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一十八章忍嘆息更無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忍嘆息更無語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呼出口氣。..

小店女人王玫在電話里聽到裡面是一個女聲,就沒說話。一臉壞笑的打量著陳楚。

等陳楚打完電話,她笑得更歡了。

「弟弟,行啊!」

「沒啥,是我一個同學。」

「得了!你以為我耳朵不好使啊!我都聽到了,是不是把人家給糙懷孕了啊?」

王玫只聽到了個大概,有個懷孕啥的詞兒。

陳楚迷糊了。

「姐姐,你就別逗了,我才糙了她幾天啊?一個星期都沒到呢!咋就能懷孕呢!不可能的,就是檢查也得一個月兩個月能檢查出來啊!」

「哈哈!還是把人給糙了不是?」

陳楚蒙了,自己抖落出來了。

「多大啊?電話里的那小丫頭?」王玫問。

「跟我同歲,十六。」

「哎呀弟弟,不是我說你,那你得趕緊去跟人家看看了,女人這輩子不容易,尤其人家才十六歲,小花骨朵沒開呢就被你……」

「哎呀,不是處女她。」

小店女人把臉一板。

「不是處女咋了?人家才十六好不?你趕緊去,給人家買點好吃的,再說我聽電話里那聲音柔柔弱弱的,別人家一想不開,再發生點啥事!」

一時間王玫母愛泛濫起來了。她都二十六歲了,陳楚才十六,自然把陳楚當成了半大小子了。兩人發生關係那是生理上的,再說陳楚的那大傢伙,比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大。

陳楚覺得她的話有道理。

路小巧這女生跟別人可不一樣,要是像王紅梅那娘們他也就不怕了,愛咋地咋地。

死活沒人管她,不過那女生自私的狠,她才不會死呢,所以不用擔心她的。

倒是路小巧,柔柔弱弱的,真要是想不開……

陳楚忙起身穿衣服。

王玫也光著身子幫他忙活著。

陳楚順便摸了摸她的大白屁股跟大白扎。

王玫哎呀哎呀幾聲。

「枚姐,還是你有味道,等我啊,回來再糙你幾次。」

「得了你!你個混小子!前天糙我四次,我屁股都全紅了,今天糙了我**次,我得養養了,你下面那東西就是驢的,哪個女人能總受得了你這麼折騰!我一會兒就回去了,行了,趕緊去,好好跟人家說。」

陳楚親了親她的嘴唇。

這才走出了旅館。

騎上摩托車,沒走多遠就沒油了,用僅剩下點油慢慢靠到加油站,加滿了油這才奔路小巧的村子去。

剛才路小巧是在電話亭里打的,她家挨著公路邊上。

路邊有ip卡,可以打電話。

她可不敢在公用電話亭里打了。

陳楚到了的時候,看著她像是一個小可憐似的,蹲在那裡。

陳楚忽然有點不忍心,停下了車,隨後伸手去拉她。

本來覺得這女生肯定會推開的,沒想到讓他拉了,坐到他摩托車後面,兩手順勢摟住陳楚的腰。

臉很無助的貼著他的後背。

「陳楚,咱要是有孩子了怎麼辦?」

「呼……」

陳楚笑了笑。

心想怎麼可能呢!他沒事的時候總問老張頭女人的問題。

有孩子的幾率非常小的,女人一輩子才排卵幾百顆,有的女人還排不了這麼多的。

一個月女人能排卵一兩顆撐死了。

也便是女人在一個月內懷孕的幾率只有那兩三天左右。

俗稱排卵期。

這麼准?

開玩笑了,再者,才幹完了不到一個禮拜。

一般女人懷孕一個月左右可以檢查出來,自己有點反應,也可以用測尿紙自己測的。

所以陳楚一點都不擔心,只是怕路小巧有點想不開了。

也是陪著她去散散心,安慰安慰了。

「咱們去哪啊?」路小巧大眼睛眨呀眨的,像是一點主意都沒有。

陳楚想逗逗的她。

「嗯……還是去瀚城檢查,縣城檢查的不好。」其實他只是怕遇見季小桃,那就歇菜了。

隨後又說道:「如果你真要是懷了孩子,咱倆就結婚唄,這多好啊,有了孩子你當媽我當爸,然後在一塊過日子,天天光不出溜的一被窩睡覺……」

路小巧迷糊了。

「不行!」

「嗯?咋不行啊?」陳楚就是逗逗她,他可不想有孩子了。

「陳楚,我不能嫁給你啊,我要嫁給……反正不是你,他比你學習好,以後有出息……」

本來陳楚挺開心的,一聽這話氣暈了。

心想自己咋了?

