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八十三章天上民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上民間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感覺孫五這人還挺有意思。

隨便問了一句。

「剛才在歌廳那幾個女的長相都不如你媳婦兒啊?你咋還出來找?」

孫五眨了眨眼睛。

撓頭嘿嘿笑了笑。

「楚兄弟,可能是你沒結婚還不知道,這女人有的時候不能光看長相,也看感覺的……」

「感覺?」陳楚不明白了,心想感覺不是相貌帶來的么?像朱娜,柳冰冰,還有孫五媳婦兒孫翠這樣的。

一看就有感覺了,尤其是孫翠那滾圓的小麥色的大眼子,手一掏她溝子下面的就硬了。

孫五又嘿嘿笑說:「結婚這玩意兒就是第一年當飯,第二年帶干不幹,第三年逃難,就是你結婚第一年,天天跟媳婦在炕頭兒上干,我也是的,第一年差不多一天干三四次,天天干,腰眼子差點沒累折了,第二年就沒意思了,媳婦兒哪地方有個痦子都知道了,就帶干不幹的,第三年就跟左右摸右手似的,根本就沒有感覺了……」

「哦!」陳楚點了點頭,心裡多少明白了。

不禁想起王霞,徐紅,自己跟她們過還沒到一年呢,這才偷情偷了這些日子,感覺都有點玩夠了,不願意玩了。孫五和劉翠都結婚十來年了,可能真如同他所說的,根本就沒有感覺了。

