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八十一章上女容易下女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上女容易下女難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的汗真下來了。

心想這女人不是瘋了吧。

和自己的男人說這些?這要是換成自己,那得出人命了,不過看著那小蓮好好的,沒一點傷,而且還是看著自己笑嘻嘻的。

他還真是奇怪了,難道王大勝就那麼窩囊?自己老婆明告訴他跟外人搞破鞋了,這日子還能過?還不打她?

「他說啥了?」

陳楚慢吞吞的問了一句。

那小蓮賣起了關子。

又笑吟吟兩手擺弄著自己胸前的小辮子說:「你猜猜?」

「呼……」陳楚嘆了口氣。

心想這王大勝不會同意和她離婚了吧?然後這那小蓮現在成了那小寡婦來找自己過日子!真要那樣,陳楚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好。

「小蓮姐,我,那個猜不出來。」

「咯咯咯……」那小蓮笑的一陣花枝亂顫。

「我啊,就知道你猜不出來的,我是準備好了,要和王大勝死磕的,他打我,我也認了,直接離婚,不過,這小子竟然給我跪下了,求我說不要離婚。」

陳楚蒙圈了。

那小蓮繼續笑著說:「我和他挑明了,不喜歡他,就喜歡陳楚,要不咱就馬上離婚,我和陳楚過日子,王大勝聽完哭的鼻涕一把累一把的,說什麼喜歡我,離不開我,沒有我一分鐘都活不下去啥的,最後說小賣店的錢讓我管,而只要不離婚他什麼條件都答應,咱倆在一起他也不在乎……」

……

陳楚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了,被自己嗆死。

「他,他,他真的這麼說的?」

看著陳楚這模樣。

那小蓮笑得更開心了。

兩手把小辮子在纖細的手指上纏繞著,然後又快速打開。

「是啊,他就是這麼和我說的?你不信啊,走,咱去當面對質!」那小蓮說著就去抓陳楚的胳膊。

「信!我信……」陳楚感覺後背上都是汗了。

那小蓮又說道:「王大勝還說,這件事要瞞著他爹,怕他爹直到了上火,然後咱倆這麼的都行,他不管了,只要別離婚隨便我怎麼樣。」

陳楚呼出口氣。

心想到底是王大勝沒骨氣,還是他太喜歡那小蓮了。不過一個男人要是這樣,女人瞧不起你,她怎麼會接受你的感情呢?

不過陳楚一下想到了柳冰冰,如果柳冰冰是自己的老婆,像那小蓮這樣對待自己,他會不會也跪地相求?

陳楚搖搖頭,感覺自己不會,即使再心痛,也不會過於的尊嚴淪喪。

「你搖啥頭啊?不高興咋的?」

陳楚想說什麼,不過轉念一想,王大勝以前欺負過自己,還有他爹王小眼,昨天自己被閆三偷襲他感覺就是王小眼告的密,自己的苞米地用下面磨蹭柳冰冰的時候,就聽到外面有人說話。

其中有一個是王小眼,另外一個陳楚現在感覺就是閆三了。

而且自己去給柳冰冰買醒酒藥,抓住的那個黑影也是王小眼,隨後又見他鬼鬼祟祟的鼓弄著什麼,應該是bb機,在給閆三發消息了。

麻痹的!王小眼你這一家夠歹毒的啊,要不是老子練過,早就死翹翹了。麻痹的,非得把你們弄的家破人亡不可……

「呵呵,小蓮姐,瞅你這話說的,咱倆以後隨便玩,你男人還不管,我咋還能不高興呢!說實話啊,我最近都想死你了……」陳楚心想,尼瑪的王大勝,王小眼,一會兒老子就狠狠糙你兒媳婦一頓,我讓你這王八蓋子再背的狠一點。

