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一十六章破鞋隔夜更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破鞋隔夜更香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月黑風高,周圍帶著異常的寧靜,本來已經漆黑的夜晚,殘月隱逸在深黑色的烏雲中,不過卻在這一刻,月色慘白如同泡在水裡常年的面孔慢慢慘白的浮出。

表面坑坑窪窪如同潰爛般的顯現。

外面什物的影子亦是拉扯得很長。

那窗子外的老嫗發出桀桀的獰笑,慘白的面孔,黑洞洞的陷進去的眼眶,枯槁嶙峋的雙手抓住窗欞,邁步就要爬進屋子。

駭人的是,月下竟然有她的影子。

陳楚腦袋一炸,瞬間清醒了。

他感覺自己不是在做夢,身上汗毛倒豎,頭皮乍開,全身緊繃起來,想要站起身,但是卻一動也動不了,想喊亦是發不出聲音。

陳楚意識里猛然大叫:「老傢伙!救命啊!」

他感覺自己喊出去聲音了,不過卻明白的意識到自己只是嘴張開而已。

四周寂寥無比,唯有那老太太慢慢的靠近,黑洞洞的眼眶也離著他越來越近。

我糙!

陳楚心裡大罵。見到她張開的嘴,一口咬了過來。

眼前一黑,旋即身後響起張老頭兒的喊聲。

「招!」

像是什麼東西打中這老嫗一樣,這老嫗嗷的嚎叫一聲,聲音令人發,隨即陳楚明顯的看到這老嫗翻牆跑了,是從孫五家院子里跑走的。

「呼呼……」陳楚呼出口氣。

見到張老頭兒站在月下,正在提鞋,剛才是他用鞋打的。

「老傢伙,你的鞋咋那麼厲害?」

「唉……驢啊!我這是用罡氣灌輸進鞋裡面了,自然厲害!你要是好好修鍊也能行!怎麼樣?還是修鍊好吧!都能把惡鬼打跑。」

陳楚擦了擦汗。

「老傢伙,我剛才不是在做夢吧!這……真有鬼咋的?」

張老頭兒搖搖頭:「和你說過多少次了,兩個世界的,人鬼殊途而已,就像沒人鬼,同樣的人是從哪裡來的?你沒見過的東西可以說不知道,但不能說沒有!算了,和你這驢說這些也沒用,你就好好睡覺吧,等著第二天繼續偷女人吧!」

「唔……老傢伙,這鬼還會來么?她真能……整死我?」

「呵!」張老頭兒冷笑一聲:「她肯定要來啊!而且我還告訴你,剛才是我故意不收了她的!我老人家就是要用她折磨折磨你!」

「呀!老傢伙,我和你沒仇吧!你咋這麼損啊!能收為啥不收她!」

「陳楚!你是活該!我還告訴你了,這隻鬼我不收她,而且下次她來我都不帶管的!而且這次她逃了,下次就不是她一個來了,我感覺會領另外一個厲害點的,死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野鬼來,那個可更凶呢……」

咳咳……

陳楚服了。

「老傢伙啊!我沒得罪你啊!」

「唉……驢啊,我也沒辦法!你一天不務正業,就知道偷女人,什麼時候是頭啊!我對你寄予厚望,本想讓你成為強者,稱霸世間,或心更遠,走進這個世界上的人所不知的仙蹤,在那裡創出一片天下,可你呢!不務正業,遊手好閒,我告訴你了啊!反正不出七天,這鬼還會來,反正我不會管你的,怎麼對付這些厲鬼,你自己照亮辦,是好好修鍊,還是一心偷女人,隨便吧,我得回去睡覺了……」

「哎!老傢伙,你別走啊!哎?」陳楚喊了半天,看著月下張老頭兒拉長的影子越拉越長,最後緩緩消失了。

他意識一下清醒了許多,猛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動,還是好端端的躺在炕上。

陳楚忙拉開燈,看著時鐘指向了凌晨半點。

「呼……」深深的喘息了口氣。

麻痹的……

陳楚掏出手機,又不知道給誰打。

和人說自己遇見鬼了?

別人不得說自己神經病啊!

陳楚想了想,最後張老頭兒說的話。

他忙在老張頭兒給他的那個禿頭匣子里翻騰著,心想自己到底看哪本書好呢!

修鍊還是練氣?

