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章青春草依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青春草依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呼……」

陳楚心裡一動,心想這又是一個狠人。

以前這金星還沒太混呢,就這麼猖了,那季揚混的時候,還有王法么。

2000年的時候有些亂,但更亂的時候是九幾年,八幾年的時候也亂,出來了q四等等。

而q四雖然倒下了,但他手下炮手卻沒倒下,在冰城亦是有著自己的勢力。

即使今天,有些還是存在的。

當然,各個省份,各個市,都有幾個很牛的混的很硬的人。

當然,這樣的人不僅僅是在黑道,官場亦是很牛。

除了q四,九幾年還有一個支隊……

……

陳楚搖了搖頭。

金星哈哈笑了。

「楚兄弟,你看……你這就不是老爺們了,有啥不好意思的,那個……小五啊,你過來一趟!」金星沖裡屋喊了一句。

剛才進去的兩個黑襯衫的半大小子都出來了。

其中一個長得白凈的,臉上有點青春閫飯來說:「金哥啥事?」

「那個……剛才跟咱玩撞球的你那個同學有對象沒呢!」

「呵呵……咋的,金哥想糙她啊!行,我幫你去說,今天晚上約出去蹦迪,我在酒裡面放一粒搖頭丸,金哥你爽一宿咋樣?」

小五笑呵呵的,給人感覺這種事他長干,根本在他眼裡就不算是事兒了。

「糙!你金哥我都多大了,也不混了,不玩這小姑娘了,小姑娘活不好,沒意思,那個,我給楚兄弟,你楚哥找一個娘們玩玩,你那同學行不?能不能把楚兄弟陪好?」

「這個啊……」小五抬頭看了看陳楚,好像有點為難的說:「楚哥,你要糙她一把准行,處對象好像不行,她家管她挺嚴的,一心讓她好好學習,考中點高中,要不也不能把她從三中硬整到鎮中學這破地方來,就是讓她佔一個保送的名額……」

金星罵了一句:「糙!啥叫鎮中學這破逼地方,我他媽還在這念書呢,現在楚兄弟還是這的學生呢!」

「哎呀,呵呵。你看我這破嘴……」小五搔搔頭笑了。

「那個楚哥對不住啊,那個……我幫你問問我那同學……」

陳楚愣了一下。

從三中過來的?初三是沒有的,初二是有兩個女生,剛才自己還舔13了一個。

初一沒聽說,不知道了。

他剛想問。

這時金星先問道:「對,剛才我還忘記問了,你那同學叫啥名啊?我就看她兩條大腿挺白的,這要是摸兩把挺幾把過癮的。」

「啊!她叫方陽陽,我在三中初二的同學。」

陳楚心裡一動。

「你同學叫方陽陽?」

「對啊,是啊,楚哥你認識啊?」

「啊!不認識。」

金星笑了,看了看陳楚說:「得了吧兄弟,我看你這樣就知道你認識,再說鎮中學這破大個逼地方,你現在整天還戴著胳膊箍,跟街道辦似的,成了個大隊長,鎮中學這點逼人,你還不知道?」

小五吐了吐舌頭,那意思是剛才你不讓我罵鎮中學不好,你現在倒是罵的挺歡的。

這時,金星又說道。

「小五啊,你楚哥看上方陽陽了,就是沒好意思說,糙,那女的大白腿要是往肩膀上一扛,下面啪啪啪的糙,得老爽了。行,玩玩吧。你幫著你楚哥聯繫聯繫,明天……」

小五笑了:「金哥,明天不行,明天才周三,最好是周六咱把方陽陽約出去,她不能不給我面子,都是同學,再說她也不是啥處女了,騷逼一個,就是裝的挺緊,挺勢力的一個娘們,要是楚哥打扮的像是有錢樣,糙她像玩似的……」

