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二十四章干遍四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干遍四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有點激動。..

在人家丈夫面前做這種事,他覺得不可能。

不過,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摸著劉翠的大扎也是那樣的肉感。

「啊……」劉翠身體動彈一下,口中發出淡淡的呻吟。

陳楚慢慢的褪掉自己的褲子,在月下,自己光溜溜的身體有些擦黑的壓在劉翠的身上。

「寶貝啊……我來了……好幾天沒糙你了,我好想你……」

陳楚嘴裡一口吻住劉翠的嘴,舌頭伸進她的嘴裡,開始大力的吸允了起來。

這時,叮鈴一聲。

陳楚嚇了一跳,旋即看到是劉翠家的鐘錶在報時,已經深夜一點鐘了。

陳楚沒想到自己回家的時候才六點多,天色還亮的,竟然修鍊了這麼久?自己就感覺半個多小時而已了。

心想老爹一定以為自己在學習了,就沒打擾自己了,畢竟現在他名義上跟村裡混的不錯,而且還給村裡教學了。

老爹臉上亦是有面子的。

所以老爹就沒打擾自己了。

陳楚嘿嘿一笑。

看著劉翠那被自己親的有些受不了的騷樣。

陳楚笑了,在她的臉上,脖子上,嘴上狠狠的親著,反正她只是動,也醒不過來。

陳楚的手摸著她小麥色的大腿。

隨後往下一拽,把劉翠的白色內褲慢慢褪了下來。

放在鼻尖聞了聞,挺騷的。

隨後把劉翠的兩條大腿抗在肩膀上,下面在劉翠下面磨蹭了幾下,隨後咕唧一聲幹了進去。

「啊……啊……」劉翠開始身體動了起來。

如果現在孫五醒來,就會看到劉翠兩條大腿被放在半空中,卻看不到別的。

這就好比被人夢魘一樣了。

陳楚下面的大傢伙伸了進去。不過感覺這樣有些不過癮。

畢竟是精神上的,而不是**上的,雖然感覺一樣,但是那種**上的佔有慾卻是沒有的。

「呼……」陳楚呼出口氣。想了想,心想自己被張老頭兒騙了,這不算辦事了。

即使辦完事射了,也等於自己夢遺一次了,不過癮。

陳楚從劉翠身上爬了起來。

心想,反正已經修鍊成這樣了,就先糙劉翠一次,不然來了來了。

陳楚等於糙劉翠的魂魄了,下面一頓干,抱著劉翠的屁股最後射了進去。

不過陳楚回到自己家,果然,看到炕上的自己肉身下面一灘液體,媽的!該死的老頭兒,這算是夢遺了。

陳楚想了想,嗯?夢遺也行,去朱娜家看看,在精神上先糙他一次。

陳楚隨即飄飄搖搖的又出來了,感覺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這真***……

哎呀……

夜裡來到朱娜家,心裡還是激動的。

不過這時鄰居家的狗卻叫了起來。

陳楚心想麻痹的,還是這畜生反應靈敏啊。

不由得飄進了朱娜家的小院,她家的窗子是插著的,但是陳楚現在根本就是靈魂了,身體慢慢的擠進去。

看到了熟睡中的朱娜。

她自己住一個房間,陳楚忽的一下壓了上去。

朱娜眉頭一皺。

陳楚壓在她身體上,她感覺呼吸有些困難。

忙喊道:「誰!」

陳楚也是一愣,他並未聽見朱娜喊。

但是卻意識到她喊出來了。

並且睜開眼,見到是陳楚,忙往後退去,你……你要幹啥?

陳楚見朱娜的肉身好好的未動,不過她動的可能就是靈魂了,就像自己看著鬼往窗子裡面爬,他也動不了一樣。

朱娜這也是在做夢了。

麻痹的,反正我做夢強姦你,也不犯法對!

