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八十四章相賤時難憋亦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相賤時難憋亦難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這樣吧兄弟,你先到別的房間坐一會兒,罰款是不罰了,不過,咱也得走個程序,就是走個形式了,你給朋友啥的打個電話,然後讓他來接你一下,我們做個筆錄就行……」

陳楚明白,這傢伙想給尹胖子打個電話確定一下。

順便管尹胖子要個人情。

麻痹的,老子這次又欠了尹胖子一個人情了。

陳楚點點頭,跟一個警察進隔壁的屋子裡。

那警察還客氣的給他倒了杯水,然後走了出去。

陳楚有點懵,心想大半夜的給誰打好呢?

不能給老爹打了,那得把老爹氣死,給王霞?我糙,不行。

徐紅?馬華強?尹胖子?都不行。

劉翠就更不行了,孫五還得給她打呢。

想了想突然想起了那小蓮來了。

這娘們不是今天去瀚城接她大姐去了么?給她打讓她來保自己得了。

陳楚忙給那小蓮撥去,還怕這娘們關機。

電話嘟嘟嘟的通了。

那小蓮有點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喂,你好,誰啊?」

「我,陳楚。」

……

過了一會兒,那小蓮才說:「陳楚啊,這都九點多了,你咋來電話了?這電話號誰的啊?我的電話號你不要亂給別人行不?」

「我的,我買的。」

「哎,誰讓你買電話了?」那小蓮叫了一聲。

陳楚一暈,心想老子買電話咋了?我擦,你還不是我媳婦兒呢,就開始管我了。

「陳楚,在哪買的,能不能退回去了!」

「小蓮姐,我在縣裡買的,退不回去了。我這還不是因為太想你了么?看不到你的人,就想聽聽你的聲音,你不知道,沒有你,我天天都自己擼,你啥時候讓我糙一把啊……」

「哎呀……」那小蓮被陳楚說的臉都紅了,而且她現在下面都熱乎乎的有些濕了。

「陳楚,我和你說,以後我和你好,你不許這麼流氓,我告訴你……你正經點,我二姐也在這,我現在是來衛生間你給打的,以後咱倆要是一起去了省城過日子,你這麼說話讓人笑話,知道不?」

「行,那咱倆以後就在電話里這麼說。」

「真是的,我要是知道你買手機了,就不給你買了,煩人……」

陳楚一暈。

心想這那小蓮真是**啊。

「你給我買手機了?」

「嗯啊,今天我到瀚城接我二姐,我二姐給我三千塊錢,還給我買衣服啥的,我想想咱倆沒手機不方面就給你買了一個,飛利浦99c,一千七百多呢,你看我對你多好,我二姐總共才給我三千,我就給你花了一千七……你說吧,以後咋報答我?」

媽的,以後老子往死糙你!糙死你,就報答你了。

陳楚心裡想,嘴上卻說:「我會好好親親你。」

「切,煩人……對了,沒啥事就掛了吧,明天,你請假一趟來趟瀚城唄,正好我二姐也要見見你呢……」

「別的,就今天晚上見吧。」陳楚笑了笑說。

「哎呀,你別鬧,還是年紀小,就知道玩,大晚上的咋見啊?乖啊,好好睡覺,我也得睡了,掛了啊。」

陳楚嘿嘿笑了:「別掛啊,正好我在派出所呢,你過來給我接過去吧,不然明天你也得來派出所提人……」

那小蓮有點慌了。

「你咋跑派出所去了啊?」

「我尋思剪頭,沒想到警察就衝進來了,說這裡有人嫖娼,順便也把我帶走了,不過我沒嫖娼啊,他們沒罰款,但需要人保我走。」

「哪個派出所啊,我現在過去……」

……

那小蓮在瀚城,離這裡五十多里了,而這時候的徐國忠跟孫五也往外撥著電話。

兩人都蹲在地上,手被拷在暖氣片上。

全蹲還蹲不下,站也站不直,尤其是徐國忠,還穿著小內褲呢,這個性感。

還一勁兒跟警察商量能不能先把褲子穿上。

「現在想到丟人了?嫖娼的時候咋沒想到現在呢?」警察把他們一隻手解開,另外一隻手還銬在暖氣片上面。

把兩人的衣服扔過來,另外把手機都給了他們。

「打電話吧,讓家裡或單位帶三千塊錢來贖人……」

「唉……」

孫五先給自己認識的那些狐朋狗友打過去,沒一個人答應的。

最後罵罵咧咧的給自己媳婦打過去了。

孫翠沒有手機,但家裡是有座機的。

孫翠一聽慌了,忙大半夜的張羅錢,又張羅車的往縣城趕來。

孫五有點淚汪汪的。

徐國忠也打了一圈電話了,他可不敢往家裡打,最後給村長張財打過去了。

張財正摟著自己的光兒小媳婦睡的呼呼的。

手機響了,一接,聽徐國忠說嫖娼讓人逮住了,心裡這個高興。

滿口答應。

媳婦白了他一眼。

「大半夜的又喝酒去啊?不許去!」

「哈哈!寶貝啊,這回有意思了,哪是喝酒啊,是徐國忠那王八犢子在縣城嫖娼讓警察給逮起來了,這回可好玩了!我去把他贖回來……」

媳婦楊妮才二十五六,露出白白的肩膀白了他一眼:「他被抓起來了,管你啥事啊?再說了,我買的那些化妝品他還沒答應走村裡的賬呢,他出這事兒了你還管他?你可夠孝順的啊!告訴你,不行去!」

