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二十六章美女滾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美女滾滾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黃昏……

邵曉華打車過來。

一米七零的身高,黑色的尖尖高跟鞋,黃昏中帶著一縷悶熱亦有一些微涼的氣息。

邵曉華在黑色的小衫外加了一件薄薄的黑色風衣。

下面黑色細密的狀絲襪。

長長的燙過的捲曲黑髮,波浪卷似的翻騰下來。

讓那個計程車司機接錢的時候禁不住狠狠地咽著唾沫。

「老妹,實在沒有那就哪天算吧!反正也沒多少錢……」

「給你!」

邵曉華在包里翻騰一陣,扔過去幾枚鋼,隨後揚長而去。

計程車司機手撿著座位上的鋼,看著她飄逸離去的背影不禁一副的垂涎。

手摸著邵曉華嬌嫩屁股剛坐的地方,不禁鼻子也狠狠的吸了吸。

好像就要貼到邵曉華屁股一樣的猥瑣表情。

……

邵曉華上樓,隨即踢掉了自己的高跟鞋。

「哎呀,寶貝來了!」王霞歡迎著,遞過去一隻大蘋果。

「能不來么!為了你的事必須跑唄!對了,你家男人不是報社的么!跟教育局也是有鉤的,他跑這事兒比我容易啊!」

「他一天就瞎忙了,對了,這事能成不沒?」

「呵呵,絕對靠譜,這次我也是給你介紹,主要是白老師的功勞。」

「白老師?」王霞一愣。

「就是咱老同學白麗娜,這小妞兒那會兒名字起的挺洋氣的,你忘了?」

「哦,想起來了,和你差不多,長得挺漂亮的,特傲的那女生么?」

「呵呵……」邵曉華又接過王霞給他遞過來的一杯水,喝了一口,燙的直吐舌頭。

王霞埋怨:「你看你都這麼大了,還這樣毛手毛腳的,啥時候能改過來啊。」

王霞快二十六了,邵曉華二十四,雖然兩人相差兩歲,但邵曉華卻顯得比王霞年輕的多,如果不細看,還以為是二十,二十一歲的小姑娘了。

天生的一副娃娃臉,細皮嫩肉的,臉色總是那麼的粉白,略微畫一些裝就能顯出性感的一面,誰見誰喜歡。

邵曉華是屬於天使的娃娃臉面容,下面卻擁有者蛇精一樣的絲襪長腿。

「王霞,我和你說啊,雖然這回是白麗娜幫了忙,不過你也要離她遠點,她說了老同學的事兒就是她的事兒,還要過幾天來看你呢?」

「怎麼回事啊?」

王霞坐到她身邊,看著她紅嘟嘟的小嘴兒鼓起來,吹著熱氣。

隨後放在了茶几上,張口先咬著蘋果了。

「王霞,我去教育局的時候找的是趙副局長,不過你猜我碰見誰了?」

「你……」

「呵呵……碰見邵曉華了,我敲了半天門,又打電話啥的,本來今天是下午四點半到教育局,不過我想咱求人辦事應該提前點啊,結果過了十分鐘,門開了……咯咯咯……」

邵曉華說道這裡笑了起來。

「哎呀,你別笑了,趕緊說吧。」王霞有點焦急,這是關係到她能不能調離這裡,調到縣裡甚至瀚城學校當老師的轉折性的事兒了。

「嗯,我看到白麗娜了,她就坐在趙副局長的辦公室里,而且兩人臉上都紅撲撲的,好像是剛做完劇烈運動。」

王霞臉紅了。

「你別瞎猜了,白麗娜不是那種人,她傲著呢,你忘了在大學那會兒,有個教授勾搭她,那意思是要包她,然後給她留校當助教的機會她都沒幹……」

「唉,此一時彼一時了,那時候你還忠貞不予呢!現在不也包小白臉了么……」

邵曉華說完,王霞的臉更紅的沒地方擱了,感覺像是有個地縫都想要鑽進去似的。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行了吧,和你說啊,邵曉華穿的是黑色一步裙,她兩條腿夾得老緊了,後來我無意間撇到沙發下面又一條蕾絲的黑色內褲,而且邵曉華在兩條腿分開的瞬間,我看到了裡面的毛……哈哈,她沒穿褲衩,你說這倆人……」

