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零一十二章母女花縱橫間誰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十二章母女花縱橫間誰能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可能人這一生不止喜歡一個女人……

如果是男人可能是不止喜歡一個女人,女人或許也不可能只喜歡一個男人。

如果讓每一個人的**得意施展和實現。

可能每一個男人都想做一個後宮佳麗成百上千的皇帝。

女人都想成為一代武后,擁有自己的粉黛男奴。

男皇想後宮佳麗三千,女皇或者就是後宮美男三千了。

男人見到漂亮的女人第一眼便會分泌諸多的多巴胺,生物角度上馬上就聯想到了赤果果的雌雄交配。

又把這種想交配的**加上了一個包裝在作為偽裝,稱之為喜歡。

如果男人說喜歡這個女生,那意思就是想和她上床,想糙了她。

我愛你三個字的字頭拼音綜合起來也就是一個『玩』字。

陳楚就是為了玩。

他現在只對朱娜不同。

他也不知道對朱娜是什麼感覺。

有的時候喜歡的不得了,又的時候又恨,只不過恨也是甜蜜的恨了。

這時,小店女人站起身,從床上下來的時候腿一紉桓鯖鍘

陳楚忙過去扶著。

「哎呀媽呀,我這是咋的了?真是的腿腳都不好使喚了。」

小店女人本來個子就高,剛穿好高跟鞋,不過這差點一摔跤,身體前傾,一步裙往前一腿,露出了綠色的內褲。

陳楚真不介意糙完了人家再聞聞她的內褲的,甚至舔一舔都行。

不過,陳楚一見之下卻嚇了一大跳。

原來剛才自己手忙腳亂的,把人家的內褲給穿反了。我糙……

陳楚暈了。

生怕被人家發現。

小店女人女人這時要進廁所撒尿。陳楚又嚇了一跳。

還好,她又看了下鐘點說道:「哎呀,弟弟你得走了,不然你……我那個對象回來該誤會了……」

陳楚忙點點頭走出了門。

小店女人還笑著說在電話聯繫。

陳楚也點了點頭。

他轉身奔著摩托車停靠的方向走去。

見到一個男的,頭髮有點長,一米八幾的身高,二十四五歲的年紀,有些帥氣,穿著一身得體的警服奔著小店女人的小賣店走去。

陳楚愣了愣,隨即呼出口氣,我擦!還以為是警察呢,原來是保安。

他們的衣服多少有點相近的。

可能是哪個國營企業的保安了,縣城這破地方還真沒有什麼物業小區啥的,主要是沒人交物業費了。

我擦!

陳楚心想,這娘們的對象長得挺帥啊。

麻痹的,不過再帥能怎的,你老婆已經被老子玩了,嘿嘿……上了別人老婆的感覺真***好。

陳楚哼了兩聲。

這時看了看那幾個未接電話跟簡訊。

原來是那小蓮發來的,簡訊上說,老公,我和姐姐回沈城了,你啥時候來啊,我們都想你……

陳楚下面有些軟了的傢伙立即又火熱了起來了。

想到那小蓮還差一些,那小蓮差不多已經讓他給糙夠了。

但一想起那小青曼妙的身子,陳楚就火熱的受不了啊。

小娘們,我也想你們,真想摟著你們兩個女人的大眼子睡覺。

陳楚想了一會兒真發出去了。

不一會兒就接到了那小蓮的簡訊。

「滾……你給沒良心的,貪得無厭……」

陳楚不想多做糾纏,編造了個借口說一會兒聊。隨即來到停靠摩托車的地方,騎上摩托車往家裡走了。

這一下把小店那女人糙了三遍,陳楚爽了。過癮了,知足了,也飽了。

即使不再糙這女人,陳楚也感覺沒啥遺憾的了。

騎上摩托車,陳楚想先去張老頭兒那,跟他先顯擺顯擺再說。

這老傢伙一如既往的在烤火,往爐子里填著柴禾,喝著燒酒。

「驢啊,今天你紅光滿面的啊?」張老頭兒瞥了他一眼說。

「那是啊!老傢伙我跟你說啊,今天我糙了那小店女人三次,哎呦我去!那大扎,這樣式的,那大屁股,這樣型的,兩條大白腿讓我抗在肩膀上,啪啪啪的這頓糙……哎呀爽透了……」陳楚連說帶比劃的。

