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零八章美女揣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美女揣妄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百零八章美女揣妄

有的時候人的眼睛彷彿真能說話的。

或許他能表露彼此的好感,驚奇,歡喜,厭煩……陳楚現在感覺就是如此的。

當張嬌的一雙水汪汪明媚的狹長的眸子看過來的時候。

他忽然有一種感覺。

那便是自己戀愛了。

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是的,他凡是看見的女生,只要是美女,他的心跳都加速,都想糙一把。

他感覺自己又愛上了一個人,有種眩暈的,彷彿難以自拔的感覺。

張嬌的眼睛直淡淡的看了他一下,但是她的眼睛眸中明亮,黑白分明,像是訴說了很多的東西。

緊緊的把陳楚給吸引住了了。

陳楚忽然覺得,張老頭兒說的真對,眼神絕對可以秒殺一個人,現在他就有種被張嬌俘獲的感覺。

感覺身體還是自己的,靈魂就屬於另外一個人了。

感覺像是有種想要保護張嬌的衝動,關心她曾經自己不知道的一切,包括她任何一點都想去了解跟關心。

張嬌甩了甩馬尾辮,目光清澈灼灼,像是一條清冽的消息,已經在陳楚心裡流淌了。

……

檢查衛生基本都是這麼回事。

而張嬌的資料也已經交到了陳楚的手中。

是用鋼筆寫的,學校需要一個記錄,老師懶得管理這些事兒。

陳楚現在作為大隊長了,當然初三的得管初二跟初一的大隊長了。

當他看到張嬌遞過來的簡單的簡介。

張嬌,一米六二,16歲,大楊樹鎮小柳庄三社,小學,畢業小柳村小學,初中一年到初二小柳庄中學……

個人愛好上寫著愛好美術舞蹈啥的。

陳楚瞄了她幾眼,見她身段苗條,雖然是坐著,但是舉手投足間似乎顰顰婷婷,婀阿婀娜的。

「好啊……真好……」

這時,陳楚的電話響了起來。

陳楚忙掏出走到一旁接聽。

初二班級嘩然一片,很多女孩兒都羨慕的望了過來。

那時候漢顯BB極都是稀罕的東西了,更不用說手機了,而且還是99c。

農村有句話便是窮養兒富養女的。

兒子不能慣著,多教育以後孝順,但是女兒就要不能斷了錢花。

不然……容易被人拐跑了。

女生相對於比男的愛慕虛榮而勢力。

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就是這個道理了。男人奮鬥大抵是為了有朝一日得到更多的女人,女人……或者說現在的女人很多不知道奮鬥二字怎麼寫,大多數想靠婚姻,婚姻就是她們奮鬥的一種。

陳楚一掏出手機打電話,立即吸引了大半女生的目光。

就像雄性比較牛逼,雌性都想靠攏一樣。

陳楚也注意到了,不過走到走廊接了電話。

「弟弟,啥時候來啊?那幾個**都到了……」

電話中傳來那個小賣店女人焦急的聲音。

陳楚笑了笑:「大姐啊,你別急啊,我這裡也在忙,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吧。哎呀,我這手機要沒電了。」

陳楚說完掛了電話,隨後關機了。

重新回到班級之時,就看到初二又十七八個女生,至少有十二三個看著自己的眼光帶著討好的好感。

而除了張嬌,還有幾個長得也很不錯的。

陳楚心裡一陣意淫,心想要是把這幾個也褲子扒下來糙了可好了。

檢查了一圈。

陳楚又看初一又幾個漂亮的女生。

不過感覺有點太小,才十四,都沒張開呢,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他不太喜歡,手一摸上去都沒啥肉。

這時朱娜人家早回班級去了。

懶得跟他在一塊走。

陳楚把學生檔案交到校長辦公室,回去上自習,順便看看什麼《鬼瞳》這本書。

發現這本書簡直就是一個妄人寫的。

滿嘴冒泡瞎白話,要不是張老頭兒極力推薦,他才懶得看呢,比政治教育還能騙人呢。

裡面吹的都沒邊沒沿的了,將真氣發出體外如何如何……陳楚不禁啞然失笑,心想什麼真氣啊!張老頭兒還說先練習氣功,隨後演變罡氣,最後是真氣。

現在自己練的就能放屁,哪有什麼氣!

