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一十八九無淚眼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九無淚眼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張財臉黑了下來。

心想今天真不該帶徐國忠來。

縣長竟然在咱們小楊樹村調研,這麼重要的日子,這老小子就這麼丟臉。

而且鎮長,副鎮長,鄉長,副鄉長,各個村的村長啥的也都在。

就你徐國忠這麼丟臉,丟的也是小楊樹村的臉,他這個當村長的臉。

徐國忠也傻了。

這時,那驢車了老頭兒哼了一聲。

隨後又沖癱倒在路中間的自家的黑驢說了句:「你兒子來看你了,你起來吧!」

那黑驢還真嚎叫了兩聲。

大夥更笑開了。

這時,周鎮長擠了過來,沖張財橫了一眼。

「咋回事?你竟給我出洋相了你!」

張財也地頭耷拉腦袋的。

不過一看那老頭兒老太太,張財火了。

馬上過去指著老頭兒:「你……你是那老鱉對吧!」

「我……你是……」這老頭兒還有點駝背,也就五十歲,只是人有些老的快。

「哎呀,原來是張財村長啊!」

「那老鱉,雖然你現在不在小楊樹村住了,不過你好像在小楊樹村還有地吧!咋的?這次地不想要了對吧?」

「我……我……我咋不想……」

這時,那老鱉旁邊的老太太急了。

「村長啊,我家是搬走了,那也離咱小楊樹村不遠啊,戶口還都在小楊樹村呢!」

「就是!我說張村長啊,你可不能不給俺家的土地,你要是不給我土地,俺們就上鄉里告你,上鎮里告你去!」

張財還沒說啥話,周鎮長已經走過來了。

「那老鱉,你不是要告狀么?我在這呢!」

那老鱉一見周鎮長,腿肚子一下就軟了。

這時,徐國忠來了精神,跑到周鎮長旁邊嘀咕說:「鎮長啊,這人就是我們屯子里的那老鱉,旁邊他老婆趙桂英,這老兩口子才不講理呢!外號叫那老歪,有四個閨女,一個閨女比一個閨女不講理,尤其那個老二叫那小青的,以前都把我臉還給撓了……」

張財一把拉他。心想徐國忠你***還有臉說這事,你要不是騷氣拉轟的去摸人家那小青的腳,人家能撓你么!你那是自找的,母老虎屁股都敢摸,撓你是輕的。

張財橫了他一眼。

徐國忠住口了,周鎮長看了看那老鱉,又看了看張財說。

「以前是你們村的吧,你處理吧,反正縣長在車裡呢,你看著辦!」

張財點點頭,看了眼那老鱉,心想真是什麼人找什麼人,王小眼不講道理,這個親家那老鱉也不是什麼好貨,這兩家要是掐起來可有意思了,一個不讓一個了。

張財伸手點指著他。

「那老鱉,我可告訴你,周鎮長你認識吧!你再在這裡堵住車不讓走,你的地就別想要了,我再告訴你,剛才你也聽見了吧!咱大楊樹縣的劉縣長就在車裡坐著呢!你要是再不走,我就給派出所打電話,拘你!」

「我……」那老鱉傻了。

農村人,或者說中國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怕官,老祖宗流傳下來的話就是民不與官斗,一見當官的,腿就發軟。

國情也是如此,你不發軟真收拾你啊!

