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章不顧恥,肌膚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章不顧恥,肌膚雪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霞再次迎來了一次新的高度。..

雖然時間緊急,不過這種頭來的感覺更好。

就像流星劃過,更美麗,更爽,更值得回味跟留戀。

陳楚也是如此。

下面不由得啪啪啪的加快著速度。

聽著王霞如同小貓一樣的冥冥的叫喚。

裡面的水流咕嘰咕嘰的聲音,陳楚有些受不了了,不過還不想這麼就弄出去。

馬上抽出下面,把王霞翻過身子,讓王霞撅著屁股。

他才在王霞後面鼓弄了一陣,隨後咕唧一聲又幹了進去。

「陳楚……不行了,上課了……要不以後再……」王霞說著,而陳楚已經又進去了。

而且開始啪啪啪的加快著節奏的糙起來。

這時,陳楚聽到了隔壁房間傳來咳咳的咳嗽聲。

心想肯定是夢霄晨這代課老師,咋了?下面又痒痒了?

行啊!老子等辦完了王霞就過去干你。

陳楚想著,下面開始啪啪啪的快速的抽送。

兩手摸著王霞潔白的後背,隨即,看著她那滿肩膀的波浪卷。

兩手抓住,像是趕車抓住牲口的韁繩是的,拽著王霞的頭髮,下面狠狠的糙一下,就拽王霞頭髮一下。

「啊!陳楚……我糙你媽啊……」

王霞忍不住罵了一句。

陳楚卻啪啪的拍了拍她的大白屁股蛋子。

「老師,你快罵,罵啊……」

「我糙你媽……」王霞又罵了幾句。

「啊……」陳楚下面忍不住的嗤嗤嗤嗤的射了出去。

兩人身體貼靠在一起堅硬了半分鐘,這才分開,陳楚把軟了的傢伙抽了出來。

見王霞屁股蛋子上一片的水澤。

而王霞兩條大腿分的很開,小洞洞裡面的液體滴滴答答的都流到了地上。

她蹲著劈開大腿往下控了一會兒,這才找紙巾,自己擦也給給陳楚讓他擦。

陳楚也慌忙的擦完了,提上褲子,繫上褲帶。

隨後忙幫王霞擦溝子。

「哎呀,你起來……煩人……你擦地上流的……」

陳楚擦了擦地上的一灘液體都收拾到紙簍里了。

「陳楚……我去上課了,你把紙簍倒了……」王霞紅著臉,見絲襪上沒碰到液體,這才放心了,隨後放下了裙子。

把波浪頭髮也往兩旁撫了撫。

「等會兒……」陳楚說著抱住王霞捨不得的親了親她的紅紅小嘴兒,有些不舍的舌頭伸進王霞的嘴裡跟她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兩手去揉著王霞的奶。

「啊……好了,討厭……裙子都又弄皺了……」王霞雖然小聲嗔怪著,不過還是回親了陳楚兩下,又撫了撫胸口,這才走出門。

陳楚在裡面收拾了一下,拎著紙簍往廁所倒去了。

他作為學委幫助老師打掃一下辦公室也正常了,無可厚非。

亦然沒啥人懷疑的。

或者說根本沒人往那方面去想,初中學生把班主任老師給糙了,而且兩人還在辦公室里光著屁股大戰,做夢也不會有人想的到的。

陳楚倒完了紙簍,隨後回到教室,見識夢霄晨的課,她正往黑板上寫題,聽見陳楚敲門,說了聲請進。

回頭看了看陳楚,柳眉微皺,臉上的表情也有點不自然。

兩人畢竟搞了幾次,而且還在一被窩睡了一晚上。而剛才夢霄晨在自己房間里聽到王霞辦公室發出一陣陣的嬌喘,聽的她下面都濕了。

不由得白了陳楚一眼。

心裡又憤恨,更有些覺得不公。

自己處女都沒了,陳楚還背著她在外面搞女人,不過……是自己說和他沒結果的,想到這裡,她又嘆息命苦了。

此時看陳楚,眼神有點複雜……

「回去坐。」

「哦……」陳楚答應了一聲走了回去。

夢霄晨繼續講課,她講課和王霞有些差距的,畢竟年輕,而且是來實習的,有些緊張,而且有些地方說的也不是很具體的。

當然,王霞講課和柳冰冰亦是有差距。

雖然王霞當了幾年老師,但柳冰冰可是北大畢業的,那年的北大,亦或說是2000年的北大可不像現在這個德行。

2000的大學是能夠學到真正東西的,現在的大學基本上學的就是怎麼搞對象,怎麼兩人在一起同居過日子,然後打胎,找乾爹啥的……

柳冰冰北大畢業,講的陳楚更入迷,當然,人長得漂亮也有一定的關係。

夢霄晨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想要和陳楚說點什麼,想了想還是算了。

有些失落的離去,陳楚看著她有些纖瘦的背影,裊裊娜娜的有些病態的模樣,很像是走在夕陽西下的林妹妹一樣。

陳楚心裡忽然有些發酸,覺得自己對不起夢霄晨,人家是處女,自己也把人家玩了,為啥就不理人家了?

