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零四章月下疑見處女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月下疑見處女血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女人是不同的,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美。

當然,要是醜八怪就有不同的丑。

漂亮的女人在小姑娘時候跟成熟的時候也是不一樣的。

小姑娘的時候那是小花瓣兒一樣的新鮮,那小手,那小腳,那身子就是一塊從未開發的處女地。

雖然未被開墾,有些生硬,但是卻充滿著神秘和迷戀。

那甜甜的小嘴兒跟身上不斷散發出來的體香……賊好。

女人一過四十,那一臉的褶子,一肚皮的囔囔踹,不用玩,看一眼都噁心了,我擦,要是玩一把半年都不帶勃起的。

王紅梅十六歲,正是如花似玉的好時候,白嫩的小臉,一米六五的個頭,細細的腰肢跟磨盤般圓滾滾的屁股,一看這女生的溝子就一定知道以後能生兒子,而且女人眼子大也證明**的旺盛。

王紅梅越是勢力,越是討厭,越是裝,越是不近人情,陳楚越是有佔有她的**。

心想這樣的賤人,不往死干她一頓,都對不起她。

他沒有用銀針,他就是想讓王紅梅在清醒的意識中糙她,包括以後的朱娜也是如此,用銀針把人家刺暈了糙是一個味道,不刺暈讓她這樣看著自己被糙又是另一種風味。

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風味,不同的玩法亦是有不同的感覺。

就像豬肉,你不同的炒法,燉法就有不同的滋味,女人不同的玩法亦是如此。

但玩夠了便是吃膩了,就沒意思了。

王紅梅二八年齡段,自然是那些上了年紀女人沒法比的,小姑娘身上亦是帶有獨特的處子一般的清香。

陳楚不知道她是不是處女了,不過看著她這圓圓的白花花的溝子就受不了了,一口親了上去,隨即嘴巴叭叭叭的親了起來。

借著摩托車的車燈,陳楚可以看到面前雪白的大,中間的深溝應該是粉紅的,只是在夜間光線不好的原因,看著有點發暗,看著是黑乎乎的。

陳楚一頭埋了進去,鼻尖,嘴唇開始在裡面又親又蹭起來。

感覺王紅梅的溝子濕乎乎的,似乎有蜜水冒出。

「嗯……啊……」王紅梅嬌嗔的呻吟一聲,身體本能的痒痒的扭動,大屁股亦是隨著扭動而不斷的往上挺翹著,她的大屁股一撅,像是拱橋的形狀,兩條雪白的大腿也隨著翹起,因為被陳楚親著舔著刺激的痒痒想動。

王紅梅的大腿亦是分開了一點,陳楚腦袋忙鑽進去,開始舔著親著她的下面,感覺入口是那樣的濕潤,而且有兩口已經把王紅梅下面濕濕的小森林含進了嘴裡幾根。

稍稍的帶著一絲的騷味跟香水兒的味道。

十六七歲的女生跟大老娘們就是不同的。

要是大老娘們下面不用點清香劑啥的,那得老騷了。

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就要差上一些,而且那火燒雲裡面的蜜汁亦是酸酸的,仿若很純凈的甘泉一樣,陳楚不想喝這東西,心裡還是有點排斥,只是舌頭舔到了人家下面的水,味覺感應出來的酸酸味道了。

陳楚仰著頭,這樣可以更親到王紅梅的火燒雲。

這時王紅梅已經一陣的嬌喘伴著呻吟。

「啊……啊……哎呀……啊……」聽著她濃重的喘息聲音,陳楚下面梆梆硬了,他兩手從下面抱住王紅梅的嫩腰,摸上去皮膚異常的柔嫩,脖子再次往下,一手又勾住王紅梅的屁股,手指伸進她的屁股溝裡面。

嘴更往前頂著,一下親到了王紅梅火燒雲的大嘴唇。

感覺王紅梅的大嘴唇是那樣的肥沃豐潤。

陳楚的舌頭隨即往裡面一挑,進入她的小洞裡面,分開王紅梅的小嘴唇,感覺裡面像是有息肉在緊張的一吸一吸著他的舌尖。

陳楚兩手更摟住,用力的摟住王紅梅的兩瓣大白屁股,嘴狠狠的貼緊她的溝子的方寸之地,忍不住發出滋滋滋滋吸允的聲音。

王紅梅受不了了。

「啊……不要……不行……陳楚……你。啊……」王紅梅清醒了一點,不過現在的衣襟已經開了,乳罩也被推了上去。

兩隻雪白的大奶在摩托車的車燈光線照耀下一晃一晃的。

滾圓,彈跳,又可愛的白白的肉球,加上王紅梅粉紅的嬌羞的面容。

不過陳楚不在欣賞著這些,而一直對著她的下面又舔又吸允。

王紅梅受不了,兩手扶著小土包的草坪,屁股乾脆往下一坐,整個坐到了陳楚的嘴上,溝子把他的嘴封堵住,也把陳楚的鼻子堵住了。

這小子呼吸都有點費勁了。

王紅梅的姿勢就像做在馬桶上,或者是在蹲著撒尿拉屎一樣,陳楚就在下面張嘴接著,舔著。

「啊……」王紅梅感覺像是在做夢是的,不過下面傳來了一陣陣的讓她渾身酸軟,欲罷不能的快感。

小洞洞裡面的流水越來越多,王紅梅渾身發熱,發抖又發軟。

「啊……陳楚……你……你快插進來吧……別……我不行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反正下面被玩的又癢,又熱,恨不得自己伸手進去狠狠的摳兩下,又恨不得有什麼粗粗的硬物伸進去插幾下,搗鼓幾把才好受。

