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七十六章羅衾不耐五更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羅衾不耐五更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王小眼。

「哎呀,大侄子,你這是幹啥?」

陳楚見是他忙鬆開手。

這王小眼五十多歲,小老頭兒個不高,但是一肚子鬼主意,不然自己老婆也不能是村裡有名的美人。

他老婆吳友蓮,當年在村裡也是有名的大美人了,不弱於心現在朱娜的容貌,雖然現在四十多歲了,卻亦是風韻猶存的。

給他還生了兩男一女三個孩子。

老大王大剛在外地包工,老二王大勝現在亦是剛結婚。

老三王麗娜在縣城讀中學。

而且這王小眼是有名的惹不起,你真把他抓幾把,他能馬上倒地訛你點錢,不然就去醫院看病,人家有的是時間在你家裡耗著,躺在你家大門口天天折騰。

這樣的人誰也受不了。

「哦,我去老袁家給柳副村長買解酒藥,你咋在這?」

「我……我撒泡尿……」

陳楚一愣,心想那會兒自己在苞米地里就聽到王小眼說話,而去已經撒尿了,現在又跑到這撒尿?茶葉水喝多了吧?

「行,那王大爺你忙,我得趕緊走……」

陳楚沒多理他,心想趕緊離開這個碰瓷兒的,不趕緊走,讓他追上了准沒好事。

真不知道這王小眼的兒子王大勝是不是他親生的,怎麼父子倆一點都不像,王大勝有點像是愣頭青,卻怕老婆,王小眼在家裡是老大,在外面也是不吃虧。

陳楚搖搖頭,邁步朝衛生所走去。

這衛生所在村子的大東頭,村大隊在最西面,這距離也差不多兩里地了。

陳楚怕王小眼追上訛自己,回頭看了他兩眼,感覺這老傢伙低頭在鼓弄著什麼。

正背對著他,心想可能是收音機啥的了。

陳楚加快腳步,不想理這個

賴皮纏,畢竟他理虧,怎麼說也是糙了人家兒媳婦,把那小蓮那小13都糙的翻來覆去的。

換著法,掉這個的玩。

這老傢伙現在肯定也是半信半疑,早晚是個疙瘩。

陳楚往前不僅加快些腳步。

到了衛生所也有六七分鐘了。

老袁家衛生所的男人長得白白凈凈的。

像是女人面孔是的,而他老婆整天在屋裡呆著,妝化的挺濃的。人一看就挺騷的。

「買啥呀?」

「小袁大夫我買解酒藥……」

「啥價位的?」

「好的。但別太貴了。」陳楚忙補充了一句,怕被這小袁大夫給拍死。

「那就喝葛根吧,這玩意效果還行,男的喝女的喝啊?」

「女的,哦不,是男的……」陳楚忙補充一句。

「哈哈,到底男的女的啊?陳楚啊,你和你小哥還撒謊幹啥啊?你對象醉了啊?」

陳楚咧咧嘴。

「小袁大夫別瞎說啊,是柳副村長,有些醉了,讓我跑腿兒買解酒藥,你趕緊拿好點的,不太貴的……」

「哎呀,你怎麼不早說啊?」

……

陳楚聽著他說話有點娘。一陣的反胃。

「給你啊,三瓶葛根,喝下去就沒事兒了,這東西酸酸甜甜的,也好喝。」

「多少錢?」陳楚心想酸酸甜甜的?跟女人下面……不對,女人下面的水就是酸,而且不甜……

「哎呀,要啥錢啊?老規矩走村裡的賬,到秋了一起結算,再說了,村裡徐國忠,張財村長,婦女主任劉海燕的衛生巾都在我這裡賒賬,你要是先給錢我也記不住……」

陳楚蒙圈了。

拿起塑料袋的葛根,便往回走。

走出去了一小半路了,陳楚感覺前面黑乎乎的有些不對勁。

究竟哪裡不對,他也想不出。

不禁嘆口氣,心想自己太多疑了吧。

剛走過去,忽的一隻胳膊從草叢裡探出,接著一把一把摟住他的脖子,一個大個子隨即竄到了他身後。

胳膊死死的勒住他的脖頸。

陳楚想要轉頭,不過頭頂有一隻大手死死的抵住他的腦袋。

陳楚感覺一陣窒息,手裡的塑料袋亦是脫落了,雙手雙腳掙扎幾下,但根本碰到那人身體,而他被人勒住脖子一路往後拖,頭頂又被固定住。

我糙!

