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七十八章永享貪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永享貪歡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一想起那個小賣店的女人,下面就硬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先擼出去一把了。

媽的,那女人也太騷了。

不過陳楚馬上想到得先把閆三整了,不然自己過不好,也糙不好這些女人,總是有後顧之憂。

昨天閆三那一下差點勒死他。

一想起閆三,陳楚可硬不起來了。

騎自行車速度也加快。

到了紅星撞球廳,正看到季揚在那搥撞球。

季揚招呼了一聲:「楚兄弟,過來打一桿。」

反正時間也挺早的。

陳楚喊了一聲:「好!」

跳下了二八自行車過來跟季揚打撞球。

陳楚也不會玩,季揚就教他,這玩意也簡單,主要靠時間磨,積累經驗了。

陳楚亦是一打球就跐溜。

「楚兄弟,不是我說你,你這自行車也該換換了,不說騎摩托車啥的,弄個變速自行車也好看啊……」

「呵呵……能騎就行,對了,我還有事兒問你了。」

「啥事兒?」季揚的打進去一個撞球。

「我想問問,有沒有什麼辦法,殺人還不犯法……」

季揚停了下來。

「楚兄弟,誰得罪你了?你還是就是和我隨便一說。」

「是有人得罪我了。」

「誰?」

「閆三。」

呼!季揚吹了口氣,又打進去一個球。

「楚兄弟,這件事交給我吧,我幫你擺平他,讓他以後不敢再招惹你,但是殺人……犯不上了,這年頭,除非你有錢,或者你有勢,殺個人幾十萬的擺平,不然肯定槍崩了!這件事交給我吧,沒事了,來,咱打球。」

陳楚笑了笑。

「這事兒你不能管,你幫我擺平了,氣我出不來,我必須親手滅了他,才能順了這口氣,就像你要親手滅老疤一?

?……」

季揚皺了皺眉頭。

要是別人和他這麼說話,弄不好已經動手了。

他抽出煙盒,遞給陳楚。

陳楚擺了擺手,瞄著撞球。

季揚點著了一根煙抽了幾口。

平穩了下心緒。

「呼……楚兄弟,你是挺牛,我像你這個年齡的時候也是覺得誰惹乎我,我就要整死誰,不過實際上沒人那麼牛逼,你看我都二十三了,打過架數不清了,砍人也有幾十個了,但也沒整死一個。我看啊,差不多算了,閆三以前也是混過的,不過是吃生米的,誰也不跟,自己單幹,混子裡面也講究個服字,閆三算是條漢子。」

