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七十章騷男玉女應猶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騷男玉女應猶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像是一隻受了驚的小白兔。

畢竟是個女孩兒,還是一個沒畢業的女大學生的。

雖然身材長得高而秀頎,不過,粉白粉白的面孔此時已經變了色。

不過,畢竟現在的副村長了,沒有被嚇尿,只是在那站著,手不知不覺的哆嗦著抓住了陳楚的胳膊。

陳楚心裡一動,下面的大傢伙的就硬起來了。

自己的傢伙挺挺的在褲子上來回磨蹭了兩下,感覺特別的過癮。

感受著柳冰冰抓住自己的那柔荑修長的手指。

他身體立即僵硬了。

啊~!陳楚輕輕的低吟了一聲。

身體立即往後面退想和人家柳冰冰來個親密接觸啥的。

這時,劉海燕電話響了。

是村子張財打來的。

「海燕啊,趕緊回村把村裡的民意報告弄好……」張財聲音很急。

「村長咋的了?咱村哪裡有什麼民意報告啊?」

「沒有才弄啊?我和你說,現在鎮長要看,媽的,老子出來撒潑尿才給你打出個電話,和你說,不禁是咱村沒寫,其他村都他媽的沒寫呢,你那什麼,趕緊在咱村找一些識字的,嗯……寫字好看的,別找那些字寫的跟毛毛蟲爬的似的,趕緊把民意報告給趕出來,送過來……」

「這……我識字,但也寫的不太好,咱上哪找去啊?柳冰冰大學生寫字應該好……那個……」劉海燕一下看到了陳楚。

心裡一動。

「村長,還有就是陳楚了,他……也應該寫字好的。」

張財嗯了一聲。

「陳楚?就是咱村收破爛的陳德江的那小子吧,他寫字能行么?聽說學習不咋地啊?那個……我聽說老朱家的朱娜,還有咱村老柳家的柳賀學習都不錯啊……字寫的也挺好……」

「?

?長,我看不是字寫的好,而是人寫的好吧?」

「啊?哈哈哈!看劉主任這話說的,誰好也不如劉主任人好啊?哈哈,那個哪天……我又給你買了一條淺粉色的衣裳跟粉色的褲腰帶,哪天咱去小樹林裡頭,你穿上試試?」

劉海燕這個憋氣,一眼就看到副村長柳冰冰今天穿著的淺粉色的衣服跟粉色的褲帶。

這哪裡是給自己買啊?分明是又想讓自己穿著柳冰冰同樣的衣服他要把自己當成柳冰冰身子糙自己了……

「張村長,你乾脆一次性把所有衣服都買了吧,別零星的買……」

「嘿嘿!妹子還生氣了,那就你拿主意吧,聽你的,就用柳冰冰跟老陳家陳楚那小子寫了,那個……寫完了,別讓他們走,晚上有安排……在大楊樹飯店,咱們請鎮長吃飯,也讓陳楚那小子跟著吃點飯,都是一個村的,咱不能踏人家的人情……」

「行了,就這麼地吧,還不知道人家願意不願意呢……」

劉海燕搖了搖電話。

走了過來說:「柳副村長,咱上面的鎮長要檢查民意報告,咱趕緊回去整理吧,還有,陳楚,你也跟著幫著忙活忙活吧,也不讓你白忙活,晚上有飯局,是咱村請鎮長的,正好你也跟著見見大官,敬鎮長一杯酒,給鎮長留下個好印象,你家房屋改造的事兒也好往上報,懂不?」

陳楚現在混的個猴精似的,哪能不懂這個事兒了。

心想以後得跟著婦女主任劉海霞好好處處了,不行自己就**幾次,這娘們大胸大屁股大細腰的,糙一下也老舒服了。

關鍵是能幫自己的忙了。

有13糙,還有好處,這總比沒13自己擼,或者花錢去找13解決問題的好吧?