唉……

王霞嘆息一聲。

「你這人,觀察人還真挺細的!」

「那是啊,被我給逮住了,然後我就一勁兒的咳咳咳的咳嗽。這時候白麗娜也幫我說好話,說咱們都是大學同學啥的,趙副局長答應的也快,就這麼的,讓你往上交材料呢!我想好了,要是這件事不給你辦?哼哼!我就把這是捅上去!」

「哎呀!你這個小厲害!」王霞掐了邵曉華大腿一把。

不禁一陣羨慕,人家這腿長的,咋就這麼好看,穿上絲襪連女人都喜歡了,而自己……一結過婚之後,體型就不如初了,看來女人是不能結婚的……

……

陳楚第二天,胳膊上戴著紅胳膊箍,現在整個學校他是大隊長了。

旁邊跟著朱娜,另一邊跟著那個長得像小猴子似的女孩。

檢查了一遍衛生,隨後回到班級。

沖同學們說道:「那個……咳咳……啊……」

陳楚想起張財講話的德行,先清了清喉嚨。

見朱娜在下面狠狠白了他一眼,小聲說了句:「傻逼……」

麻痹的……你就和我作對吧!

陳楚隨即說道:「過兩天,咱學校要舉行運動會,所以先報名,誰參加……」

班裡鴉雀無聲。

陳楚皺皺眉,心想這幫孫子是瞧不起自己呢!要是王霞在這裡,肯定沒這麼寂靜了。

「金奎!」陳楚喊了一聲。

「幹啥?」金奎喊了一句。

陳楚眯縫著眼睛,幾步走到後面。

小聲說:「給我好好說話,要不咱倆去後面練練?」

見陳楚手握著拳頭。

這大狗熊低頭搗鼓了句:「有啥不能好好說啊,一整就握拳頭……」

金奎以前給他裝13,不過只從金星跟陳楚化解,不管他之後,他就消停說了。

陳楚冷哼一聲,翹著桌子說:「金奎是鉛球!長跑……」

班級總共就這點人,誰擅長啥都知道的。

陳楚分配完了。

見朱娜一本正經的在舉手。

「嗯?啥事?」

「哼……」朱娜冷哼一聲:「學委,正好過兩天我來例假,我跑不了,還有,你都分配別人幹啥了,你幹啥啊?我記得你五十米百米啥都不及格吧?」

陳楚咬咬牙。

看著朱娜奶白的臉蛋,真恨不得狠狠咬她幾口,把她當場給糙了。

「行!這回五十米,百米,三千米,我都參加!行了吧!不及格我樂意,這次我寧可丟人了!」

「你……你根本對班級榮譽不負責!」

陳楚懶得理她,心想她就是更年期提前了,要不是長得好看,自己早就一嘴巴子……根本就懶得理她了。

朱娜氣得胸口起伏,陳楚眼睛餘光更是看著意淫,心想這要是把手伸進去摸摸她的扎該多好。

每次運動會開,都要從學生上收錢,一人教個五塊錢啥的,不過這次是鄉里出錢了。

獎品都是背心褲衩手巾牙膏香皂啥的。就是圖意個樂呵。

而且不禁是學校比賽,其他村子也可以來參加,只是他們是社會組了。

隨後要選出兩個拉線的女生。

便是運動員最後穿過的那條黃線,由兩個女生一邊一個拉著。

本來是選朱娜跟柳賀的。

初三班,就她們兩個長得最靚了。

不過,朱娜好像是故意為難陳楚,說那天來例假,扯不了線。

陳楚無語了,心想你例假是萬能的啊,扯個線能怎麼的。

等老子糙你一頓你就能行了。

這時,初二老師從他們班級挑選了兩個女生。

這倆都一米六五的身高。

而且……

陳楚一看就硬了。

這倆女生也是新轉來的,本來是市裡三中念書的,不過每個學校都有一個保送的名額。

比如說大楊樹鎮中學初三班,即使成績不怎麼樣,但是第一名也可以保送到瀚城的一中,亦或四中讀書的。

這保送的意思便是給這個學校點面子,總不能說一年的中考,一個學校連一個重點高中都考不上了。

哪怕去一個是打狼去的,那也行的。

當然,要是分數夠,這個保送名額還是有的,那就給另外的人。

這兩個女生轉校到這裡,也就是想要那個保送的名額了。

