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八十八章曉偷瞅心儀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曉偷瞅心儀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曉偷瞅心儀改

那二十幾人已經手握傢伙。

鏈鎖,片刀,鎬把,還有棒球棒,甚至還有拿著亮晶晶的雙節棍的。

這些人不禁身高體壯,並且一個個目光狠戾。

那些看熱鬧的不禁退後十多米。

那小蓮也哆哆嗦嗦的抓住陳楚的胳膊。

那小青雖然見過大場面,但面對這種場面不禁亦是手心裡冒汗。

她雙目圓睜,咬著嘴唇,心想最壞的打算就是自己賣出去,讓他媽的老大玩一次得了,反正男人和女人那點事兒,說難聽點是自己被人糙了。

但仔細想想就是那點事兒,說白了就是活塞運動,反正自己嫁人了,也不是大姑娘了,但不能讓自己妹妹受害了。說到底今天來迪吧還是自己鬧騰的。

至於報警,這別想了,在人家一畝三分地,電話沒掏出去就被人拿下了,再說,能有這大場子的,肯定和警察是一溜神氣的,不然能養活這麼多打手,警察還不管么。

這在沈城也正常了,不過沈城的黑老大都不屑弄這些小動作了,人家都包工程啥的,對於女人,人家一招手有的是年輕漂亮的大學生,嫩模啥的。

這麼強來是有失身份,也就在瀚城這樣的中等城市才有這樣裝逼的黑道老大吧,在大城市,這都是人家十年前玩剩下的,現在不願意玩的了。

這時,陳楚踏前一步。

低低說了聲:「小青姐,你們快走……」

他說的聲音很小,很怕對面的人聽到。

這樣的場面如果說倒退一個月陳楚都差不多得尿褲子,沒準自己一個人先跑了,把那小蓮跟那小青扔在這不管的。

不過現在不一樣,跟季揚他們打過幾場之後,陳楚已經不再是一個膽小怕事,猥瑣的小子了,他正一點點的成長。

「行!行啊!牛逼啊!」那瘦高的禿頭桀桀笑了笑。

「麻痹的英雄出少年啊!和我手下刀奪幹了個平!小逼崽子沒看出來你有兩下子啊!行,你行!」

禿頭沖陳楚伸出大指豎了豎。

陳楚心裡已經明白,對面這人一定是季揚說的馬猴子了,馬猴子跟尹胖子的在瀚城的實力不相上下,應該說比尹胖子多少還強一點,他手下最厲害的打手便是刀奪了,今天算是見識了,的確比自己厲害,跟季揚應該是一個級別的。

「小逼崽子!你在哪混的?」馬猴子停下來又問了一句。

陳楚想說和尹胖子認識,心想還是他媽的算了,這要是說出去不得被人打死。

「馬哥對吧?道上有句話叫做禍不及家人,也就句話便是男人不許打女人對吧?」

「糙!」馬猴子罵了一句:「你麻痹的認識我?咋的?你想說啥?」

「馬哥,今天的事兒我一個人抗,和我姐姐沒關係,有事兒沖我來!」

「行!夠兩撇,算個老爺們!」馬猴子又是桀桀一笑:「小逼崽子,我給你個道,跟我馬猴子混,這件事兒扯平,怎麼樣?還有條道,不給面子,那我也得給我兄弟們有個交代,你說對不對?」

「馬哥說的有理,不過我現在還在上學不能混,我哥是縣裡派出所的所長,姓王……」

「糙!你麻痹啊!」這次沒等馬猴子說話,刀奪先罵上了。

馬猴子擺擺手,掏出手機撥了過去,隨後問陳楚說:「你叫什麼名字?」

「陳楚……」

過了一分鐘,馬猴子沖電話說了幾句,隨後掛了。

「呵呵……麻痹的。」馬猴子把電話交給旁邊的小弟。

「陳楚,我看在王所長面上,今天就不廢你一條胳膊了,不過你麻痹的拿一個小破比縣城的所長壓我,太他媽不給我面子了!兄弟們上去捶他一頓讓他知道知道厲害,麻痹的下次來我馬猴子場子也知道怎麼做人!」

「知道了馬哥!」

二十幾人大聲答應了一句。

馬猴子示意他們把手上的傢伙扔了。

這些人輪拳踢腿的就沖了過來。

陳楚沒躲,身後還有兩個女人呢。

自己這次再動手,身後的那小蓮跟那小青就遭殃了。

這些人衝過來,陳楚想起了穆國良一夥揍孫胖子的事兒了。

心想麻痹的出來混真是遲早要還的,剛揍完孫胖子沒多久,沒想到自己也沒人圈踢了。

麻痹的,認了,不過風水輪流轉,馬猴子老子這個場子一定找回來!