「糙!」陳楚球杆一扔。

季揚聞言臉色倏地變了。

「季揚,我問你,算漢子他媽的就光明正大的打,為啥從後面偷襲?」

「楚兄弟,你何出此言?」

「你看看!這他媽的是閆三昨天勒住我脖子的,還有印呢!」陳楚指了指自己的大脖子,也把衣服領子翻開給季揚看。

季揚皺著眉。

仔細看了半天。

把煙扔了。

罵了一句:「糙他媽的挺狠啊!這是往死你整你,他已經對你動了殺心了。」

「麻痹的,昨天差點勒死我。」陳楚呼出口氣。

季揚又指著陳楚脖子上的印痕:「麻痹的,這閆三還好不是專業的,不然你現在已經活不成了。」

陳楚一愣。

季揚又問:「他是怎麼勒住你脖子的?」

陳楚示範了一次,然後說:「麻痹的,我用後腳跟撂踢到他籃子上了,不然還不撒手呢,這是什麼損招啊?」

季揚搖搖頭。

「楚兄弟,這不是損招,這是巴西柔術,這招算是鎖技,我給你示範一下,你看你能逃出去么?」

季揚說著往後面一竄,胳膊勒住陳楚脖子,一手按住他的頭,而膝蓋前提,兩肋往後竄。

他用力不大,不過陳楚亦是打是打不著他。

過了一會兒,季揚才鬆開他。

陳楚的臉已經通紅了。

「楚兄弟,這些都是損招,狠招,閆三還是沒練明白,來,我告訴你幾招。」

季揚走進裡面,把撞球案子推了推,又把地掃了掃。

早上也沒幾個人。

季揚就先後教了陳楚三角鎖,十字固,斷頭台,加上這個鎖技,就四招了。

陳楚學東西也快,沒多少時間這些技術都掌握了。

「楚兄弟,這是地面技,一般單打獨鬥才能用的到的,但一般打架都是站立式的。」

「呼……」陳楚亦是眼界大開。心想這次回去得好好問問張老頭兒了,如果以後真被這些柔術鎖住該怎麼破?

不禁問季揚:「這些……你是咋知道的?」

「呵呵……楚兄弟,學唄,我小時候就愛打架啥的,十七八的時候就混,也遇到過幾個老師,教我點東西,但就是看我太喜歡打架了,所以就教我點皮毛,所以我學的也挺雜的,還有狠的,比如泰拳。」

季揚說著,兩手夾住陳楚的脖子,肘部下壓。

雖然快速提膝。

「你看,正常人被這樣連撞幾次就倒了,現在有搏擊比賽只允許這麼撞擊一次,然後就放開,但要是真正打架可沒這樣的,這就是泰拳的兇猛之處了……」

季揚又教了陳楚一些泰拳招式。

果然是狠戾,直接。

季揚甩了甩頭。

「楚兄弟,如果你要自己對付閆三,以小打大,我感覺用泰拳合適,我也只會這點皮毛,也沒深學,因為功夫再高,也不如片刀,人家一刀砍過來,你就是鐵膝也得被砍成兩段,而片刀再快,也沒子彈快,人家一顆子彈就要了你的命了。」

陳楚點點頭,感覺這次收穫極大。

「季哥,你,你混的時候有沒有槍戰啥的啊?」

「有啊!前年尹胖子跟馬猴子火拚,最後被馬猴子堵住門口了,我那會兒也受傷了,尹胖子就端著微衝出來了,沒敢沖人群打,而是往天上打出一梭子子彈,現在迪吧門口的大牌子你細看還能看到槍眼呢,尹胖子也沒換牌子,果然馬猴子後來沒來找茬。那次我也才知道尹胖子有這玩意……哎,和你說這些幹啥。」

「沒事,我也不能往外說。」陳楚亦是呵呵一笑。

「楚兄弟,我沒拿你當外人,你救了我妹妹,我季揚算是欠你一條命,不過你還小,不要想殺人的事兒了。」

陳楚笑笑點頭,心想季揚要是知道我把他的寶貝妹妹給上了,會不會殺自己?還會覺得他欠自己一條命么?

兩人說著又出去打撞球。

這時,朱娜柳賀還有王偉一行人騎著自行車從他這路過。

「那人誰啊?」其中的一個女生指了指季揚。

柳賀小聲哦了一聲:「是帥哥……」

「嗯,是挺帥的。」朱娜也撇過來一眼,臉上一紅。

季揚像是沒看見他們似的,也沒聽見一樣,繼續打撞球。

陳楚卻氣得夠嗆。

心想,麻痹的,這群小**,老子你們認不出來啊?我擦!都他媽的看季揚,朱娜,柳賀你們這倆**,都給我等著,等老子把你們都扒光了給糙了的。

「唔,我得去上課了,你慢慢玩吧……」陳楚說著也騎著自行車走了。

……

自習課跟第一節課,陳楚都背著周易的書,這是張老頭兒最早給他背的了,現在還沒背下來。

一進入學習過程,玉扳指一閃,陳楚就有些停不下來了。

課是王霞的課,陳楚這才打了個哈欠停下。

王霞有點興奮,眼睛有意無意的往他這裡看。

「同學們,我們還有半年就中考了,為了增加大家的學習熱忱,也為了你們有一個更好的成績,所以,在以後我們的班幹部都是按照成績來當,當然,班幹部不是白當的,也要……嗯,也要負起責任來,不禁要自己學習好,也要幫助同學共同進步,另外還有一個好消息告訴大家……」