而且這鐵子還是不限時間,不限地點,急眼了能打野戰的好配種對象,哪裡有這個好事兒了。

現在王霞下面的比腫了,那小蓮自己最最近還是別參合了,小菲還在瀚城有些遠,如果跟劉海燕干幾把,也能解決自己問題了。

反正不要白不要,不糙白不糙,寧要糙過,莫要錯過……

陳楚點點頭。

「劉姐說啥呢,啥飯局不飯局的,不就是給咱村造點假這點事兒么?別說這個了,就是劉姐一句話,讓我上刀山下油鍋我也願意啊,還吃啥飯啊……」

雖然明知道陳楚是在拍馬屁,但是劉海燕還是舒服的不得了。

心想這個死小子,可真會說話,而且打架還這麼猛,閆三幾下就讓他給干倒了,這驢真是爆發力強啊。

要是這股勁兒用在床上,那不得爽翻了?

她想到這裡不禁看了眼那小蓮。

那小媳婦沒進屋,還是偷偷的裝著拾掇東西,偷眼看著陳楚。

這麼一鬧騰,她也先把離婚的事兒放一放了。

劉海燕心裡明白,這小媳婦肯定讓陳楚的大傢伙給糙爽了,不然不會鬧騰的跟王大勝離婚的……

「陳楚啊,那就走吧,跟我去大隊。」

……

陳楚有點不想馱著劉海燕了。

不說別的,就她那小爪子在自己背後這頓撓扯,他也受不了。

這不是性騷擾么?

媽蛋的,這個**,等那天把她按在苞米地里,狠狠糙她十遍八遍的,把她糙的下面都翻翻腫起來,也就能老實了。

陳楚上次糙了王霞八次,也沒感覺出什麼來。

相反,下面還是挺翹著。

自己都感覺這樣有點反常。

而世界上這方面最強的記錄是不吃藥,幹了五十幾次,多長時間沒介紹,不過亦是世界上的最猛的男人了……

這裡離村部不算遠。

陳楚馱著劉海燕,柳冰冰自己騎著變速自行車在前面走著。

劉海燕看著陳楚定定的瞅著人家柳冰冰的屁股。

掐了他大腿一把。

「弟弟,你就別瞅了,人家可是大學生,家裡也是市裡的,人家的屁股可嬌貴的狠,不可能坐你的破自行車的,要坐也是小轎車呢!你這大破車也就馱你老姐吧……」

「劉姐,你說啥呢,我騎車呢,眼睛不往前瞅著還能往後面瞅啊,那還不把車騎溝里去啊,要是墩到了劉姐的大白,我可賠不起……」

「哎呀,你這小子,你也沒看到,咋知道姐姐我的屁股是白的?」

「一茬雪,二茬霜,大姑娘……小媳婦的屁股白菜幫……劉姐,你的屁股比大白菜幫還得白……」

劉海燕臉紅了。

「死小子,竟拿你老姐開心,現在還沾上你老姐便宜了,哪天讓你瞅瞅……」

「瞅瞅還不如讓我糙一把了。」

「滾……死小子,竟放你老姐鴿子了,有本事今天晚上就來?」

「行啊?老姐,麻煩你把你的三個洞洞洗好了……」

「三個洞?」劉海燕一愣。

陳楚笑了。

「是啊,就是你的火燒雲拿肥皂好好洗洗,那樣光溜兒的很,第二就是你的嘴,刷刷牙,第三就是你的屁眼,最好用藥針先往屁眼裡面打點水,然後多拉幾遍,晚上我好糙進去,別帶出粑粑出來……」

「啊!」劉海燕差點從自行車上側歪下去。

感覺渾身發熱,大脖子都跟著臊得熱的慌。

「死小子,你還喜歡玩那玩意,你跟那小蓮玩過沒?」

「呷?老姐,吃醋了咋的?」

「滾吧你……」劉海燕感覺自己也是見多識廣的主了,也聽過糙菊花這玩意。

不過,她卻很煩玩屁眼,好好的玩那玩意兒幹啥啊?

