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七十三章好濕一條春水向東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好濕一條春水向東流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在場的劉海燕跟柳冰冰亦是一陣臉紅。

鎮長咳咳兩聲,忙呵呵笑道:「沒事,沒事,咱們先談工作,那個,小柳啊,柳冰冰對吧……」

柳冰冰抬起頭。

鎮長看清柳冰冰冷美人的容貌,兩眼立刻發直。咂著嘴說。

「好……好啊……真好……柳眉彎彎,楊柳細腰,柳……人也姓柳,真好……文如其名,文如其名,那個……我看當一個副村長有點屈才么?我感覺小柳同志完全可以勝任副鄉長么……這樣啊,小柳有興趣的話,先來鎮里,當一陣子鎮長助理,然後當個副鄉長試試?大家說怎麼樣?我感覺完全可以的么……」

「這個……」

鄉長和這些村長啥的都蒙圈了。

心裡自然明白鎮長這啥意思。

還不是明擺著么?

所謂的四大光溜兒,那便是美女的溝,彈力球,和尚的腦袋,jj的頭兒。

顯然是看重柳冰冰的人了。

再看柳冰冰長得也卻是是十里八村都挑不出來的水靈,這要是被弄到鎮里當什麼鎮長助理,不出一個月就得把柳冰冰給禍害了。

媽的,弄點葯給迷倒,然後在辦公室沙發上把柳冰冰扒個光不出溜兒的,然後鎮長再光著大眼子騎上去,啪啪啪的糙柳冰冰一晚上,第二天再給她個副鄉長。

那還不成了鎮長的長期玩物了么。

這幫人心裡跟明鏡似的。

心想媽個巴子的,鎮長看上了,他們都沒戲了。

古時候便是,有錢人走黃路,窮人走紅路。

很簡單,有錢人用黃金鋪路,用錢砸也能砸出個官銜來,哪怕是個七品的小芝麻官,沒錢人只能靠女人了,把自己老婆送給縣太爺……或者道台知府大人啥的……

現在想一想,也差不多,有錢人可以用錢買官,拉選票,或者直接塞錢,窮人只要嫁得好,也是一樣陞官升的快。

比如柳冰冰,要是被鎮長給糙了沒一年就能升職到副鄉長了,而他們這些大老爺們奮鬥了半輩子還是個破村長,甚至還是個村會計啥的。

自己要是有個柳冰??柳冰冰這樣的女兒……哦不,這樣的偏遠的遠方親戚,送個鎮長那啥……可能也會升職了……

眾人臉色微變,當然是出於嫉妒了。

鎮長也咳咳兩聲,感覺自己有點著急,也有點太露白了。

「哎呦!周鎮長啊,你可真是的,這古井兒酒你還沒喝就上頭了啊?來,讓妹子給你滿上!」

劉海燕咯咯咯笑著,倒了一杯酒遞過去,隨後又自己倒了一杯。

「周鎮長,妹子跟你走一個咋樣?」

「好好好!海燕妹子可是女中豪傑,鎮長有福氣啊,哈哈……」

劉海燕也是緩和下氣氛。

「哎呀,這個感情好,海燕妹子咱喝一個……」

……

幹部一般都是開了一天的會,晚上枕著小姐大腿上睡。

這農村的幹部亦是不例外的。

一個個喝的糜糜稜稜的,滿嘴的污言穢語,而且柳冰冰也逃不過,跟著硬喝了兩杯白酒,雖然她故意弄灑了點,還是有三兩多的了。

吃飯差不多了,眾人要散。

周鎮長站起來,大手一揮。

「不!」

隨後做了一個握空拳的姿勢,放在嘴邊。

陳楚嚇了一跳,還以為他要擼,或者給誰口活呢。

還是劉海燕反應快,忙大聲說:「周鎮長要唱歌,大家一起去縣裡的ktv吧!」

眾村幹部一陣歡呼。

柳冰冰有些醉了,說要回去。

眾人強留但是看著她冷美人的面孔有點不食煙火的味道,像是難以接近似的。

