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一十三章狠欲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狠欲狂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牆頭上啃苞米的孫五笑的跟驢撒歡似的。

朱娜他媽臉臊得通紅。

見朱娜不知聲,也明白咋回事了,狠狠瞪了女兒一眼。

嘆了口氣,眼睛閃爍著,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最後一跺腳:「你們的事兒你們自己處理,我,我不管了……」

「阿姨,你別不管啊,你給評評理,阿姨你別走啊,進屋坐一會兒啊!朱娜,你也進屋坐一會兒唄!咱倆的事兒你媽不管……」

「呸!陳楚,你給我滾,我恨你……」

朱娜扭著屁股追她媽去了。

陳楚趴著大門口望著這娘倆走遠,看著一白一綠兩個女子,她們都是那樣的楊柳細腰,心潮一陣起伏,忽然想這要是娘倆沒穿褲子,我在後面糙一個屁股一下,然後拔出來,再從後面朝另外一個,讓她娘倆都撅著讓我糙,該多好啊……

陳楚心裡意淫著,等人家娘倆都繞過村子當中的道口了,他才咂砸嘴回來了。

然後看牆頭上孫五還在那趴著牆頭嘻嘻笑。

而且這小子還在啃著苞米,他這穗苞米還挺經啃的。

也是,劉翠整天的精心伺候地,地里不說一棵草都不讓有吧,那亦是除的相當乾淨的了。

整個村子都算上,就劉翠家的地最乾淨了。

劉翠以前,聽別人說也是粉白粉白的,就是嫁給了孫五,整天幹活才被成了小麥色的皮膚。

不過這種皮膚卻是更健康更性感了。

如果城裡人見到劉翠都會誤以為是混血兒啥的。

就連季揚都為劉翠著迷了。

地伺候的好,長出的苞米就比別人家的長。

孫五啃的津津有味的。

見到劉翠進屋去了。

忙招呼陳楚。

「喂!楚兄弟……楚兄弟……來一下……」

陳楚一愣。

見這小子怎麼神秘兮兮的。

「啥事?」陳楚走到牆頭跟前。

孫五又回頭看了看媳婦,然後小聲說道:「楚兄弟……那個……嘿嘿,和你說啊,縣裡洗頭房又新來了兩個小姑娘……」

呼呼……

陳楚一迷糊。

心想這小子咋沒臉啊!前幾天才被抓進去,好像被罰了三千塊錢才出來,這才幾天啊,就得瑟起來了?

「你咋知道的?」

「我聽徐國忠說的!那個老**,昨天自己去了,玩了一把,回來就跟我顯擺,麻痹的,好白菜都讓徐國忠那頭豬給拱了,你知道不?剛才那個朱娜他媽也讓徐國忠糙了兩把,第一把在徐國忠家,一百塊錢就玩了十分鐘,第二回在縣賓館……」