「想我了?我咋不知道?」那小蓮翹著腳尖,小臉也跟著紅撲撲的。

手裡轉動著小辮子的速度亦是越來越快。

至從上次她被陳楚乾的火燒雲都腫了,養了這幾天算也養過來了。

此時想到陳楚那又粗又長的大棍子,下面都痒痒的冒水。

「你都想我啥了?」那小蓮就像是剛談戀愛的小姑娘似的問。

陳楚嘿嘿笑了笑。

「想你的大白,大白腿,想你的扎,跟被糙得嗷嗷嗷叫……」

「哎呀,陳楚你流氓啊,討厭了你……」那小蓮說這話,細白的小手握著空拳,在陳楚胸口連打了幾下。

陳楚發現四周村裡的大老爺們跟老娘們都像是看戲法似的,沖他們嘿嘿笑。

而在身後劉翠也在大道上轉悠,看著他們的情景,忙遮住臉躲進了院子里,倒是孫五站在自家的房頂上往他這看了。

「小蓮姐,這人太多了,要不,咱去苞米地干一把得了,我下面都硬了。」

那小蓮俊俏的小臉一揚。

嬌嗔了陳楚一句:「活該,硬死你,憋死你,讓你不理我,讓你壞。」

「嘿嘿,小蓮姐,別說了,咱走吧,再不去前面小樹林也行。」

「不行,陳楚,今天我還有事兒,我二姐那小青來了,我得去接站去,今天晚上就不回來了,我們在縣裡住,對了陳楚,要不明天你也去縣裡,見見我二姐,你不知道我的電話號么,到縣裡給我打電話……」

「啊!那行。」

「行了,我來就是和你說這件事兒的,到時候你好好表現表現,給我二姐留個好印象,那啥……陳楚,你要是願意的話……我想,我願意帶你去沈城,過幾年就做你的媳婦……我先走了……」

那小蓮說到最後一句,臉蛋兒亦是紅紅的。

陳楚看著她走遠了,這才鬆了口氣。

感覺不亞於對峙老疤季揚了。

那小蓮還是不錯的,人挺好看,也比自己大三歲,不過等過幾年結婚……陳楚都沒想好自己以後到底幹什麼,總之,他不想像祖祖輩輩農村人早結婚,早生孩子,二十歲的時候孩子一堆,三十歲整的就跟五六十歲的小老頭兒似的。

他想換一種活法。

像城裡人那樣的活,甚至比城裡人活的更好。

不過陳楚倒不想去見那小青,雖然沒見過,但他要上學,再說他有點緊張,糙了人家妹妹,現在要見人家姐姐?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想找到閆三,把這小子必須得弄服服帖帖了才行。

不過,他在大道上溜了幾圈,還是沒見到閆三的影子。

倒是見到馬小河他二嬸兒了,這騷娘們在前面走,身後跟著馬小河他二叔。

馬小河他二叔長得亦是人高馬大的,不過跟在媳婦後面,就像是個受氣包似的,挺高的個子卻是蔫頭耷拉腦的。

陳楚往家走,進了院子的時候,閆三已經從房上跳了下來。

趴著牆頭沖陳楚喊:「哎,哎,老陳家那小子,你挺牛逼啊,你把那小蓮給糙了?」

陳楚皺了皺眉。

孫五這人是個混子,不過沒閆三那兩下子,打架倒是經常了,一米七五的個,亦是有些健壯。

陳楚心想,老子都把你媳婦糙了呢,能不牛逼么。

索性沒理他。

「糙!」孫五罵了一句。

陳楚忙回頭瞪了他一眼。

「你罵誰?」

「我罵你咋的?小逼崽子裝個幾把!」

孫五說著話,兩手扳著牆頭就跳了過來。

「哎呀,你幹啥哪!趕緊過來!」孫老太太在院子里喊了一聲。

孫五指了指他老娘說:「你別管!」隨後又過來抓陳楚。

「小逼崽子……呀,你鬆開,我沒動你,你敢先動我?我沒動你,我告訴你……」

「麻痹的……」陳楚低罵了一句,明白了,孫五這就是個臭無賴,打架也是仗著人多打群架了,跟閆三差遠了,他充其量就是個裝逼欺負老實人的。

「罵了隔壁!」陳楚抓住他的腕子,另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彎,身體往後一拉,兩腿跳起來也跟著往後使勁兒,一個順手牽羊孫五就跟著來個狗吃屎。

陳楚幾乎是連貫的膝蓋抬起來,沒撞孫五的臉,只撞擊他的胸口,一下兩下之後孫五就受不了了。

「兄弟,等會,別打了……咳咳……」

這時劉翠也聽到響動爬著牆頭一臉驚慌的看著。

「孫五!孫五!陳楚你啥意思?你幹嘛打我男人?」

陳楚暈了。

心想麻痹的劉翠是不是賤人啊!孫五這小子沒事兒總打你,老子也算是幫你報仇啊!再說了,你也讓老子糙了,咱倆也算髮生關係了,咋還惦記他?

