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零六章朝天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朝天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四周萬籟寂靜,只聽到微微的蟬鳴和蛙叫,似乎在午夜十一點一刻的時候,就連吵鬧的夏日的蟬與蛙都進入了夜的清眠中。

夜風輕輕的吹拂,圓月不知何時已經當空懸挂。

靜寥的大地無比的沉默,時而在遠處的公路上,一兩輛快速行駛歸家的汽車快速劃過。

大地無限清涼,草地夜風中微微發出沙沙的窸窸窣窣之響……

清涼月下一隅,兩具赤條條的身子重疊的趴伏在一起。

陳楚摟著白花花的王紅梅。

她還在暈暈眩眩當中。

兩人剛才一上一下干著,皆然是揮汗如雨,酒精通過汗液已大半經排出體外。

而這一停歇下來,王紅梅被清涼的夜風一吹,身上的汗液乾涸,頭枕著陳楚的胳膊彎,臉頰貼著他的解釋有些擦黑的胸膛,細嫩柔滑的柔荑還摸了兩把他小腹的肌肉。

不過這女生就停下了。

而陳楚則欣賞著她曼妙的酮體,這月下兩條白花花修長的大腿更是讓人目不暇接,恨不得俯身,甚至是跪著舔即便她的大腿,還有那月下如玉一般的腳趾。

王紅梅沒有染指甲,那發出閃光的腳趾蓋又有一種別樣的誘惑力存在。

陳楚摸著她的奶,不過王紅梅卻不耐煩的撥弄開他的手。

陳楚笑了笑,心想這女人就他媽的不能慣著,不然覺得咱咋回事似的?

如果放在有的男人身上肯定會問:「親愛的,寶貝啊,你咋了?你咋生氣了?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或者恨不得哭哭啼啼給女人賠禮道歉。

王紅梅心裡想陳楚也是這樣的。

她隨手推開陳楚,站起來就穿衣服,一下踉蹌的差點倒地。

陳楚笑笑,他早就知道王紅梅是這樣的人,說她冷血也不為過。

不過各持所需,各有所求,老子只是想糙你,根本就不愛你,所以……你拿不住老子。

王紅梅窸窸窣窣的穿衣服,陳楚也穿。

隨後她冷淡的說

「送我回家……還有,咱倆……不可能。」

「啥不可能啊?」陳楚問了一句。

「就是咱倆以後不可能,你別多想了。」王紅梅已經穿上了褲衩,把乳罩系好了。

正在穿牛仔褲。

陳楚差點衝動的再把她按到糙一遍。

不過想想都已經快十一點半了,糙了她將近兩個半小時了,也差不多了。

陳楚看著王紅梅穿著衣服,心裡反而沒有了那種內疚,一個人一種性格。

像王紅梅這樣的性格就是賤的,一點不懂得溫存,不懂得小鳥依人,不懂得……反正就是很冷,也很勢力。

「送我回家啊!」王紅梅說了一聲,衣服已經穿好了,把馬尾辮王後面一扔,隨後甩了甩。

陳楚嗯了一聲。

心想女生真是一個魔術師,你看剛才扒光了這頓糙,現在把下面用紙擦了擦,回去洗吧洗吧,第二天誰有能看出她昨天晚上幹了啥?

而且王紅梅臉上一點那樣的表情都沒有,以前什麼樣,還是什麼樣。

雖然快到了三伏天了。

不過午夜亦是有些清涼了。

陳楚跨上了摩托,王紅梅也坐到了後面,摩托車打開燈,王紅梅一把摟住陳楚的腰,臉還貼著他的後背。

不禁小聲說:「陳楚,你爸要不是收破爛的多好……」

陳楚發出禁聲。

差點有種把王紅梅推下車去,自己離開的衝動。

心想麻痹的,忍著。

這要是把她自己扔下去,黑燈瞎火的,這裡距離他們村子有七八里路,拐來拐去的,別再出什麼事兒。

陳楚說對她一點感情沒有那是不可能的,別說剛糙完她。如果古代來說兩人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了,即使現在時代開放了,不過兩人,男和女的在一起糙了一把,也是有肌膚之親,身體私密部位的接觸也是能產生喜歡和愛慕的多巴胺的了。

