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九十六章三間瓦房塵與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三間瓦房塵與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我爺爺……」徐國忠看看這匹老馬。品書

「我說大妹子,沒你這麼罵人的,你看這馬老對吧?老當力壯你懂不?穆桂英八十歲還能怪帥呢!你看這馬身子骨有多結實!」

徐國忠一拳雷過去。

這老馬哀鳴一聲,兩條後腿劈開,差點倒了,然後嘩嘩嘩撒了泡尿,表示不滿。

馬尿星崩的濺到徐國忠褲腿子上了。

「得了吧!徐國忠,我還不知道你?把你爺爺牽到那邊樹根底下涼快一會兒吧,別在中暑了!那樹根底下還有青草啥的,讓你爺爺吃點,別餓壞了!我告訴你,你和王小眼的不算~!馬小河,你去把王小眼爺倆叫出來幹活!不然分地的時候……他自己看著辦!」劉海燕一口一個你爺爺的。

徐國忠瞪瞪眼睛,一咬牙一跺腳,也沒敢吱聲,他有把柄在人手裡呢!前天跟陳楚孫五去洗頭房找小姐讓警察逮住了,村上花的錢贖的他,他怕劉海燕把這件事當這麼多人面前捅出去,那可就丟人現眼了。

村民們都陸續到齊了,馬小河也回來了。

說王小眼跟他兒子晾柴禾哪,沒時間來,而且已經出了一匹牲口了。

劉海燕氣得夠嗆,心想王小眼拿牲口誰敢用啊,這干點活在昏過去了死了,村裡還得賠他一匹新的,這老傢伙可損著呢。

二百多戶都到齊了,就差王小眼一家。

劉海燕也不等了,招呼人修水渠。

大夥也都知道王小眼的德行,都不和他一般見識,不過很多人嘴裡也都不乾不淨的叨咕著他的壞話。

陳楚心裡一動,心想王小眼,正好今天就是你的倒霉日了。

一般黑社會報復,講究快。

剛受欺負馬上一個電話叫來人。

最多隔一天。但陳楚不這樣想,咬人的狗不漏齒,自己得等機會才行。

大夥越是罵王小眼越好,那樣自己才好下手。到時候也不知道懷疑誰好。

但究竟怎麼下手?

陳楚琢磨著,揍他?那老東西屬於無賴,除非打死他,不然打一頓還那德行。

他心裡琢磨著,也慢悠悠的幹活。

「陳楚!你去給村裡買點東西,然後走村裡的賬!」「買啥啊?」陳楚說。

劉海燕忙把他拉到一邊。

「傻小子,讓你買就去買,就是讓你偷會懶,懂不?」

陳楚明白了,小聲嘀咕一句:「還是姐姐心疼我,就不是咋報答姐姐。」

「滾……陳楚,你就是嘴裡說的好聽,總是色迷迷的看著柳副村長,還哪看著我啊?」

陳楚還真看了柳冰冰一眼,她也沒閑著,外面套了一件迷彩服,馬尾辮一甩一甩的幫著拔著水渠裡面的草。

她修長的身段,迷人的小腰,讓陳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心想要是周圍沒這些人多好,把她按倒糙一頓。