班級一片竊竊私語,有激動的,有感覺無聊的,比如馬小河,差不多要睡著了。

王霞清了清嗓子說:「那就是陳楚同學,在上次模擬考試,是三中出的題,而陳楚同學的總分是714分,在三中排名第二名,第一名也緊緊領先陳楚同學十分而已,而且陳楚同學語文卷子有一半沒答,如果答全了,可就是三中第一名了……現在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祝賀陳楚同學。」

三中是縣城最好的初中了,學生也多,一般排名都按照三中來排,每次鎮中學都是倒數,這次陳楚不也是為鎮中學爭光了。

掌聲雷動,陳楚雖然有準備,自己在班級肯定是第一,受到表揚的。

不過現實還是把他打了一個跟頭。

他一直是班級拖後腿的,每次點名都是批評,長這麼大,老師是第一次表揚他。

陳楚感覺都有點不自然了。

王霞還想然他去講台上講幾句話。

不過,看他這幅德行,心想還是算了吧。

讓他講話,都不夠丟人的了。

而且她怕這小子一冒出自己給他補課的感謝話,她下不來台。

兩人都補課補進被窩去了。

王霞臉上紅暈了一下。

「現在,陳楚兼任我們的學委,原學委路小巧先擔任副班長,路小巧這次也考的不錯,六百六十四分,大家鼓掌……」

……

陳楚一節課美滋滋的。

不過像是朱娜,柳賀這些女生都沖自己發出鄙夷的噓聲跟眼神。

陳楚心裡又把她們圈圈叉叉了一頓。

心裡冷笑,一個目的達到了,下一個就是補課開始推到女生了,先從最勢利的王紅梅開始,一個個的把你們都糙了。

不過,得用什麼手腕,糙了她們,她們還都是心甘情願,還不說出去。

陳楚捉摸著,不知不覺已經下課了。

他也挺期盼著下課的,心想肯定會有女生來問他問題的。

畢竟現在自己是學委了啊?

陳楚正得意,還真有人來問他題了。

不過沒一個女的,都是男的。

那些女生一個個的都低頭自己看書不理他,倒是四五個男同學這那的問起來沒玩沒了的。

陳楚肺子都要氣炸了。

表面上笑呵呵的,心裡卻在流淚了。

混了一天,陳楚留下來值日。

本來班級就沒多少人,而且去掉家裡面比較遠的不值日,差不多陳楚一個星期就輪到一天了。

和他一起值日的幾個都提前走了,陳楚也是想第一天當幹部,發揚一下風格。

這時,看到一個女生的自行車還在停車場。

陳楚心想會不會是王紅梅的?

她可勢力啊,會不會是留下讓自己給她講題補課?

他正想著,走廊傳來輕輕腳步聲,門開了。

竟然是路小巧。

她臉紅了一下,大大的眼睛轉了轉,羞答答的小聲說:「我東西忘拿了。」

她慢慢的找東西,陳楚也慢慢的掃地,看著路小巧紅彤彤的小嘴兒,他有些受不了,恨不得衝上去狠狠的親幾口。

路小巧也不知道東西找到了沒有,反正動作也挺慢的,歪著小腦袋,眨著大眼睛。

陳楚忽的,到了她身後。

有些激動的說:「小巧,我喜歡你……」

路小巧回過頭,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陳楚。

「陳楚,我們還小,不能談對象。」

「不,不小了,小巧,我怕我不說你就是別人的對象了,我是真的喜歡你,我以後會考清華大學,我發誓,回來就娶你……」

陳楚說著兩手放在路小巧肩膀上。

她小小的身軀一顫。

忽然仰起頭,閉上眼。

輕輕的說:「陳楚,老師都說你是天才,都說你會考上北大啥的,你真考上了,還會回來找我么……」

陳楚下面激動了,邦邦的硬起來了。心想路小巧,今天絕對不能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