那老鱉活了一輩子了,場合也見過的,一聽縣長在車裡,知道事兒大了。

張財撇了撇他:「不走是吧!行,我馬上交派出所來人!帶走拘留。」

「別……別的村長,我走,走,那我這驢……」

「不管,上一邊賠切!那老鱉你別沒事找事干,我告訴你我這是看咱一個村的份上,換了旁人我早打電話給派出所拘人了……」

「啊……」

……

時間不大,眾人七手八腳的把驢車推到道邊,那驢也被眾人移動到了下面的土路上。

前面有人看開路,縣長的車隊緩緩往前先走。

車上的劉縣長問了一句:「什麼人啊?這是。」

旁邊的秘書是個男的,高高瘦瘦的,一臉的謙恭。

笑著低聲說:「縣長,是個刁民,剛才讓周鎮長給整走了!」

「是啊!素質,素質問題啊!國人的素質還是不高……」

車隊緩緩往前走,過了一段路,開始慢慢加速。

由於來的突然,小楊樹村沒啥準備。原來打算是讓村民排成隊伍,迎接縣長的。

車隊直接來到村委會。

張財的車先到的,車上人下來忙布置著。

這時劉縣長在前呼後擁中走了下來,進了村長辦公室。

這時周鎮長出來喊張財。

「張財,你,還有柳副村長,還有婦女主任啥的,趕緊來,縣長調研呢,你們咋躲起來了?」

張財咧咧嘴。

「周鎮長,不是我們躲啊,是沒擠進去啊!」

「行了!快別說了!趕緊進去!然後找兩個能說會道的來!」

張財答應了一聲。

徐國忠在身後說:「我……我,村長我去陪……」

「你?你賠個屁!游一游,鳥換,的主,瞅你那口音吧!別把縣長給嚇著!」

張財隨後點指著:「那個……柳副村長,你,還有劉主任,算了,劉主任招呼其他人,陳楚,你過來!小子會說點話懂不?」

陳楚點點頭。

這也算他見過的最大的官了,多少是激動的。

畢竟是個農村的半大小子。

張財帶著柳冰冰跟陳楚走進村部。

縣長正抽著煙,一抬眼皮,見到柳冰冰,馬上兩眼就睜開了。

摸了摸謝頂的沒剩下幾根往後梳攏的光溜的頭髮。

「你,你是……」

旁邊的周鎮長馬上哈腰湊過來一臉諂笑的說:「她是大學實習生,在小楊樹村當實習村長……叫柳冰冰……」

「嗷嗷!知道,知道。」縣長樂呵呵的站了起來。

他個頭不高,一米六,走到柳冰冰跟前能到人家胸脯子。

「哎呀!聽說過,聽說過,柳……柳……」

周鎮長忙在身後提詞說:「柳副村長,柳冰冰……」

「哦對!小柳啊,你行啊,大學生,咱國家就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劉縣長說著伸出手,握住柳冰冰的小手,大拇指在她手背上摸索兩下。

臉上亦是紅光滿面。

「小柳啊!基層苦啊!你這樣有能耐的大學生,在農村基層鍛煉實在難能可貴啊!你一定一會大有前途的!你看,現在咱國家女縣長,女市長,也不少啊,都很年輕嘛!年輕人,大有可為,我看咱柳副村長的能力當一個鎮長也不是不能勝任嘛!你看著小楊樹村被柳副村長弄的多好……」

明眼人都看出了,不是小楊樹村被正的多好。

而是縣長看柳冰冰這個人,想把她整了該多好。

隨即,鎮長鄉長跟著一起捧臭腳。

縣長擺擺手:「你們都回去吧!今天我是來小楊樹村調研的,你們跟著是怎麼回事?國家三令五申,幹部不許有過多的陪同,你們這不是讓我犯錯誤么!你說對不對啊,柳副村長……」

柳冰冰臉紅紅的,感覺自己的手被一隻長著一些老年斑的手抓著,有些不舒服。

咬了咬嘴唇說:「縣長說的對。」

「你看看!」劉縣長湊近了柳冰冰一些。

「你看,人家小柳同志剛參加工作沒多久,這覺悟都比你們高!你們趕緊回吧!」

眾人沒辦法,都想趁著這個機會巴結縣長呢。

不過沒有那梧桐樹你上哪去引喜鵲巢呢!

