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二十九章是非處女轉頭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是非處女轉頭空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光線忽明忽暗,顯然是外面的行雲飄飄浮浮。

雖然窗子關著,窗帘也是拉著。

但光著大的陳楚亦然感覺有些涼風習習。

身下的女生亦是光溜溜的,透過陽光的斑點,陳圓緊閉的眼睛微微動了動。

長長的睫毛像是兩隻合起來的小蒲扇。

陳楚感覺時間差不多了。

抬起了頭。

他已經把陳圓的下面舔的泥濘了。

舌頭感受著她洞洞裡面的嫩肉跟粘稠。

陳楚的下面硬的不行,他小心的兩手伸到她的大腿間。

隨後輕輕的往外扒開她的大嘴唇,粉嫩的肉肉讓人心動不已。

隨後陳楚又分開裡面的小嘴唇,在下面露出一個粉紅色的窄窄的洞口。

很難想象,自己的傢伙要是插進這裡面,會怎麼樣的舒服。

嗯……啊……

昏迷中的陳圓還在扭動著腰肢跟白花花的大腿。

陳楚的手指先伸進她的洞洞裡面捅了一兩下。

忽的,像是摸到了什麼似的。

手指便分開她的**,隨後扒開往裡面去看。

只見一層白白的像是薄膜似的的東西,乳白色的。

在下方還有一個小孔,裡面有一些潤潤的蜜汁流出來。

陳楚雖然沒見過這東西,不過還是想象的到了。

我糙!

處女膜!

麻痹的,她還真是處女啊!

陳楚一迷糊,看了看自己又黑又長的大傢伙,再看看人家的小洞,還有那層膜。

呼……

這要是破了,被發覺,那就慘了。

再說……

像這樣的純潔的女孩兒,他一下有些心軟了。

不過,不能這樣就算了,已經脫光了,就摸摸就親親也不行。

陳楚附身,把她的大腿劈開,看著她誘人的又嫩又充滿褶皺的屁眼。

嘴湊過去,伸出舌頭開始舔了起來。

「嗯……啊……」

陳圓小聲的呻吟出聲。

陳楚舔的就更仔細,更深情。

口水不斷的從她屁眼的嫩肉處流下。

陳楚的舌頭還用力的往裡面伸著,看見她的屁眼由於痒痒而緊縮起來。

陳楚順著她的溝子又往上舔。

再次分開陳圓的大嘴唇跟小嘴唇,舌頭伸進她的洞洞,用力的一下一下的舔著,並且舌頭使勁兒伸到裡面,碰了碰那層乳白色的薄薄的處女膜。

滑嫩的處女膜,像是聖潔的這女人最後的一層防線。

陳圓嗯嗯出聲。

陳楚坐直起身。

心想老子不進去,在洞口外面蹭蹭行吧!

想到這裡,陳楚握著自己粗大的傢伙,慢慢的抵住她的退窩子。

稍微一用力。

那粗大的頭就頂住了她的洞口。

只要用力往前頂,差不多就會破開她的最後一道防線了。

陳楚感覺洞口肉呼呼的一陣柔滑的水澤。

當下不動了,隨後下面的傢伙就在陳圓的大嘴唇跟小嘴唇上還是磨蹭。

啊……麻痹的……真是受不了……

陳楚兩手摸著她的大腿,時而下面用力往前頂兩下,而他頂的方向不是下面,而是上面,這樣就能避免衝進這狹隘的小洞,並且還能有摩擦乾跟頂的爽感。

陳楚磨蹭了一陣,把她翻過來,看到她挺起的圓滾滾的屁股。

下面的大傢伙便在她的屁股溝上磨蹭起來。

啊……啊……

陳楚一邊磨蹭著一邊呻吟著,下面粗長的傢伙在陳圓的溝子上不知頂了磨蹭了多少次。

而他的兩手也緊緊的把陳圓的兩隻肥大的臀瓣往一起擠壓。

把自己的粗長的傢伙擠壓在當中。

隨後開始更加快的抽動。

啊……啊……陳楚一陣呻吟,自己像是到了巔峰的感覺,兩腿伸的筆直。

看著自己的傢伙呲呲呲呲的噴出一串乳白色的液體。

陳楚馬上下面一頂,把棍子頂在陳圓的屁眼上。

呲呲……最後一少半乳白色的液體噴到陳圓的屁股上,隨後順著溝子緩緩的流淌下來。

「呼……」陳楚壓在女生光裸的美背跟大屁股蛋子上。

喘息了幾聲。

這股欲仙欲死的享受才過去。

低聲罵了句,麻痹的,整天盼著處女,這真是個處女自己還猶豫了……

陳楚掐了掐她的大腿根屁股蛋。

小聲說:「**,你還罵我是鄉巴佬不?這回給你個教訓,下次再罵,老子合出來出事了,也要把你糙了。」

陳楚呼出口氣。

感覺**不想剛才那樣強烈了。

不僅想起佛教說的,眾生平等,消滅**。

感覺自己就是在實行佛法,眾生平等不是么?你憑啥瞧不起我,說我是鄉巴佬?所以就應該給你點懲罰。

消滅**不是么?自己想糙她,所以就用她的屁股把自己的液體擼出來了,這乳白色的液體就是自己的**之體。

這樣**出來了,也就是被消滅了。

媽的,老子還挺慈悲的,能成佛了。

陳楚掏出手紙擦著她屁股蛋子上的液體,還有射到她後背的星星點點的。

然後把陳圓的兩條大腿再次分開,擦著她溝子處的射的液體,有一些竟然流到了她的肉縫邊緣。

陳楚笑了,這應該也算是體外受*了,算是糙了她一半。

由於沒脫陳圓的胸罩,所以給她穿衣服不算太慢。

本來女人的衣服都是越穿越少,把她的體恤往下一拉,把她的內褲穿過腳面往上一提,接著是牛仔短褲,都穿利索了。

陳楚又拍了拍這女生的圓溜溜的屁股蛋。

心想,小**,看你以後還狂?

