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零九章裙捲起,女常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裙捲起,女常濕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冷笑一聲。

心想朱娜就是欠罵,老子給她點三分顏色了。

不過,他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看到朱娜哭了,他心裡似乎也很難過的樣子。

心想自己也是挺賤的了。

這時,他跟王偉互相抓住對方的脖領子。

陳楚反而笑了。

朱娜不在這了,王偉算個屁了!他就是不明白了,這王偉哪裡好了,這朱娜咋就總替他打抱不平了!難道這兩人真的有一腿不成么?

陳楚看了看王偉的大黑臉,這小子長得也不咋地啊,個現在是比自己高點,不過也沒高哪裡去。

自己一米七,他也就一米七二七三那階段。

而且這傢伙小眼睛單眼皮,比自己黑多了。

自己這是整天瞎跑的,不然不會這麼黑了。

還有,這小子現在的學習成績已經不如自己了,為啥這朱娜還總跟他勾搭連環在一塊,幾乎每天放學都能看到王偉跟在人家屁股後面。

不用問了,這小子喜歡朱娜是定型的了。

「王偉,你這張破嘴真他媽的該扇啊!」

「陳楚,你他媽的要敢動我一下,我就告我爸,找我哥揍死你!」

「哈哈……」陳楚笑了。

如果以前自己還真有點怕呢,現在確是一點也不怕了。

還有,這小子以前欺負過自己,在小學的時候,初中的時候,他長得矮小,這小子把他按到了當馬騎,還騎著陳楚的脖子,打他後背嘴裡喊著駕駕駕的,把自己當驢馬了。

麻痹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到了,一切都報……

陳楚冷笑一聲。

「王偉,你找你哥?呵呵,你剛才和朱娜她們說啥了?說我跟那小蓮搞破鞋對不對?」

「沒有啊,你聽誰說的?」

王偉目光閃爍了一下又說道:「再說了,我就說了能幾把咋地?」

「能咋的?王偉,我問你,你哥牛逼么?你爸有多牛逼?再牛逼有閆三牛逼么?你既然知道我跟那小蓮搞破鞋,你他媽的就應該知道閆三讓老子揍的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麻痹的閆三肋骨斷了四根,下巴骨折了,你不會不知道吧~!」

陳楚說著目光陡然的狠戾了起來。

「陳……陳楚,你……你想幹什麼……咱都是同學……你……我告訴王霞老師!」

「糙!麻痹的!今天你就是告訴你麻痹我都要給你點厲害瞧瞧!麻痹的,我找就想干你了!你整天跟老子作對!跟老子我裝犢子!今天我就讓你明白明白花兒為啥這樣紅!」

「陳楚!你要是敢動我!我就找派出所的!你爸就是個收破爛的!整死你家……」

「麻痹的!」

陳楚怒火中燒,看著王偉扭曲的大黑臉,他直接把王偉聰公路上拉了下去。

過往的車輛見兩個半大小子打架,這簡直是屢見不鮮了,像是農村……或者城市半大是在叛逆時期,也是最為討厭的階段時候。

打架亦是非常的正常了。

飛快駛過的車上還有叫好的聲音。

王偉雖然被陳楚拉到了坡下,不過以前他欺負過陳楚,在骨子裡不懼怕陳楚。

抓住陳楚的脖領子使勁兒的推著。

這小子倒是有一把子力氣的。

不過陳楚亦然不是以往的陳楚了。

當下胳膊肘往前一送,隨即肘部壓住王偉的手彎處,只一下,王偉便痛叫一聲,一隻胳膊鬆手了。

如果對付別人,陳楚可能用陰的,什麼撩陰腿之類的。

但是對付王偉他根本就不用了。

把王偉的一隻胳膊掰開,隨後抓緊拳頭沖王偉的下巴狠狠打去。

一拳,兩拳。

只兩拳王偉就懵了,身體後退四五步,一屁股坐了個墩。

「麻痹的王偉,老子還以為你多牛逼,原來就這兩下子!真他媽的不夠丟人現眼的!老子讓你裝逼,老子讓你嘴欠~!老子讓你以前麻痹的欺負我,還他媽的欺負馬小河……我糙尼瑪的……」