一個村幹部走過張財的身邊小聲嘀咕了一句:「行啊,張村長,還是你高啊!使上美人計了……甘拜下風,甘拜下風……」

其實張財也是不得勁兒,看著劉縣長握著柳冰冰的手不撒開,他也不願意。

他惦記柳冰冰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都沒上床,真怕哪天被別人瞄去,一個調令就把柳冰冰給弄走了。

不禁小聲嘀咕了句:「麻痹的,狗貪官……」

陳楚也來氣,不過聽見張財這麼說,心裡冷笑。

這***,真是烏鴉落在豬身上,只看到人家黑,看不到自己黑,罵人家縣長貪官,你也不是什麼好鳥!

劉縣長小個不高,穿著一身西裝,裡面襯衫很白,淺淺的露著同樣黑的脖子。

柳冰冰示意的抽出了小手。

劉縣長呵呵的笑了笑。

隨後,眼睛往旁邊掃了掃。

身邊的瘦瘦高高的男秘書,走了過來。

此時,那些鄉長鎮長都離開了,屋子裡面剩下張財,陳楚。

那男秘書就過來沖他們兩人說:「你們也先出去吧,劉鎮長要聽柳副村長給他彙報工作呢!」

張財眼睛一轉。

臉上訕笑道:「我……我也想跟劉縣長回報工作。」

「你……」這個男秘書眼睛一瞪。

張財嚇了一跳。

這時,劉縣長呵呵笑了:「張村長對吧!哎呀,那個……我聽說你們的校舍缺資金對吧!咱村我大概了解情況,不富裕,咱縣裡雖然也不富裕,但是如果咱小楊樹村實在是維持困難,這個問題,縣裡也會考慮到的,解決一下咱村的經濟問題……」

張財咽了口唾沫。

「那……多謝縣長了……」

「唉!你這麼說就見外了不是?咱們都是為老百姓服務么!你謝我幹什麼!對了,你和楊秘書出去弄點飯,我今天中午就在咱村吃了……」

「劉縣長……」張財點頭哈腰的說:「咱村沒有飯店啥的,我看這樣吧,我在鄉里的大楊樹飯店弄一個大包廂,咱……」

「啪!」劉縣長一拍桌子。

「你這是什麼話!啊?我是縣長,咱村的情況我又不是不了解!能這麼大吃二喝嗎!那哪行啊?國家三令五申要減輕老百姓負擔,減輕老百姓負擔,會都白開了!?就在咱村做飯!今天老百姓吃啥,我這個當縣長的就吃啥!當官的必須跟老百姓一條心,一個鍋里吃飯才行!」

劉縣長說著又一臉笑意的沖柳冰冰過來,肥胖的帶著些許老年斑的手掌放在她的肩膀上。

「你說對不對啊柳副村長……咱當官么?就應該為人民服務……」

張財心想,為你麻痹服務啊……

那個秘書沖張財使了個眼色,隨後又拉了陳楚一把,三人走了出去。

隨後男秘書重重的把門關嚴了。

「張村長,這個中午的飯……」

「您貴姓?」張財說著朝這秘書低了根煙過去。

那秘書擺擺手不接。

「我姓楊,張村長,我剛才和你說中午飯的事,你們村有啥特色沒有?」

「沒,沒啥啊?」張財咧咧嘴。

「那……你剛才說的哪個飯店?做菜咋樣?」張秘書無奈的看著窗外說。

「還……還行……」張財一時也不明白他啥意思。

「這樣啊……」楊秘書拍著張財肩膀,低聲說:「你呢?別在這站著了,去大楊樹飯店,要幾個招牌菜,弄點好酒,咱縣長就在這湊合吃一口。」

「哎哎,我明白,我明白了。」

張財心裡暗罵:罵了隔壁的!真***能整事,不過也沒辦法。

他看了陳楚一眼。

陳楚跟他走了出來。

兩人走的院子,偶然回頭,見劉縣長正在擋著窗戶帘子。

心想這大白天的,你擋帘子……張財就明白了。

雙眼望天,有點後悔自己沒先上了柳冰冰。

現在這現在把人都譴退了,顯然是想糙柳冰冰方便了。

媽的,白瞎一朵花了。

張財一陣鬱悶,摸出一根煙,點著抽了一口。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