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九十五章復仇激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復仇激烈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看著這光著兒的兩姐妹,想干,也有點干不動了。

就像是吃飽了,咋吃也吃不進去了,再吃就吐了。

感受著溫暖香玉滿懷,忽然呼出口氣。

「我想的不是這個……」

「那是哪個?」那小蓮輕輕的問。

而那小青則皺了皺秀眉,忽的想起了什麼。

沖那小蓮說:「讓陳楚好好想想吧,他有些事兒想不開。」

那小蓮哦了一聲,她啥事都聽她二姐的,有她二姐在,主意都是她二姐出了。

不由得鑽進被窩,繾綣著,小腳還勾著陳楚的腿,陳楚淡淡一笑,手在她薄被裡面的大腿上撫摸著。

那小青貼著陳楚懷裡:「弟弟,你是不是為前幾天的事兒生氣啊,他們是黑道上的,你要是實在氣不過,姐姐從沈城找兩個道上的殺手,花些錢替你出氣……」

這社會有錢可以辦很多事兒,也不能說這社會,古往今來都是如此。

陳楚搖搖頭,那小青是說到他心坎上去了。

糙了那小青,他的願望實現了,而且姐妹他一邊摟著一個,姐妹雙飛,算是完成了他目前最大的理想。

但人始終是不會滿足的,當達到一個目標之後,**又會往前伸展,人,始終是貪得無厭的。

爽完了那小青跟那小蓮,陳楚又想到了要去爽朱娜,又想到了被馬猴子手下圈踢。

馬勒戈壁的!這仇不報還是男人么?他又想到王小眼使壞,上次閆三差點勒死自己的事兒。

當然,王小眼現在怎麼說也是那小蓮的公爹,和那小青也是有親屬關係的,他不能說出去對付他們了。

不過陳楚心裡氣不過,這些人他必須要報復。而且狠狠的報復,但至於怎麼下手,他沒主意。

只能暗自憋氣。

他也是糙完了那小青的,不然不會想到這些仇恨的。

「小青姐,沒啥事,你找人花錢對付馬猴子不現實,人家前呼後擁好幾十人的,那個場子我感覺最少得六七十個打手,還不算那些捧臭腳的朋友,這傢伙平時出門都得七八個保鏢,你花錢找人,別到時候對付他不成,反被他抓住,你雇傭的人再把你賣了就不好了……」

那小青捋了捋頭髮。

「弟弟,那你說咋整?要不,我花錢找人,我引誘馬猴子出來,然後報復他……」

「小青姐你咋這麼單純了?」陳楚掐了掐她嬌嫩的臉蛋兒,忍不住在她紅紅的嘴唇上親了一小口。

「馬猴子也不傻,相反,能混到這種程度的人精的狠,再說,你去我捨得么?」陳楚在那小青脖子臉蛋兒上開親。

手卻伸向那小青的火燒雲。

「啊……嗯……」兩姐妹一起淺淺呻吟出聲。

陳楚感覺這是世界上最美的音樂聲兒了,比什麼貝多芬,久石讓的音樂強百倍了……

那小青抱著陳楚,小聲說:「弟弟,你不要盲目去做就行,啥事和我商量商量,你挺能打架的,不過這樣也容易惹禍,我給你留點錢,你跟小蓮好好開心幾天,姐我也要回去了……」

「小青姐,你回去這麼早幹啥啊?」

「你以為我願意回去啊?我得插足沈城的生意,能多撈點是點,弟弟我感覺你頭腦夠用,以後肯定有出息的,但是男人要起步必須有根基,沒有人給你投資是不行的,姐姐給你錢也是在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陳楚沒說什麼,他自己都不知道以後幹什麼。

不過那小青要幫他,要給他錢,為啥不要?不要白不要,讓自己白玩,把她玩爽了還給自己錢,成吉思汗那麼牛逼的人物也是靠女人起家的。

「小青姐,你要是給我就收著,我有一夥兄弟,這件事也需要他們幫我忙。你和小蓮姐在這裡住幾天吧,我得回去找人。」

那小青點點頭,這一刻陳楚在她眼裡不再是半大小子,從他掏出下面的大傢伙糙她開始,那小青就把他當成了一個真正的可以依靠的男人了。

她被糙舒服了,或者說再強勢的女人被糙舒服了,都會小鳥依人順從起來的。

那小青提出了一萬塊錢給陳楚。

說不夠還給。

陳楚也沒拒絕,看著嬌媚的那小青,他已經糙了十多次了,他想再糙腳都有點發軟。

摸了摸兩姐妹的屁股蛋兒,遂連夜回到了村子。

陳楚在村口下了計程車,不禁在想,怎麼開始報仇?

報仇跟理想一樣,都得先從小的地方開始,馬猴子,閆三,王小眼,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仇人也要一點點的滅。

麻痹的,先從王小眼開始,讓這老東西給閆三通風報信。

回到家,老爹正在喝酒。

天色亦是微微的擦黑。

「驢啊!回來了?」

「啊!」陳楚答應了一聲,把彩屏手機遞過去。

他現在已經有了那小蓮給他買的飛利浦[email protected]了,這是那是的流行款,電池特別抗用,半個月沒問題。

自己的那幾百塊的彩屏和旋就不要了,正好老爹也捨不得買電話啥的,而那小蓮給他買的卡也一起給了老爹。

「手機?哪來的?」

「呼……那小蓮給我買的……」陳楚說著拿起桌上的饅頭咬了一口。他也只能說那小蓮買的,不然說自己,他哪來的錢?

