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九十章蓬山此去走小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蓬山此去走小路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女人和男人一樣,也是很色的。

色情男女,都各有**的,只是男人是明騷,女人是暗騷。

有的時候這暗騷一旦發起飆來更是不得了。

有些時候女人表面上裝的狠正經,但實際上,誰知道她們心裡在想著什麼?

應該是齷齪的占著大半,而一直被男人寵著,慣著,所以不會主動的表達。

一旦發春起來,比如劉德華的蠟像,褲鏈拉鎖總被女人拉開,嘴唇臉上的部分也總被啃得掉漆。

如果是本人,這些猛女會吃的一點不剩了……

例如男明星以出場,或者哪個明星一到學校,那些平時矜持不得了的女孩兒,女生,女人們就開始瘋狂的,發瘋的叫春起來……比狗起秧子更牛逼,下面黃河水泛濫能淹死一頭大象……

……

那小青生活很富足,這也是她在農村一直就追求的,羨慕的、如今又已經得到的上等人的生活,和農村人比起來,她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神仙一樣。

她今年二十五歲,但丈夫已經四十一了,平時忙著工作賺錢,去各地應酬生意,並且尋花問柳。

她已經和男人一個月沒有床上生活了。

這對於一個二十五歲的女人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女人這個時候需要的太多了,尤其是新結婚的小媳婦,男人每天在她們身上耕耘的力氣不亞於鏟半畝地。

所以,她們身上……屁股跟胸口的田地才會越來越肥沃。

那小青結婚也就一年,而這一年裡每次的床上生活頂多五分鐘,快的時候就兩三分鐘,插進去了啪啪啪幾下,她男人下面就軟了。

那點東西跟老頭兒鼻涕似的,稀里光湯的,那小青每每得不到滿足,只能用手解決。

去酒吧幾次,不過那裡面的男人乾淨不幹凈不說,她更怕被騙,別第二天早上醒來自己的腎不見了。

她才二十五,剛是人生美好時候,現在是美麗有錢的小少婦,可不想就這麼命隕了。

和男人一樣,女人喜歡下面傢伙大的。

現在她終於滿足了,見到陳楚這將近三十公分長,而且黑粗大的傢伙,她才想起妹妹為啥對陳楚這麼的著迷跟呵護。

換做自己也受不了了。

她感覺自己頭腦發暈,幾乎是一片的空白,啥也沒想,張開紅彤彤的小嘴兒,一口就把陳楚的大傢伙含進了嘴裡,猶如像含一根大冰棒似的,還是唆勒唆勒的吸允起來。

她感覺是那樣的過癮,細長的美眸緊閉著,嘴裡發出嗚嗚的滿足的聲音,鵝蛋臉隨著一吞一吐,而頭上雲鬢髮絲隨著她臻首的晃動時而飄落幾縷。

那小青亦是不忍睜眼,纖細柔美的柔荑扶在腦後。

全神的享受著吞吐著陳楚的傢伙,每一次都貪婪的直接含到嗓子眼,那腥味彷彿不讓她噁心,而正是她缺少的補給。

每一次吞吐那小青都像是含冰棍似的咽下去,似乎要把陳楚的傢伙也一起咽下去一樣。

陳楚卻受不了了,他想多忍一會兒,多挺一會兒。

但他身體已經爽僵直,兩手緊緊的抓住褲子,大張著嘴,終於被舔的受不了了。

看著那小青鵝蛋兒的小臉一吞一吐自己的傢伙,陳楚終於啊啊的享受的叫出聲音。

「啊,啊,啊……」

那小青聞聲一愣,睜開美眸,見陳楚雙目糜棱的看著自己。

她馬上害羞的要把陳楚的傢伙吐出來。

「唔……」她剛吐了一半,陳楚已經坐著了身體,兩手抱住那小青的臻首。

下面一下抵住她的嘴。

「嗚嗚……陳楚,你……你放開我……」

「小青姐,我也喜歡你,你,你別停下……我,我要射了……」

「嗯?你……討厭……嗚嗚……」

那小青感覺自己的髮型都被陳楚弄亂了,不過她也是過來人了,知道男人那東西做到一半停下來十分難受。

她臉上滿是愧疚的紅暈。

自己這算幹什麼?偷男人?而且還偷自己妹子的男人?以後怎麼面對妹妹?

