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七十五章曖昧闌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曖昧闌珊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從來沒有感覺自己這樣緊張過。

或者說,他從未見過比柳冰冰更漂亮的女人。

如果朱娜再過幾年可能與柳冰冰美艷有一拼。

而現在,這一米七八的身高,模特的身材,天使的容貌,簡直沒有男人不為他動心的。

陳楚心裡也害怕的很。

因為柳冰冰大約半個小時前已經猜透了他的心思。

就像一個小偷兒還沒偷之前已經被人挑明了,再弄就不是偷,那是搶了。

陳楚這個小偷兒只偷女人,現在他猶豫還要不要偷了。

這女人真是聰明。

她猜對了,自己真想上她。這樣的女人誰不想上?只看有沒有那個上的膽子了。

不管柳冰冰的長相,學歷,還是那種冷眼的容貌都是令人心動的。

陳楚下面已經極其的梆梆硬,差點脫褲子掏出傢伙,沖著柳冰冰的後背擼一把了。

他悄悄走到柳冰冰身後,慢慢摸出六寸長的銀針,稍作猶豫,而手心裡亦是生出了汗水。

糙?還是不糙?

算了,兩者折中一下吧,只要下面弄出去,就不壞了柳冰冰的身子。

陳楚也怕人家是處女,萬一真那啥了,那不找上自己了么?再說柳冰冰這丫頭特別的聰明,他剛才就見識過了。

雖然酒醉,但察言觀色竟然能猜得出自己的想法。

這種聰明而又細心的女人是最可怕的了。

陳楚呼吸口氣,平心靜氣中,手裡的銀針對準柳冰冰後腦啞門穴一下慢慢刺了過去。

他真怕找不準穴位傷了柳冰冰。

如果傷了美女,他可能會內疚一輩子。

但是他不抓住這個機會,他會一輩子內疚,感覺自己不是一個男人,而每一個美好的愛情故事都是從耍流氓開始的,嗯……自己也來一把算?

?。

陳楚倏地一聲刺了進去。

而剛才還昏昏欲睡的柳冰冰,下一秒后,一切仿若停止了,身體動了動,隨後朝一旁倒下去。

陳楚忙搶先一步,伸手搭在她的肩頭。

同時心跳也忽的加速了。

我……我幹了什麼?我……我弄暈了柳冰冰?我……

陳楚有些麻木,有些不知所措。

扶著柳冰冰的肩膀,看著她歪下的臻首。

心突突的加快了跳動。

一時間,他有些後悔自己這麼做了……

……

陳楚一把抓住胸前的玉扳指,過了半分鐘,終於平靜下來。

陳楚咽了口唾沫,伸手就在柳冰冰紫色t恤上衣的胸口摸了摸。

入手有些硬,有個球形的麵糰一樣的抓入手中。

不算太大,他輕輕的捏了幾下,有些鬆軟,不禁一陣**。

我……我終於摸到柳冰冰的胸了?

陳楚被刺激到了。

這時,他聽到苞米地外像是有人說話的聲音。

仔細聽,有點像王小眼的聲音。

陳楚忙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他這裡距離地頭也就十五六米,聲音還算清晰。

「他們回來了么?」一男的問。

「沒呢,回來我我告訴你……」這是王小眼的聲音。

兩人好像在地頭上撒了泡尿,就走遠了。

陳楚呼才喘了口氣,畢竟自己做賊心虛。

他低頭看了看暈過去的柳冰冰。

覺得自己這麼做不對,不過下面硬邦邦的太難忍受了。

心裡想,算了,那就再折中一下吧。

陳楚慢慢的把柳冰冰放倒在壟溝,並且是側著身體放著的。

因為腦後還有一枚銀針。

月下,柳冰冰就像是一個沉睡的仙子。

陳楚忙解開褲帶,掏出自己的大傢伙,褲子沒脫,只褪到在膝蓋以下,隨後摸了摸柳冰冰的大腿。

手慢慢朝著柳冰冰牛仔褲的紐扣伸過去。

咬了咬嘴唇,心想想自己得加快速度了。

手哆嗦的解開了柳冰冰的牛仔褲扣子,拉下她的拉鏈,看到了裡面白色的小內褲。

陳楚忍著激動的心情,兩手把柳冰冰的牛仔褲連同內褲往下拽。

呼!