陳楚有功夫亦是使不上,感覺脖子要斷了似的。

忽的,他靈機一動,腳往後伸出,差不多到了對方胯下,接著倏地彈了起來。

「啊!」對方叫了一聲。

陳楚明顯感覺自己的腳後跟甩踢到了他褲襠的蛋蛋上。

接著身子轉過來。

「麻痹的!」陳楚揮舞雙掌狠狠朝著那人雙耳灌去。

這也是少林洪拳的招數。

而那人亦是跟他拆招,擋住陳楚雙掌。

陳楚又雙手前身,雙拳攻擊對方胸口。

這時他才發現,對方身高要有一米八五左右了,自己平展打拳只能打他的胸口了。

不過又被對方擋住。

竟然亦是少林洪拳的套路。

「麻痹的!」陳楚豁出去了。

一連串跟對方打鬥十多個回合,天黑的,陳楚打中對方几拳,對方好像挺抗揍似的。

而陳楚也挨著一腳。

小肚子被踹的挺疼的。

不過陳楚剛才差點被這人勒死,已經下了狠心,衝上去展開古拳就拚命。

找到對手一個破綻,接著十多拳連續打在那人胸口上,接著一把抓下對手面罩。

「麻痹的,閆三!好啊!今天有你沒我!」

陳楚咬牙切齒的。

衝上去還要斗。

閆三罵了一句:「陳楚,我今天不是自己來的,你後面還有人……王大勝!出來!」

陳楚剛一閃頭,旁邊跟身後哪裡有王大勝。

閆三已經一頭扎進苞米地里去了。

「麻痹的……」陳楚咬牙切齒的,不過沒去追,大黑天的,苞米地像是一片漆黑的海洋,他還真怕閆三在裡面貓著,然後出冷子勒住自己脖子,再勒死自己。

麻痹的!陳楚呼出口氣,想到七年前這閆三搶劫三家,可能就是這麼帶的面罩,不禁拎起了葛根,忙跑回家一趟。

老爹喝完酒了,正在刷碗。

陳楚問:「爸,閆三來了么?」

「沒啊?咋了?」

「哦,沒事,最近小心閆三點,他,他好像有點不服氣上次的事兒。」

「唉……你今天把閆三打了吧?」陳德江搖搖頭。

「我……嘿嘿,沒事兒。」

「這個給你!」陳德江從炕席底下抽出一把亮的殺豬刀。

「你拿著,放在書包里,閆三那人狠啊,你都這麼大了,我不能像小時候天天跟著你啊,萬一你上下學,閆三堵你,你照著他大腿捅幾刀,反正你現在未滿十八周歲,不犯法,沒事的……」

「我……你……」

「我啊,我也有,閆三要是敢來,我肯定讓他帶點血走的。」陳德江笑了笑。

陳楚看到炕席底下還有兩把刀子,應該是新磨的。

陳楚沒說什麼,不過感覺閆三他得儘快解決了,不然以後過不踏實。

他想到了張老頭兒,想讓張老頭兒幫著出主意,但想了想這件事不能麻煩人家,再說了,這事就應該自己搞定,自己惹的禍,怎麼能牽連別人?

陳楚琢磨了一下,感覺還是明天去問一下季揚的好,畢竟季揚混過,這種事最好能幹了閆三,最好他媽的干殘他,自己還不犯法。

雖然未成年人受到法律保護,但你真把閆三干殘廢,乾死了,還是要進去蹲幾年大獄的。

陳楚咬牙切齒的,不過還是忍住了。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陳楚一見上面顯示『冰冰……』

陳楚一激靈,心想柳冰冰出事了?

剛才自己遇襲,難道閆三沒有來自己家,而是去了柳冰冰那?

陳楚火騰的一下升起來了。

把陳德江的殺豬刀掖進懷裡。

老爹忙問:「你要幹啥去?」

陳楚笑了笑。

「沒事,我去給柳副村長送解酒的葛根。」說著揚了揚手裡的塑料袋。

「嘿嘿,這刀我也想帶著,爸你說的對,萬一閆三找茬,我不能像上次被揍的半死進醫院躺半個月啊,我就沖著他大腿上,屁股蛋子上捅兩刀……」

「好吧……」陳德江也沒啥好辦法了,報警?開什麼玩笑,農村派出所管你這玩意兒?

除非死人了,搶劫,還得你自己找到線索,有幾次都是受害人把歹徒抓到了,然後扭送到派出所,這些警察才從被窩裡爬起來。

然後來勁兒的手銬子把犯人銬在暖氣片上這頓打。

然後報上去是他們怎麼怎麼布置警力,怎麼實施抓捕的。

陞官發獎金啥的了……這種事屬於威脅,報警根本沒人受理。當然,要是有勢力有關係的家庭,屁大的事兒,警察都會鞍前馬後的跟著跑,那是個孝順。

陳楚當下走出房門,然後關嚴了院門,回頭看看,黑夜中,父親還在門口觀望著他。

不禁一陣難受。

從他十二三歲老爹基本上就不管他了。

但是現在,陳楚忽然覺得,其實父親一直在關心他,只是在用另外一種方法更是關心而已。

陳楚呼出口氣,走出了二十幾米遠,感覺自己在父親視線中消失,這才奔跑起來。

他家離村大隊一里半路左右,陳楚不到三分鐘到了。

接著衝進屋裡。

一腳踹開柳冰冰的房門。

「麻痹……徐大爺,你……是你在這啊?」

徐國忠嚇了一哆嗦,差不多醒了一半酒了。

陳楚那一腳把房門踹開,咚!的一聲,他還以為地震了呢。

柳冰冰也嚇了一大跳。

陳楚眼睛轉了轉。

「徐大爺,我……是你家我嬸兒喊你的,我看我嬸兒正往咱大隊上走呢,我趕緊來找你了……」陳楚編了個瞎話。

「是,是啊!」徐國忠嚇得忙把正抽著的煙扔了。撲棱撲棱了身上衣服的灰。

「那行,陳楚,柳副村長,咱有時間再聊,我先走了……陳楚,大爺先謝謝你啊……」

徐國忠說著話,慌忙的跑了出去。

陳楚看了看柳冰冰安然無恙,也就放心了。

柳冰冰皺著柳眉,拿本書扇了扇滿屋子的煙氣,嗆得咳咳的不行。

「陳楚,你買個葯咋這麼長時間啊?徐國忠真是煩死我了,對了,你趕緊把門關上,然後你……你今天就在我屋裡面睡吧,我自己睡在這還真有點害怕……」

陳楚身體一聚冷。

「柳,柳副村長,咱,咱睡一個屋啊?」

柳冰冰笑了。

「咋的?你不願意啊?那行,我去把徐國忠喊回來,他剛才還和我墨跡半天,說怕我一個人住這害怕,要陪我壯膽呢!你不願意我就換他……」

「別……別,我,柳副村長我願意。我當然願意。」

柳冰冰看著陳楚的樣,咯咯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