「哈哈!朱娜我要強姦你!」

「你?你說啥?你這樣要坐牢的!你別過來!滾!你給我滾開!」

「我就不滾!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陳楚一下撲了上去,抓住朱娜奶白的肌膚,摸在手裡是那般的光滑柔嫩。

陳楚下面一下硬殼了起來。

「你……你放開……」朱娜大叫起來,開始拚命掙扎。

陳楚嘿嘿一笑。

抓住她兩隻細細白白的胳膊,隨後一把抱住她的小蠻腰,朱娜兩條腿亂踢亂蹬。

陳楚把她往床上一推,然後開始脫衣服。

「你……你混蛋!」

陳楚幾把就脫了大光,然後像小日本抓小雞兒一樣再次捉住朱娜的一雙小手,接著把她整個人反轉了過去。

「啊!不要啊!救命啊!」朱娜無力的喊叫著,歇斯底里的哭嚷著,嗓子幾乎都啞了。

陳楚兩手狠狠壓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到在床上。

朱娜挺翹的屁股一勁兒的供著,像是一架挺起的丘陵。

陳楚忙抽出皮帶,手忙腳亂的把朱娜兩手捆住背在身後,心想麻痹的強姦原來這麼不容易啊,還沒糙上呢,就忙活了滿頭大汗了。

接著,陳楚挺起下面的傢伙,在朱那屁股上蹭了蹭,把她的衣服開始刺啦刺啦的撕得粉碎。

「啊……不要啊……」

朱娜奶白的酮體,**裸的出息在陳楚跟前。

那白乎乎挺翹的小屁股扭動著。

陳楚暈了。

下面分開她兩條修長的大腿。

激動的說:「朱娜,我來了,我終於糙到你的13了……」

接著陳楚用力往前一頂,緊的就像是進入魚腸道一般。

「啊……不行!不行!陳楚,我不喜歡你!不行啊……啊,不要……」

「撲哧!」陳楚一下糙了進去。

「哦……」他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月下,他擦黑的身體壓著朱娜白乎乎的豐滿柔滑的屁股。

「啊!」朱娜知道一切都完了,淚水橫流。

陳楚下面慢慢的拔出來,隨後又糙進去。

撲哧撲哧的壓著朱娜的嬌軀,啪啪啪的糙了起來。

啊……混蛋……

陳楚糙了七八十下,感覺下面撲哧撲哧的開射了。

看著朱娜白白屁股上的液體。

他有些滿足。

陳楚慢慢的從朱娜身上下來了。

這時,炕上的朱娜猛的一動,繼而醒了過來。

隨即打開燈,像是沒發現什麼,隨後,檢查了一下自己下體,已經濕潤了。

朱娜嗚嗚的哭了兩聲。

狠狠的說道:「麻痹的陳楚,夢見和誰做ai不好,偏偏夢見和你做,麻痹的……你還強姦我……我糙尼瑪……」

陳楚冷哼一聲,心想老子天天晚上做夢強姦你。

陳楚呼出口氣,收拾好衣服,也是靈魂上的。

有些悻悻的回到家,進入自己的身體,繼而醒了過來。

有些爽,又有些不爽。

爽的是自己是射了,感覺也對,但這並不是真實的,是夢啊!你***張老頭。

這就像自己意淫著,想象著去擼,只能能讓朱娜精神上受到點刺激。

「嗯?不對啊!」陳楚忽然想到:「如果劉縣長真要對柳冰冰不利,自己可以靈魂出竅去劉縣長給掐死,靈魂上乾死他,他就不復存在了!我靠!」陳楚這麼一想,感覺現在自己很牛逼的。

忙收回靈魂呼呼的睡了。

黎明,陳楚依舊練拳,到了早上,吃晚飯,老爹問他昨天在學習?