「咂砸……」老張頭聽的直咋嘛眼睛,嘴裡饞的咂砸的。

過了一會兒說道:「驢啊,我和你說件事兒。」

「啥事兒?」陳楚問。

「你……你看啊,你臉皮比較厚,所以這件事就得你幫我辦……」

「呸……」陳楚氣得一瞪眼睛。

「老傢伙,有你這麼夸人的么?」

「嗯……嘿嘿,你比較有本事,所以我這不求到你頭上了么?這個……嘿嘿,驢啊,你能不能幫我給孫寡婦介紹介紹啥的,你看你一天玩這個玩那個的,我老人家一個人就干靠,我也是有需求的啊……」

這個……咳咳咳……

陳楚差點嗆到自己。

「額……老傢伙,你長得比較帥,這件事你自己完全可以搞定,我就不去了,我要是去沒準直接把孫寡婦介紹給我爸了呢!」

陳楚頓了一頓又說道:「再說了,人家孫寡婦好像今年才四十,你都多大了?」

「我……我多大?我也沒多大啊?」張老頭兒瞪著眼睛說:「我……我不到六十,咳咳,不到五十,就是長得著急點,再說了,愛情是沒有年齡界限的……」

咳咳……陳楚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老傢伙,孫寡婦可是將近一米七的身高啊,你才這麼高,能到人家肩膀頭就不錯了,你倆要是成了,來個擁抱,孫寡婦一把把你抱緊,能用大扎堵死你,你倆身高……」

「切,感情也是不論身高的,臭小子,你就說你幫忙不幫忙!」

張老頭兒說著又喝了一口酒。

「不是我不幫忙啊,你看你……我這銀針還是你教的,你不會用銀針把孫寡婦刺暈了,然後把她給扒光了糙了么!那樣生米也就煮成熟飯了,反正她一個寡婦,糙了就糙了也不是處女,你再……」

「呸……」張老頭兒狠狠白了陳楚一眼說:「你以為我像你那樣呢!那樣的不是感情,那是交配,我注重精神上的需求,你就追求肉慾,驢啊,你真是太俗了,俗不可耐……」

靠!