我靠!

「路小巧,我告訴你啊,你這孩子真有也不是我陳楚的!」

「你……咱倆明明……那個了……」路小巧急的眼淚在眼眶直打轉,像是要馬上流出來似的。

陳楚不慌不忙說道:「我問你,你跟我才幾天?咱生物書里都寫過,再說了,你媽沒告訴過你么?懷孕沒有一個多月兩三個月是沒反應的,你跟那個什麼理科第一的在一塊搞的時候是兩個月前!我和你還不到一個禮拜那!你要給孩子找爹,別***找我!找那個小子去!我***還不管了呢!」

路小巧終於忍不住眼淚里啪啦的落下來,然後咧著嘴哭著喊下車。

陳楚也氣呼呼的,停下車讓她自己走。

心想這個死妞兒,真是笨啊!

不過看著她嬌小的身影越走越遠,而且邊走邊哭,心裡還是軟了。

又追了上去,跳下車抱著路小巧哄著。

「行了行了,小巧最乖了。走,我認了還不行么,我王八蛋還不行么!你看王八是這麼爬著的?王八是不是咩咩的叫?」

「那是羊!羊才咩咩的叫呢!」路小巧咧著嘴,擦著眼淚說。

陳楚呵呵一笑。

半摟著路小巧走。

心想這麼純的女孩兒咋就……被別人幹了呢,要是自己早點下手就好了,寧願負責到底了。

兩人來到瀚城,路小巧是第一次來這裡,有點稀奇就忘記哭了。

陳楚沒敢去大醫院,怕人家盤問。

索性來到一個診所,做了b超。

那診所的大夫看著他們倆的目光也有點異樣。

不禁搖頭不已。

暗嘆現在的年輕人啊……

有兩個上了點年紀的穿著白大褂的女大夫還邊笑邊說。

「唉,真是的,你看我們那時候多好啊,都是結婚當天才破身,多幸福,你看現在的人啊,這麼小就查b超……」

路小巧在裡面,過了半天才出來。

那兩個女大夫還在說著。

這時,那男醫生白了她們一眼。

「瞎說什麼你們!人家是闌尾炎!少在這裡瞎扯,什麼素質!」

兩個女人吐吐舌頭,滿臉通紅。

闌尾炎有時候也會誤診懷孕。

「我們……我們剛才就說那女孩兒不錯,不能是……」

……

路小巧眼淚還有眼淚出來了。

「小巧,在這做手術!我這裡有錢。」

路小巧看看陳楚搖頭說:「不是……我得回家,告訴我媽去……」

陳楚點點頭,心裡石頭也落地了,心想這次算是個教訓了,以後再遇見路小巧這樣心裡素質弱的,自己一定要小心了。

把路小巧送了回去。

也折騰到下午了。

陳楚便回家開始修鍊。

人一專心起來,做什麼事都會有突破。

尤其是有玉扳指的存在。

陳楚感覺那腳底突突突的穴位不停的突破進展,最後到了小腹。

隨後跑到張老頭兒那。

「老傢伙,你看,我這一運氣怎麼感覺以前的腳底之氣運行到了小腹上了?」

張老頭兒瞄了幾眼。

心裡震驚。

又看到他胸前暗淡的閃爍著的玉扳指。

不禁搖頭,這東西真是天賜之物。

當年自己要是揣摩了這裡面的玄機,修鍊如此精進,也不至於有今天的下場了,沒想到老子一代天才,早人嫉恨,才被暗算,現在竟然不如這個好色的驢玩意。

也是這寶器跟他有緣了,罷了。從腳底之氣打通無數隱藏經脈,少則需要三年,多則五年,十年也是他。

世人只知打通任督二脈,就要花缺諸多光陰歲月,殊不知打通更多經脈,直通玄境,更是多麼艱難。

老子當年一代奇才,也花了一年時間打通,這小子擁有寶器,修鍊簡直就是逆天。

真有讓人買塊豆腐撞死的衝動。

罷了,這小子可能也是被逼的,畢竟怕鬼了。

張老頭兒心裡這麼想,表面上卻撇嘴說:「真慢啊,我還以為你直通頭頂了呢!那樣氣才能發出,老子當年可沒有你這麼笨!你只有把氣運行至頭頂,才能發出氣流,才能不被惡鬼夢魘,不然你就等死,沒幾天了,自己自求多福!」