麻痹的,還是張老頭兒說的對,劉翠這女人重情義啊,一日夫妻百日恩,要是換成那小蓮,她才不管王大勝死活呢。

陳楚不禁停手了。

孫五從地上爬起來,咳咳了兩聲。

轉頭沖劉翠喊:「死娘們!有你個逼事兒!我和陳楚兄弟鬧著玩呢!老娘們家家的!給我滾他媽一邊去!」

劉翠被罵的眼淚圍著眼眶轉。

孫五從地上撿起塊石頭就朝劉翠打過去:「哭你媽比啊?我他媽的還沒死哪!等老子死了你在我跟前哭喪!」

這一石頭打偏了,不過還真是奔著劉翠腦袋打去的。

孫五還要撿石頭,陳楚一把抓住他的腕子,手指扣住孫五的脈門穴,也便是手腕手筋的中間,這個穴位也可以分筋,便是寸勁可以把手筋挑斷。

醫術裡面對這些致命的穴位亦是記載了。

陳楚捏住他的這個穴位,猛然用力。

孫五哎呀一聲,手裡的石頭落地了,半條腿都疼的跪在地上了。

「孫五……」劉翠一臉擔心的喊了一句。

陳楚心裡一酸。

罷了,麻痹的,什麼人什麼命,王大勝對媳婦那麼好,卻遇到了那小蓮那敗家娘們的騷貨,這孫五整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卻能娶到劉翠這樣的好女人……

陳楚鬆開他。

孫五站起來,揉了揉胳膊。

「嘿嘿,兄弟哥哥剛才和你鬧著玩呢,沒傷到你吧?」

孫五說著拍了拍陳楚的肩膀。

陳楚明白,他這是要面子找個台階下。

「沒事,大家都是鄰居住著,多大個屁事兒啊!」

「行!兄弟真行!」孫五沖他挑起大指。

「那啥,兄弟老哥請你喝酒去!走吧!」

陳楚不想去,不過想想剛才的事兒他也有點過意不去,畢竟鄰居住了這麼多年了,自己兩句話就動手是有點不對。

還沒答應,孫五就拍拍他肩膀。

「行了,我回去取點錢,老哥給你賠禮道歉,咱去縣城樂呵樂呵……」

孫五說著就翻過牆頭進屋了。

隨即裡面傳來砸玻璃的聲音。

「錢那?死娘們,錢給我!沒有?麻痹的剛才我還看見在炕上呢!拿來吧你……」

陳楚一拍額頭,那孫五已經出來了。

「陳楚,走了,老哥請你下館子。」

劉翠追了出來:「孫五,你是人不?那是咱閨女買自行車的錢!」

「哎呀,你吵吵啥?過兩天你把笨雞蛋拿集上賣了不完了么?敗家娘們老爺們的事兒你少管!」

孫五罵了媳婦劉翠,又招呼陳楚。

劉翠咬著嘴唇看了眼陳楚。

陳楚聳聳肩,把門關好了,跟孫五一塊走了。

心想不吃白不吃,反正孫五就是這麼敗家,不跟你花也跟別人花了。

兩人朝前走著,孫五拍了拍他肩膀。

一臉笑容的說:「陳楚,問你個事兒,那小蓮下面是啥色的?退窩子里的小嘴唇嫩不嫩啊……哈哈,楚兄弟你真行,對了,咱哥倆一會兒到縣城吃晚飯,再唱會兒歌兒,再找個小姐玩玩……」

看著孫五一臉的賊笑。

陳楚也有些動心,心想這小姐是啥玩意兒?怎麼玩?他還真想見識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