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二十五章誘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誘惑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暗淡的小屋裡面,有些陰冷的感覺。

『三伏天凍死老董頭兒』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別看是大夏天的,但是如果在深坑的背陰處,或許還能發現去年冬天的殘雪。

背陰處即使在炎熱的夏季,甚至是三伏天,還是陰冷陰冷的,迷信的人管這種地方稱之為陰氣重,晚上鬼混出沒之地。

不過,陳楚現在卻在這地方爽的狠。

糙完了王紅梅一遍。

他感覺不過癮。

看著王紅梅圓圓的大屁股,白花花的坦露著,自己剛剛射出去的液體,從她的合起來的肉縫中,緩緩地往下流出。

陳楚忙掏出作業本,刷刷刷的撕下來幾張紙,去擦。

他兜里沒踹那麼多的衛生紙了。

想起王紅梅這女生包里應該裝著不少衛生紙的。

不過他沒敢動,萬一被發現了呢。

陳楚感覺雖然兩人前幾天發生過關係,但是現在要是提出要求,這女生不一定能答應的。

這女生勢力的狠,而且有些時候你越是需要,她就越是不給你,什麼都是講究機遇的。

更是講究感覺的。

陳楚現在就是想糙她,就是有糙她的感覺。

伸手摸著她白白的大腿,陳楚笑了笑。

把她翻過身,那穴位里的銀針也被陳楚插進了她的太陽穴。

王紅梅依舊昏昏沉沉。

陳楚看到她兩條白嫩修長的雙腿,就忍不住的拿著傢伙在在人家大腿上蹭。

傢伙蹭的慢慢的變硬。

不過,王紅梅褲子還沒有脫,只是往下耷拉著,露出兩腿間那處毛茸茸的小森林。

上次倆個人乾的時候,雖然有月光,但並不是白天,照的沒白天這樣清晰了。

雖然是在這有些發陰的地方,陳楚開始看的極為清楚。

王紅梅線條是這樣的美,畢竟是十六歲的小姑娘,要是二十六歲自然沒有這樣的身子了。

兩條大腿潔白無瑕,摸上去吹彈擊破,帶著溫熱的體溫還有麻酥酥的感覺。

陳楚心想都說女人是水做的,可真是不假。

他嘴唇激動的貼到王紅梅的大腿根,伸出舌頭開始舔了起來。

滑潤無比,潤澤無暇。

陳楚兩手托起她腳上的平底鞋,慢慢的解開上面白色的鞋帶兒,輕柔的像是在撫摸著一隻小貓。

王紅梅腳下的襪子是卡通的,是美少女戰士的圖案。

陳楚忽然想起了季小桃的襪子也是卡通顏色的,自己第一次還是用季小桃的內褲擼著自己的傢伙。

想起季小桃,陳楚有點不敢輕易去找她了,畢竟有季揚這層關係在。

要是讓季揚知道了,這事還得完不了。

陳楚摸著王紅梅的小腳,隨後手抓住她潔白的腳踝,慢慢的把她的襪子褪掉,接著兩手抓住已經在大腿根上的她的褲子跟白色的內褲。

隨即一同扒光了下來。

這樣王紅梅的身子就全部**裸的展現在陳楚眼前了。

陳楚咽了口唾沫,讚歎了一聲真美。

這是一種青春的靚麗,青春的美麗。

這個時候的女人,就像是剛要綻放的,小花骨朵,讓人纏綿,更是充滿的遐想。

陳楚摸著她的小腳,摸著她的腳踝,緩緩往上,摸著她豐腴的大腿,還有兩條白白大腿間那毛茸茸的小森林。

嘴裡輕輕叨念:「王紅梅,為啥你的性格那樣倔強,為啥那樣勢力,如果不是這樣,我是多麼的喜歡你……」

陳楚的手隨即摸到了她的腰間。

王紅梅今天穿著的是淡花格子的襯衫。