劉海燕看著柳冰冰暈暈乎乎的,當然知道這些村幹部想幹啥了,還不是想沾人家姑娘便宜么。

「哎呀,老娘陪你們唱一晚上還不夠啊?我柳妹子下次跟你們pk歌,今天是老娘的……」

劉海燕隨後給陳楚使了個眼色。

陳楚會意,扶著柳冰冰走了出來。

大楊樹飯店裡面還是鬧哄哄的,這些村官張羅著縣裡哪個歌廳的小姐漂亮能出台啥的。

而柳冰冰出門就吐了兩口。

陳楚想扶著她,不過自己才到人家鼻子那,柳冰冰就是想枕著他的肩膀也是不行了。

「沒事的,我就是頭有些暈,能走的,你不用扶我。」柳冰冰雖然這麼說。

不過陳楚還是夾著她的胳膊,兩人往回走。

從這裡到小楊樹村也有六七里路。

柳冰冰走了不到一里酒勁上涌,就有點堅持不住了。

陳楚下面的就硬了起來。

看著搖搖欲墜的柳冰冰,又看了看路兩邊黑黝黝的苞米地。

下面的傢伙硬的不能再硬了。

心想要是把她拖進苞米地……然後……

陳楚晃了晃頭,看著柳冰冰嬌美的臉龐,他忽然升起一種要娶她的念頭。

有些深愛的不想傷害人家了。

不過,不傷害,怎麼去愛?這本來就很矛盾不是么?

陳楚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摸出銀針,刺中她的昏闕穴,那樣把她拖進苞米地,褲子扒掉,自己再脫個光不出溜的,把她兩條大腿抗在肩膀上,這兩條大腿,太長了,能爽死他,然後自己抱著她的屁股爬到她身上,狠狠的糙了她。

她就是自己的女人了。

陳楚想著,卻又擔心柳冰冰醒酒了會傷心。

陳楚心亂如麻,他不停的打量著柳冰冰,這美女跟朱娜一樣,讓他想糙,但又捨不得,狠不下心去傷害……

媽的,豁出去了,錯過這次沒下次了,沒聽周鎮長那意思對柳冰冰勢在必得呢,柳冰冰都二十三了,也不一定是處女,自己把她弄暈,糙一次,像是對待小賣店拿女人似的,擦乾淨了,誰也看不出來的。

偷女人就算是成功了。

陳楚心裡反覆鬥爭著,他糙了這麼多的女人,第一次的猶豫了,甚至,他覺得擺在面前的如果是朱娜,他也不會這麼猶豫不決的。

他感覺自己不像個男人。

呼!

陳楚長出口氣。

「陳楚……嗯……你,你扶我一把……」柳冰冰說著忍不住又吐了起來,而去一屁股還坐到田埂上了。

屁股上坐了一些泥。

陳楚忙過去扶她。

摸到她嫩嫩的小手,心中不僅一陣的蕩漾……

「柳副村長,你……你喝多了。」

「哎,還不是他們灌我……」柳冰冰輕輕的說了一句。

抬眼看了看陳楚。

「今天晚上算是回不去了……」

陳楚見柳冰冰坐在壟台上,他忽然覺得柳冰冰很可憐,一個實習的女大學生,孤苦伶仃的,還有一群臭男人惦記,一個個的可惡的鄉村小官要沾她便宜,而自己也是……唉……

陳楚啪的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忽然感覺自己很不是人,媽的,憋不住了去糙劉翠,去糙徐紅,喜歡新鮮的去瀚城糙小菲啊?幹嘛欺負柳冰冰,人家都夠難的了……

「你……你幹嘛打自己啊?」柳冰冰慢條細理的跟陳楚說了一句。

她那漂亮的丹鳳眼在夜色中亦是十分的嬌美。而且還帶著一絲的媚態跟醉意,更是讓人**,甚至魂都飛沒了。

「我……我臉上痒痒,對了,柳副村長,你家住哪?我送你……」

「咯咯咯……」柳冰冰忽然醉態般笑的花枝亂顫。

伸出一根修長的蘭花指,似羞還媚的說道:「你騙我,你打自己是你……你心裡在想著壞事兒對不對?你在對我動歪心思對不對……」

呀!?!