那小青正猶豫著,陳楚已經扶著她嬌媚的臉蛋兒,下面開始一下一下的在她嘴裡抽送起來。

「啊……真得勁兒……啊,啊……」

那小青感覺陳楚的手在摸著她的臉,在往她胸口伸著,而且還摸著她的肩膀和後背。

她閉上眼,感覺渾身都**辣的,火熱的像是要燃燒一樣,這樣的偷,她更是舒服。

不由配合陳楚一下一下的吞吐他的傢伙。

這時,門嘩啦一聲響了。

「唔……我妹子回來了……」那小青小聲嘀咕了一句,忙吐出了陳楚的東西。嘴裡還帶著黏黏的涎液。

那小蓮來不及把嘴裡的津液吐掉,就乾脆咽了下去,隨後擦了擦嘴角。

陳楚沒射出去,憋的夠嗆,馬上把褲子弄好。

在那小蓮進來的時候,那小青已經快速的整理好了頭髮。

陳楚又妝模作樣的在床上躺著。

「二姐,陳楚醒了沒啊?」

「哦……應該……不,剛才聽到他說話了,好像喊你名字來著……」

那小蓮笑了。

貝齒咬著下唇。

小聲嘀咕:「死人,昨天幹了一晚上白天還喊我……」

那小青不禁嘆了口氣,心想妹子真是太幸福了。

忽然,那小蓮發現才陳楚的褲子中間濕了一點。

那小青也發現了,心想肯定是剛才自己嘴舔的時候口水不小心弄上的。

忙說:「妹子,你還是先不要叫醒他了,人在睡著的時候突然間醒是不好的,這樣吧,你先把解酒藥喂他嘴裡就行了……」

那小蓮點點頭,擰開葛根,隨後往陳楚嘴裡灌。

她身體貼著陳楚的頭,那樣子倒不像是給他喂葯,更像是餵奶似的。

陳楚妝模作樣的和了幾口,隨後悠悠的醒了。

那小蓮還遲疑:「這解酒藥咋這麼管用?一喝就醒了。」

……

那小青臉上通紅。

幾人又開始吃飯,那小蓮不給陳楚吃海鮮了,就給他吃別的。

兩瓶紅酒,那小蓮自己喝了大半瓶,她沒喝過幾回這東西,感覺像是飲料似的酸酸甜甜的沒啥。

不過喝完了就感覺暈暈乎乎的了。

沖那小青說:「二姐,下午你和陳楚逛街去吧,我不去了。」

那小青臉通紅。

「妹子,不是有葛根么?你喝點解解酒……」

葛根還剩下一瓶了,那小蓮喝了也沒清醒多少,迷迷糊糊的躺回去睡了。

期間還來幾個電話。

那小蓮膩煩的沖電話裡面喊了幾聲就掛了。

那小青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王大勝打來的。

她往上攏了攏髮髻,去廚房收拾吃剩下的飯菜,陳楚看看那小蓮睡熟了,也進來說要洗手。

洗完了也不走。

沖那小青看著看著就一把抱了過來。

「啊……陳楚,你幹啥?快放手……」

那小青雖然掙扎著,身子搖擺著,不過感覺陳楚的兩手摟住她的小蠻腰是那樣的有力,而她亦是那樣的舒服。

不由得像是整個身子都軟了一般。

叮嚀的嬌嗔一聲。

而後感覺陳楚的下面大棍子已經硬邦邦的抵住了她的屁股蛋子上。

粗粗硬硬的十分有力。

那小青不由得哭了出來。

嚶嚶的哭泣聲,反而讓陳楚手足無措。

「小青姐,你咋哭了……」

「你,你欺負我,陳楚,我妹妹還在房裡呢,你就在這裡欺負我……」

陳楚暈了。

心想剛才那會兒你還拿嘴舔老子下面呢,現在我主動了,你還說我欺負你?

女人啊,真是善變的動物。

那小青推了他一把說:「起來!」

然後往自己房子里去了,不過沒關門。

那小青回到房間,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好。

她這次真的心亂如麻了,本來想吞一下陳楚的東西,解解饞,最好擼出來,就算得到這個男人了,自己沒啥遺憾,也就不想了。

現在弄的,他畢竟是妹妹的男人,算是自己的妹夫了,自己這麼干,算是啥大姐啊……這要是閨蜜的男人也就罷了,搶也就搶了。

畢竟是自己親妹子的,而且小時候她就和自己的這個小妹妹最親不過了。

那小青越想越感覺自己丟人。

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好,怪自己一時貪心,連自己妹子的男人都惦記,自己還不如趁早回沈城去好了……

那小青腦子裡亂糟糟的,不由得掏出煙拿打火機點了一根。

接著一根接一根的抽著,最後想自己換身衣服回沈城好了。

不禁關上門,換了一件調單的淺綠色的弔帶裙。

露出肩膀的那種的。

撥通了114,查詢了一番列車時刻表,這瀚城也沒飛機場啥的。

是晚上八點多的車,自己七點走就來得及,心裡亂糟糟的已經不想逛街啥的了。

就心想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一會兒。

從瀚城坐火車需要**個小時,即便的鋪也是很難熬的。

那小青把手機定好了腦中。

不過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愣是睡不著了。

想起今天丟人的事兒,她實在有些難過。

不由得想起**葯來,心想自己吃點試試。

又大罵那保健品的奸商無良無德,六十塊錢買到手的是假貨,不然怎麼陳楚吃了沒事?

那小青先兌水喝了一點,感覺沒啥,又兌了一點,這回感覺有些暈暈乎乎的了。

忙又起身去衛生間撒了泡尿,這就迷糊的不行了,差點在廁所內褲沒提就睡過去。

她打開房門,隨後手一帶,感覺關嚴了,就一頭栽倒在床上睡去了……

不過,一隻有雙眼睛在暗地裡緊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那便是陳楚,這貨曾經偷看劉翠撒尿在房頂上一潛伏就是一下午都一動不動的,更不用說盯她這麼一會兒了。

並且那小青給114打電話查詢車輛他都聽的一清二楚。

心想那小青要走?

我糙!這可不行,她要是走了,啥時候能回來?估計不好意思回來了。

麻痹的,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她對老子也有意思。此時不糙了她,更待何時?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