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零一十章賤氣如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十章賤氣如霜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此時,黃昏將之,落日餘暉在縣城不太高的樓宇中,光波闌珊的像是被切碎開來的彩色花瓣,各種美好色澤的洋洋洒洒在縣城街道的每一個角落。品書

這個時間也是放學下班的時間,車流人流暫時如織,小縣城也沒多人,只是有幾個帶死不活的國營企業,斑駁的企業古老的青石灰、土土的牆面上,還殘留著團結就是力量跟萬歲主席的口號。

彰顯著那個歲月人民群眾熱血沸騰,萬眾一心快樂的**美好的縮影。縣城唯一幾處這樣的頹敗的廠子,像是那段歲月留下的痕,亦是昨天歷史走過的痕,只是在人們心中越來越多的淡忘了……

這些古老的——六七十年代甚至更早的建築還有縣醫院跟每年都裝修不止也沒見多大成效,被各個階層貪污扒皮的縣城醫專跟縣政府大樓。像是在和外界訴苦著瀚城第一貧困縣的美稱……

……

當然,這些都是政治縮影,陳楚只是感覺人多了,車多了,不過跟自己沒啥關係,他只喜歡女人。

此時他看著自己的大粗棍子已經插入了這女人的華容道里。

「啊……真緊啊……」陳楚低聲了一下。

感覺這女人應該是沒有準備,如果有準備了,下面不會這樣緊的。

這樣乾乾的,自己的大傢伙的皮摩擦著她裡面乾燥的肉道——更有摩擦感,更舒服了。

陳楚呼出口氣。

差點一下就被夾射了。

忙抽出來。

「呼……媽的,為啥人長得一般人,就偏偏這麼性感了……」陳楚自言自語著,真想天天糙這個女人。甚至比小姑娘還好,還有味道。

陳楚剛才有點著急,不過見沒啥動靜,膽子也越來越大了。

心想麻痹的,大不了就被人撞見,再說了,自己幹了這麼多次,一次也沒讓人撞見過。都是自己在嚇唬自己了。

什麼事兒都一樣,打架,偷東西,罵人,剛開始第一次的時候都是膽怯的,比如偷窺也是的。

但是做久了就不怕了,比如殺人犯,已經神經麻木了,就像屠宰場里的屠夫一樣。

陳楚偷女人也偷的有點習慣了。

他兩手捏住這小店女人的兩瓣屁股。

感覺自己頭暈暈的。

這是他捏過的最大的女人的屁股了,真圓啊!真大,真白……

陳楚忍不住的俯身下去。

臉蛋子就貼著這女人的屁股蛋子來回的磨蹭著,臉皮貼著人家的屁股摩擦出輕微的沙沙沙的聲響。

陳楚的手隨後也加大著力道,那小店女人的兩瓣屁股蛋在他手中不斷的改變著形狀。

就像是很大的一灘面,陳楚揉著,搓著,享受著。

不禁也微微的呻吟出聲來:「啊啊……寶貝……啊……爽死了……啊……真好……屁股真好。」

陳楚的手戀戀不捨的在人家的屁股上摸上摸下,隨後又摸小店女人白白的腰,她的腰有點粗,也是人家長得高了,不過跟屁股一比細的多了,而且沒有一絲的贅肉,亦是白花花的。

陳楚更興奮了。

上次他沒享受夠,這次他想好好的享受享受,甚至他更希望這一晚上她對象不回來,他真想糙這女人一整晚。

射她個十回八回的。

陳楚兩手無比興奮的邊捏著人家屁股,隨即一隻手伸進了女人的溝子。

這女人溝子真深,像是山谷的谷底。

但越是深越能顯出臀瓣的挺翹,那臀尖一顫一顫的。

陳楚下面受不了的硬,不禁一手摳著這女人的溝子,另只手往下撫摸著,撫摸著她光潔圓潤的大腿根,白花花的兩條大腿,陳楚好像自己以後的死法就被這樣女人的大腿夾死。

或者被女人的褲襠憋死,這樣的死法最好了,陳楚意淫著,他已經想好了,自己活著沒法選擇,但是自己要死一定要死在女人的床上,做一個風流鬼。

陳楚伸出舌頭,慢慢的從女人的腳丫開始舔起。

這雙大腳足有四十二號了,不過這腳白啊,修長啊,腳身修長,腳趾也是那樣的修長,上次這女人好像穿的是絲襪啥的。

陳楚也記不得了。

此時激動的忙一口含住了這女人的大腳趾,在嘴裡大力的吸允著,同時閉上了眼睛,邊吸允著邊享受著。

陳楚舔著她的腳趾,手裡也握著勃起堅硬的大傢伙,在女人另一條小腿上輕輕的磨蹭著,他不敢用力,怕射出去,那樣最少得過十來分鐘再硬起來的了。

陳楚舔著,每一個腳趾都舔的狠認真,狠仔細,接著是另外一隻腳,慢慢的往上舔著,從她的腳踝,腿肚子,最後到了她的大腿根。

小店女人還是趴伏在床上,胸壓在下面,只是她腦後的啞門穴下面插著銀針,陳楚無法把她翻轉過來。

最後陳楚又面對著女人的大屁股了。

這次毫不猶豫,猛的一口,嘴巴狠狠的朝著女人的溝子貼了過去,兩手把女人的大腿從後面推開,這樣頭能離著人家的溝子更近一些。