陳楚上去啪啪啪連踢帶打好幾腳。

王偉蒙了,被打蒙了,身上已經火辣辣的疼,而且有兩腳已經踹到臉上去了。

都說打人不打臉,不過陳楚顧不得這些了。

一頓拳腳,王偉已經鼻青臉腫的了。

陳楚打的這個解氣,抓住王偉的脖領子問道:「麻痹的以後嘴還欠么?不說話對吧!行,老子告訴你,你可以報警,隨便,可以找你的什麼哥哥,找你爹老子也照打不誤!不過老子我告訴你,今天我這個是給你輕的,知道閆三吧!尼瑪的敢報警,老子打斷閆三四根肋骨,就他媽的打斷你八根,閆三下巴骨折了,老子讓你全身都骨折……」

王偉往外吐了口血水,有一點濺射到陳楚胳膊上。

「媽的!」陳楚罵了一句,膝蓋狠狠往前一頂,撞擊王偉的小腹,只一下這小子就倒了。

「麻痹的,真他媽的不禁打,打你簡直就是侮辱老子的身手……」陳楚罵了一句,又踹了王偉一腳,這才上了摩托車揚長而去。

揍了王偉一頓,陳楚感覺無比的舒暢。

讓這裝x,就他媽的是欠揍的腦瓜骨。

陳楚把書包塞巴塞巴放到摩托車的後備箱里。

隨即加來到縣城,抽空看了一下未接電話,竟然有五六個。

還有兩條簡訊,不過陳楚也不去看了。

等到了縣城,陳楚先把摩托車停靠在一邊。

這裡離著王霞家可不遠,別讓王霞看到自己來這了。

隨即鎖好了車,陳楚這才朝著小賣店的方向走來。

夏天這幾天是白天最長的時候,所以還沒有到黃昏。

此時道上的人還是有幾個的了。

陳楚來到小賣店門口。

看到那女人還在裡面嗑瓜子。

白花花的修長的大腿耷拉在一起。

翹起的二郎腿讓她的大腿根兒異常的豐腴而又是那般的性感。

這女人長長的黑髮往後面梳攏著,露出了白凈的面容。

細長的眼睛,高挺的鼻樑,嘴還可以,不大不小的。

相貌一般人,不過這一米七五的身高,跟比正常人比例不同的大長腿。

白白的大腳丫卻深深的吸引著陳楚,更是迷戀著。

陳楚糙了她一遍而又是那樣的戀戀不忘。

這女人柔荑白皙,手指柔美修長。

此時,上身是一見墨綠色的小衫,這小衫有些半透明的模樣,篩比較寬一點了。

能夠模糊的看到裡面白皙的皮肉,很有彈性的樣子。

並且能看到裡面的乳罩,乳罩有點大,讓裡面的奶有點寬鬆的空間。

隱約的能夠看到乳罩的形狀,陳楚咽了口塗抹,這女人下身亦是一件黑色的一步裙。

多多少少有些寬鬆,此時她嗑瓜子的皮屑多了些,迸到了一步裙上。

這女人用手彈了彈,兩條大腿並立了。

那兩條大腿合併處的中縫讓陳楚更是無限的衝動。

並想起上次自己從她後面糙進去的。

當時是用銀針把她刺暈了的。

這娘們被糙的十分的好受,而且自己還說跟造耐一樣的。

此時,這女人嗑完最後幾顆瓜子,抬起頭四下看著,嘴裡嘟囔著:「咋還沒來……」

猛然看到已經到了近前的陳楚。

忙深呼吸了一口氣。

「哎呀,弟弟你真是嚇死我了,咋不招呼一聲,真是的,死小子……」女人說著輕輕的打了他一下。

「姐姐,人呢?咋就你一人啊!」

「哎呀,都幾點了,人家都得回瀚城上班去了,來往坐車也得半個小時,人家還得化化妝啥的,好接客啊!人家一晚上都千把百塊的,你以為是你姐姐我啊,就守著這個小破比店,賺這點破錢啊……」

