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八十二章流水落花春去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流水落花春去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沒經歷過的事兒總是好奇,總想經歷經歷。

陳楚沒看過光兒子女人的時候總想看,沒摸過女人身子的時候總想摸,沒糙過女人的時候總想糙。

現在看也看了,摸也摸了,糙也糙了,發現他也有更高的追求了。

心裡不禁痒痒的,這小姐到底是啥樣?啥味兒啊?他還真想去玩玩,唔……或者說絕大多數的男人都想玩玩,去體驗一把的。

陳楚表面沒說啥,兩人走到村頭,孫五就掏出摩托羅拉8088手機,那年這手機也算還行。

「楚老弟,我先打電話叫輛夏利車,咱這麼走太累。」

陳楚也沒說啥,他不擔心孫五叫人報復,鄰居這麼多年,剛才本來就沒多大事兒,不至於這麼干,再說即使叫來的人都像他這德行的,來個三五個也不怕了。

兩人又往前走了十多分鐘。

一輛破夏利晃晃蕩盪的來了,後面升起一陣灰塵。

這大破車,都甩箱子了。

車停下了,一個小個子禿頭一臉笑嘻嘻的從車裡鑽了出來。

陳楚因為最近吃的好,也每天堅持鍛煉啥的,個頭飛增。

已經快到一米七了。

這小個子撐死了一米五五,跟路小巧身高差不多了。

不過一想起路小巧,陳楚就想起她那小屁股,心想上次以為她是處女,沒狠狠糙,玩的不爽,等下回找機會一定往死干她一次。

「孫五,我從二十里地跑過來的,你們這是去哪啊?給我十塊錢油錢就行了……」

孫五跟陳楚已經拉車門上了車。

孫五點了根煙,抽了一口,又給陳楚遞過去一根。

陳楚擺擺手說不會,隨後他又給那小個子遞過去一根。

小個子接過來點著抽了起來。

孫五吐了口煙圈才說:「周老四,我他媽的哪回叫你車,你都從他媽二十里地跑回來,十塊錢沒有,就他媽五塊,愛要不要,你半路撿幾個人不就完事兒了么?都一個屯子住著,別那麼黑……」

「哎呦,我說五哥,五塊錢你就坑我吧!」

「不吭你,哪天給你介紹個小姐!」孫五說著頭往後面靠著。

周老四咧咧嘴,臉上笑紋像是菊花似的一舒展。

「得了吧五哥,我可不要你的那些小姐,別整上病啥的,你要是要我給你介紹幾個?多大歲數的,頭髮長的還是短的?我一個電話就能整來!」

「糙!我他媽的要三個扎的,你整吧!竟吹牛逼!就你這破比車,也就我打吧!小姐能做你這破比玩意兒?」

孫五說著啪啪的拍了拍車門子。

周老四忙心疼的說:「得了五哥,五塊錢就五塊錢吧,你可別把我的車拆了……」

「糙!德行!」孫五說著附身過去。

「老四啊,和你說正經的,你真能整到小姐咋的?」

「哎!五哥你不看我是幹啥的?開出租的,整幾個小姐號碼不有的是么?你要學生不?咱縣城醫專的學生,嘎嘎漂亮!」

陳楚也聽的有些心動了。

季小桃雖然是學生,他也玩了,但畢竟季小桃實習了,不算是在校的中專生,他感覺在校的跟實習的味兒不一樣,不禁仔細聽著。

「多少錢干一把啊?」孫五問。

「嗯,十八九歲的,長得漂亮的,得二百塊吧!」周老四一邊開車一邊說,此時車子已經拐了幾個彎,馬上就要上正道了。

「滾吧你!他媽的13是鑲金邊的啊?」

「五哥,這你就不知道了,味兒不是不一樣么?」

孫五又說:「我咋聽說那些學生有三百塊錢包月的呢?」

「五哥啊,你要是這麼說還有白糙不要錢的,還有倒貼的呢!那一個個長的跟大肥豬似的,都夠膘了,一屁股能把你胯骨坐折了,那一身大肥膘,肚子的肉一嘟嚕一嘟嚕的,大腿上全是肥肉,別說幹了,看一眼下面都得半年不硬,不過抗餓啊!不像好看的小姑娘,糙一把還想第二把費錢,要是那大胖娘們你干一會兒,半年不能想女人了……」