不說成逃難,也跟左手摸右手似的,儘管別的女人不如自己媳婦,但是圖意的就是個新鮮感。

就像總吃紅燒肉也膩歪,也得搭配點小鹹菜啥的。

說白了,就是自己媳婦糙夠了,想換13玩玩。

孫五見陳楚不說話。

以為陳楚不懂,不過又想到他跟那小蓮的傳言,可能也不是小伙兒了,肯定把那小蓮給糙了。

不禁嘿嘿笑著說:「楚老弟,你經歷的可能女人少,等你多經歷幾個就明白了,這玩意兒就得勤換,我現在是質量一般就行,主要就湊個數量。」

「湊個數量?」陳楚問。

「是啊,就是湊數量,我現在數著,一共玩了六十多個女人了,我要玩到一百個女人,那多牛逼啊!這輩子就是死了也值了!」

陳楚有點明白了,孫五這傢伙是把一百個女人當做目標,那意思便是要糙了一百個女人。

……

倆個人邊說邊走,天色已經暗黑了,又過了兩條街,看到了一片有些低矮的樓區,而與之相對應的便是不遠處的客運站還有些喧囂。

且大多數是開往瀚城方向的客車,很少有長途去沈城省城的。

這條有些暗黑的街道沒有路燈,不過一條街窄小的門市店外面都立著五顏六色的燈箱。

大多寫著『美髮』,有的直接寫著『按摩』亦或『足療』啥的。

不過,大多還是美容美髮的。

夜幕下,孫五一臉淫笑的沖陳楚挑挑眉毛。

陳楚也明白這就是傳說中的洗頭房了,表面上裝著挺正經,心裡也賊高興。

兩人心照不宣,裝著走路的樣子晃蕩盪的走過去。

這一趟最少有二十多家干這行的。

有不少門口坐著露大腿的老娘們,那大白腿肉呼呼的,在夏日清風裡面別樣的風情萬種了。

而上身穿的也很涼快。

「大哥!剪頭不?」

「大哥,讓老妹兒給你洗個頭吧!」

……

好幾個女的都揚手招呼過來。

陳楚撇了幾眼,就往前走。

孫五則笑嘻嘻的,眼睛盯著那些人的大白腿看。

「楚兄弟,咋樣?你看看,行不?」

陳楚小聲說:「行啥啊?歲數都太大了……」那大白腿還不錯,胸也可以,都鼓鼓囊囊的,但不能往臉上瞅,那臉化的都跟刷牆似的,而且臉上都有贅肉了。

「歲數太大啊?有歲數小的地方……」

孫五跟他又往前走,看見一個叫做『浪淘沙』美髮的店門口坐著兩個小姑娘。

一個穿黑衣的短頭髮大眼睛的女孩兒,看那模樣頂多是十七八歲吧。

而另外一個是穿白衣裳的長頭髮女孩兒,也就那個年紀。

兩個女生都挺白的,下面露出半截白白細細的小腿,銀亮的高跟鞋極其誘惑。

「楚兄弟,那兩個好,正好咱倆一人一個……」

陳楚看了兩眼也有點動心了。

男人不色就不正常了,就假正經了,看到好看的小姑娘誰都想多瞅幾眼,誰不想摸摸她屁股干一把。

兩人直接走了過來,那兩個女孩兒抬頭問:「你們洗頭還是按摩啊?」

「玩!」孫五直接說了。

這時,斜刺里一個晃晃悠悠的傢伙也瞄準了這兒,幾步過來:「老妹兒多少錢一把啊?」

他和陳楚孫五一撞見,雙方馬上鬧了個大紅臉。

「哎呀,這……這整的,這不是孫五兄弟,跟……跟陳楚么?」

陳楚也嚇了一跳。

我糙!村會記徐國忠。

這老傢伙也跑到這放騷來了,這個巧勁兒。

雙方遲疑了一陣。

還是孫五常來,忙嘿嘿笑道:「徐會計咱……同去,同去……」

徐國忠也咂咂嘴,客氣說:「都來了,那去一起請,一起……那個,一會兒都記我賬上,然後走村裡賬……」

他是村會計,隨便巧立個什麼名目,這點錢就報銷了。

『浪淘沙』小店不大,裡面卻有四個女孩兒,長得都可以,普遍就是年紀小。

都不到二十歲。

三人謙讓了一會兒,還是徐國忠先挑,這老色鬼,直接把最好看的那個長頭髮的女孩兒挑走了。

陳楚有點撓頭,不過這玩意就這麼回事,都是小姐,又不是誰的媳婦,大家一起玩被。

陳楚也點了那個短頭髮的黑衣女孩兒,那女的挺有個性的。

孫五挑了一個大扎的,也不到二十歲。

這時,女老闆說:「都挑完了,那就交錢吧,是打昝啊,還是包宿啊……」

「多少錢啊?」徐國忠問了一句,剛才光顧著謙讓了也沒好意思問價錢。

「包宿三百,花活一百塊錢半個小時,五十塊錢是平拍……」

徐國忠眨眨眼:「能開發票不?」

「哎呀大哥,糙比哪來的發票啊?要是有發票,你敢報銷啊?」

這時,孫五說:「徐主任,今天我請了……」

「哎,哪能用你請呢!我來,我來,沒發票我也能報……」徐國忠掏出一百五,三個人平拍了。

三人進入三個包間。

陳楚坐在裡面的小床上,聽著隔壁徐國忠那裡已經叫喚上了,可能是這傢伙下手抓人家奶了。

陳楚雖然玩了五六個女人,但也沒有這麼快的,連一句話都沒說,直接就開糙。

下面還沒硬呢。

那女的沖陳楚說:「看我看啥啊?脫啊?」

那女的說著話,已經把衣服一撩,這衣服是套頭的,從下面直接就能脫下去了。

女孩兒下面穿著黑色的丁字褲。