「嘖!」張財咂咂嘴。

「你這娘們懂個屁啊,幫人要在他困難的時候,這樣他能領你情,人家扶搖直上,你去幫那是拿自己的熱臉蛋子去貼人家的涼屁股,我就不信了,這回我把他給贖回來,錢走村裡的賬,這事兒我也給他兜著,咱家在前面的房基地他不同意?你那點破化妝品值幾個錢?前面房基地批下來多少錢?」

「真的?要是那一排村裡蓋的磚房都是咱家的咋的也得值個好幾萬,真能行?」楊妮興奮的一些坐起身。

胸前兩隻白白的大扎都露出來了。

「婦人之見,啥叫真的?啥叫假的?我走了啊?你把褲子穿上,別光著屁股出來插門……」

……

半個小時后,那小蓮打車先到了,剛下車,就從另外一個計程車上走下了孫翠,兩人同時愣了一下,互相都沒說話。

去領人的時候,陳楚也沒說啥,他也沒想到孫翠跟那小蓮一起到的,算是巧的。

那小蓮也不傻,跟警察一了解情況進來就給了陳楚一個大白眼。

「走吧!」

那小蓮大晚上的穿了一條絲襪,下面是齊b裙,上身是黑色的燕尾風衣。

看的陳楚心裡痒痒的,心想這娘們一見到她二姐就不一樣了。

打扮一下就跟著時髦了不少了。

兩人坐上計程車,那小蓮坐在前面,一句話也不和陳楚說。

等到了瀚城,也是這樣。

那小蓮在前面撅得撅得走。

陳楚跟了幾步,心想大不了分被,有什麼了不起的。

那小蓮見他不走了,回頭走到他跟前定定的看他。

「陳楚,你真行啊,放著家裡的,還惦記外面的,我哪點對不起你了,你在外面找人?還找小姐,不怕得病?」

「你別說你沒有啊,你跟孫五,徐國忠混到一塊,能學出什麼好來?徐國忠一直惦記我二姐呢,孫五以前也聊騷我,我沒理他……」

陳楚嘿嘿笑了笑。

「對啊,我也不知道他們是這種人,以後說啥也不能跟他們在一塊,非拉我來剪頭,他們進去找小姐,這回把我也坑了……」

那小蓮上下看了陳楚幾眼。

「你說的是真的?沒騙我?」

「不信拉倒唄,我能騙你嗎?小蓮姐,你今天真美啊……」

陳楚說著就伸手抱住那小蓮。

「哎呀,別鬧了,大晚上的……咱,咱回房吧,我二姐開了個大房間,咱倆……咱倆住一個……」

陳楚笑了笑。

看到路旁有小樹林。

指了指說:「小蓮姐,都這麼長時間沒糙你了,太想你了,咱先去小樹林干一把吧。」

「哎呀,你別鬧,再走幾步就到賓館了,你……煩人啊……」

縣城不像瀚城那麼繁華,一到了晚上九點以後就沒多少人了,到十點更是如此了,現在就十點多點了。

路燈昏黃,路兩邊的車輛亦是極少。

陳楚在街道上撿了幾張破報紙海報啥的。

那小蓮問:「你撿這東西幹啥啊?」

「不幹啥,一會兒給你墊屁股底下啊!」

「煩人……」

那小蓮亦是半推半就的,被陳楚拉進了小樹林。

剛進來陳楚就忍不住在後面抱住她,下面的梆硬的大傢伙就隔著她的裙子頂住了她的溝子。

「啊……」那小蓮發情的嗯了一聲。

「陳楚……不,不行……咱,咱還是回去糙吧……」

「都進來了,回去也晚了,來吧寶貝!你手扶著樹,我在你後面糙。」

「啊……不行,我不想這樣。」那小蓮剛說了一句,挺翹的屁股蛋子就被陳楚啪啪的拍了兩巴掌。

「**,撅起來。」

「陳楚,你媽蛋啊!你打我屁股!哎呀,輕點……疼啊……哎呀,褲衩不是這麼脫的,煩人……」

陳楚把那小蓮推到一顆松樹下,不遠的路燈的燈光照射進來。

陳楚看到那小蓮的頭髮披散在肩膀。

不禁把那小蓮的裙子往上一推。

一下激動了。

麻痹的!陳楚低罵了一句。

只見那小蓮下面的絲襪是光著屁股的。

就是這絲襪是連體的很像是褲襪的那種,從下面一點點的卷,一直能到腰上,而褲襠卻是像小孩兒似的是個開襠褲。

那小蓮下面穿了條黑色丁字褲。

這肯定是那小青給買的。

陳楚張開嘴就忍不住去親那小蓮的溝子。

這路燈下那小蓮的溝子若隱若現,只看到像是麻繩粗細的丁字褲,陳楚下面已經腫脹的不得了了。

那小蓮啊!的叫了一聲。

感覺陳楚的嘴巴已經頂住了她的屁股,在她的溝子那磨蹭著。

下一秒感覺陳楚伸出舌頭在她的溝子的地方舔著,一直舔到了她的屁眼。

那小蓮不禁渾身顫動,不禁感謝自己二姐那小青。

她和那小青說最近幾次陳楚不舔她的下面了。

那小青就笑,今天下午就給她買了一些內衣,說只要陳楚一看見,就會舔的。

沒想到這回就實現了。

「啊……陳楚……別,別舔我的屁眼……癢,痒痒啊……」跪求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