陳楚旋即找到了一本練氣入門的冊子。

無奈之下,坐在燈光中翻開看了。

胸前的玉扳指一閃一閃。

陳楚進入了情景當中,和剛才一樣,彷彿還是意識在動,自己身體卻沒有動。體內氣流意識緩緩流動。

他坐在炕上打坐,感覺腳底的那股氣息,亦是慢慢從腳底往上走穴。

隨即氣息在所有穴位運行一周天之後,從鼻孔中噴出,彷彿噴出一絲濁氣,自己感覺呼吸更為通暢,就像消除了一絲體內雜質一半。

連續運行了幾個周天,陳楚慢慢掌握這吐故納新的基本方法。

慢慢修鍊起來。

不知不覺,窗外雞鳴聲響起,陳楚這才睜開雙眼,很意外,本以為自己修鍊了一夜會十分的睏倦,不過正相反,他沒有一絲的倦意,反而眉目清朗,精神奕奕。

而感覺自己的眉目中心的眉心,似乎有些清涼的感覺。

陳楚呼出口氣,穿好外衣踏步而出,東方出現一片淡淡的魚肚白。

陳楚感覺修鍊一夜之後,身體顯得更是輕盈一些,腳步疾走,隨後躍起,腳尖在牆頭點了幾點,便越過牆壁。

雖然他家的牆頭只有一米六高,不過能不用手扶,就這樣腳尖點牆壁跳過去,還是讓陳楚嚇了一跳。

今天是周六,便是在家休息了,陳楚所以就多打了會兒拳。

感覺今天的拳打的亦是虎虎生風。

陳楚興緻勃勃的,一邊打拳,一邊疾走,感覺身輕如燕,在一塊空地地頭又演練起來。

不知不覺已經練到了早上七點。

已經看到有陸陸續續的村民上地幹活了。

這時,陳楚電話響了起來。

「喂,是大姐啊!」陳楚笑呵呵的客氣了一句。

竟然是小店女人打來的。

陳楚自然高興。

「哎呦,弟弟,虧你還想著我哪!」

小店女人嘴裡說著,不過面目表情卻是恨恨的,心想混小子,老娘就迷迷糊糊的讓你糙了,現在還在老娘面前裝腔作勢。

她對象早早值班去了,她一個人早上起來拉屎,蹲在家裡的馬桶上,光著屁股不禁想起給陳楚打個電話。

陳楚以為她又想做按摩了,想起她白白的大白,還有兩條修長的大腿。

不禁又是硬了起來。

「呵呵……大姐,我咋能不想你呢!」

「咯咯咯……弟弟啊,那想我了啥時候來啊?你別說今天也沒時間啊!我給你介紹不少活,有錢你不賺啊!」

「賺啊!咋能不賺呢!唔……」陳楚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那鬼的事兒了,也不知道真假,是做夢,還是真實那麼回事了。

不過想了想,反正時間來得及,老傢伙不是說一個星期那鬼來么!

老子……先再糙一頓這小店女人再說了。

陳楚還是忍不住,滿口答應了小店女人。

回到家,老爹正在煮麵條,等面好了,爺倆吃完,陳德江趕著驢車收破爛去了。

陳楚下面硬邦邦的。

騎著摩托車往縣城去了。

這小子幾乎輕車熟路了,到了縣城,來到開發區,把摩托車放到空地,看了看時間才八點半。

隨後朝小店女人那走去。

離老遠,就看見小店女人坐在門口,今天她穿了一身淡綠色的綢子料子的一體裙。

裙子有些緊,這讓她的大腿,更顯得白皙修長而豐腴,上身也是低胸式的,那一對飽滿的奶,往外鼓鼓的突出著。

一道深深的*溝幾乎讓人噴血。

小店女人片腿坐在椅子上,兩條大腿白花花的在外面展露著,黑色的寬頻涼鞋更襯托出白花花的性感的美腳,還有同樣黑色的塗著指甲油的腳趾甲,讓人浮想聯翩,下面膨脹。

小店女人不急不緩的抽著煙。

噴雲吐霧的,賣弄風騷。

見到陳楚了,她臉上現出一股皮笑肉不笑的,陳楚卻是看著她性感的大腿下面已經有些受不了的緊繃起來。

「弟弟來了啊!進來坐吧!」小店女人先進了屋,等陳楚進去了,他關上門,放下窗帘了。

陳楚笑了笑:「姐啊,今天你想做哪啊?」

「呵呵!」小店女人瞪了陳楚一眼。

「行啊,小子,偷女人偷到老娘身上了!你說吧,這件事咋辦?咋解決?」

陳楚一愣。

「大姐,我不知道你說啥呢,沒事我先走!」

吧嗒一聲,小店女人把一隻綠色的內褲扔到了床上。

「你看吧,上面還有沒擦凈的斑斑點點的液體!」小店女人不緊不慢的抽著煙。

陳楚忽悠一下,心想我糙!怎麼忘了,自己射進去的太深了,這玩意再擦也會往外流,裡面還有剩。

不禁臉上通紅,還有點火辣辣的,就跟上次嫖娼被人抓住了的感覺。

「賠你錢行吧!」陳楚的站了起來。

「在你家,而且是你自己擋的窗帘,頂多通姦。說吧,多少錢?」

小店女人愣了愣,忽然把煙掐滅了。

走到陳楚跟前,抱著兩隻白白的胳膊。

「行啊,小子,你行!不過老娘也***不是賣的,你不是想糙老娘么!大大方方的來啊!幹嘛偷偷摸摸的,你***爽了,老娘還他媽憋著呢!你***叫人么!」

小店女人說著啪的抽了陳楚一個大嘴巴。

陳楚忽然笑了。

「麻痹的,你咋不找說!」陳楚一把抱住小店女人的腰。

想要親人家的嘴,有點費勁,攔腰就要把小店女人橫陳的抱起來。

「哎呀!等等,你個死鬼!咱別在這糙啊!讓我男人看見!」

陳楚唔了一聲,手迫不及待的摸著她的大腿,嘴親著她白凈的脖子。

有些激動的說:「寶貝,那你說在哪?」

小店女人點著他的鼻子。

「瞅你這急的死樣,你先告訴我,糙了我幾次。」

「第一次一次,射你的溝子里跟大腿上了,上一次糙了你三次。」

小店女人有些發軟了,摟著陳楚肩膀,軟軟的貼著。

「今天我要最少五次,少一次都不行。」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