小店女人下面熱乎乎的洞口,濕潤的沾染在了陳楚的臉上。

陳楚的嘴唇尋找著,最後終於挨近了女人兩腿間的私密處。

陳楚睜開眼,用舌頭分開女人紅色的大嘴唇跟小嘴唇,見裡面已經蜜汁泛濫,他的舌頭努力的往裡面伸著,恨不得舌頭能有一尺長才好。

「嗯……啊……」小店女人潛意識的嗯嗯的呻吟兩聲。

陳楚卻更加大力道叭叭叭的親著聞著,嘴唇磨蹭著人家的溝子,舌頭往她的華容道裡面伸探。

酸溜溜的溪水讓陳楚異常的滿足,忽然,他光著跳到地上。

找了一個塑料布塞到了女人下面墊著。

剛才這溪水差點溜到床上,那樣就壞了。

陳楚墊好了,嘴巴舔著下面,又游移到女人的溝子上,兩手掰開她的屁股,看到了那褶皺的屁眼。

一口又親了上去,舌頭使勁兒往人家屁眼裡面舔,往裡面塞,感覺這女人屁眼處那嫩嫩的息肉。

陳楚看了看時間,自己舔了人家二十分鐘了,也應該過癮了。

他這才把大傢伙慢慢的伸向女人的溝子那,眼睛沒看,下面本能的磨蹭兩下,隨後咕唧一聲,大傢伙找到了女人洞洞的位置,那邊緣都已經十分的滑膩了。

這次陳楚才悶哼一聲。

「嗯……」隨著悶哼,陳楚的大傢伙一路緩緩進入女人的洞洞,發出撲哧的聲音。

「嗯啊……」昏昏中的小店女人又是本能的一聲呻吟。

陳楚慢慢的像是推注射液似的,把下面全部插入進去,整個粗長的大傢伙沒入女人屁股下面。

陳楚又往前挺了挺,身體也壓在她挺翹的兩個山巒一般臀瓣的中間。

看著女人的屁股瓣顫了顫,隨即洞洞口發出撲哧的聲響。

陳楚這才緩緩抽出,又往前撲哧一聲全糙了進去。

「啪!」身體拍擊女人豐滿挺翹的屁股蛋上發出清純的響聲。

陳楚亦是悶哼的享受了一下,大棍子上帶來的欲仙欲死的享受讓他身不由己的小聲壓抑的呻吟出聲。

「啊……」

啪啪啪……

陳楚下面的動作開始連續起來,他下面從小店女人屁股下面的洞洞里來回的進進出出,一下下的陳楚亦是越來越用力了。

陳楚忍耐著,心想不能射,才糙了幾十下。

陳楚呼吸急促的告誡自己,隨後兩手支撐起來,放緩了動作。

看著自己的傢伙慢慢的拔出來,隨後再慢慢的插入。

看著小店女人屁股下面的洞洞的息肉被翻卷而出,又隨著糙進去而回卷。

陳楚又堅持了幾十下,啪啪啪的一下又一下的,糙了這女人**十下了,陳楚終於受不了了。

也不想忍耐了。

「啊……我愛你……啊……我愛你……啊啊啊」陳楚呼吸急促的壓在女人身上,下面的大棍子瘋狂的加快起了速度。

啪啪啪的聲音像是爆豆,像是冰咆一般的密集。

「啊……」陳楚低吼了一聲,下面終於射了出去。連續拍擊了二十多下,終於射出去了。

陳楚屁股使勁往前一頂,下面進入了女人的最深處。

大棍子像是水槍的子彈似的,一梭子一梭子的打進女人的洞內深處。

才全身僵硬緊緊的抱住女人的身體,下面也死死的抵住女人的屁股蛋子上,把她的軟軟的屁股都壓的變了形狀。

陳楚幾乎聽到下面噴射的呲呲呲呲的聲音。

「啊……」感覺連同自己的靈魂全部射進女人身體里了。

「啊!」陳楚重重的呻吟一聲,最後的一梭子子彈也打光了。

陳楚趴伏在女人的裸背上。

幸福的伸出舌頭舔著女人的白花花的後背。

「嗯?」睡夢中的小店女人也像感應到了什麼似的,頭歪向了另外一旁。

陳楚軟了的下面又往裡糙了糙,這才拔出軟了的濕漉漉的傢伙,像是一條黑色的邪惡的小蛇一樣。

陳楚看到小店女人的屁股溝子流淌出自己跟她混合的液體。

這才舒服的躺在女人白花花的身上,手掐著女人的屁股,而後另只手去伸向女人的前面去摸著她的奶。

陳楚忽然想到,醫術上控制女人的昏穴不禁是在啞門一下,在太陽穴,門庭穴周邊亦是有穴位可以控制的。

太陽穴很簡單了,在兩鬢的上面凹陷的部位。

很多有功夫的人太陽穴鼓鼓的,一般看到太陽穴鼓鼓的人最好別和他對手,一般都是功夫好手了。

陳楚想罷也想插入她的門庭穴下面試試看,遂摸出銀針,先刺入女人的兩鬢太陽穴,隨後抽出啞門穴的銀針拔出收好。

女人亦是動也不動。

陳楚忙慢慢把女人翻了個身,把她的裙子,乳罩和綠色的內褲都又從下面扒了下來。

女人的肩帶亦是脫掉。

陳楚扒光了這女人,再見她渾身亦是白花花的,雙目閉著,渾身如玉一樣潔白。

只有胸前的兩枚紅色的相思豆跟下面一撮黑色濃密的小森林,不過這兩處地方更是誘人了。

陳楚忙撲了上去,下面的大傢伙又硬了。

心想麻痹的,今天一定好好糙你,下一個就是你介紹的那群**了,老子一個不剩,全都糙了她們。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