周四說完,幾人都哈哈笑了。

這時周四從倒車鏡看了看陳楚說:「這位兄弟是……」

「啊,我家鄰居,老陳家的半大小子,陳楚。」

「我糙!你就是陳楚?就你昨天把閆三給幹了?」

孫五有點蒙圈了。

陳楚干閆三的事兒他還真不知道。

昨天他去別的屯子打麻將去了,今天睡到下午,就聽到有人說那小蓮又跟陳楚幽會呢,他這才爬起來看熱鬧。

周老四就簡單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陳楚只笑笑說:「是閆三先動手打柳副村長的,我去拉架,然後閆三就沖我下手,我才把他放倒的……」

陳楚說的狠平淡,但旁邊的孫五聽的直撲棱腦袋。

心想自己是找揍啊!陳楚昨天揍的閆三,火肯定還沒下去呢,今天自己就去捅馬蜂窩去了……

……

小破車又開了幾個彎,上了公路,直奔縣城了。

「五哥,咱去哪啊?」

「額……先去橋頭狗肉館吧,對了老四,你要是整到幾個便宜的醫專小姑娘介紹給我,我不讓你白介紹,我聽說醫專門口掌鞋的老幾把頭子都能刨到小姑娘……」

「咳咳……拉倒吧五哥,你也不看便宜的啥質量?除非你年輕十歲,像是陳楚兄弟這年齡的小伙兒去醫專那勾搭勾搭還行,就咱這麼大歲數的,沒二百三百的人家跟你扯啥啊?人家長得漂亮點的去哪個ktv一晚上不讓人糙光陪酒還不整個二百三百的,讓人糙出台就更多了……」

又開了一陣,到了橋頭狗肉館,飯店不是很大,生意好像不錯。

此時,外面略微近了黃昏。

孫五跟陳楚下了車。

扔過去五塊錢。

「老四,進來一起喝點得了!」

「不的了,我趁著天早再多跑點活,你們兄弟喝好啊!」

「糙!真不幾把給面子……」

周老四開著破車走了。

孫五走進飯店一撩帘子,就喊:「宋老闆,大塊狗肉!狗肉燉豆腐!啤酒先來六瓶!」

孫五說著走進裡面一個小單間。

陳楚也進去了。

不大時間,菜就上來了。

陳楚只喝了三瓶,孫五喝了五瓶。

酒一喝上,孫五的話就多了,不過話多,卻沒忘了給陳楚道歉,總說自己不對啥的。

陳楚明白,是他知道自己揍了閆三才恭維自己的。

孫五問他打架咋這麼厲害。

陳楚想了想隨後說跟老爹學的。

吃飽喝足,孫五喊著結賬。

不到七十塊錢,孫五就扔下五十,拍了拍老闆肩膀,就往外走。

那老闆苦笑兩下,也收了錢。

「兄弟,咱唱會兒歌去,能在裡面整一個小姐咱就整,要是她們不出台,咱就去洗頭房……」

陳楚有些心動,正好自己要練練歌,就跟著去了。

兩人來到一個『好再來』的歌廳。

和上次陳楚跟劉楠去的那歌廳差的太遠了。

就兩個小包房,而且都有人了。

其他人都在一個大廳。

陳楚掃了一眼,見有四個服務員,穿的都不多,其中兩個就是典型的大老娘們了,下面露出大象一樣的粗腿,肥肉嘟嚕嘟嚕的。

另外一個瘦點,最後一個梳著長辮子,長得還行。

音樂隨即響起,孫五先唱了一首閻維文的母親。

這小子唱的還不錯,不過他對自己的老娘可沒歌詞兒寫的那樣一片知道的孝心。

「楚兄弟,你唱一個!」

這時有兩個大老娘們過來,孫五就抱過來其中一個咬了一口。

陳楚差點吐了,心想這傢伙口味真重啊,還是審美觀有問題?自己家裡那麼好看的媳婦不伺候,來這裡啃母豬來了!要是干這樣的小姐,倒找老子錢也不幹啊!