陳楚學著孫胖子的樣子,兩手護住頭,隨他們踢。

且深深提起一口氣,感覺身體緊繃繃的,他們的拳腳落在身上沒那麼重了。

那小蓮嚇得哭了起來。

那小青則死死抓住妹子,不讓她過去。

足足一分鐘,馬猴子喝口遞過來的茶水,才大喊了一聲:「好了!」

眾人停手。

朝陳楚身上吐了幾口罵道:「麻痹的,小逼崽子以後眼睛放亮點……」

這些人離去,迪吧音樂再次驟起。

這些跳舞蹦迪的人像是沒發生啥事兒似的,繼續嗨起來。

那小蓮跟那小青去扶陳楚。

陳楚自己踉蹌站起來。

吐了口血水。

那小蓮哭著說:「咱去醫院吧……」

陳楚搖搖頭:「先回去,醫院不管事兒。」

那小青沒說什麼,馬上張羅車。

陳楚回到賓館,自己走進衛生間,刷刷刷洗乾淨了身上的血,隨後掏出張老頭兒的葯,開始在身上跟臉上塗抹了起來。

心想麻痹的,馬猴子你給老子記住了。老子要殺了你……

陳楚塗抹了一遍藥膏,在洗手間過了半個多小時,又重新的洗了洗,果然傷勢復出了,而自己雙手護頭,並且提起一口氣,感覺自己被揍了一頓,那本來應該在腳底湧泉穴的氣息,竟然竄到了自己的腳踝處。

那處穴位醫術當中記載是足三里,我擦,竟然打通了幾十處重要穴位,直接竄到了足三里。

陳楚不禁有些因禍得福的感覺。

心想自己回去好好問問張老頭兒,是不是自己被揍就能打通經脈?那樣自己天天去馬猴子場子找打去。

等他出來了,那小蓮跟那小青都搶著檢查他身上的傷勢,開始她們都不信陳楚沒事兒,不過等陳楚一出來,臉上跟身上都是安然無恙,竟然連一點擦傷都沒有。

陳楚笑了笑說:「我都給你們說了沒事,你還不信,你看,有傷么?打傷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他們也就是嚇唬嚇唬我,也沒使勁兒打我……」

那小蓮信了點了點頭,而那小青則眼睛轉了轉,她有點不信,但也有點信。

晚上,那小青要了不少酒,幾人喝的暈暈乎乎的,算是慶祝陳楚沒事。

而那小青更是喝的暈暈乎乎的摟著陳楚的脖子說:「弟弟,以後你就是我弟了,你不知道今天把我嚇壞了,我倒是無所謂了,主要我的這個妹子不能出事兒了,弟弟,你是一個男人,你要是歲數再大點,姐姐……你要是不嫌棄姐姐,姐姐一定離婚嫁給你……」

那小蓮亦是暈暈乎乎的。

忙說:「姐啊,那你嫁給陳楚妹子我以後咋整啊?」

那小青笑了:「你啊,好說啊,咱姐倆都嫁給陳楚唄,有啥啊?妹子你當大的,姐姐當個小妾還不行啊!反正現在社會上大奶二奶三奶有的是,就差一個公開的名分而已了……」

那小蓮數著自己的手指頭又說:「姐啊,那要是咱倆都嫁給陳楚,那以後睡覺咋辦啊?一三六我跟陳楚睡,二四六你睡啊……」

那小青笑了:「妹子,你就瞎說,睡覺就在一個炕上睡唄,到時候弄張大點的床,咱們三個一起睡唄……」

那小蓮就咯咯咯的笑。

那小青也笑。

陳楚暈暈乎乎的,也有點喝多了,不過去廁所吐了一回,也清醒了。

心想,我糙!這尼瑪要是真的該多好啊,這不是姐妹雙飛了么!

吃完喝完,杯盤狼藉。

那小蓮跟陳楚回房間睡覺去了。

兩人下意識的脫了個大光。

陳楚光著屁股壓著那小蓮,插進去啪啪啪的幹了十多分鐘射了,就壓著她呼呼的睡了。

那小蓮也叫了一陣床睡了。

旁邊房間的那小青暈暈乎乎的用手摳了半天也睡了。

半夜,陳楚起來撒尿,進廁所嘩嘩嘩的撒了泡尿。

把下面放進褲衩里,往回走。

上了床伸手就去摸那小蓮的扎。

忽然覺得不對,這扎怎麼好像大了不少,而且這怎麼穿著衣服的?

陳楚暈暈乎乎的睜開眼,見橘黃色的燈光下,一個S型的身體呈現在眼前。

那女人一身藍色的一步裙,身材極其的魔鬼。

陳楚咽了口唾沫,使勁兒晃了晃頭。

我糙!

發現自己竟然走錯房間了,跑到隔壁那小青房間里來了。

陳楚酒醒了一半。

不過隨即又心跳起來了。

那小青已經醉意沉沉,像是一條死魚。

而此時她的胸口已經打開,可能是自己太熱的緣故了。

裡面的溝壑深深,像是無底之洞,而那小青兩條大腿的絲襪已經褪掉了。

光潔的充滿彈性的大腿呈現在眼前。

陳楚從她的秀氣的小腳一隻看到大腿根。

看到那一步裙裹著的大屁股。

他真想把腦袋鑽進那小青的裙底,去舔她的襠部。

陳楚越想越激動,下面的傢伙已經在內褲里撐了起來。

他又用力晃了晃頭,伸手從手腕上摸出一枚銀針,刺進自己太陽穴,輕輕黏動幾下,立即耳目清明,不再昏昏沉沉。

已經酒精散盡。

陳楚看著眼前的尤物,再也忍不住了。

「那小青……我要糙了你,你是我的……」

陳楚像是一頭髮情的種豬,迫不及待的褪掉內褲,沖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