一本書一百來頁,陳楚看的直打哈欠,不過又玉扳指的功效,看的也記住了。

第一節課是歷史課,老師沒來,他就繼續看。

第二節說老師沒來,去開會去了,其實都是在作假,應付教育局的檢查而已了。

等剛下課,陳楚在走廊晃蕩的時候。

路小巧一拐一拐的搬了張椅子過來了。

隨後咚的一聲往陳楚身邊一放,手裡的書跟粉筆也遞了過來。

「幹啥啊?」陳楚問。

「不幹啥!」路小巧白了他一眼,毛嘟嘟的大眼睛翻了翻。

「寫黑板報!」

「寫黑板報不是你寫么?你給我幹啥啊?」

「給你幹啥?誰當學委誰寫!反正我給你放這了!」路小巧把粉筆跟書啥的都放在地上了,轉頭就走。

「哎,路小巧等一會兒!」

陳楚兩步追上去,看著比自己矮了大半頭的路小巧。

「啥事兒?」路小巧揚了揚脖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紅紅的小嘴兒嘟嘟的。

陳楚真想摟過來狠狠的親一口。

「那個……小巧啊,我想你了。咱倆……」

「滾。」路小巧小聲嘀咕了一聲,白了他一眼,轉身要走。

「小巧啊,是你定親了么?」

路小巧停住了,回頭問:「你聽誰說的?」

「嘿嘿,聽別人說的了,你和誰啊?是你說的那個……」

「我們根本就不可能!」路小巧說著話轉身進了班級。

不可能?

陳楚愣了愣。

隨即嘆了口氣,麻痹的,萬萬沒想到,當學委還得寫黑板報……

走廊挨著門口有兩塊黑板,都不小。

陳楚擦乾淨了。

看著上面的畫好的文,當然是宣揚愛國主義教育啥的。

看了看黑板,努力把黑板想象成美女的大眼子,粉筆開始刷刷刷的寫了。

陳楚的字蒼勁有力不說,而且間架結構還有一種娟秀優美的味道。

寫著寫著,陳楚的筆勁兒開始飛揚了起來。

粉末四濺,寫出的字亦是剛勁,亦是風流瀟洒。

不知不覺身邊已經圍繞起十多個女生觀看了。

陳楚擦了擦汗,倏地一回頭,看著十多雙亮晶晶的眼睛看著自己。

嚇了一跳。

這些女生臉上都露出了羞射的神情,對,是羞射,要射了的時候女生表現出來的嬌羞的神情模樣。

在走廊的角落裡,陳楚竟然看到朱娜也在看著自己,兩眼中好笑有點驚異又像是欣喜的神色。

陳楚激動的差點從椅子上翻下來。

朱娜忙瞪了他一眼進了班級。

陳楚雞凍了,心想有門啊!

這時,一個老師過來說:「這裡要畫一些柳樹條之類的點綴……」

陳楚咧咧嘴,心想畫你媽逼個柳樹條,老子會畫女人的大扎跟大白,你用不?

「嘿嘿,老師我不會啊。」

「哦……」這老師是初二的班主任,長得一般人,不在陳楚的喜歡範圍內。

這女老師隨後走到初二門口喊了一聲:「張嬌,你出來一下,柳樹條會畫嗎?」

兩人說了幾句,隨後張嬌走了出來。

她嘴裡還吹著泡泡糖,粉白的面容差不多跟泡泡糖一樣的潔白。

上身短小的夾克,裡面小衫把一對不大的小扎把衣服鼓鼓的撐起來兩個小包。

下身毛邊的牛仔褲,小矮跟的女生皮鞋。

「在這裡畫么?」張嬌纖細柔嫩的小手在黑板上劃出了一條優美的弧度,那小手嫩的,讓陳楚一陣的心動。

「啊,行……」

張嬌話不多,柔嫩靈巧的小手只簡單的勾勒幾筆就畫出了柳條來了。

陳楚看著張嬌俊俏的臉蛋兒,失口說了句:「真美啊……」

「嗯?美嗎?我感覺一般啊,在黑板上有點畫不好,在紙上還行……」

「咳咳……」

陳楚覺得這女生有點意思。

不過活潑開朗的很有趣。

張嬌隨即又淺淺的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你看這兒,讓我畫錯了……」她說著話還衝陳楚眨了眨眼睛,調皮的笑了笑,一笑兩個小酒窩……

