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六十九章糗事不堪冰冰進套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糗事不堪冰冰進套中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閆三!你少在那胡說八道!」那小蓮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告訴你,別看你跟王大勝有點偏親的關係!我那小蓮也不是軟柿子,不是他媽的省油的燈!別看你進了幾年大獄就牛逼了,還有王大勝,咱們倆的事兒,你把閆三找來幹什麼?想來嚇唬我那小蓮么?你戳翻了眼皮吧!」

那小蓮兩手抱在胸前,一副的冷笑。

「那小蓮,你少他媽的裝蒜,你跟陳楚搞破鞋,咱們村誰不知道?王大勝是我兄弟,他軟和,當哥的自然給他出頭!陳楚,你麻痹的有種就跟我閆三練練,逼樣的!」

閆三光著膀子,擼了擼黑黝黝的胳膊。

幾個老爺們拉著他。

「三啊,算了,陳楚就是一個半大孩子,那胳膊腿兒還沒長結實呢,哪能禁得住你揍呢!」

「是啊,三,再說他也沒偷你老婆……」

「滾蛋吧你!混的講究的就是一個義氣,麻痹的,陳楚你要是老爺們,別躲在女人後面……」

閆三見劉海燕在前面護著陳楚,點著陳楚罵。

「閆三!少裝犢子!」陳楚罵了一句,他早就想報仇了,就是沒找到機會,感覺自己跟金星,季揚,老疤幹了幾場架之後,再面對閆三更是不懼了。

當下亦是咬牙切齒的。

心想正好老賬新賬一起算。

「麻痹的閆三!你上次強姦劉翠嬸兒讓我發現了,給你幾鋤頭,然後你他媽的偷襲我,我住了半個月的院,今天又他媽的找事兒說我跟那小蓮有事兒,今天你不動手,老子還他媽的要動手呢!有種跟我到後面去,別整幾個人在這拉偏架!」

閆三要強姦劉翠的事兒村裡的老爺們只是猜測,現在被陳楚一捅破,不少人都異樣的看著閆三。

/

「夠了!」柳冰冰大聲喝了一句。

「你們要是再鬧,你們兩家別指望分到一畝地,不信就試試~!」柳冰冰說著甩了一下馬尾辮。

俊俏的臉蛋兒沉靜下來,更是俊俏的狠。

「你……柳副村長,這是我跟陳楚的事兒,沒你的事兒,你最好少管,你要是不敢給我家地試試?我他媽的大不了再進去幾年,多大個破比事兒啊?」

「你……你……」柳冰冰氣得臉色粉紅。修長的柔荑指著閆三氣得說不出話來。

「你?你個屁啊?小丫頭,我閆三在大獄了裡面見到的比你在書本上學到的多的多,老子吃的咸鹽比你走的路都多,你個小丫頭片子來這當副村長就好好當,別管一些沒用的事兒,有些事兒你管不了,也不該管,今天我就揍陳楚,你要是敢不給我家地,晚上你他媽的小心點……」閆三說著話,大眼珠子狠狠瞪了柳冰冰一眼。