有柳冰冰在這,他還真不想走,不過也不能駁了劉海燕的好意。

這才放下鐵鍬回到村裡,他先在王小眼家轉了一圈,果然,這老傢伙把苞米桿圍繞在房子四周晾曬著。

這簡直就是沒活找活干,最近幾天也沒下雨,你晾啥柴禾啊?就是偷奸耍滑了。

陳楚轉悠了一圈隨後跑回家,取了藏好的錢,跑到張老頭兒那了。

一進屋,見長老頭兒坐在炕頭上盤腿坐著。

「老傢伙,你圓寂了咋的?」

「滾!你這驢!老子死了房子也不留給你!嗯?什麼玩意?」

「一萬塊錢,我現在沒身份證,在銀行也開不了戶,要是給我爸他肯定存起來我就拿不出來了,還是放在你這吧,你要花就花,我用錢了就過來取。」

「呸!老子都給你花沒了換酒喝,你取個屁!哪來的?」

「糙那小青給的,算是對我下面大傢伙的磨損費……」

「呸!你糙了人家,人家沒管你要磨損費就不錯了!不過你小子有前途,姐妹雙飛啊?嘿嘿!」

「必須的!不把她們姐妹一起糙了,不是給你丟臉么?」

「行,行啊,有前途,不過驢啊,我告訴你,你現在還是嫩,真正的男人……我是說真正有魅力的,一個眼神就可以征服女人。你看著啊,比如我的眼神……」

陳楚愣了一下,張老頭兒兩眼渾濁,一副欠扁的湊過來。

陳楚噁心的差點一大嘴巴抽過去了。

「老傢伙,你這模樣我看著都尿急!」

「滾吧!想當初老子沒少迷倒小姑娘……」

陳楚又接著吧自己被馬猴子圈踢的事兒說了,又想報復王小眼跟閆三。

張老頭兒琢磨了一番。

「驢啊,你被人揍,誤通了身上的經脈是好事兒,這種事不好碰的,知足吧,至於王小眼你就別打他了,那麼大歲數了,怪可憐的!那混蛋最喜歡錢了,他不是在周圍晾柴禾么?你可以給他一把火,能把他家房子都燒沒了,房子一沒,這老傢伙得損失多少錢啊?我感覺他肯沽耍比你打他一頓強多了……」

陳楚咧咧嘴,心想還不如打他一頓呢!這老傢伙更狠,王小眼房子燒沒了,還不得上吊啊。

「老傢伙,你……你說的不錯,不過這可有點損啊,不光明啊,放火,這成啥了?」

「呸!你懂個屁!什麼光明?是搞破鞋光明,偷人家媳婦光明?還是糙了人家女人,又騙了人家的錢光明?你小子缺德事乾的太多了,把班主任老師都糙了你還和我談什麼光明?你還要點臉不……」

「額……老傢伙,你說我怎麼辦好?你損主意多。」

「我……放屁!這叫計策!這叫火攻,還有水攻,古代兵法都講究謀略,你以後也要記住,想要成大事必須要學會不擇手段!哪個得天下是光明正大來的?哪個強者也都是耍陰謀,玩軌跡來的!比如仙蹤……說了你也不懂!」

張老頭南驢戳絲矗遂又小聲說道:「閆三你要先放一放,這小子兩天沒動靜,肯定有準備,你還是小心點,至於王小眼,你不能明著放火懂么?你看啊!這個驢糞球,用火燒成了火炭,隨後用破棉花多包幾層,外面再用報紙包上,塞進他家柴禾裡面,估計一個多小時就會燒出來,懂么?」

陳楚點點頭。

雖然覺得這種招數有點陰損,但無毒不丈夫,反正是報復,這次就讓王小眼傾家蕩產,他差點讓自己丟命,自己也算還他一次了。

陳楚下午沒去幹活,就在家裡背書,有村民問他哪去了,劉海燕就說給村上幫忙了。

陳楚背了一天書,到了深夜舒出口氣。

感覺那三本八卦易經的書都背下了。

滿腦子全是卦象。

此時,圓月當空。

陳楚長身而立,夜風陣陣,吹拂他衣衫獵獵。

陳楚找出家裡的幾枚大錢,在手裡略微晃晃,旋即伸展開。

三枚大錢正反各有,反覆幾次,陳楚搖出一副井卦,隱而後發之象。

在心中琢磨一番,便是要先忍耐,諸事暢通之意。

便是忍耐閆三了。

陳楚點點頭,卦象跟張老頭兒交代的差不多。

王小眼屬於小人,而井卦中小人不得勢。

陳楚看了看時間,九點半。

便開始燒起驢糞蛋來,等驢糞蛋通紅了,便找來破棉花包好這燒得通紅的驢糞蛋。

多包了幾層,隨後用報紙把棉花包好,繩子纏繞住。

隨即跳出院牆。

此時村中寂靜,蛙鳴響徹。

陳楚來到王小眼家,見房前屋后滿是乾乾的苞米桿,圍個密不透風的。

陳楚輕哼一聲,把這包報紙塞進裡面,揚長而去。

不過他並沒有睡,等的無聊,便摸起醫術隨便翻看。

一個半小時以後,村西面傳來熙熙攘攘的人聲,隨後亦是喊叫聲。

「救火啊!快救火啊!」

陳楚見鄰居都爬起來去救火了,自己也拎著個盆,主要是去看熱鬧去了。

只老遠就看見火勢飛揚,陳楚也有點懵了。

沒見過這麼大火,平時在家做飯感覺這火就那麼回事吧!