三中學習成績好,也就大楊樹中學學習次了,這要是在這裡考個第一啥的,混個保送名額,也算容易了。

這兩個女生長得還有點相像,身高也差不多。

一個稍稍的黑一點,不過也是太陽的緣故了。

另外那女生,卻是粉白粉白的。

當天,兩個女生都穿著薄料子的牛仔短褲。

露出兩條豐腴充滿彈性白花花的大腿。

而且兩條大腿很緊,讓她們的臀部直直的往上翹。

兩個女孩兒都是齊腮短髮,兩人一走動,大白腿,翹屁股的,就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陳楚也不例外,下面的傢伙一直邦邦硬著。真想把她們兩個都給糙了。

心想這兩個女生都是初二的,才十五歲,十五歲就發育的這麼好了,嘖嘖,不容易了。

牛仔短褲一讓男生一個個的眼睛直勾勾的瞅,女生臉上都有些抹不開。

陳楚心想還是三中好啊,學生多,而且比大楊樹中學也開放的多了。

這要是到了瀚城的一中啥的,不會更是開放了么。

陳楚忽然很想上學念書了。

麻痹的……到時候老子把她們都給連窩端了。

陳楚看了看資料,那個這倆女孩兒一個叫陳圓,一個叫方陽陽。

真好,人好,腿好,屁股跟名字都好。

很快到了中午,學生也在排練齊步走啥的。

所以課也暫時耽誤了,而陳楚既是運動員,也被選為臨時的主持人。

所以手裡多少有點權力。中午的時候,學校也了他一頓飯,吃完了,見陳圓喝方陽陽這兩個女生進實驗室去休息了。

裡面有一張床,還有用椅子拼湊的一個簡單的床鋪。

陳楚不禁心裡一動,他忽然想起季小桃以前給自己喂的安眠藥啥的。心想這要是用……要是弄來那種奇效的安眠藥,讓這倆女生吃了。

然後她們睡熟了,自己進來……那銀針刺中她們的穴位,然後……

陳楚渾身有些火熱。

心想這行么?

呼……

有啥不行的?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這次要不下手,以後真沒有機會了。

陳楚看著這倆妞兒的身體,真是欲罷不能了。

陳圓跟方陽陽家都在縣城住,來回太遠,坐班車回家吃飯啥的,一個來回就得兩個小時了。

所以老師才特意給她倆開的小灶,中午就在實驗室休息了。

這時,陳楚繞到了實驗室的前面,見兩個女生已經把窗帘擋住了。

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不過猜也能猜的到的。

肯定是香艷滿屋了……

麻痹的……這個機會不能錯過。

首先解決的就是安眠藥的問題了。

陳楚的針也不是飛針,離著老遠就能刺人家穴位,糙小店女人的時候都是給人針灸給瞄了一陣才刺的,王紅梅是人家彎著腰撅著屁股掃地的時候他才做手腳的。

但人家這倆女孩兒在實驗室睡的也不沉,陳楚根本就沒有把握在不被人家發現的情況下還能施針。

所以只能用安眠藥輔助了。

不過,那種奇效的安眠藥對身體沒好處,藥店不讓賣葯勁太強的,只是在手術的時候才用。

季小桃在縣醫院能弄到,但他現在不能去找人家。更沒有啥借口讓人家給弄出安眠藥了。

陳楚有些發愁,忽然眼睛一動,暗想上次那小蓮吞他下面的大棍子,就是要給自己吃安眠藥的。

後來陳楚問她,她說在保健品那裡買的。

但那東西有假的,不過買也是要高價的。

萬一高價買來了,再不管用可壞了,自己不能失手……

陳楚眼睛動了動,不過為了上這倆妞兒,那就試一試。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