陳楚撇撇嘴。

「老傢伙,你就追求你的精神去,你看你的精神能不能把孫寡婦給糙了,我就追求無限女人的大白跟溝子去了。」

陳楚又跟張老頭兒白話了一陣也走了,並答應他找機會就幫他說說看。

騎摩托車回到家。

剛進家門口,見老爹還沒回來,心想今天自己做飯。

天剛剛有些擦黑。

陳楚正準備做飯,見兩個窈窕的身影走進他家的小院。

一白一綠。

那白衣的女人三十多歲年紀,短髮,一身的白衣白褲把身材裹挾的婀娜多姿。

臉龐粉白,眉眼彎彎,要不是身邊綠衣女生他認得,絕對想不到這白衣女人是三十二三歲的年齡了。

白衣女人面若桃花,是跟劉翠一樣性感無匹的女人,只是劉翠是健康的小麥色的膚色,這女人是那種天生的氣死太陽的奶白奶白的膚色。

俊美的五官,一雙秋水般的眸子似嗔似怨,如嬌如泣,讓人有種想要憐愛的擁入懷中的**。

女人腰細胸挺,屁股在白白的褲子中凸凸畢現,挺翹的像是一個小山崗,陳楚好想摸摸那女人的溝子。

然後叫一聲寶貝,做我的女人。

陳楚半張嘴,好想親吻親吻那女人媚兒俊俏的臉蛋兒,尤其是那雙幽婉幽美的眼睛。

張老頭兒說過,男人的目光可以擁有殺傷力,俘獲女人的芳心。

那麼女人的目光也同樣的魅惑而又俘獲男人的躁動的心臟,無法自拔,深深的陷入其中,情願在女人的溫情的目光中鐵漢子也化作一團柔情似水。

陳楚心中一動,這女人就是他看了好多次側臉,而沒有正面焦急的女人——朱娜他媽。

「啊……啊……」

「你別啊了,陳楚,你叫陳楚對,今天我早你說一件事,你要是方便在門口說也行,就簡單的幾句話。」

朱娜她媽說話落地如同音符。

陳楚心裡一陣痒痒,心想怪不得徐國忠對朱娜她媽如此迷戀,花的價錢能找瀚城最好的小姐了,但也情願和朱娜她們發生一次。當然,這事兒也只有少數人知道。

朱娜他媽亦然不像馬小河他二嬸,誰都跟,誰給二十塊錢馬上脫褲子,不分苞米地,壕溝,還有自家炕頭,甚至在豬圈都可以干一炮。

朱娜他媽要的價格不僅高,一百塊錢一次,不帶花活,糙著超過十分鐘都急眼,並且三百塊錢包夜,住的地方必須是賓館。

徐國忠就忍痛包了她一晚上。

三百塊,在2000年可以買很多東西,可不像現在的300塊那麼的不經花了。

那時一個勞動力一年才賺六七年塊不錯了,現在五六萬差不多。

將近十倍的差距了。

這時候鄰居孫五也啃著苞米棒子爬著牆頭看熱鬧了,還有劉翠也有一眼無一眼的往這瞥了瞥。

她有一段時間沒和陳楚發生關係了。

只從上次陳楚,孫五,跟徐國忠一起在縣城嫖娼被警察抓起來了。

孫五給那些老相好,還有那些整天在一起喝酒的狐朋狗友打電話沒有一個去的,最後還是老婆劉翠去的。

孫五有些改觀了。

對劉翠比以前好了一些。

劉翠感覺男人既然對自己好了,自己就不應該再和陳楚搞破鞋了。

那樣是對不起男人了。

雖然被陳楚糙著很舒服,但是她感覺自己不能那麼自私,不能為了13好受點,舒服點,就不顧家庭了。

畢竟跟孫五結婚十多年了,還有一個女兒在了。

「咋回事啊?」孫五探著黑腦袋一邊啃著苞米棒子一邊打聽著。

他也是騷包一個,自然知道朱娜她們是高級賣的了。

不由得一邊啃著白白嫩嫩的苞米棒子一邊看著朱娜他媽往下咽,就好像是在啃著朱娜她媽白白嫩呢的脖頸似的。一陣的過癮。

「行,那就在這說。」朱娜她媽高傲的抱著雙手,有些鄙視的看著陳楚。

陳楚不禁一愣。

呵呵!

心想麻痹的,什麼家出什麼人啊!怪不得朱娜這麼傲氣呢,原來她媽也是這樣的傲啊!

行啊,麻痹的,把老子整急眼了,就把你跟徐國忠搞破鞋在縣賓館開房的事兒捅出去。

不過,一看到旁邊的朱娜,那奶白的膚色,跟剛剛哭過桃紅一樣的眼睛。

陳楚的心都快融化了,又不忍了,不禁想著主意。

「陳楚,我只想問你一句,你為啥欺負我家朱娜!」

她這麼一說,鄰居孫五吃吃吃的笑了。

陳楚是啥逼人孫五也了解不少,這小子典型悶騷的,把人家那小蓮都糙了,現在把老王家都攪的亂八七糟的。全村很多老爺們都沖陳楚豎大拇指,都在誇他真牛逼呢。

陳楚愣了楞問:「我……我哪欺負過朱娜啊?」

朱娜這時說:「你有!你就欺負我了!今天放學你罵我啥了?」

陳楚笑了。

「我罵你啥了?你先說!對了,王偉欺負你,天天放學聊騷你,對?我幫你出氣,打王偉,你還罵我,你還幫著王偉罵我!對不對!」

「你……」朱娜揶揄了一下。

陳楚追問:「朱娜,你說實話,你摸著自己的胸……哦,摸著自己的良心說,是不是王偉欺負你,我幫你出氣!」

「你……」朱娜無語了,仔細一想還真是這麼回事。

「你呢!朱娜你罵我啥了?」

「我沒罵你!」

陳楚冷喝一聲,不理朱娜,沖朱娜她們說:「大姐……啊,不,阿姨,朱娜先罵我的,她罵我糙我媽,我說我沒媽,然後她說你沒媽我就糙你爸,我說你願意糙就糙,正好我爸單身,你要是糙我爸我就管你叫小媽,然後朱娜就跑了,阿姨,你評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