有七枚紐扣。

陳楚耐心的一枚枚解開,到了胸口的時候,他忍不住一口堵了上去。

感受著那高聳的胸口,彈跳的奶帶來的一陣陣的刺激。

讓陳楚閉上了眼,無比的享受著,聞著王紅梅身上的這股少女般的奶香。

「小寶貝……你真是漂亮……」陳楚看著她長長的睫毛,有點小小的鷹鉤鼻子,下面紅紅的小小的嘴唇。

更是顯得可愛。

昏昏中的王紅梅沒有了清醒時的勢力,沒有那些尖酸刁鑽的言語。

整個人恬靜的像是一幅西方的油畫。

陳楚舔了舔嘴唇,在她紅潤的嘴唇上親吻著,感受著她呼出而來的呵氣,是那般的香甜。

陳楚把她的格子襯衫分開。

裡面的圍胸是白色的。

王紅梅鼓鼓的胸口飽滿挺立,像是兩座小山崗。

陳楚的手馬上就攀上了她這山崗,在上面忍不住的揉搓起來。

「啊……」混混中的王紅梅輕輕的呻吟了一聲。

陳楚握住她胸口的下面,隨後往上一托,她的兩隻滾圓彈跳的大奶立即蹦到眼前了。

王紅梅要是以後有孩子,這奶水一定夠吃,這奶么圓,這麼大,這麼白……

陳楚兩手各握住一隻,揉著,搓著,那兩隻圓圓的大奶在他的手心中不斷的改變著形狀。

也從手心中不斷的傳遞而來一股股刺激的彈性的感覺,讓陳楚欲罷不能,忍不住嗯嗯的好受的呻吟出聲。

陳楚嘴貼著王紅梅的雪白脖頸親吻著,伸出舌頭在她的嘴唇,臉頰,脖頸上舔舐著。

頭腦像是興奮的要乍開。

這種偷的感覺真好,真美妙,真無窮……

陳楚兩條腿霸道的分開王紅梅的雪白大腿,下面堅挺的傢伙,對著王紅梅中間的那處毛茸茸之地,刺了過去。

「啊!」好像是刺偏了一些,陳楚扶著大傢伙,一點點的找到那花容洞口。

慢慢的往裡面插著。

剛才王紅梅下面濕潤至極,不過這會裡面幹了一些。

陳楚低頭看著自己的傢伙慢慢的往裡挺進,從王紅梅雪白的大腿窩子間,朝著她黑茸茸的小森林一抹中進入進去。

「啊……」緊啊,陳楚低低呻吟一聲。

這一下直接進入全部,王紅梅昏昏中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臻首亦是隨著晃動一下。

「呵呵……王紅梅,你是不願意讓我糙你吧……不過老子就糙了……」陳楚悶哼一聲,頂住王紅梅下面直接又抽了出來。

隨後再次進入,沒幾下,大棍子上已經是濕漉漉的沾滿了女生的液體。

不過抽出了就想要很快的風乾,箍住他大棍子表面似的。

陳楚下面一撅一撅的糙了起來。

王紅梅嗯嗯的小聲意識到的呻吟,並且陳楚一糙,她全身都隨著起伏顫動。

那一對大大的雪白的奶,也像是大皮球似的晃來晃去。

陳楚把她的大腿抗到了肩膀上,兩手伸過去抓住她的大扎,下面開始加快著衝刺。

撲哧撲哧的聲音響了起來。

王紅梅下面的水越來越多。

陳楚發現她的柳眉深皺起來,渾身有些發緊,而下面的洞口也跟著緊縮。

本來陳楚還能再多干幾百下的。

被她這麼一夾,陳楚有些受不了了,也不想去忍耐了,感覺時間不早了,再干天色就擦黑了。

不禁悶哼一聲,下面呲呲呲呲的噴射了激情怒。

「啊……」陳楚呻吟著,下面的棍子緊緊的頂住王紅梅的洞口。

兩人的毛茸茸的下體緊緊的重合,小森林摩擦在一起,發出沙沙響。

陳楚下面又插動了兩下,感覺把最後的一點液體都射進了去。

這才慢慢的拔了出來。

王紅梅彷彿意識到被糙完了,兩條大腿本能的從陳楚的肩膀上滑了下來。

陳楚拍了拍她的屁股蛋。

心想:今天就糙你兩次吧,哪天想你了,再好好糙糙你。

陳楚穿好褲子,紮好褲帶。