現在一見,差不多兩丈多,老高的火苗子的往半空中攛,天都給燒紅了,真嚇人啊。

陳楚不禁也跟著加入救火隊伍了。

王小眼跟老婆都跑出來了。

這老小子只穿個大褲衩子,臉上黑的一條一條的,還圍著個破被子。

看著三間大瓦房已經瞬間燒著了兩間了。

忙喊兒子道:「王大勝!你他媽別光顧著救火,趕緊打電話報警!」

王大勝嗯了一聲:「爸,119多少號來著?」

王小眼眨眨眼:「119……你***山驢逼!119不***119嗎?」

王大勝有點傻了,手指哆嗦的按著手機119。

隨後撥了過去。

王小眼就在旁邊聽著,趕來的徐國忠也在旁邊,還跟陳楚打了個招呼,畢竟他倆還有閆三是一起在洗頭房找小姐被抓的,有點獄友的感情。

「喂~!是119嗎?」王大勝大聲喊:「喂!不好啦!我家著火啦!你們快點來吧!」隨後啪的掛了電話。

王小眼反應了一會兒,身後的陳楚跟徐國忠也懵了,愣了五秒鐘感覺好像少點啥沒說。

「大侄子,你說你家在哪了嗎?」徐國忠小聲問了一句。

王小眼上去就對著兒子一大嘴巴。

徐國忠忙攔住:「老哥,別打,別打,現在是用人之際,孩子也懵了,王大勝,你還不快點再打過去,說清楚你家地址!」

「唉!」王大勝臉上**辣的,急的都快哭了。

忙撥通電話:「喂!我家著火了!我家是大楊樹鎮,大楊樹鄉,小楊樹村……對,誰家?哦,王小眼家,我把叫王小眼,你來一打聽王小摳沒有不認識的……」

「畜生!」王小眼聽不下去了,過去踹了兒子一腳,一把搶過電話。

「我***咋養了你這個白眼狼的畜生!」

王小眼搶過電話喊:「喂,我叫王德懷!對,小楊樹村僅南頭第五家,啥?我去村頭接你們!行~!」

王小眼領著兒子往村東頭跑,陳楚跟徐國忠一行人也跟著去接消防車。

到了村東頭等了一陣也不見消防車來。

王小眼急的又給119撥過去電話。

「你們***咋還不來啊?啥?我態度好點?文明?行!爹啊!我家都快燒沒了,你們來吧……」王小眼一屁股坐到地上嚎了起來。

陳楚發現,除了自己,旁邊的徐國忠也在捂著嘴笑。

消防車來了三輛。

到的時候王小眼三間大瓦房燒沒了兩間,最後一間火勢也猛,消防車開始發射冰炮,幾下就把王小眼最後一間房間也給砸塌了。

王小眼傻了。

一般火勢大是需要發射冰咆的。便是大冰塊子,很有效。

火撲滅了,最後定型是天乾物燥,王小眼又把柴禾都散開,活該著火。

可王小眼拉著消防員不讓人家走,說最後一間房本來沒塌,是他們拿冰咆打塌的。

不過王小眼訛人是出了名的了,被大夥勸住,消防員連口水都沒喝就跑了,真怕被這老瘋子給訛上。

王小眼直接搬到兒子王大勝小賣店去住了。

村裡人大多幸災樂禍說他活該。

不過,陳楚身後卻響起一個不和諧的聲音。

「麻痹的,肯定是陳楚這小子乾的!他糙了人家兒媳婦,現在又放火燒人家房子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