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七十四章小溪水潺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小溪水潺潺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打賞,感謝每一個讀者兄弟的支持,哪怕是一條褒貶的留言,都是一種動力,有種不孤單,有人關注寫作的動力,這本書毛病也很多,這裡更感謝大家對這本書的包容……感謝這麼多兄弟支持,最後一句,每天三更,不會斷更,更新萬一少了,第二天一定補回來。)

月色有些潔白。

潔白的半含半露的新月緩緩升上天空,夏蟲唧唧,夜風習習,讓人甚是頭腦一新。

陳楚也喝了點酒,被夜風一吹拂,仿若整個人心中一盪,似乎酒也清醒了不少。

對面的柳冰冰亦是如此,感覺粉色的面容略微淡了些顏色,一對大大的丹鳳眼,似乎更是清澈了。

面對著她的注視,陳楚低頭搔了搔腦袋。

「陳楚,我給你一次機會,你要說實話……」

柳冰冰淡淡的聲音又說了一遍,只是這次聲音很小,像是在他耳邊叮嚀似的。「陳楚,你是不是……想要上了我呀……」

「沒,絕對沒有!」陳楚呼出口氣,堅定,又艱難的說了一句。就差一點就要心裡崩潰的把心裡話全盤托出了。

柳冰冰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神色,在唯美的夜空下,陳楚還是捕捉到了。

「陳楚……你不老實啊……」柳冰冰撅起小嘴兒,像是一個生氣的小姑娘似的。

「你明明,在騙我啊,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真的對我沒別的想法么?」

「柳副村長,我真的只是對你愛慕,真的沒有別的想法。」

?

?好了,這麼問也沒意思。」柳冰冰輕嘆口氣,長身站起,不過又有點晃晃悠悠,馬上坐到了剛才的田埂上。

「陳楚,我和你說,我來到咱們小楊樹村,說白了就是因為這裡窮,我試著看能不能改變一下咱們村貧窮落後的面貌,但是我現在感覺窮的不是生活,而是窮的是人心,人心不善,不走正路,咱們幫扶也是不能致富的……陳楚,你,我希望你可以幫我,如果……如果你有什麼需要,也不要跟我客氣,從今往後,我們是朋友。你有什麼需要我也可以幫助你,有什麼需求,我也可以滿足你,不用客氣……」

說的陳楚心裡忽悠忽悠的。

陳楚心想,老子就有性需要,就有性要求,你滿足吧。

不僅看了眼柳冰冰,她站在月下美輪美奐的,陳楚心想月中的仙子也不過如此了。

不過,這女生太精明,不愧是大學生,但同樣是大學生的季小桃,那個大傻鳥卻被自己忽悠的一愣一愣的,那小13糙的。

現在風水輪流轉了,自己被人家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了。

「柳副村長,你放心,以後我一定支持你的工作,對了,你電話號多少,我給你打過去,要是像閆三這種不服從領導的,為難你,你就給我打電話,我對付他……」

「這多不好啊?咱們有理說理,不許打人的……你記下我電話吧136x」136x136x136x」136x……」

陳楚暈了,感覺自己有種受騙的感覺。

不過這是自己**扯扯的自願上套的。

當下把電話撥了出去,柳冰冰手機鈴聲也響了,隨後兩人存了對方的電話。

柳冰冰嘆了口氣。

「哎呀,回不去了,只能住村上了,還喝多了,走也走不動,這地方連個打車的都沒有,要是有人能背我回去就好了……」柳冰冰說著眼睛往四面看,就不瞅陳楚。

陳楚擦了把汗。

忙不迭的過來獻媚說:「:「柳副村長,我背你吧!」

「你?你才十六啊,而且你這麼點,能背動我么?我可一百一十多斤呢,畢竟個頭在這了,還有啊,這裡離著村上還有五六里地呢……你行么?」

「行,我行。」

陳楚撅著屁股,弓著腰。

能背柳冰冰,他就是累死都願意。

不過今天感覺柳冰冰和以前不同,話多了不少,而且賊有心眼,難道是酒後吐真言么?她的本性就是這麼雞賊么……

柳冰冰比陳楚高出十公分,兩條大長腿騎著陳楚身上,幾乎不費什麼力氣。

她還真是暈眩了。

陳楚一使勁兒,就把柳冰冰背了起來。

兩手托著她的小腿彎,站直了身子,就往前走了。

走幾十米,幾百米還行,但是五六里就有些難為人了。

畢竟路遠無輕載,而柳冰冰兩隻胳膊抵住陳楚的後背,陳楚也感覺不到她胸口那軟綿綿的**。

只感覺她小腿的彈性。

只走了一里多路,陳楚的脖子就刷刷的往下淌汗了。

柳冰冰掏出手帕,給陳楚在身後擦著汗。

「陳楚,累壞了吧?要不停下來歇會吧。」

「不用,沒事兒……」陳楚咬牙堅持著。

背著柳冰冰他感覺這是難得的機會,即便再累他也堅持,就算是鍛煉了。

感受著柳冰冰帶著香味的手帕擦著他的臉跟脖子,不經意間她柔嫩的手心手背還能碰到他的臉頰。

陳楚感覺值了。

雖然他兩腿已經有些發僵,而麻木,忽的,他長呼吸一口氣。

嗯?