不過被陳楚說的下面熱熱的,潮乎乎的,好像都流水了,巴不得現在有個好老爺們狠狠的糙她一頓呢。

不禁心裡罵著:「臭小子,一會兒得先去廁所一趟,把下面的水擦擦,不然都得把褲衩整濕了,夏天穿的還少,那多難看啊……」

……

幾人到了大隊部,隨後找來了鋼筆跟稿紙。

剛坐下來沒多久。

已經成了會計的徐國忠騎著摩托跑了回來。

「啊呀,急啊急,寫沒寫完哪?人家鎮長等著看哪!」

「寫你媽蛋寫?老娘才回來,屁股還沒坐熱乎哪!」劉海燕狠狠白了他一眼。

徐國忠算是小楊樹村的頭一號色狼了,呆著沒事兒琢磨人家大姑娘小媳婦的褲襠。

不過也吃不少虧,比如被那小青撓的滿臉花,跟花臉貓似的,現在臉上還有兩條疤痕還留著呢。

徐國忠嘿嘿笑著。

「那大妹子你慢慢寫……」

「我寫個你奶奶,讓柳副村長大學生,和未來的大學生陳楚寫……稿紙都準備好了。」

民意報告就是民意調查。

這玩意大概就是照著前些年的民意記錄照抄,改動不大。

要不是得寫上日期,而去年跟前幾年的紙都墊著桌子打麻將糟緊了,一份記錄可以當幾年用了。

徐國忠一見陳楚,嘴撇起來了。

「他?他考試都倒數的,讓他寫?還不如讓我寫了?」

「讓你寫?你先在紙殼上寫幾個字我看看?」

徐國忠握著鋼筆的姿勢都不對,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

柳冰冰都忍不住捂嘴笑了。

「你看啊,這叫做『you揉』,疼了由一由的由。」

徐國忠指著自己寫的揉這個字念成了由。

柳冰冰捂嘴笑:「徐會計,這念rou,疼了揉一揉,而不是由一由……」

徐國忠老臉通紅。

劉海燕推了他一把。

「滾一邊去,就這這大水鱉的字別在這顯眼了。」

「那我也比陳楚寫的強,陳楚,你寫寫……」

劉海燕也跟著瞅著。

陳楚坐下,握住鋼筆,看了看柳冰冰嬌美的面容。

想象著一會兒,下筆刷刷刷的寫了起來。

字跡嬌美又遒勁,有女性陰柔緊蹙的秀美狹長的特點,而字體的結構又秀氣,筆鋒又飛揚。

尤其是最後的落筆。

陳楚想象是自己的大**一樣,不管是那一撇,還是最後那一豎,亦或是那一點都狠狠的甩出去。

跟達到高巢最後射了出去似的。

劉海燕跟徐國忠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著。

幾行字寫完。

柳冰冰忍不住兩手合十握在胸前,由衷興奮的讚歎說道:「好字!真是好字!尤其是最後的一筆,狠狠的甩出去,太有力量了……」

聽柳冰冰這麼說,徐國忠跟劉海燕也跟著讚歎是好字,他們也不懂,但是人家大學生村官都這麼說了,這還能錯的了么?

柳冰冰看了眼陳楚。

「你這字寫的真好,但我卻分不清是什麼字體,結構有點像楷書,內部比劃秀美的又有點像是曹體跟圓體,或者是梅花轉字,而最後的落筆,卻是筆跡飛揚的又有點像狂草……」

陳楚沒聽過狂草這個字體。

心想這就是看著柳冰冰這麼美,才隨意寫出的字體。

不由得點頭拍美女馬屁說。

「柳副村長說的對,我這是狂糙,的確是狂操的字體……」

陳楚說著話下面忍不住都硬的不行了。

心想,老子好想狂糙你一頓,三天三夜都不睡覺的狂糙你這小娘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