劉海燕忙拉了柳冰冰一把。

她知道閆三這渾人從大獄出來,惹乎急眼了什麼事兒都乾的出來。

「妹子,別和這種渾人一樣的。」接著她又沖閆三喝道:「閆三,你他媽的是不是又是貓尿喝多了?這麼瑟還想不想嫂子以後給你介紹個對象啥的了?」

閆三一見劉海燕,忙嘿嘿撓頭笑著說:「哎呀,海燕嫂子,你還給我介紹啥對象啊?海燕嫂子最好了,你要是給我當老婆,我閆三天天晚上給你洗腳……」

「滾犢子……」劉海燕白了他一眼,算是給柳冰冰一個台階下。

拉著柳冰冰說:「妹子,咱還有計劃生育的事兒沒辦呢,咱先走,這些犢子的事兒咱不管他們……」劉海燕說著又沖陳楚使使眼色。

那意思讓他也趕緊走。

柳冰冰卻把劉海燕抓著她胳膊的手推了下去。

「海燕姐,你別管……閆三,我告訴你,既然我是咱們小楊樹村的副村長,這二這事兒我就管定了,我告訴你,小楊樹村由不得你胡來……」

「麻痹的,小丫頭,你真他媽的不見棺材不掉淚,麻痹的……」閆三氣得搖頭晃腦的,咬牙切齒像是要找傢伙,其實也是嚇唬嚇唬柳冰冰。

陳楚卻見是好機會。

往前墊了兩步,到了閆三跟前。

「糙你媽逼的閆三,竟然不給柳副村長面子!我陳楚第一個不答應!」

陳楚也就屬於討好柳冰冰,給人家提鞋舔那意思了。

閆三沒防備他。

陳楚狠狠踢膝,撞擊閆三褲襠。

心想這一下老子就他媽的讓你趴下。你不是讓老子當太監么?老子先他媽的讓你斷子絕孫……

不過撞的位置有點偏,撞到了閆三小腹。

不過這一下也夠閆三受的了。

陳楚打了幾場架,已經很有經驗了,如果說他練會了古拳那是花架子,但在實戰中運用了古拳,那便是真功夫了。

閆三被撞擊的雙手捂住小腹後退兩步。

陳楚快速的兩拳就到了。

打架講究的便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而且要一招得手得理不讓人,不要打完了一拳一腳就沒事兒了,還需要有后招,有個連貫性。

古拳便是連貫至極的打法。

陳楚這兩拳不偏不倚的打中閆三的下顎。

閆三感覺腦袋有點發懵,不由再後退幾步,陳楚再次墊步追擊,狠了狠心,一拳上前像是要抓閆三的脖領子,其實這是假招,而實際便是後門的一肘狠狠的打出。

張老頭兒告誡過他,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用肘擊。

這東西容易打傷,甚至打死人。

但閆三這人蹲過大獄,心狠手辣,要是一連串不把這貨打倒,讓他反手得勢,那能弄死自己。

陳楚這一肘擊狠狠的輪了過去。

瞄著閆三的下顎打的,不過卻打中了他的脖子。

閆三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呼的飛出去兩米多遠,咚的一聲坐到地上。

「麻痹的!」他剛要起身。

陳楚已經到了跟前,不由分說騎在他的身上,雙拳夾攻。

用上了古拳中的一招『碎拳』,寸拳和這碎拳很相似,可能就是抄襲碎拳的。唔,可能是。

陳楚一連竄打出了二十多拳。邊打邊罵道。

「麻痹的閆三讓你不服從柳冰冰的領導,讓你裝逼,讓你威脅村領導,讓你欺負那小蓮,讓你欺負劉海燕,讓你瞧不起柳冰冰……讓你偷看劉翠撒尿,讓你偷看人家撒尿還自己脫褲子往外擼……」

陳楚邊打邊罵邊打,而嘴裡啵啵的,就沒有一條是說自己的,而偷看劉翠撒尿往外擼都是他乾的事兒,現在都推到了閆三頭上了。

閆三甩著大腦袋,在下面也還了幾次手,不過都沒打中陳楚要害。

畢竟這一連串的進攻把閆三也打蒙圈了,要是放在別人身上肯定暈過去了,這小子體質好,但眼前也出現雙重影了,下意識的掄出了幾拳,不過什麼用都沒有。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

從閆三威脅柳冰冰,到陳楚出拳,不到半分鐘,閆三就被干倒了,這時圍觀的老爺們、老娘們包括半大小子也都反應過來,但還是一個個的傻愣愣的看著。

打死他們都不相信這是真的。

陳楚跟閆三……這倆人根本沒法比啊?