「呵呵……她們走了也行,那我就給姐姐針灸一把吧!」

「哎呀,弟弟,那咋好意思啊?上次都讓你免費給針灸一把了,這次姐姐咋能……」

「哎呀,姐,你咋說這些呢!活也是你給我聯繫的,只是今天太忙了點了,所以沒敢上,這樣吧,後天是周六,周六我早點來不就趕上了么?所以我還得麻煩姐姐你呢……給你針灸那是應該的了……」

「咯咯咯……你這死小子,嘴上就跟抹了蜜一樣甜,真是的……好吧……那姐姐我就厚著臉皮占你便宜了……」

陳楚笑了,心想是老子媽的要佔你便宜才對,今天得好好糙糙你,上次膽子太小了,沒糙過癮,糙的快了不說,而且射的時候都射到你大腿根屁股膽子上了,都沒敢往裡面去射,這次一定要射到裡面去……

「哎呀,你先等會我看今天我對象加不加班,他一般是六點半回來的……」

「嗯……是了,還是給大哥打個電話的好,畢竟這針灸,讓人看見還以為啥了……」

「哎呀,說啥呢,你要是想跟姐姐那啥,姐姐還求之不得呢!咯咯咯……」

那女人開始打電話了,陳楚看著她的兩條大長腿下面已經硬邦邦的受不了了。

打了幾句電話,這女人放下了,隨後打開門說:「弟弟,進來吧,沒事了,我那個對象今天加班,得八點多回來呢……」

陳楚笑了,心想麻痹的一個小時一定糙你糙的爽了。

當下恨不得馬上脫褲子開糙。

像上次一樣,這女人把小店也關門了,兩人走到裡屋的室,窗帘拉上,裡面挺隔音了,隨後又點了一個小燈。

昏黃的燈光閃耀閃耀的。

女人趴伏在床上,隨即把肩膀上的肩帶弄落了下去。

露出了無比雪白嬌嫩的肩膀。

這女人的屁股,腰,身材,大長腿,大扎,都是可取之處,唯一的就是臉蛋兒比較一般。

陳楚看著她並進的大長腿已經受不了,並且開始施針了。

「嗯……啊……舒服……弟弟再刺幾針……哦……」女人一點點的呻吟著。

陳楚就感覺這是一匹大母馬一樣,自己一會兒就要把她騎在胯下了。

當下心中動了動,下面已經梆硬的受不了了。

尤其是這女人的腳趾甲跟手指甲都是染著妖冶的黑色。

陳楚更是沒有抵抗力了。

當下長長的銀針抽出,輕車熟路的插進女人的啞門穴以下的穴位。

女人嗯的一聲,慢慢昏迷了過去。

「姐姐……姐姐……」陳楚叫了兩聲。

女人只是呼吸均勻的喘息著,但並不應答了。

陳楚興奮不已。

忙開始解開衣衫的扣子,隨後又檢查了一遍房門,這才慌亂的解開衣服,脫了個大光膀子,然後解開褲帶,連同內褲跟襪子都迫不及待的脫掉。

看著女人的身子。

陳楚呼吸急促的一頭撲過去,抓起女人的大腳丫開始舔著,嘴裡含著她的腳趾。

不過陳楚的下面更是梆硬的受不了了。

忙把女人的一步裙推了上去。

露出她白白的屁股跟綠色的內褲。

陳楚受不了嘴巴堵了上去,沖著她的內褲聞了聞。

隨後慢慢的拽下來。

握著手裡的大棍子,對準了女人的屁股下面,慢慢的往裡面一桶,發出咕唧一聲。

陳楚激動的看著自己的黑的大棍子一點點的進入女人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