衣服從下往上一脫,整個光溜溜的後背跟屁股就露了出來,下面的大腿有點發紅。

她剛一轉身,陳楚就看到她那發育的還行的胸脯,下面小腹平坦。

女孩兒沒說話,伸手把乳罩摘掉,然後把丁字褲也脫下去了。

露出兩條大腿間黑森森的小森林。

腳趾甲也染著黑色。

陳楚呼出口氣,沒想到穿上衣服的女孩兒感覺各個都很尊貴,自己都願意舔他們的13,但是讓漂亮女孩兒脫衣服,竟然只需要五十塊錢……

反正都是女人,他還沒玩過小姐,就試試。

陳楚剛要解開褲帶。

這時候外面傳來一陣騷亂。

接著是隔壁傳來撞門聲。

「別動!警察!」

……

「麻痹的……」這短髮女孩罵了一句。

忙快速的把蹬上了丁字褲,隨後把乳罩也戴上了。

當警察踹開他們門的時候,女孩兒已經把那套黑色一體裙穿好了。

「別動!」進屋的那警察晃了晃手銬。

陳楚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兒了,不過他卻聽馬華強跟季揚他們談論過被警察抓。

看在哪種情況了,如果被包圍的情況下,沒多大破事啥的,能過去就過去了,便是不要反抗,本來沒多大的事兒,你一裝逼事兒倒大了,最起碼拘留你半個月。

那裡面黑著呢,新來的小警察正好拿你練練拳頭,揍你的鼻青臉腫的。

如果要是大事兒,比如你殺人搶劫,警察只有一兩人的時候,那拼一把還行,反正都這麼回事了,麻痹的乾死一個少一個,把兩個警察都乾死了,你再跑,或許還有一個活路。

主要沒多大事兒,陳楚明白頂多算嫖娼罰個幾千塊錢,沒錢的話就在裡面蹲個半個月也就釋放了。

陳楚沒動,那警察過來把陳楚跟那女孩兒用手銬都銬住了。

「王所長,又抓住一個!」

「哪呢?」

「這呢!還他媽的是個小比崽子……」

「跪下!」那個小警察沖陳楚喊了一聲。

「大哥,我腿腳不利索,受過傷,我蹲著行吧!」陳楚說著蹲了下去,手銬在後面銬著。

這時也看到了孫五跟徐國忠。

孫五光著個大膀子,黑的後背露著,已經蔫頭耷拉腦的了。

那警察又過去踢了他兩腳。

而徐國忠就慘了,光著膀子不說,就穿了個小內褲,別說,這傢伙皮膚還挺白的。

徐國忠抬頭喊冤枉。

「冤枉你麻痹啊冤枉!我進去的時候你都騎上開糙了!」

徐國忠忙搖頭:「沒,沒有啊,還沒伸進去那!沒……」

「那他媽的也算嫖娼!一起拷走!」

這時,外面才響起了警笛聲。

陳楚,徐國忠,孫五被押上一個警車,另外幾個小姐也被帶上了痢

陳楚有點奇怪,為啥這一趟街誰都不抓,就偏偏抓這家呢!應該是得罪人了,麻痹的,倒霉。他不禁也想著主意。

不過到了警局,身上的東西都被收走了。

有警察給他們做筆錄。

「我糙!你還是個村幹部?」徐國忠照實說完,那警察叫了一聲。

然後孫五也照實說了。

輪到陳楚。

陳楚小聲嘀咕一句:「吃熟米的……」

那小警察笑了:「我他媽的管你吃啥米的……」說著話就要過來踹他。

旁邊的一個老警察忙咳咳一聲,然後給了小警察一個眼色。

小警察坐下審訊徐國忠跟孫五。

老警察出去不大時間,回來說:「你,跟我出來一下。」

陳楚站起來,腿感覺有點蹲的發麻,直接走進所長辦公室。

「王所長吧?」陳楚笑了笑。

「你認識我?」

「不認識,聽道上的兄弟說過你。」

「誰說的?」

「尹哥說的。」

「呷……」王奎仁定定的看了看陳楚,然後往老闆椅上靠了靠。

點了根煙抽幾口說:「尹胖子電話號你知道吧?」

陳楚說了串數字。

又說:「要不我給尹哥打個電話?」

「哦,不用不用,我跟尹胖子是老相識了。糙,這比事兒整的。對了,縣裡前幾天發生點事兒,一個叫孫胖子的聽說眼睛讓人打瞎了……」

「這個不是尹哥乾的。」陳楚也不傻,這事兒打死也不能承認的。

「嗯,對對,孫胖子以前也混過,現在也是整天在手機一條街欺負人,得罪的仇人太多了,誰都有可能幹他的,這樣吧,罰款兄弟不用交了,以後咱常來常往,有啥事也不用提尹哥,咱自己私下就解決了,以後如果遇到作姦犯科的,也希望兄弟多多舉報。維護治安和諧,做合格好公民。」

王奎仁說著招呼人給陳楚解開手銬。

隨後陳楚的手機錢之類的也退了回來。

陳楚見警察出去了,點了五百塊錢遞過來說:「王所長,一點小意思,希望……」

「唉!你這是幹什麼?人民警察為人民,怎麼能收錢呢!」

王奎仁堅持不收。

「你快拿回去!還有,我們是不拿人民群眾的一針一線的!」

陳楚心裡冷笑,這話老子相信,因為一針一線都不值啥錢,拿就拿值錢的,誰拿一針一線啊?腦袋不進水了么!跪求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