要說他們打架,陳楚十個也不是閆三的對手。

閆三七年前連續搶劫三家,縣城調動二十多個帶槍的警察,折騰一夜才把他抓住。

而陳楚只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半大小子,還算個初中生,而閆三在整個小楊樹村就是霸主,就說在鎮里,縣裡也沒幾個敢惹乎的,名氣僅此於季揚了。

現在竟然被陳楚這個半大小子騎在了身下這頓胖揍。

這下,這幫村裡人眼睛都嚇得掉下來了,包括那小蓮,王大勝,還有剛剛趕到的王大勝他爹王小眼。

一個個傻愣愣的跟木頭樁子似的。

劉海燕先反應了過來。

「你們這幫老爺們都杵著幹啥啊?還不趕緊去拉架?一會兒出人命啦!」

這幫村人才反應過來,上去七八個大老爺們扯著陳楚,又有四五個去扶著閆三。

「別打了!別打了!行了,多大個破壁事兒啊!」

「就是啊,不就是一個誤會么?」

這時,王大勝那小蓮也跟著過去拉架了。

再看閆三嘴角出血了,鼻子眼角也都破皮出血了,鼻青臉腫的跟個熊貓似的。

「陳……陳楚……麻痹的……」

陳楚也張狂著甩著胳膊,喊著:「別拉著,都他媽的別拉著。

「敢欺負柳副村長……我陳楚第一個不答應……」

柳冰冰別看是副村長,但是這事兒她可沒經歷過,說到底,她還只是一個大學沒畢業在這裡實習的大學生而已了。

國家號召大學生村官也是剛開始的,大學四年,她第三年就來到小楊樹村實習。

說到底還是一個小姑娘,一下亦是手足無措的。

兩隻水汪汪的丹鳳眼急的差點流下眼淚了。

閆三被拉起緩和了過來,感覺身上臉上的傷痛,氣得掄起胳膊還要跟陳楚打。

陳楚則甩開眾人擋在柳冰冰跟前。

「閆三,有種就和我來,別他媽的動女人,動女人算是什麼老爺們!」

這時見到這邊打架,村裡遠近的老爺們老娘們都往這跑拉架。

一見陳楚這架勢,還真都以為閆三這渾人要打柳冰冰呢。

都說他的不對。

柳冰冰嚇壞了,見陳楚擋在她身前護著她,還真以為閆三要來揍她,而陳楚是替她出頭了。

這時,婦女主任劉海燕眼睛轉了轉,看了看柳冰冰,又看了看陳楚。

琢磨了一番就明白過來了。

麻痹的這混小子,可能又看上了柳冰冰了。

劉海燕畢竟結過婚是過來人,而且從二十二歲便當婦女主任了,對男人不敢說絕對了解,但對於陳楚這逼樣的,還是一看一個準的。

不由得多看了陳楚幾眼,心裡讚歎,小崽子歲數不大,心眼還真不少,下面傢伙還大,這麼一鬧,誰也顧不得那小蓮和他搞破鞋的事兒了,還把閆三陷害了,這小子還跟柳冰冰掛上了。

行啊!一箭三雕啊!

只見柳冰冰害怕的小手抓著他的胳膊。

再看閆三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想辯解自己沒想打柳冰冰,也沒人信了……

劉海燕搖搖頭,她是個能分清場合的女人。

「行了,閆三,你這渾人就少惹事了,從大獄出來還想進去嗎?如果想,嫂子就成全你,現在就給派出所打電話,你因為分地的事兒想打村幹部柳冰冰,就這一條派出所就拘夠拘你的!」

「嫂子,我沒有啊!我他媽的是想打陳楚這……」

「夠了!你還想打陳楚?你想不想打我啊?你還有沒有王法了?趕緊回家,該幹嘛幹嘛去……咋的?不走啊?行,我現在就給派出所打電話……」劉海燕說著話掏出手機像是要撥號。

閆三氣得指著陳楚。

「麻痹的……行,陳楚,你給我等著……」

閆三氣呼呼的一撅一撅的走了。

王小眼這時瞪了自己兒子一眼,啪的甩過去一個大嘴巴子。

「爹,你打我?」

「混小子!不和你媳婦好好過日子,就聽閆三瞎說!你看看這事兒整的,差點把柳副村長傷了,要是把柳副村長傷了,你他媽的賣房子賣地也賠不起……還有,你媳婦多好的人啊!趕緊給你媳婦賠禮道歉認錯!」

劉海燕冷笑一聲。

心想這王小眼也雞賊,人老精馬老壞的……

只是,她看著柳冰冰臉上平靜著,不過小手抓著陳楚的胳膊有點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