陳楚呼出口氣。

心想不用問了,肯定是徐國忠這老小子說出去的。

這人怎麼嘴這麼不好啊。

「不能吧?」

「哎,楚兄弟你別不信啊,徐國忠那王八犢子是會計,上次罰錢村裡給報銷了,這回要封我的嘴,領我去免費玩一把,咋樣?咱一塊去?」

「不,不的了。」陳楚擺了擺手。

「咋的?害怕了?楚兄弟,你連閆三都揍了,害怕搞破鞋啊?」

「不是……我剛搞完……咳咳……」陳楚一著急把實話說出去了。

「哈哈!」孫五笑的這個開心:「和誰啊楚兄弟,那小蓮好幾天沒回家了,是不是在城裡跟你約會哪!那小蓮的奶好吃不?」

這時,陳德江回來了。

陳楚忙不和他說了。

孫五給陳楚打了個暫停的手勢,小聲嘀咕:「咱過兩天去,對了,馬小河他二嬸你玩了么?那娘們也騷的厲害,活好,還不貴……」

……

陳楚象徵性的點了點頭。

這時,婦女主任劉海燕也來了。

陳德江正要喊兒子卸車上收的破爛。

見到劉海燕忙打招呼:「哎呀,婦女主任來了啊?快請進吧。」

「呵呵,老陳大哥啊,不用進屋了,我直接喊一聲你家小子就行,村裡有點活……」

陳德江笑了。

村裡有活那是好事啊。

誰想干都干不上呢,能被村上選中,那也是很牛逼的事兒了。

農村裡面村支部可是肥差了。

「陳楚啊!你過來,一起到村上有點活讓你干。」劉海燕笑的眉眼彎彎的。

陳楚咧咧嘴。

「劉姐啊,不是我不去啊,我還沒吃飯呢,得在家裡做飯!」

劉海燕還沒說話,陳德江先罵道:「你這驢!趕緊給老子去!是吃飯重要還是村上的工作重要!你的覺悟咋這麼不高呢!」陳德江邊罵邊沖兒子使眼色。

人家劉海燕早就看出來了,捂著嘴呵呵笑。

這女人一般場合都見過了,這點事兒一眼就識破了。

「陳楚啊!讓你來你就來,你劉姐啥時候虧待過你啊!幫村裡幹完了活,晚飯村上有安排。」

陳楚也是知道管飯的,只是跟劉海燕賣個乖。

劉海燕騎著自行車。

陳楚要騎摩托。

劉海燕想了想就把自行車放在陳楚家了,坐在他的摩托車後面兩隻小手摟住陳楚的腰。

看似輕輕的,卻是暗中用著力道。

「弟弟啊……晚上有時間么……」

「大姐,啥事?是不是你家的地該鏟了,沒有人手啊,要是實在草荒的厲害,我不介意幫你除除草……」

「混小子……」劉海燕臉紅了一片,不過陳楚這麼說她十分的過癮。在他大脖子上掐了一把。

這下被孫五看了個正著,不禁嘿嘿嘿的羨慕的一陣傻笑。

屋裡的劉翠喊:「孫五,你還吃不吃飯了!一天啥都不幹不說,吃飯還東跑西顛的,明天我把飯桌給你擺外面得了!」

「哎呀!你個死娘們,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吃你的飯得了!再給我一穗苞米!你這敗家娘們……」

劉海燕坐著陳楚的摩托車,村裡不少人看到了。

都指指點點的。

現在的陳楚,基本上成了村裡的一大害了。

村中四大害,老鼠,蒼蠅,陳楚,蛆蟲禍害大白菜!

老鼠人人喊打,蒼蠅人人煩,陳楚排名在蛆蟲前面,可見比蛆蟲都壞。

人家蛆蟲禍害大白菜是慢性的,陳楚專門禍害女人這顆大白菜,村裡女人都害怕被這小子這頭驢給拱了,村裡男人一見到陳楚馬上讓老婆進屋關門,就差放狗了。

天天防火夜夜防陳楚。

那小蓮一家被這小子拆散了,不過這小子不知咋的這麼能打了,把閆三打斷四根肋骨,下巴骨折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不過閆三很光棍,沒讓陳楚掏醫藥費,主要是怕丟不起這個人。