嗯……老子得報答她,哪天抽空再糙她一次……女人么?總是要哄著來的……

剛下課,王紅梅就過來了。

臉上略微有點紅。

沖陳楚小聲說:「我和你說點事兒……」

「啥事兒啊?說唄。」陳楚故意裝作很隨意的樣子。

不過他心裡已經是心花怒放的了。

心想有一個小賤人要上鉤了,嘿嘿嘿嘿。

不過還是要短短架子的,就像村長張財,村裡的老娘們他糙了不少了。

而且別的村裡的大姑娘小媳婦聽說他也玩了不少,但本村的姑娘他一般不敢玩,怕出事,正所謂遠嫖近賭的,不過老娘們沒事,糙完了穿上褲子就走了,就跟撒尿是的。

不過,張財對哪個女人都是板著臉,像皇帝是的發號施令,當然,笑臉那也是哄著來,追求卻是不主動的,相反有很多娘們主動的往他懷裡鑽,為啥?因為他是當官的。

男人一當官,女人有的是。也便是很多人都想考公務員當官就是這個道理了。

陳楚仰著頭,一副帥氣的模樣。並面帶微笑是的說:「啥事兒,你就說被……」

「哎呀……你來唄……人家和你有話說……」

「呼呼……好……」陳楚倒背著雙手,牛叉哄哄的走了出去。

心想老子是學委,這是在跟請教自己題目的同學談題。

忽然心想,老子以後當個老師不錯啊!這樣能糙多少學生啊?

陳楚忽的像是找到了自己以後人生的方向是的。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走廊。

王紅梅問:「你看了么?」

「嗯?看什麼?」

「就是……就是我夾在作業本裡面的那張紙條啊……」王紅梅說道後來小聲不大。

「紙條?什麼紙條?」陳楚有點發懵。

「哎呀……就是人家給你寫的……」王紅梅說著臉騰的紅暈起來。

……

「王紅梅!班主任老師叫你去呢!」朱娜冷著面孔沖陳楚跟王紅梅說了一句。

「哎呀……」王紅梅兩手捂住臉,隨後揉了揉面孔指著陳楚瞪了他一眼說:「都怨你……」

王紅梅說著就往王霞辦公室跑去。

那跑起來圓圓的大屁股一晃一晃的,陳楚下面真有點感覺了。

陳楚轉臉看向朱娜,看她還是那樣冷冰冰的看著自己。

而不管夏天多熱,多曬,那臉上,脖子,總是奶白色,這皮膚真好,比嬰兒的都要好。

「朱娜……」陳楚小聲的說了一句。

「幹啥?」異常磁性的聲音發出,朱娜修長白皙如蔥般的柔荑撫了撫額前的秀髮,看了眼陳楚。

「沒……沒事兒……」

「哼!沒事你瞎喊啥?」朱娜白了他一眼,轉身走進教師。

「沒事……老子就是想糙你……」陳楚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等到上課,王紅梅也沒回來。

第三節課是政治課。

上課十來分鐘,王紅梅回來了,顯然是哭過,邊走還邊擦著眼淚。

回到教師,狠狠的瞪了陳楚一眼,隨後坐到座位上抽泣兩聲,臉埋在胳膊里,趴在桌子上抽泣了幾聲。

「怎麼了?」政治老師問了一句。

「沒事……」王紅梅過了一會兒坐直身子,回頭淚眼汪汪的瞪了陳楚一眼。

她平時尖酸刻薄的,又勢利眼,所以班級沒一個人對她有好印象的,所以她哭就哭,連同桌的女生都不去安慰她。

王紅梅自己找出手紙擦了擦眼淚。

政治老師也不是班主任,當然不管這事兒,再說政治本來就是副科,屬於雞肋的,一直不被重視。

再說這破學校今天有,明天興許都沒了,所以都管好自己了。

這節政治課跟下一節語文課,王紅梅都在哭。

只是小聲的哭,隨後陳楚看到老師們下班了,王霞也坐班車走了。

最後鈴聲響起,陳楚也幫著收拾衛生。

「哎呀,學委也幫我們幹活啊?」

「唔……我這不剛當上學委么?發揚一下風格……」

陳楚其實只是看王紅梅還在趴在桌子上抽噎抽噎的。

這時,一個女生說:「學委啊,你要發揚風格,那我們可都走了啊!你自己收拾……」

「別啊!我自己得收拾什麼時候啊?」

「切!」那女生白了他一眼說:「學委,我這是給你機會啊!你看人家哭的,你也不過去安慰安慰……」那女生說著話看了看王紅梅。

陳楚笑了笑:「別瞎說,和我沒關係啊……」

「誰說和你沒關係啊!人家一節課都看著你哭,肯定和你有關係……」

幾個同學說完嘻嘻哈哈的走了。

畢竟陳楚現在是學委了,考試他們還想要陳楚幾個紙條呢。

人都走凈了。

校園再次空空蕩蕩。

陳楚這時才伸出色狼的小爪子,輕輕的拍了拍王紅梅的肩膀:「你咋了?老師和你說啥了,你哭啥……快,別哭了……」

王紅梅抽噎的坐直了。

「陳楚……今天我過生日,不是啥同學聚會,同學沒有一個理我的……我一個人沒意思……我爸媽還都在外地上班……我……這個給你……」

陳楚見她小臉哭的一條一條的,伸手結果一團皺巴巴的紙,這紙顯然是被撕碎了的。

不過是用膠帶小心的粘連起來的。

陳楚接過展開,是王紅梅對他表達的愛意。

不過夾在作業本里了,她本以為最後一個交作業,陳楚會看到,不過陳楚光顧著糙王霞的小13了,根本看都沒看。

陳楚心裡忽然多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雖然他玩了這麼多的女人,但還是第一次有女生給他寫情書。

他有些激動了。

「你別哭了……是不是我接受你,做你對象,你就不哭了……」

王紅梅止住眼淚。

陳楚又說:「你看你不哭多好看。」

「你,喜歡我嗎?」

「你不哭我就喜歡。」陳楚張開胳膊,王紅梅一愣,就被陳楚抱緊懷裡。

王紅梅哭的更厲害了。陳楚卻是在笑,心裡琢磨今天晚上能不能糙了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