沒吃過豬肉,但陳楚也看過豬跑了,隨即點了一首忘情水。

拿起了麥克風。

音樂隨即緩緩響起。

陳楚一下緊張了不少。

他閉上眼,不握麥克風的手握著胸前的玉扳指,心裡倏地心靜如水了。

隨著輕柔抒情的音樂開始緩緩唱了起來。

他的語調很低,咬字盡量清晰,當他唱完第一句,下面就自然而然的隨著音樂的節拍流動,潛意識的像是捕捉到了什麼似的。

精神徜徉的優美的樂感當中……

一曲唱罷,陳楚睜開眼。

見四周都鴉雀無聲,大廳還有另外的兩張桌子的客人。

陳楚咧咧嘴,心想自己把張老頭兒都唱的嚇得那樣,這些人不是也被自己嚇蒙圈了吧。

正在他疑惑間,幾掌桌子像是啪啪啪稀稀落落的掌聲。

「好!唱的好!」孫五也跟著站了起來。

那個長得還算不錯的服務員過來沖陳楚說:「咱們跳支舞吧!」

暗淡的燈光搖曳,舞步翩然。

陳楚慢慢熟悉了這裡的節奏,躁動的音樂和音律在他心中亦是沉靜如水,猶如處子。

幾次,這跳舞的女生都沖他露出秋波連連,陳楚只是淡淡一笑。

在這種地方,他只是玩玩,不想和……不想發生感情,糙一把是可以的,不過他要給錢。

這時,另外兩桌喊服務員,而且點名要和陳楚跳舞的這個。

「糙!」孫五啪的一摔啤酒瓶子。

其中的一桌客人刷的站了起來。

陳楚忙過去笑呵呵的說道:「幾位大哥別介意,我哥喝多了,對不住,對不住!」

這時另外幾個服務員也過來勸解。

「大哥都是出來玩的對吧,這樣就不好玩了,小芳,你快過來陪大哥喝杯酒……」

那跳舞的女孩兒顯然有點不樂意。

不過還是去了,畢竟在這個場合。

陳楚也拉了孫五一把,意思是走人。

陳楚不是怕事,只是感覺在自己羽翼沒豐滿的時候別裝13,再說,這種事裝13都丟人,為了一個歌廳的女人打架不值得,人家乾的就是這個活,整天就是陪客人跳舞的,今天你和人打完了,人家明天還是要賠別人跳的。

就像小姐,天天就是和男人做的……

兩人進來沒多會兒,店老闆也不要錢了,以和為貴。

孫五齣來笑了。

陳楚問:「你笑啥?」

「哈哈,老子喝了他三瓶酒了,啃了她兩個服務員的大奶,一分錢沒花就出來了?哈哈哈!真他媽的便宜……」

陳楚歪著腦袋看了看他。

心裡懷疑是不是孫五這傢伙是慣犯了,故意來佔小便宜的吧?

這時孫五沖他眨眨眼:「楚兄弟,是不是你也總來這地方啊?歌唱的霸道啊!」

陳楚也有點懷疑,難道老子來了音樂細胞了么?

這時,孫五又說。

「楚兄弟,走,我領你去找小姐去。」

「遠么?」

「不遠,整個縣城才多大個破地方啊,東面是縣政府,西面煉人爐的,在客車站後面兩條街就是洗頭房,我帶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