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零三章夜風襲襲嬌臀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夜風襲襲嬌臀肉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好不容易才做了這個決定,不過小柳庄雖然人不多,但是挨著公路,來來往往的車還真不少。

這條路直通……內蒙古,屬於交通幹線了,途中有收費亭,當然,摩托車不收費。

陳楚本想說一句沒油了啥的,就挺在路邊,四外都是廣袤的上崗下坡的,隨便找個壕溝小樹林啥的都能把這女生辦了。

但是這路上不光有機動車,還有牛車,馬車,毛驢車,陳楚這個氣。

而且越是往前騎,車輛還越多,心想算了,麻痹的,你去縣裡不得回來住么?回來的時候老子再辦你……

陳楚想到這裡,也就不停留了,直接騎到縣城。

日落黃昏,晚霞嬌媚。

這時候的落日餘霞落到美人,亦或任何人的面孔上都是那樣的自然和諧。

而這種美景也只有在農村才能夠享受到,城裡是沒有的。

陳楚從倒車鏡偶爾瞥眼王紅梅,落日晚霞映襯在她嬌美的臉蛋兒上,更添了一絲酡紅的醉意。

陳楚看的下面有點硬了。

轉了一個彎,問王紅梅去哪裡。

「去……去,對了,找一個公用電話亭吧,我給我同學打個電話問問她們在哪……」

「不用了,用我的電話打吧……」陳楚說著把電話遞了過去。

「這…[email protected]?」當年的飛利浦[email protected]差不多跟現在的愛瘋5了。

拿出來都是牛逼轟轟的。

「哦,你不是要打電話么?」陳楚把車停在路邊。

「你的?」

「嗯。」

王紅梅目光有點躲閃,她雖然知道陳楚現在學習很好,不過也從別的同學那裡知道他爸是個收破爛的,根本……能買的起手機嗎?

不過這手機卻是嶄新的。

王紅梅搓了搓小手,才發現自己不會按。

忙從兜里掏出個小本子在上面翻著。

陳楚看到了她的一串串的號碼。

隨機告訴了陳楚一個。

陳楚幫她撥了過去。

響了幾聲對方接聽了。

王紅梅有些激動的對著手機說話,那邊很吵雜,顯然是在歌廳啥的了。

「花蕊歌廳,你來吧妹子!」

王紅梅答應了一聲。

隨後陳楚收回電話,他也不知道花蕊在哪,不過破縣城總共就這麼大的地方,找一圈也就找到了。

本來是有歌廳一條街的,不過花蕊歌廳離著人家一條街有點距離,在洗頭房後面。

陳楚對這裡挺了解,前幾天就是這翻船,找小姐讓警察逮住的,一想起來真***丟人啊。

老子還沒脫褲子開糙呢,就被人抓了。

還好提尹胖子沒罰錢,不然那就太冤枉了。

這花蕊歌廳跟洗頭房隔著一條街,其實就是房前房后,花蕊歌廳對面還有兩個歌廳,裡面都是橘紅色,或者是殷紅色的燈光。

裡面傳送出歇斯底里,上氣不接下氣的歌聲。

就跟誰家死人,誰家媳婦難產發出的聲音一樣驚悚。

音樂還賊響。

陳楚把摩托車停下,隨後鎖好。

見這幾家歌廳都是挺廉價的,38元隨便唱,加上果盤啥的,啤酒,幾個人一百多塊也就夠了。

要是再摳搜點,五六十也就夠了。

陳楚跟王紅梅走了進來。

本來兩人是分開走的,而剛到歌廳門口,王紅梅就一下拉住陳楚的胳膊。

臉上笑容滿面的,歌廳不大,根本就沒有包間,就一個八十多平放的大廳,其實用民房改建的。

中間有一個舞池,正中間有一個背投電視。

周圍擺放著一些桌椅,可以容納三四十人的樣子,不過現在就有三個女生坐在一簇在抽煙。

基本上都是牛仔短褲,上身或白色,或黃色的小衫。

「張姐,這是我對象,叫陳楚,我們般上的學委……」

「糙!老四,你啥時候有的對象了?臨時划拉的吧?」

那個被稱之為張姐的女生站起來,能有一米七的個頭了,長得虎背熊腰的,跟***相撲運動員是的,胸前兩隻大扎直晃悠,刀削髮,黃不黃,白不白的眼色。

這時,陳楚又往旁邊看過去。

另外兩個女孩兒一個亦是身高將近一米七了,長得臉有點長,不過總比這個大狗熊耐看,兩條大長腿,白花花的,陳楚真想摸兩把。姓許。

另外一個身高一米六,穿了一身淺黑色的制服,齊腮的短髮,鴨蛋臉挺可愛的,有點嬰兒肥,露出的大腿極其誘人。

「哎呀,張姐,我以前就認識的,張姐,這不你過生日我特意給你帶來看看么?」

我糙!陳楚暈了,心想這王紅梅怎麼一個屁八個謊啊!