看著王紅梅**的白花花的身子不由得又是一陣亂摸亂揉亂摳。

然後把她擦乾淨了,內褲提上去,褲子跟衣服都穿好。

抱著她回到了班級,隨後弄成一個爬著桌子上睡覺的姿勢。

陳楚抽出銀針,隨後快速的溜走了。

過了一陣,王紅梅暈暈眩眩的,慢慢的睜開眼,第一個感覺就是兩腿無力。

腦子中有些零星的片段好像是自己在一個小屋裡被人糙。

不由得皺了皺眉,嘆息一聲自己咋睡著了?

而且還做上了春夢。

王紅梅收拾了下書包,隨後騎著昆車走出校園。

陳楚看著她的倩影離去,心裡一陣的滿足。

隨後哼著歌要往回走。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是王霞打來的。

陳楚淡淡一笑,心想王霞是不是想上床了?

接電話呵呵笑道:「老師,啥事啊?是不是想我了……」

對面的王霞臉紅了。

嗔了陳楚一聲:「別瞎說,找你有事。嗯……過幾天咱學校開運動會,本來是我明天上課去說的,但可能明天我去的晚點,你代替我安排安排……」

「我安排?我哪會啊?」陳楚有點發傻。

「你不會?那你不會學么?你現在都是學委了,不就是班級的領導么?這是你不管,我讓誰管啊?再說了……」

「老師,你讓我好好糙一把,我就管。」

「滾!」王霞臉紅了。被陳楚說的身子熱熱的,下面的小洞口好像都尿急了,想要撒尿。

「陳楚,給你多少次了,還不知足,你再這樣,那我……那我以後就不跟你好了……」王霞紅著臉,重重的喘息兩聲。

這才緩過勁了,不過聲音變得甜蜜嬌柔了起來。

「陳楚,記住了,明天早上,讓同學們報名,有跳遠,五十米跑,百米跑,三千米,還有鉛球……」

王霞說完了就要掛電話。

陳楚笑了:「老師,你放心吧,這事兒我肯定安排好,不過我也要獎勵的。」

「你要啥獎勵?」王霞問。

「我要……我要摟你的溝子咱倆光著睡一宿。」

「哎呀……」王霞臉紅了。

想起自己前些日子跟這小子的荒唐事,不禁有些後悔,真怕哪天傳出去,自己死的心都有了。

「陳楚,你別瞎說,你……你別耽誤了學習,想和老師那啥,下周吧,這周不方便……」

「咋不方面啊?哦,對了,是你男人在家吧。」

「不是,是……是我來事了。」

陳楚撓撓頭,明白了。

王霞紅著臉掛了電話。

下面的洞口已經濕了,忙找出內褲上床脫了換上了。

而且手指還沒忍住的往裡面摳了摳自己的洞洞。

這時,她閨蜜邵曉華打來了電話。

「咯咯咯……小**!你和你的那個學生咋樣了?最近有沒有又糙13啊!」

王霞臉又紅了。

「哎呀!邵曉華,你咋這樣啊!你真煩人……我正愁著呢,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會和自己學生上床發生關係!你個壞蛋!」

「咯咯咯……」邵曉華嬌笑道:「得了吧,你就是天生的騷,不然也不能讓學生聞到你的騷味要糙你,對了,哪天領來讓我瞅瞅啊!」

「咋的?你想要啊?想要就給你了,反正我……」

「行啊!你捨得就行。」邵曉華咯咯咯的又笑了。

「對了,你在家吧,上次你說的調動工作的事,我幫你找人了,人家要你的一份個人資料,嗯……要不我現在去你家取吧!」

「恩,行,反正我男人王坤也不在家,你來吧,我知道你煩他!」

「就是,你男人王坤啥人啊?每次看見我都色迷迷的往我的大腿上瞅,眼睛都快掉下來了,真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