陳楚亦是對她有感情,包括干過的每一個女人都是有情的,只是多少了。

不過見王紅梅這樣冷漠,他亦是冷漠了。

心想尼瑪的,還沒怎麼樣,就先嫌棄我爸了,要是以後真弄這個媳婦回家,我爸不得後半輩子受她的氣啊。

心想一定要記住,這個女人玩玩就可以,千萬千萬別犯傻認真了。

她就是屬於那種——賤人就是矯情的。

摩托車很快,雖然在夜間,陳楚騎的還不算快,卻已經到了小柳庄。

等快到王紅梅家的時候,她忙說:「把車燈關了,別開……」

陳楚暈了:「大姐,把車燈關了,玩意騎溝里咋辦?這黑燈瞎火的,有點月亮壕溝可看不清……」

「行吧!」王紅梅答應了一聲。

又拐了兩個彎才到了她家的小土房跟前。

摩托車的大燈照亮了她家的小院,忽然,房門開了。

王紅梅馬上說:「快關車燈。」

隨後慢慢從摩托車上下來了。

陳楚見到一個有點發福的中年女人,在月亮底下瞅著也不清楚。

王紅梅已經小跑兩步,只是腿腳有點不利索,撇呀撇的,陳楚心裡一陣痒痒,心想這都是自己給糙的。

不禁有點洋洋自得。

這時,那中年婦女沖她說:「哎呀!你這死丫頭,這都幾點了?你咋才回來?給你同學過生日也不用這麼晚吧?」

「你管我呢!」王紅梅往屋子裡走,回了她媽一句。

陳楚差點笑出聲了,心想現在這閨女咋都這麼撅呢!

「外面那人誰啊?你同學嗎?男的女的啊?」

「哎呀!你少管我!那是我張姐!你不是都見過她么!女的,長的有點像男的!你以後沒事少管我!」

「死丫頭!我不管你?誰管你?你都快嫁人了,就給我好好的,消停消停幾天行不?我的小祖宗!等你以後成別人媳婦,你媽我才懶得管你呢……」

陳楚一愣。

這時,王紅梅已經打開房門,沖著陳楚這邊看了兩眼,像是想說什麼,還是忍住了,大眼睛像是波動了一番,最後才關門進屋了。

隨即,屋子裡面想起鵝黃的燈泡的微光,度數不算太大,不過屋內的情景也可以看清一些了。

王紅梅住的是西屋,他媽進去和她說話,被她推了出去。

隨後插門,然後把窗帘子擋住了,最後關燈了。

不過陳楚有種預感,在窗帘後面,王紅梅一定看著自己。

不禁呼出口氣。

今天聽陳述的母親說路小巧定親了的,跟陳述她什麼家的二哥,抽空探探,她二哥是誰。而現在又無意中知道王紅梅要結婚了?

她不是才轉學過來么?怎麼結婚?難道不念書結婚么?