滿嘴跑火車啊!一會兒她過生日,一會兒父母都在外地的,看來她的話不能信,現在又是這女生過生日了。

「陳楚?」那個大長腿興許的女生說:「麻痹的好像三中聽說過啊,前幾天不是摸底考試么?咱三中出的題,然後聽說鎮中學有個傻逼考第一,在咱三中三千學生裡面排行第二,咱那傻逼老師還說這學生鐵定瀚城一中的實力了,還要去挖人……」

那個齊腮短髮女孩兒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陳楚幾眼。

忽然沖王紅梅說:「行啊!老四,處了個學習尖子,你破了沒?沒破抓緊時間破啊……」

「咯咯咯咯……」幾個女生就拿陳楚開涮了。

被女生開涮陳楚也有點不自然。

「喂!學習尖子,能喝酒不?陪大姐喝點,我和你說我們四個在小柳庄就是拜把子的姐妹,學校黃了,我們三個都轉校到三中來了,就老四跟那個傻逼叫什麼來著?對,叫陳述的,去了你們鎮中學,聽說我們班主任要過去挖你呢!你要是來三中了沒事,大姐罩著你……」

這女生說著遞過來一瓶啤酒。

陳楚不能被女生嚇倒了。

跟著幹了幾個。

隨後幾個女生輪流唱歌。

王紅梅也喝了不少。

小臉一陣緋紅的。

最後那姓張的女生喊了一嗓子,上白酒。

陳楚也跟著幹了一瓶,王紅梅本不想喝的,不過也被灌了半杯,立刻就迷迷糊糊的了。

不過還是拉了陳楚一把小聲說了句:「走……」

幾個人都有些醉意,不過陳楚酒量是一斤白酒的量,比這女生強點。

嗯?了一聲。

王紅梅拉著他說:「我要吐……」

另外那幾個女生都哈哈的笑了起來。

等把陳楚拉了出來。

王紅梅卻說:「快走……」

「為啥?」陳楚問。

「不走我就付賬了,她們熊我讓我請。」

陳楚多少也明白點了。

隨後上了摩托車,隨即啟動,後面唉唉的喊了幾聲,陳楚也沒管,直接開車走了。

身後竟然傳來了罵聲。

「麻痹的付賬啊……」

陳楚一陣無語,心想這都是什麼人啊?

車上人不多,陳楚摸出銀針,一手把著車把,一手捏著銀針刺進太陽穴處,不消多時,他便清醒了。

陳楚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九點了。

摩托車往開了二十分鐘,路過了大楊樹鎮,往小柳庄開的時候。

忽然身後的王紅梅啊……的呻吟了一聲。

接著一雙小手緊緊的摟住他的腰。

「小華……」她低低的呻吟的叫了一聲,陳楚忙停了下來。

聽見王紅梅斷斷續續的,模糊的說什麼小華?什麼她錯了,愛不愛之類的話。

心裡有點明白了,麻痹的,這女生以前肯定處過對象。

現在迷迷糊糊的把自己當成以前那個小子了。

陳楚呼出口氣。

王紅梅已經抱住他又親又蹭起來,

嘴裡滿是酒氣的說什麼她錯了怎麼樣怎麼樣的,讓小華原諒。

「呼……」陳楚這個鬱悶。

王紅梅一勁兒的問,他便隨意回應著:「嗯,行,我原諒你了……」

「你原諒我了,為啥不抱著我,不親我……」

「麻痹的……這你可怨不得我了啊!你是自找的。」陳楚不是聖人,而是最喜歡偷女人了。

現在這傻女生往槍口上撞,沒有不吃的。

不僅嘿嘿笑了。「嗯,我是小華,那你脫個衣服我看看?」

王紅梅還真往下脫。

陳楚忙馱著她下了土路,往前又開了一段路。

隨機打開了摩托車的車燈,抱著王紅梅來到一片低矮的土坡上。

再也忍不住了,把王紅梅一推,王紅梅四仰八插的躺在了土堆上。

陳楚一下撲上去,捏住她摩托車燈光中的紅紅的小嘴兒,一口就親了上去。

喝多了的王紅梅醉意闌珊,兩手抱住陳楚的脖子。

「小華……要了……」

「**!」

陳楚解開了褲帶,把下面掏了出來。

嘴巴在王紅梅白凈的脖子跟臉上啃咬著。

兩手就開始給她解褲帶。

王紅梅下身是牛仔褲,淺粉色的褲帶幾乎就是裝飾了。

褲帶解開,陳楚接著往下一扒。

這牛仔褲挺緊的,而且王紅梅的屁股挺大,一時還沒扒下來。

而且王紅梅兩隻細細的胳膊摟著陳楚反倒搗亂了。

陳楚忙解開她的一經的扣子。

見她迷棱迷棱的像是要吐。

忙把她的上身的小衫往上一擼,推到了脖頸那,看到了一對爆*,那大奶白花花的,裡面是白色的蕾絲花邊的乳罩。

那乳罩像是要保不住爆*是的,鼓鼓囊囊的。

陳楚忍不住在她的*溝處吸了幾口,兩手又往前一推。

王紅梅的兩隻大扎就彈跳了出來。

「啊……」陳楚激動的兩隻手有些顫抖的揉了上去。

嘴裡小聲的說道:「王紅梅,我的小寶貝,我終於摸到你的大扎了……」

陳楚激動了邁步上前,把自己的打棍子一下頂在了王紅梅胸前兩隻白花花的大紮上。

兩手往一起合著她的大扎,他的打棍子就在王紅梅的大紮上開始一上一下的來回的出溜。

「啊……真好……真爽啊……」陳楚呼吸急促起來。

心想真是一個女人一個味道。

他沒想到王紅梅的大扎這麼柔,這麼嫩。

麻痹的,也不管你是不是處女了,即使是處女,老子也把你糙了,等糙完了再說。

陳楚忙從她身上下來,把褲子踢掉,隨後把王紅梅反轉過來。

一把抓住她後面的牛仔褲,伸手摸進去,摳了兩把王紅梅白白的,深深的溝子,裡面濕潤的,陳楚還放在鼻尖問問。

隨後往下一拽。

王紅梅白花花的大屁股就顯露出來。

陳楚幾乎兩眼噴血,一口就親上去。

連親帶啃的,在車燈的照射下,王紅梅的白白屁股泛出性感柔美的線條……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