「唉……」陳德江嘆息一聲。陳楚跟那小蓮搞破鞋已經不再是秘密了,或者說是公開的秘密了。

整個村子鬧騰的沸沸揚揚的,都說王大勝這個活王八已經不管了,其實是沒法管了,再管就離婚了。

而且那小蓮跟陳楚一起沒影了一天一宿,鬼都知道幹啥去了。

陳德江想管教兒子,不過兒子現在一站起來都快和他一般高了。

不像小時候去打罵了。只能隨他去了。

看了看這手機,想說什麼,陳德江隨後還是忍住了,心想以後的事兒真不好說,那小蓮就比自己兒子大三歲,沒準兩人過幾年走到一塊去,結婚了,自己現在反對,以後不得受兒媳婦氣啊……

陳德江眨眨眼。

嘆口氣說道:「難為這丫頭有這樣的孝心啊!哈哈,很好,很好,這手機得一千多吧?真不錯……」

「六七百,沒到一千。」陳楚吃了口菜又說。

「那也好啊!驢啊,你……你要是真想和那小蓮,爸也不管。」

陳楚沒說話,又吃了兩個大饅頭。

陳德江又倒了一杯酒說:「對了,村裡要修水渠,咱家那點地包出去了,不過也算是小楊樹村的人,我沒時間去修,反正每戶出一個勞力,你明天去得了。」

陳楚點點頭。

吃完飯,回到自己的小屋去看書了。

那幾本易經他想抓緊時間背下來。

第二天一早,婦女主任就騎著自行車開始挨家張羅著勞動力,集體去修水渠,也就是半天的活。

不出勞力的,就出牲口拉車也行。

陳楚早上練完了拳,往回走的時候就碰見劉海燕跟副村長柳冰冰了。

這種工作女性做比較合適。

柳冰冰今天依舊是薄料子的牛仔褲,上次換了淡黃色的清涼小衫,胸口的奶往外鼓鼓的。

陳楚真想抓上去一把。

「柳副村長!」陳楚老遠就喊了一嗓子。

早上太陽剛剛升起,柳冰冰眯縫著眼看著陳楚,狹長的眸子甚是性感。

「陳楚啊,你家誰出來啊?」柳冰冰問。

「我啊!我出工。」

「那你不上學啊?」柳冰冰又問。

「沒辦法啊,我這是響應村裡的號召,支持柳副村長的工作,所以只能耽誤課了,晚上柳副村長就給我補課補回來唄!」

柳冰冰臉刷的通紅,想起那天自己跟一個大半小子在村委會住了一晚上,這要是傳出去可丟死人了。

最近她也聽到傳言陳楚跟村裡小媳婦那小蓮搞破鞋的事兒,亦是是信非信的。

旁邊的劉海燕笑了:「陳楚啊,你前面的話什麼支持工作我都不信,讓柳妹子替你補課我信,小樣兒,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啥屎……」

「哎呀,劉姐,你鼻子真靈啊?是不是提前聞過我屁股啊?」

劉海燕臉紅了。

旁邊她召集起來的幾個大老爺們也跟著哈哈的笑了起來。

「死小子,我撕爛你嘴!」劉海燕張牙舞爪的。

……

村民陸續的到齊,陳楚見劉翠也扛著鐵鍬過來了。

不用問,孫五那小子是不帶幹活的。

小楊樹村也二百來戶,應該有二百來個勞力參加的。

不過現在才召集了一百多人,還差一半呢。

劉海燕掃了掃,不由眉頭一皺:「徐國忠!徐國忠咋沒來哪?身為村裡的會記,他也是村幹部啊?誰腿腳快,去喊他一聲,順便讓他把他家的牲口牽來拉車!還有王小眼!這老東西每次都偷懶!他跟他兒子是兩家,得出兩個勞力!」

……

劉海燕挺厲害的,開始讓人去催促沒來的。

去找徐國忠的陳楚。

徐國忠正在家裡吃土豆燉茄子。

見陳楚來招呼他。

徐國忠不禁放下了筷子,嘀咕著:「肯定是劉海燕那死娘們,整天跟我過不去!」

而一聽陳楚讓他牽著自己家的牲口去。

他更是不樂意了。

「陳楚啊,除了我還誰沒去啊?你看這一大早上的……」

「還有三四十人吧,有王小眼沒去……」

「妥了!陳楚,你先回去,我出人,然後王小眼家出牲口,就這麼定了……」

陳楚答應了一聲。

回去跟劉海燕說了。

劉海燕哼了一聲:「徐國忠倒真會安排!心疼他家的牲口跟拖拉機,那王小眼摳的一分錢賺出水來,我就不信他能出牲口給你……」

過了一陣,人數還是到的緩慢,劉海燕還是順不過來這口氣,隨後大聲說:「你們都這麼不積極,還想不想分地了?」

「想啊!誰不想啊?海燕妹子,我這不來了么?你就這麼想你哥哥我啊?」

大夥循聲望去,只見徐國忠牽著一匹老馬晃晃悠悠的朝這走過來。

那老馬瘦的跟皮包骨頭似的,都能看到肋條一根是一根的。

蹄子都快磨沒了,上個土坡徐國忠還得在後面推著,不然好像都上不來。

劉海燕氣得差點暈過去。

心想這牲口也能幹活么?

不用問肯定是他在王小眼家借的。

徐國忠樂呵呵的過來說:「海燕妹子,柳副村長,我來了……」

柳冰冰還沒說話。

劉海燕就點著徐國忠鼻子大聲喊。

「徐國忠你咋把你爺爺牽來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