陳楚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下面梆硬榜樣的,他站著凳子,張嬌就在他下面畫畫,頭離著他的胯下挺近的。

「呼……」陳楚呼出口氣,心想真是尼瑪的煎熬啊……

「對了,張嬌,你家就你們姐妹倆么?我咋感覺你跟你姐……」

「哈哈,不像對吧?其實我跟我二姐,我大姐也都不像,我家姐妹三個都不像……」

「你,你還有大姐?」

「啊!有啊,我大姐叫張寧,她在高中學美術,快要考大學了,我畫畫就是她教我的……」

「張寧?一聽就是一個美女了……」陳楚下面更硬了,心想這要是把姐三個都放到床上,一手摟著一個,剩下的那個……對,讓她躺在自己的胯下,摟著自己的大傢伙睡覺……男人的幸福其實很簡單了。

不知不覺混到了下午。

陳楚心裡有事兒,放學的鈴聲一響,他就跑了。

去金星的撞球廳取了摩托車,隨後直接朝縣裡開去。

隨即手機也開機了,心想著一會兒怎麼糙那個小賣店的娘們。

這時,馬小河在後面喊他,這虎小子騎著自行車都快攆上陳楚六十邁的摩託了,當然,陳楚沒加速。

馬小河呼哧呼哧的追上來說。

「陳楚,王偉在後面說你壞話呢!」

「說我啥?」

「他說你跟那小蓮搞破鞋的事兒,我剛才路過他們,見到王偉跟朱娜柳賀他們說呢。」

「麻痹的……王偉真他媽的欠揍沒夠啊,今天朱娜剛對自己有點好感,這點好印象全沒了,而且柳賀一知道了,柳冰冰也就直到了……麻痹的……」

馬小河見陳楚眉頭緊皺,忙說。

「咱倆一塊去揍他。」

陳楚笑了,拍了拍馬小河肩膀,心想這小子夠意思,不過揍王偉還能用到兩個人么!

「你先回去吧,我去和他談談。」

「行!」馬小河也實在,騎著自行車拐彎就下道走了。

陳楚騎著摩托車往回趕,正看見王偉還眉飛色舞的跟著朱娜她們說著什麼。

柳賀紅著臉,朱娜卻樂呵呵笑著。

陳楚這個氣,朱娜尼瑪……賤人……我咋喜歡你這賤人呢。

陳楚加快一下油門,到了近前,停住了摩托車,一隻腳杵著地面。

柳賀和幾個女生忙騎過去了,朱娜沖陳楚冷哼一聲也騎過去。

輪到後面的王偉了。

「你給我等一等!」陳楚一把抓住王偉的脖領子就把他薅了下來。

王偉比陳楚現在還要高一些,也伸手抓住陳楚的領子。

這時,朱娜見王偉被抓住,紅著臉沖陳楚喊:「陳楚你幹啥?幹啥欺負同學?」

我……麻痹的……

陳楚氣死了,心想這個朱娜為啥總是袒護著王偉,難道跟他有一腿了么?

「陳楚,就憑你還當學委?還當大隊長么?你配么?都不如讓王偉當!」

陳楚笑了笑。

輕輕說:「朱娜,你這個騷13……」

「你……你說啥?你再說一遍?」朱娜臉騰的紅了,一直紅到大脖根子。

奶白色的面容瞬間充血,就像突然間漲紅的**一樣。

「陳楚,你他媽的說啥?」朱娜眼淚圍繞著眼眶打轉轉。

「我說你是褲襠里著火了!燒逼了!」陳楚沖朱娜冷笑了一聲。

「你……陳楚,你……你麻痹……」

「呵呵,我沒媽。」陳楚又笑了。

朱娜氣得臉色發紫,淚水流出來:「陳楚,我糙尼瑪……」

「哈哈……我他媽的都說了我沒媽。」

「那……陳楚,我糙你爸……」

陳楚更笑得歡樂了。

「朱娜,你糙去啊!你要是糙了我爸,我就管你叫小媽……」

「啊!……」朱娜終於哭了起來,嗚嗚嗚的騎著自行車邊抽噎著哭著邊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