把她重新抱到椅子上去。

隨後陳楚又把地上的墊子放回床上,一切收拾完好,把擦拭液體的手紙團塞進兜里。

感覺沒有遺留下什麼。

陳楚想到,這安眠藥看來勁兒不小,應該差不多一個小時了,陳圓還沒醒。

不禁給金星打電話。

嘟嘟嘟的響了幾聲。

「喂,金哥我陳楚。」

「呵呵……怎麼樣了兄弟?」

「嗯,不錯,搞定了。」

「哈哈!兄弟牛逼~!來溜達溜達?」

「行,對了金哥,你這葯太厲害了,玩完了,現在還沒醒呢,我怕……時間長了不好……」

「嗯,你往她臉上撒泡尿她就醒了……」金星哈哈大笑起來。

陳楚明白了。

當然不是真往人家女生臉上撒尿了,那多損啊。看了看杯子里還有點水。

弄了點水,慢慢的低到她臉上一些。

隨後陳楚開門走了出去。

五分鐘以後。

陳圓慢悠悠的醒過來。

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裡自己被人扒了個大光,全身光光的被人又親又舔,又摸的,而且還舔自己的私處跟屁股。

就連屁眼也沒放過,但是自己確是昏昏沉沉的,怎麼也睜不開眼睛,渾身像是不聽使喚似的。

而且,她好像隱約的聽到了關門聲。

陳圓感覺有些不對勁,一抹自己的臉頰,還有水珠。

嗯?

她正想著,這時傳來了敲窗子的聲音。

「陳圓,陳圓!」

「啊!我在裡面呢!別喊了。」

陳圓坐騎身,感覺大腿有些發酸。

拉開窗帘,見到是方陽陽。

「你這死妞兒,剛才睡得真死,窗子差點都讓我敲碎了,你都不醒!」

方陽陽埋怨了一句。

「真的?剛才我還做夢呢!那是你在敲窗戶吧……」

「廢話!快開門,還有一個小時休息時間,我忘了,中午班車也休息,就去打了兩杆子撞球,還碰見咱以前的同學了,趕緊的,我得先睡一會兒……」

方陽陽說著話,從窗子繞到了走廊,隨後進了門。

陳楚此時已經騎在摩托上了,見到方陽陽的時候,馬上剎車停住了。

見她邁著兩條大白腿,屁股一撅一撅的,沒發現自己。

不有呼出一口氣,心想還好撤的早,不然這女生還得敲門,弄不好真把陳圓整醒了。

陳楚摩托騎的不快,沒啥噪音,隨後出了鎮中學大門。

直接來到金星的撞球廳。

這時,金星在和那兩個穿著黑襯衫的小兄弟打球。

三個人抽著煙,都是一臉笑嘻嘻的。

那兩個黑襯衫的小子也和陳楚混熟了。

跟著喊著:「楚哥來了!」

陳楚笑了笑。

金星馬上招呼道:「來來來,楚兄弟,過來說說。」

大中午的也沒啥人。

陳楚也不想瞞著掖著,只是有這兩個小子在,他有點抹不開。

畢竟不熟。

「你們兩個先進去玩!我跟楚兄弟打一桿。」金星看了那倆小子一眼。

這倆人是他跟班,人也機靈的狠。

忙進了裡面去玩了。

「咋樣?兄弟爽了?」

金星眨著小眼睛問。

「唉,還行吧!」陳楚嘆了口氣。

「呵呵……兄弟這意思是沒完爽啊還是咋的?行,也對,你用迷藥都給弄倒了,暈過去了,也不**,也沒啥配合啥的,沒意思,這麼的,兄弟,哪天哥哥帶你去一個好地方,就咱哥倆去,不帶季揚那犢子!那犢子以前也沒少玩,現在裝人了,哥哥領你瀟洒瀟洒,讓你看看啥叫技術……」

陳楚笑了笑。

呼……

「來,楚兄弟,整根煙,你抽抽就舒服了。」

陳楚擺擺手。

他不想抽煙,主要對身體不好,而且面對事兒的時候,他不想像別人那樣說的什麼一醉解千愁,或者抽煙讓往事隨風飄去。

他感覺越是面對事兒的時候就應該越緊身,越頭腦清醒才行。

「媽的,碰到個處女,沒敢上,就在她13那地方舔舔,然後幾把蹭她溝子射出去了,算是糙了一半……」

「噗……」金星一口飲料都噴出來了。

「啥?哈哈哈!我糙!」金星笑的腰都彎彎了。

手扶住陳楚的肩膀,看著他垂頭喪氣的模樣。

「楚兄弟,不是當哥哥的說你,這是我第一次瞧不起你,哈哈……」

「唉,那咋整,你要真給人家上了,她下面出血了,這事肯定就被人發現了,到時候警察一調查,我怕……」

「靠!讓你這麼說不用混了,我跟季揚都得判無期,老疤都給判死刑的,尹胖子跟馬猴子都夠牆壁十回的了。楚兄弟,在這個社會,你老老實實還可能被抓,規規矩矩還有可能被誣陷判刑,但那些玩出天花來的反而沒事,就看你會不會玩了……」

金星說這話,點了一根煙,吐出一個眼圈說:「楚兄弟,你告訴今天你要上的那小妞兒叫啥名,哥哥保准讓她晚上乖乖的脫褲子讓你糙,哥要是辦不到這點,你抽哥的大嘴巴子……」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