說著拍了拍自行車的後座。

劉海燕嘆了口氣。

「唉,大妹子,哦不,柳副村長啊,你真是好人……那個,你先走吧,也沒幾步道,我和……我自己走著去好了……」

劉海燕說著看了眼陳楚,她不太願意跟柳冰冰一起走。

為啥?

本來她二十七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走到哪,那老爺們的眼睛都死死的盯著她的屁股和胸前的奶使勁兒瞅。

巴不得少活半年都要糙她一頓,和她睡上一宿覺呢!

但至從柳冰冰來了,她跟人家在一起一走,這幫牲口都瞅柳冰冰使勁兒了,就沒人看她了。

這讓她恨死柳冰冰了。

女人都是嫉妒的,男人也是的,看見比自己帥的心裡也不得勁兒,麻痹的,你長得那麼帥,女人都讓你泡了,老子怎麼辦?麻痹的,非得整整你不可……

女人亦是如此,劉海燕每天巴不得柳冰冰掉進糞坑淹死呢。不為別的,就因為你比老娘長的好。

柳冰冰晃了晃馬尾辮,一副青春波動的氣息。

臉上還是冷冰冰的。

「那好吧,劉姐,你先慢慢走著,我先走了……拜拜……」

柳冰冰說完,圓圓挺翹卻不是很大的小屁股坐到了自行車座位上,蹬著變速自行車先走了。

等她走出了五十來米,劉海燕才悻悻的說了一句:「小狐狸精,還白白?不黑黑啊……」

轉回頭,見陳楚還眼巴巴的望著。

「看啥呢?」劉海燕白了陳楚一眼。

「沒……沒看啥。」陳楚撓撓頭嘿嘿笑著說。

「切!弟弟,少蒙姐姐,你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和你說,看也沒用,村長張財比你牛不?那也是白扯,人家市裡人,只在咱村實習,說不好聽的,實習頂多一年,然後人家就畢業高升了,在咱村算上一個跳板,可能表現好了,半年就走人了,你看下輩子投胎,投個當大官的家庭,還有機會跟人家好,再說了,你這麼高,人家那麼高,你們倆要是辦事……咯咯咯,弟弟你不得拿梯子糙人家啊?算了,別想了……」

陳楚被看破了心思,也知道這婦女主任整天就研究男女這點兒事兒了。自己瞞不住她。

不過,這柳冰冰就在這呆個一年半載的?陳楚還是有點著急,媽個比的,用什麼法子能糙到這女人呢,實在不行,老子寧願用針灸,然後強上了她……

這時,後面一瘸一拐的跑著一個老頭兒。

離他們還有五十米左右,劉海燕就催促陳楚說:「壞了,是王小眼,咱快點走,那老頭兒嘴才損呢!」

陳楚點點頭,跟婦女主任劉海燕忙快步走了。

王小眼沖他們招了招手,見人家也沒等她,不由得氣得鬍子撅起多高。

本來他是找柳冰冰給自己兒子兒媳婦勸架的,而柳冰冰先騎自行車走了,他就在後面小跑,村委會在村子最西面,王小眼跑了半里多地,已經有些氣喘吁吁的了。

陳楚小跑了一會兒,劉海燕有些氣喘吁吁的跑不動了。

「哎,我說你這壞小子,怎麼推著自行車還跑啊,快騎上馱我一會兒。」

陳楚咧咧嘴。

「劉姐,我的自行車可咯挺,邦邦硬的,怕把你的屁股各到。」

劉海燕笑了。

「你麻溜騎得了,我就不信你那玩意兒有多硬,再說了,你劉姐我就不怕硬的,怕就怕軟乎的……」

陳楚沒轍了。

片腿騎上二八大杠,劉海燕在後面坐上,伸手攔住他的腰,還在陳楚腰眼上狠狠掐了兩把。

陳楚疼的呲牙咧嘴的。

劉海燕開心的咯咯咯笑了。

這一下就把王小眼甩的沒影兒了。

「媽了個巴子的……狗男女,你們……那天晚上搞破鞋的肯定是你倆……」

王小眼氣得呼呼的,他認定那天在他家苞米地前面搞破鞋的是婦女主任劉海燕了,全村女人,就劉海燕的奶跟個頭和那天光著的女人像,他想不出第二個人來了。

……

陳楚腰被劉海燕摸了幾把,難受的狠。

心想這娘們可真他媽的夠色的,難道就沒有男人滿足她么?

他本來想慢慢騎的,不過架不住劉海燕的手在他的後面摸索,陳楚二八車蹬的跟飛了似的。

一溜煙的騎到了老王家小賣店,趕緊把這女人給扔下去了。

柳冰冰也剛到,她把自行車停好了,見小賣店門口已經圍了一群人。

「哎呀,是柳副村長來了……」

柳冰冰現在管土地承包,就是你家分幾口人分多少地種,都歸她管了,所以沒人不敢不給她面子。

「怎麼回事?」柳冰冰說話很輕,很慢,富有磁性的聲音傳出,雖然沒有威嚴感,還讓幾個光著膀子的大老爺們的褲襠梆硬梆硬的。

「柳副村長,沒啥事,就是他們小兩口子吵架……」

「王大勝,怎麼回事?」

柳冰冰看了眼坐在地上低頭耷拉腦袋的王大勝,旁邊卻是站在那,抱著肩膀一副氣勢洶洶的那小蓮。

王大勝抬起頭,看眼柳冰冰,眼睛直勾勾的不由得有些不夠用了,

「柳副村長……俺……那個,俺媳婦有了相好的,想要和俺離婚……」

「咯咯咯……王大勝,你也是一米八幾的大老爺們,哪有往自己媳婦身上扣屎盆子的,你說你媳婦有相好的,誰啊?」劉海燕已經從陳楚車上下來了,咯咯咯的笑著說了一句。

王大勝看著身後的陳楚,眼睛不由得瞪大了。

「就是……就是那小子……」

陳楚笑了。

「王大勝,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和你媳婦那啥了?誰他媽說的?」

「我說的,咋的?」

閆三光著膀子,露出一身黑黝黝的肌肉。

「咋的?陳楚,糙了人家的媳婦,還不行人家說了?要是我說你他媽這小子就是欠揍!上次我沒把你那玩意兒干廢了,真他媽是老天沒長眼,咋的?不服啊?不服來練練啊?上回老子把你揍進縣醫院躺了半個月,這回信不信我讓你躺上半年,把你那幾把打爛,讓你玩別人老婆,老子他媽的讓你這回當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