柳冰冰一說,拆開了陳楚的老底。

陳楚老臉通紅,眼睛咋嘛的厲害。

兩手快速的搖著。

「沒,沒,沒,沒……柳副村長,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我沒有……」

陳楚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像是被人錐,或者是自己正在擼,被人家給堵住了一樣的尷尬和緊張。

柳冰冰揚了揚尖尖的下頜,嬌媚白皙的面容在醉態中顯得異常的粉白。

目光顧盼流兮般的水汪汪的看著陳楚說:「你有!我問你,如果你不是對我有想法,為啥為我和閆三打架?還那麼不要命的,而且還說啥時候都保護我,不要讓任何人動我,也就是你不怕任何人了,連閆三你都敢打,別人更不在話下了對不對?」

柳冰冰說著,把長發往後面捋了捋,露出了因為醉意而變得粉紅的脖頸,她的脖頸亦是光潔光滑,不知何時,月亮升起一些,照著太的臻首更是如幻如夢的美。

陳楚有些看呆了。

「陳楚,還有,咱倆寫字的時候,你為啥老瞅著我?我臉上有花啊?還有啊,你怎麼老是動下面那東西啊,你很難受么?」

柳冰冰說著笑了笑,一手把淡藍色褲腳捋了起來,伸手在上面撓了撓,好像那裡有些癢了。

「陳楚,你說不說啊?不說以後可沒機會了啊?」

陳楚心裡一盪,閉上眼呼出口氣。

「柳副村長,我……我真沒有……我只是愛慕,只是愛慕你而已……」

「愛慕?就沒別的了?」柳冰冰忽然俏皮的笑了一下。

月下,擺弄了一下自己的馬尾辮。

陳楚一下蒙圈了。

這哪還是那個一臉冷冰冰的柳冰冰啊,簡直換了一個人似的。

柳冰冰晃了晃自己的馬尾辮。

「陳楚,把話憋在心面有意思么?不說出來,容易憋出病的,說吧,你心裡到底對我是咋想的?」

「我……我真的沒咋想,我就是愛慕柳副村長,柳副村長是大學生,而且我聽說不是普通大學,是北大的……」

「停,打住,陳楚,你還是不老實啊,你這樣有意思么?心裡明明不是這麼想的,為啥要違心的說呢?」柳冰冰晃著馬尾辮,嬌艷中又充滿調皮。

陳楚差點就把心裡話說出去了。

不過還是忍著堅持說:「那個,柳副村長,先別說我了,先說你,周鎮長讓你去當什麼鎮長秘書,你可千萬別去啊,他不是什麼好人?他……為了,就是為了……」

「呵呵呵……」柳冰冰笑了。

「陳楚,你以為我傻啊?我還不明白他們那點心思?現在,我就問你,你看著我……」

柳冰冰一點點的靠近陳楚,然後兩手搭建在陳楚雙肩上。

陳楚明顯的感覺到她的氣息一點點的靠近,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聲音,還有柳冰冰呼出的一些蘊含著酒氣的呼吸的呵氣。

不過他沒躲避,而是把柳冰冰這喘息的呼吸都輕輕的吞了下去。

此事,柳冰冰的每一根睫毛甚至都能在月下看的清清楚楚。

隨後,她又恢復冷冰冰的樣子,聲音慢條細理的說:「陳楚……你是不是,是不是……說實話,你是不是想要上了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