陳楚不由一愣,感覺自己的腳底動了一下,接著他又深呼吸口氣,提著氣沒有呼出去。

這樣一來,似乎感應到有一股小小的氣流在腳底運轉。

也便是提起一口氣走路,會感覺身子很輕。

陳楚走的累,背上的柳冰冰其實也是挺累的。

他這後背不像胖子那樣軒呼,自然有些各了。

柳冰冰鬢角也淌出一點汗水,自己揚手輕輕擦拭,不由發出嗯嗯的哼聲。

陳楚下面立即梆硬了起來。

感覺著柳冰冰在玩著馬尾辮,有時候髮絲能碰到自己的頭跟脖子上。

時間一長,柳冰冰支撐的胳膊也有些酸痛,酒精的作用,上下眼皮也跟著直打架,不由得,趴伏在陳楚的後背上。

臻首枕著自己的胳膊,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樣。

陳楚下面硬邦邦的,感受著身後柳冰冰跟自己時而的摩擦,有兩回,感覺像是柳冰冰的胸磨蹭了兩下自己的後背。

那胸口的饅頭好像有點硬。

陳楚下面的大傢伙又挺翹許多,他知道女人的奶如果有點硬,拿證明純,小姑娘的奶都是有些硬的,而那些奶大的,軟軟的,或許就是被男人開發無數次了。

讓人揉大的了。

感覺後面的柳冰冰像是睡著了,陳楚又有了些想背著她進苞米地的想法,不過抬頭看看已經走了一大半路了,遙遙的都能看到村子在月色下的輪廓了,想想便算了,先穩住她,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再說,真要是把人家弄了,第二天告你強姦你怎麼辦?

陳楚又提了口氣,感覺那氣息像是要從腳底衝上來一樣。

他忽然發現那氣息的穴位是湧泉穴,莫非要衝出湧泉穴湧進下一個穴位么?

陳楚試了試,不過那口氣只能提到湧泉穴多一點了,根本進不去第二個穴位的。

不知不覺,已經快到了村部。

柳冰冰搖搖欲墜的醒了,要從陳楚背後下來,畢竟自己一個姑娘,被一個半大小子背進去有些不雅。

她腿都有些發麻,揉搓了幾下,看了看旁邊黑黝黝的苞米地,忽然小腹一陣發脹。

「陳楚,你等我一下……哎,不許回頭……」

陳楚站著沒動,聽見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苞米葉子嘩啦的聲響。

過了幾秒,才回頭,看見離自己十米左右的苞米苗在月下晃動。

「柳冰冰這是?不會是要撒尿吧……」

陳楚激動了,偷看人家撒尿他可是行家了。

忙轉身貓著腰,從另外幾條壟溝鑽了進去。

他側著身,盡量不碰到苞米葉子,這時的苞米苗都一人多高了,下面的葉片大多被刷掉,不然吸收營養,苞米長得就不好了。

陳楚忽然想到張老頭兒教的吸氣。

忙提了一口氣,發現這腳步真的很輕啊!

媽蛋的,原來氣功的吸氣是這麼回事啊!吸氣就是提氣,放屁就是發力。

我糙!這就是氣功?老子真是太聰明了。

陳楚興奮的感覺腳步輕便不帶聲響,往前走了十餘步,感覺有草木發出聲音。

忙又俯下身體,兩眼定定的往前看著。

月光傾瀉下來,離陳楚六七根壟溝,也便不到五米處,柳冰冰正站在壟溝弓著腰,四下張望著。

而她小手捂著小腹,肯定是尿急憋不住了。

陳楚瞳孔瞪著大大的,借著月光使勁兒的瞅著。

只見柳冰冰手解開了牛仔褲的硬扣,然後往下一褪,整個人就坐了下去。

那一褪褲子的瞬間,陳楚看到了一隻圓圓的上翹的大白出現在眼前。

而那大白坐了下去,正對著自己。

陳楚感覺一陣的呼吸急促,有些受不了了。

柳冰冰低著頭,只露出了長長的馬尾辮,過了兩秒,下面傳來了嘩嘩聲。

陳楚聽到那小溪潺潺的尿出的聲音,看著那大白略微的上下抖動兩下。

中間的溝子在月下看不出啥色,感覺黑乎乎的。

陳楚一手捏了捏下面硬邦邦的傢伙,另手忍不住要捏銀針。

他在猶豫,要不要刺中柳冰冰的昏闕穴,即使刺中了,摸幾把她白白的屁股也好……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上哪找這樣的機會啊……

尼瑪,就摸一把屁股,就摸一把,或者自己的傢伙在她的溝子里磨蹭幾下,也不真糙她,就磨蹭幾下,把下面弄出來就好……

陳楚心中掙扎著,看著柳冰冰近在咫尺的大屁股,他下面興奮的都要射了。

陳楚喘了兩口粗氣,最後看著那大屁股又晃動了兩下,一隻手拿著紙巾在尿尿的地方擦了擦。

又把紙巾埋進了鬆土里。

柳冰冰要站起身。

陳楚身體緊張的像是一條棍。

還是一點點的看著柳冰冰提上了褲子,白色的內褲一點點的提到了溝子上面。

陳楚拳頭抓的緊緊的。

想起柳冰冰剛才在田埂上,問他的那些話。

他的確想上了她,不過,陳楚忽然想要光明正大,要讓柳冰冰自願的脫光了奉獻自己的身子。

他忽然覺得深愛一個人,真的是想要得到這個人的全部的,不單單是身體,還有她的心。

我他媽的是不是太仁慈了?陳楚問了自己一次。

呼……

不過,這時柳冰冰忽然又坐下了,好像有些頭暈的樣子,她重坐在壟台上,手扶著一根苞米苗,另只手放在膝蓋上。

身體一盪一盪的,像是要小憩一會兒。

陳楚大腦一片空白。

隨後呼出口氣。

麻痹的,老子受不了了。

陳楚輕輕的站起身,摸出跟銀針,合上眼,最後下定決心,朝昏昏欲睡的柳冰冰走去。

心裡在掙扎著:「冰冰,我不是聖人,而你又是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