終於看到柳冰冰那倒三角的毛茸茸的小黑森林。

月下,那處地方是那般的神秘。

陳楚哆嗦的手抱著柳冰冰的脖子,不讓銀針碰到地面。

隨後整個人就壓了上去。

他的嘴抵住柳冰冰的胸口,而下面的大棍子往前一探,就碰到了柳冰冰兩條大腿間的那抹小森林。

陳楚心想就在這吧。

下面的大傢伙硬的不能再硬的就在柳冰冰的小黑森林毛茸茸的上面輕輕的磨蹭起來。

「嗯,嗯,嗯,嗯,……」陳楚大棍子一邊在柳冰冰小森林上輕輕的磨蹭,一邊小聲的嗯嗯呻吟,同時把柳冰冰的嬌軀抱的緊緊的。

他不敢用力,怕把柳冰冰的衣服褲子弄皺,這女生精的很,留下一點不對的地方就會被差距的。

陳楚嗯嗯的用下面磨蹭著,享受著這份偷來的快感。

柳冰冰的小森林滑膩的狠,毛髮黑亮細柔,像是用洗髮水洗過了似的,而陳楚的那大傢伙其實有一半在磨蹭著柳冰冰滑膩平坦的小腹。

陳楚心想再往下就能糙她了,不過,陳楚也知道那麼干,肯定會出事兒。最起碼人家醒來發現被強姦了,肯定是要報警的……

「啊……」昏闕中的柳冰冰亦是呻吟一下。

這一聲呻吟彷彿是月中嫦娥般的。

「啊……冰冰……」陳楚低吟一聲,來了感覺,兩手抱住柳冰冰的脖子,嘴巴忍不住的在柳冰冰潔白的下巴跟粉嫩粉嫩的脖子上親啃了幾口。

下面也快速的磨蹭了兩下。

「啊……」

陳楚兩腿僵直,感覺自己要射出去了。

忙一手抓住大傢伙,身體往旁邊的壟台一閃。

下面發出呲呲的幾下聲音,月下陳楚看著自己的傢伙噴出去一串串的液體。

陳楚轉臉緊緊盯著柳冰冰天使般沉寂的面孔。

下面呲呲的射著,他滿足的屁股一頂一頂的哼哼了幾聲。

當最後一滴液體也低落在土壤上。

陳楚這才甩了甩下面然後塞進了褲子里。

又看了幾眼柳冰冰下面的小黑森林。伸手摸了兩下,毛茸茸的很有摩擦感,剛想伸進裡面摳幾把,這時外面又傳來了車輪的聲音。

陳楚清醒過來。

心想這塊地可是離著大道不遠,離著村委會也不遠的。

自己這麼做……真是刺激啊。

陳楚呼出口氣,用剛抓著自己傢伙的手摸了摸柳冰冰的臉蛋兒。

「美人兒,我總有一天會做的出色,會得到你的人,更會得到你的心的……」

陳楚說著,提上了褲子,滿足的繫上了褲帶。

也快速的收拾著現場,把柳冰冰的褲子提了上去,系好。

隨後把她弄成了剛才昏昏欲睡的姿勢。把自己射出去的那東西用土埋好了。

感覺一切差不多了,有些戀戀不捨的手才從柳冰冰身體上移開。

男人下面的東西,只要射出去,再強烈的**都會大打折扣。比如說在沒射之前,男人恨不得能硬的拿牆壁穿透一個窟窿,但一旦射出去就老實了。

也便是男人和女人是相反的,女人是上床前緊張,完事兒之後就放鬆了,反正也完事兒了。

男人則是上床前興奮的要死,射出去完事兒之後緊張了……

陳楚隨後拔出去那枚銀針,出了苞米地,過了五分鐘還不見柳冰冰出來。

有些焦急,掏出自己的電話撥了出去。

不一會兒柳冰冰的電話響了起來,陳楚打了第二遍,電話才接通,柳冰冰有些虛弱的說:「喂……」

陳楚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屬於輕薄人家了。

「你……柳副村長,你還沒撒完尿啊?用不用我,我……我進去看看……」

「呀……你可別進來!我……我剛才可能是睡著了,頭感覺一沉……不要意思啊,你在外面等著,我卻在裡面睡著了……」

「啊,沒事,沒事……」陳楚臉上紅紅的。

心裡忽然特別的內疚,感覺自己欠柳冰冰的。

心想不管柳冰冰以後有什麼事兒,自己一定會管到底……