陳楚舔了王紅梅下面十多分鐘了,感覺王紅梅溝子的這方寸之地已經濕潤的不能再濕了。

兩手推了推她的腰,從王紅梅胯下鑽了出來。

嘴裡也有點粘乎乎的,陳楚索性抓起王紅梅褲腳擦了擦,也實在沒啥擦的了。

王紅梅頭又暈下面又痒痒,酒勁兒又上來了。

兩條豐腴雪白的大腿自己劈開了。

下面的洞洞里濕潤,而且熱的很,她這樣自己劈開了,經晚風一吹,還有些涼爽。

陳楚幾把將自己的衣服脫光,下面剛才就脫的差不多了。

此時光溜溜的有點擦黑的身子虎視著王紅梅半裸的白花花的身子。

這時月光灑滿,不知道啥時候月亮升起來的,陳楚想可能自己的精力都放在怎麼糙王紅梅身上了,月亮誰知道啥時候起來的,他根本沒在乎。

荒地四周被照得影影綽綽的,離這裡能有兩公里的官道上,一些來回跑動的車輛站站停停的像是往這裡觀望是的。

陳楚心裡罵道:「看你麻痹啊!沒見過咋的?再說了,大晚上的你們能看見個毛啊?」

不過有月亮地了,陳楚就把車燈關了。

月下,王紅梅半裸的白花花的身子更是誘人。

其實,男人女人都是一樣的色,男人喜歡在野外,女人也是喜歡的。

只是她們不說,裝的緊。

而陳楚擦黑的男人身體,小腹和胸前的人魚線更是女人喜歡的。

女人是喜歡白花花的小白臉,但是只是喜歡他們的皮囊,而女人的骨子裡面還是喜歡那種有些粗魯狠狠糙她們大男人,那樣才過癮。

和男人一樣,男人喜歡跟不同的女人糙,喜歡蘿莉,御姐,少婦,班花。

女人也喜歡和不同的男人糙,帥氣的,小弟弟的,大哥的,乾爹的,成熟,幼稚,粗鄙,粗魯,暴力……

只是一個是明騷,一個是為了力氣的騷氣暗流潛涌……

陳楚完美的人魚線,顯得身材有些修長挺拔,朝王紅梅面前走的時候,她的芳心也是有點激動的。

只是不能的說著不要,其實她下面的洞口已經迫不及待的敞開了。

「不行啊……」王紅梅兩手推著陳楚堅實的胸膛。

而陳楚已經抱住她兩條修長雪白的大腿,把她按在草地上。

下面早就挺直的大傢伙,在她的洞口磨蹭了幾下,接著咕嘰一聲,慢慢的插入。

「啊……」

王紅梅一聲尖叫。

把陳楚也嚇了一跳。

心想麻痹的玩了這麼多的女人,就她**叫的響啊。

不過女人越叫,男人越刺激跟興奮。

「我糙……挺緊啊……」陳楚小聲說了一句,抱著王紅梅的大腿,下面調整了一下,接著居高臨下,身子放平,讓大棍子直直的往下壓進去。

「啊……不能啊,不要啊……」王紅梅長長的馬尾辮搖開,頭髮披散,眼淚從眼裡汩汩流出。

借著月光,陳楚看見王紅梅的下面肥嫩的大嘴唇肉在努力的往裡面卷著縮著,自己的大棍子亦是像是在狹窄的魚腸道裡面往裡插是的。

媽的!王紅梅不會是個處女吧!她這麼騷,不像啊,也不可能是啊!管她呢!幹了再說。

陳楚下面猛的一動,更是深了一些。

王紅梅掙扎的更厲害,兩手修長的十指手指間幾乎要嵌進陳楚的肩膀皮肉里。

也就是陳楚沒事總鍛煉,弄的身上皮糙肉厚的,要是那些學習尖子,皮膚薄的,早就被王紅梅抓開幾條血道子了。

即使這樣,陳楚擦黑的後背亦是出現些小白點。

「啊……爽……」陳楚呼出口氣,王紅梅越是用力抓,他下面就越是往裡面糙。

慢慢的,陳楚看到王紅梅下面的洞口有一圈殷紅的鮮血溢出。

只是這鮮血在月亮底下顯得紅色跟暗色,慢慢的往下流淌,經過王紅梅的溝子跟屁眼,滴答滴答的輕微落在下面的草坪上。

「你是處女?」陳楚問了一句。

王紅梅疼的眼淚流出來,酒也醒了一半。

「不是……」她咬了咬嘴唇說了一句。

「不是就好辦了……」陳楚說完,下面慢慢往外拔出,又悶哼一聲插入裡面。

撲哧撲哧的糙了幾下,裡面摩擦感讓陳楚爽的要死。

王紅梅的身子也在柔滑的草坪上被糙的一上一下的起伏。

兩條大腿光溜溜的被陳楚抱著,她被頂一下,身子就往土坡上竄點,陳楚往下拔的時候,她的身子就往下出溜,隨後又被陳楚頂上去。

王紅梅緊緊的咬著嘴唇,被幹了二十多下,下面的疼痛已經麻木了,感覺自己有股雲里霧裡,欲仙欲死的感覺。

「嗯……啊……」王紅梅咬著牙關,貝齒把下面的嘴唇咬住白色的痕,鼻孔中發出達到爽點刺激著她的悶哼。

她兩眼不去看陳楚,而是轉向天邊一角,看著滾圓卻顯得很薄薄的一片發出蒼白色微光的新月。這時陳楚下面動作加快。

王紅梅兩手向後抓緊緊抓著兩把長長的柔嫩的青草,指甲似乎嵌進下面鬆軟的泥土中。

她口中不僅也加快著呻吟,感覺陳楚在她身體里進出的大棍子比剛才又膨脹了一圈。

她感覺自己被糙了,不過卻被玩,被糙的很爽……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