陳楚答應了一聲,總不能說自己昨天做夢去強姦女人了。

陳楚吃晚飯,剛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劉翠也正好出來倒洗臉水。

她看了自己一眼,臉上有些紅暈,還是匆匆進屋了。

陳楚咧嘴了,心想這麼干每天都得換褲衩了。

騎著摩托車,陳楚直接來到張老頭兒這了。

剛進門就說:「老傢伙,不成啊,這東西並不是真的啊?」

陳楚就把昨天的事兒跟張老頭兒說了一遍。

「呵呵,你還想咋的?現實中你也想強姦人啊?嗯?昨天你突破了?唉,真是13的力量,你的修鍊是逆天的。不過,你說的殺人不可能,你可以殺鬼,但卻殺不了人,就像水能滅火,火能燒乾水,萬物都是相生相剋的,你是人,能給人託夢,能在精神上強姦女人,但是人家要是精神力量強的,真就掙脫開你的束縛了,你也得逞不了……」

陳楚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不過沖開了身體的經脈,感覺是比以往精神奕奕了不少。

「行啊,老騙子,不和你說了,我得去上學了……」

「靠!誰騙你了!」張老頭兒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到了學校,見到朱娜的時候,感覺她的目光恨不得要殺了自己一樣。

陳楚笑了,心想死娘們,你要是再瞪老子,老子晚上還去強暴你……精神上的也行。

周一,課程緊,陳楚雖然這些知識學會了,還是跟著溫習了一遍。

而今天最後留下的是王紅梅值日。

陳楚眼睛轉了轉,並沒有走,而是在學校後面等著。

等人走了差不多了。

他才進屋,見往後面撅著屁股在往銼子裡面掃垃圾。

昨天晚上在精神上糙了女人,沒啥意思。

反正他跟王紅梅也發生過關係了。

陳楚旋即抽出銀針,倏地刺進王紅梅腦後的穴位。

剛才還撅著屁股掃地的王紅梅,停頓了一兩秒鐘,身體晃晃悠悠的就栽倒了。

陳楚忙上去一把扶住她。

左右看了看,拖著她來到走廊。

王紅梅昏迷著。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糙不糙?

反正也玩過了,再糙一遍也沒事。

陳楚拿出班級鑰匙打開他跟路小巧以前在一起辦事的那個小倉庫。

隨後把王紅梅拖了進去,把她扶在那張破舊的課桌上。

最後把她兩條腿從後面分開。

陳楚褪掉褲子。

掏出傢伙擼了兩把。

隨後手伸進她的前面解開王紅梅牛仔褲的扣子跟拉鏈。

這種偷的感覺陳楚感覺異常的好。

隨後往下一拽她的褲子。

王紅梅圓滾滾的大屁股就露了出來。

陳楚兩手扶著自己的傢伙,在她白白的溝子磨蹭了兩下。

然後一點點的往裡面送。

「嗯……」昏闕中的王紅梅小聲的呻吟了一聲。

陳楚**的慢慢朝裡面糙著,心想這比張拉頭兒那狗屁什麼精神出竅強了不知多少倍。

還是**的舒服。

看著自己嘿嘿的粗傢伙,慢慢進入王紅梅的身體。

嗯……

陳楚悶哼一聲,狠狠的往前頂了一把。

「嗯啊……」王紅梅也呻吟一聲。

陳楚接著下面啪啪啪的糙了起來。

桌子吱呀吱呀的運動,王紅梅的大白屁股被拍的啪啪啪的響成一片。

陳楚沒有停頓,直接連續的糙著。

桌子搖晃起來,王紅梅的身子不停的抖動。

桌腳亦是咚咚咚的撞擊著牆壁。

王紅梅的下面亦是小溪潺潺流出。

陳楚有些受不了的啊啊幾聲。

感覺下面呲呲呲呲的開始噴射了。

「紅梅……紅梅我愛你……」陳楚嘴唇忙伸到王紅梅馬尾辮的耳邊,含著她的嫩嫩的耳墜。

最後一梭子子彈射了進去。

「啊……舒服……」陳楚魂槍夢繞的呻吟一聲。

心想,今天晚上就用這樣的方法去佔有朱娜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