自己三十好幾了,一問被一個半大小子給揍了,以後在這一片,大楊樹村,小柳庄啥的,沒法混了。

只能等著傷好出院,再報仇找回面子,奪回全村第一。

閆三都進醫院裡了,小楊樹村這幫老爺們差不多都不敢惹乎陳楚了。

打還打不過,所以只能躲,看見陳楚馬上就把媳婦藏起來。

小女孩兒一哭,大老爺們一喊陳楚來了,小女孩兒眼淚都嚇回去了。

小孩兒現在也就怕兩個人了,一個是衛生所的小袁大夫,整天背著個藥箱子給人家打針啥的,還有就是陳楚了。

村裡人都沖著這倆人指指點點的。

嘴裡嘀咕著,這劉海燕大**開始跟陳楚這混子勾搭上了云云。

摩托車騎到一半,劉海燕忽然說:「哎呀,忘了,開會忘記告訴徐國忠了。」

「徐主任不是有電話么?給他打一個不就完了么?」陳楚問了一句。

「他電話停機了,關鍵時候沒費,這人啊,當個會計都不稱職,要不說把他從副村長的位置上刷下來就對了!」劉海燕嘀咕著,摟著陳楚的腰,讓他掉頭。

陳楚點了點頭。

去徐國忠家路過朱娜家門口。

看見朱娜在院子里晾衣服。

陳楚抻著脖子喊了一句:「朱娜,都快天黑了,你洗啥衣服啊!」

朱娜手搭涼棚,以為誰騎著摩托車呢,看清了是陳楚,身後還馱著婦女主任。

瞪了陳楚一眼:「用你管啊!毛驢子!」

「靠!」陳楚嘀咕了一句。

身後的劉海燕又掐他了。

「哎呀,你趕緊的,快點走,怎麼四處聊騷呢!」

陳楚嘿嘿笑了笑,來到徐國忠家,兩間北京平。

劉海燕下了車,就在大門口喊徐國忠。

徐國忠的老婆正在做飯。

徐國忠坐在炕梢琢磨著什麼,見到劉海燕喊他說要開會。

不禁皺眉。

「海燕妹子啊,這都幾點了?開啥會不能明天啊!再說了,我這還沒吃飯呢!」

「哎呀!是教育局下的通知,剛下的,是咱村小學的事兒,你趕緊的吧!別吃飯了,開完會村上有安排!」

徐國忠嘀咕著:「安排?安排個屁啊,這麼晚了吃夜宵咋的?」隨後沖自己腰跟水桶粗的老婆嘀咕了一句說:「老婆子,給我裝倆饅頭,一會兒開會吃!」

徐國忠說著沖鍋里咕嘟咕嘟的土豆燉茄子咽了口唾沫。

「菜熟了沒?」

「沒那!你要吃就生吃吧!」

「你個死娘們……行,行,我不和你一般見識,你趕緊的把饅頭給我裝倆個!」徐國忠老婆說打就撈,屬於潑婦的。

他老婆裝進塑料袋倆饅頭遞過來。

徐國忠拎著,出門就要上陳楚的摩托車。

要坐到後面擠一擠,讓劉海燕給推下去了!

「徐國忠!你騎你自己的去,別在這擠!」

「妹子,你看你屁股後面不還有塊地方么?讓我騎著……」

劉海燕臉紅了。

這徐國忠就像是個跑騷的狗似的,看誰家媳婦都想上,對自己有想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不過她最煩徐國忠這樣的人。

「滾!你要想上來先問問你老婆,大嫂啊!你家男人要上我呢……」

「啥?」徐國忠老婆拎著爐鉤子從門裡走了出來。

「沒你的事兒!」徐國忠嚇了一跳。「我說上陳楚的摩托車,沒地方了,我騎自己的摩托去。」

徐國忠悻悻的。

看著陳楚馱著劉海燕有說有笑的走了。

咂咂嘴:「嘖嘖嘖,年輕,真好……」

摩托車上的劉海燕和陳楚自然說著騷嗑。

而且有意無意的摸陳楚兩把。

把陳楚摸的渾身火熱的,真想現在就把劉海燕給糙了。

徐國忠騎著摩托車到村裡的時候,還沒看見劉海燕和陳楚。

心裡琢磨著這倆人是不是滾到一被窩去了?不然應該比自己早到啊?

正疑惑著,村長張財走了出來。

看見徐國忠手裡拎著的塑料袋。

「老徐,你那啥**玩意?」

「啊!村長啊,是這麼回事,我尋思著,咱每次開會不都得幾個小時么!我還沒吃飯啊,我裝了兩個饅頭想開會的時候墊吧墊吧。」

張財瞪了他一眼。

抓過徐國忠手裡的塑料袋,看了看說:「你拿這**玩意幹啥?」

說完手一揚,塑料袋就撇了出去。

徐國忠眼睛看著『那**』劃了一條弧線飛到了村大隊門外的臭水溝里。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