兩分鐘后,柳冰冰紅著臉出來了。

那樣子好像還是有點醉意,走路多少還晃點。

反正已經離著村部不遠了。

柳冰冰走了四五十米,陳楚一直跟在旁邊,兩人走進村部院子,屋裡面漆黑一片。

這時,柳冰冰摸出一枚亮晶晶的鑰匙遞給陳楚。

他打開門,隨後開了燈。

「柳副村長,慢點……」

柳冰冰點了點頭。

隨後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兩人剛進來不久,院子里就又突突突的摩托車的聲音,還有摩托車閃耀的燈光。

「柳副村長,柳副村長,你在沒?」

聽聲音就知道是徐國忠的了。

徐國忠沒少喝酒,知道柳冰冰沒去縣城的歌廳,他後來也找個借口跑了,他心裡捉摸著,柳冰冰被陳楚那半大小子扶走了,而柳冰冰一個大姑娘家的晚上去哪住?這麼晚了……他捉摸著,自己應該有戲。

這才往回趕。

不過,他一進屋就看到柳冰冰在自己辦公室洗臉,陳楚在看著電視。

臉上就有些不好看。

「嘿嘿!陳楚啊,你小子不錯!字寫的真好!那啥?你給大爺買盒煙去……」徐國忠說著掏出十塊錢。

「陳楚,要五塊錢的那個紅河,剩下的五塊錢給你了,你……多走幾家小賣店……」

徐國忠說著話,還打出去了一個酒嗝。

他沒喝過他說的那個什麼古兒貢酒的,所以佔便宜沒夠,自己就差不多干進去了一瓶了。

而他現在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單獨跟柳冰冰在一起呆一陣子了。

陳楚不禁一陣反胃,心想柳冰冰麻痹的老子都沒捨得上,才在她小森林上蹭出去了,還能讓你老小子上?

別說你,把老子惹毛了,就是村長鎮長老子都是照樣揍。

陳楚沒動。

柳冰冰洗了把臉,精神了一些。

「徐會計,時間不早了,你還是趕緊走吧,今天我回不去了,就在村裡值班了……」

「沒,沒事,你回不去我,我可以送你,我,我有摩托車……」

柳冰冰一暈。

心想黑燈瞎火的,我一個大姑娘坐你的摩托車?

「徐會計,真的不早了,不管是工作上的事兒還是個人的,都明天再說,你回吧……陳楚,給我燒點水,我要喝點茶……」

「好!」陳楚答應了一聲,去拿暖壺去了。

「哦……時間不早了,我走,那,那陳楚你,你不走啊?」

「徐大爺,我有幾道數學題不明白,要柳副村長教教我,你要是能教我,我就上你家去……」

「滾,滾犢子,我就會算盤,不會什麼題。」徐國忠梭勒下牙花子。

「柳副村長,那你,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徐國忠晃悠著騎上摩托車,突突的出了大隊部。

陳楚拿暖壺灌好水,用電熱棒插上了。

柳冰冰這時拿出五十塊錢遞給他。

「你去老袁家的衛生所,就說買解酒藥,給我買點。」

「嗯,水燒上了,你,柳副村長你把門插好啊,我這就給你買解酒藥去……」

「哎,錢,錢你拿著。」

「哎呀,要啥錢啊。」陳楚往外推了一把。

「不行,你要是不拿錢,解酒藥買回來,我也扔他!你給我拿著!」

柳冰冰死急白咧的把五十塊錢塞給陳楚。

隨後關上了門。

陳楚嘆了口氣,剛走出大門。

就看前面黑影一閃。

他眼皮一跳,馬上追上去。

「誰!」

陳楚雖然喝了點酒,不過現在也消化不少了。

抓住那黑影肩膀用力一拽。

那黑影轉過身來。

陳楚愣了愣。

「你,怎麼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