陳楚咧咧嘴,心裡知道張老頭兒這是恨鐵不成鋼了。

這時,電話響了。

陳楚嚇了一跳,很怕是路小巧人家老媽找上門來。

一見是劉海燕的號碼。

忙接了。

「陳楚啊,你在哪呢?快點來!有急事!」

「啥事兒啊!這麼急?姐姐你是不是懷孕了?咱昨天才搞……」

「滾犢子!王八蛋!佔了老娘便宜你還賣乖!」劉海燕嘴上雖然這麼說,下面還是熱乎乎的。

「陳楚,縣長要來檢查工作了!特意要到咱村小學去看看,柳副村長沒法扮演老師角色啊,你……你臨時代替一下,反正你長得有點黑,看不出十六……」

咳咳……

陳楚一陣劇烈咳嗽,心想老子就這麼老么?這是在夸人么!

劉海燕可能也是太著急了。

「快點,小祖宗,你在哪呢!趕緊到村部來,咱一起去迎接縣長!」

縣長可以說是這裡的土皇上了,一般他們能接觸的頂多是鎮長了。

陳楚也顧不得別的了,騎摩托車跑到了村裡。

隨後坐上村裡的小車,去迎接縣長。

……

車是村長張財開著的,副駕駛坐著副村長柳冰冰,後面是劉海燕,陳楚跟徐國忠。

一行人剛走到一半,鎮上又來電話了。

說縣長到了鎮上,要去鎮上迎接。

一行人又驅車去鎮里。

到了鎮里,說縣長在和鎮長交談,村長啥的都在外面等候。

等了半個多小時,也不見縣長出來。

徐國忠有點憋不住了。

跟張財說:「村長,我想撒尿,我去那邊樹後面撒尿……」

柳冰冰眉頭皺了皺,劉海燕也嘆氣,心想真不該帶著徐國忠來,這人總能整事。

張財橫了他一眼。

「憋著!你下車撒尿,萬一縣城這功夫出來呢?多影響咱全鎮的形象?老徐我問你,是迎接縣長重要還是你撒尿重要?」

「這……」徐國忠琢磨半天,感覺這根本不挨著。

不過也只能說:「縣長重要。」

這個節骨眼,縣長真出來了。

張財狠狠瞪了徐國忠一眼,心想多玄啊!

陳楚在後面看到的只是一個謝頂的禿頭,被一群人圍著。

張財讓眾人在車上坐著,他馬上出去溜須拍馬,不過拍馬屁的人太多,他根本擠不進去。

鎮長副鎮長一堆人拍著呢。

最後縣長坐上縣裡的小車,直接奔小楊樹村小學要調研。

一行車隊十多輛。

浩浩蕩蕩的往小楊樹村走著。

正這時,前面像是出現車禍。

一堆人圍著。

大多數是老百姓,比比劃划的雙方罵著。

而且是在路中間,很多車都堵塞住,蔓延最少三十多米了。

縣長沒說啥,手下人都著急了,過去不少村長詢問情況的。

這時,縣長也下車了,個不高,聲音聽洪亮的。

「咋回事啊前面?誰想想辦法把路疏通了啊!」

縣長這麼說,大傢伙都想主意。

這時徐國忠腦門一亮。

下車了,大聲說:「縣長,我有主意!」

張財一拍腦袋。

心想還是這小子主意多,腦袋活,陳楚他們也都下車看熱鬧。

縣長還讚賞的真看了徐國忠一眼。

隨後徐國忠沖著擁堵的人群就跑過去,邊跑邊喊:「都讓開!都讓開!出車禍的那是我爹!」

果然,擁堵的人群飛快的散開了,

不過徐國忠卻傻了。

只見道路中間是一輛越野車跟驢車相撞。

躺在路中間的是一頭被撞傷的黑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