麻痹的,還好自己下手早,糙了也就沒啥遺憾的了。

又一想,王紅梅下面流血了,但她卻說自己不是處女,麻痹的……是不是騙自己?明天問問張老頭兒。

陳楚打開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四十了。

心想已經不早了,忙騎著摩托車十幾分鐘就到家了。

大門沒鎖,顯然老爹給他留門呢。

而陳德江也沒睡,陳楚進屋后。

老爹嘆口氣說:「驢啊,你回來了?」

「啊!爸你咋還沒睡啊?」

「唉!我有點睡不著,你和閆三鬧成這樣了,滿屯子都知道了,我怕你出啥事。」

「哦……」陳楚撓撓頭。

「你可以給我打電話啊?不是給你電話了么?」隨後陳楚又想起來,是給老爹電話了,不過自己的電話號好像忘告訴他了。

而陳德江也沒用過手機啥的。

陳楚拉開大燈,開始教老爹怎麼用手機。

他家一個房間有兩個燈,沒事的時候就用小燈,這樣省電,有事兒的時候再用大燈。

陳楚教完老爹,心裡忽然有種酸酸的感覺,以前他和父親特別親近,但只從年齡大了,越來越叛逆,和父親說話也少了,不像小的時候了。

他忽然感覺眼睛很酸,有股難言的悲感。

他甚至相信,如果可以,他寧願不要現在什麼功夫,什麼醫術,什麼上女人的技巧,他願意就當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兒,讓父親牽著,整天都是那樣開心,那樣無憂無慮,快快樂樂的。

陳楚回到自己房間,不久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半夜三點,陳楚幾乎是自然醒。

雖然睡的時間不多,不過那玉佩一閃一閃的,亦然讓陳楚十分的精神,睜開眼,望向屋外,精神百倍。

陳楚跳出牆頭,來到那片晨練的皇帝,伸胳膊探腿,開始演練古拳,一直練到五點,才回來洗了個涼水澡,隨後下麵條喊老爹吃飯。

他家的飯就是誰又時間誰做了,反正早上的飯也簡單的狠。

張德江這才問:「摩托誰的?」

「啊!那個……」

「唉……又是那小蓮給你買的對不?嗯?二手的?這雅馬哈二手的也得兩三千啊!行啊,騎吧,不過小心點騎。」

陳楚點點頭,也不爭辯誰的了。

吃完飯,騎著摩托車來到張老頭兒這。

這老傢伙亦是早早在爐子旁邊烤火。

而院子里的柴禾好像比以前多了。

「驢啊,來了!」

「啊!老傢伙,你劈柴禾去了?院子里那麼多木頭啊!」

「嘿嘿!有人孝順老子,自然買柴禾了,還劈個屁啊!」

陳楚眨眨眼。

知道這老傢伙拿自己放在他這的錢買柴禾了。

「你買點煤多好啊,這木頭沒煤省事兒。」

「呷?煤不貴么?正好王小眼家三間瓦房燒沒了,燒剩下的破木頭,破檁子啥的我五十塊錢都買來了……呵呵,這老傢伙開始要一百塊錢來著。」

「哦!」陳楚點了點頭。

「老傢伙,我問你個事兒,你說昨天我把王紅梅給糙了,糙了她三次,第一次流血了,為啥她說自己不是處女?」

張老頭兒笑了。

「不是多好啊,你也不用負責了,我感覺有倆原因吧,一個就是真不是處女,因為一般女人被糙,處女第一次有時候是不流血的,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流血,這種情況也有的。」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女生個性比較強,比較冷,比較有主意,明明自己是處女也不說是,這種女人主意了,她很有主心骨,不是女強人,就是毒蠍一樣的女人,最好敬而遠之,因為她連對自己都這麼狠,更何況對別人了……」

張老頭兒說完,陳楚咧咧嘴,心裡一顫。

隨後沖老張頭兒挑起大指:「老傢伙,你真牛逼,真是流氓中的vip!」

「呸!混小子,你個山驢逼!有這麼說你師傅的么!」

這時,陳楚的電話響了起來。

陳楚接聽。

裡面一個懶洋洋的女聲說:「哎呀,弟弟,今天有時間么?我給你找來兩個老妹,和你說啊,這倆都是干小姐的,有錢,我和她們給你一的閼刖牡氖忠湛珊昧耍你可別給姐姐我掉鏈子,對了,啥時候來,給個信,一人二百塊錢,你千萬別鬆口啊!我都給你談好了,這幫賣13的有錢……」

陳楚笑了,心想麻痹的,這女人就得糙她,把她糙爽了真給你辦事啊!

不禁想起自己把這小賣店的女人刺暈了糙她的感覺了,真他媽的好啊!

想起這女人的那兩條大白腿,陳楚禁不住又硬了。

心想麻痹的,這次老子讓你的屁股撅起了,撅起來糙感覺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