「糙!怎麼說你楚哥呢!」

「嘿嘿,我不對,我不對。」小五連連沖陳楚道歉。

金星點頭,沖陳楚說:「楚兄弟,你這一套真得換換了,頭髮再整整,這樣泡妞真不行,一看就是鄉巴佬了,咱雖然都是農村人,但是都是鼻子眼睛,胳膊腿不缺的,不比他們市裡人差,你這樣就像個傻逼似的……」

陳楚暈了。

心想金星這他媽話更損,還不如人家小五呢。

不過,這種不受聽的話都是對自己好。事實也卻是如此,自己真得收拾收拾了。

今天方陽陽跟陳圓背地裡說自己傻逼,是鄉巴佬,其實是很多漂亮的城裡女生的心裡話了。

自己要糙她們,就先不要讓她們反感才行。

自己還真是有點土氣了。

不過,他現在更想知道,這兩個女生的根底。

不禁問道:「方陽陽不是處女了?那一起從三中來的陳圓呢!」

小屋這時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說:「兩個女生差不多吧!在三中的時候也處了不少對象,方陽陽好像讓那誰……對了,讓邵小東給糙了。」

「邵小東?就是那個雞頭?」

「對!咱縣裡的小姐基本上都是邵小東,東哥的,聽說他現在還給瀚城送小姐……嘖嘖……」小五說著咋咋嘴:「就是東哥他姐真漂亮……」

金星吐出一口煙說:「他姐姐叫邵曉華吧?」

「金哥認識?」

「糙,不認識,聽說季揚這犢子挺喜歡邵曉華的,邵曉華說他是混子,嫌棄他,季揚這犢子後來不就不混了么,說是自己妹子季小桃不讓他混,我感覺這犢子不混也有邵曉華的關係。」

小屋攤彈了彈煙灰說:「季哥不混有點可惜。」

「別幾把可惜不可惜的,趕緊給你楚哥聯繫方陽陽。」

「啊,對,楚哥,方陽陽以前的時候在班級就說喜歡季揚,然後邵小東不是雞頭么,看準了方陽陽讓她賣,方陽陽不同意,不過也讓邵小東整搖頭丸給幹了,那個,陳圓聽說也跟人去開房了,不過我們班那小子是處男,鼓弄了半天沒整進去,誰知道現在陳圓還是不是處女了……」

陳楚迷糊了。

心想這他媽的才十五歲啊。

他感覺自己下手都夠早的了,咋還有比自己更狠的。

「對了,小五,那陳曉東給方陽陽吃搖頭丸,然後強姦她了,算是強姦吧,她咋不報警啊?」

小五笑了:「楚哥,報啥警啊,邵小東誰不知道啊,在縣城,在瀚城都是知道他的,警察根本不管他,想管不早就把他抓起來了么!再說方陽陽要是報警,以後還咋做人了,在三中沒法呆,以後家裡的親戚還有同學不都知道了么!」

陳楚點點頭,也真是這麼回事。

小五又說:「楚哥,額……咋說呢,其實男女就那麼回事,你感覺你糙了她他,你挺爽的,但是她被糙了感覺也爽啊,邵小東是雞頭,整天研究男人女人的這點13事,活好著呢!聽說又不少女的都主動找他,讓他糙一把,你想邵小東把方陽陽給糙爽了,這娘們興許以後都主動聯繫他,還報警幹啥啊,再說警察也是見人下菜碟,還靠邵小東這些混的人給他們上供呢!」

……

陳楚一直感覺自己不錯。

上了劉翠,上了王霞,上了這個,上了那個的。

不過跟人家一比,簡直就是渣渣。

自己感覺挺牛逼的事兒,挺得意的事兒,在人家面前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了。

回到學校,他反而沒那麼緊張了。

小五說周六給他聯繫,到外面吃頓飯,唱會歌,跳跳舞,然後喝點酒直接開房。

陳楚甚至懷疑這種事兒的真實度。

因為方陽陽在他眼裡是那樣的純。

甚至那露出的兩條大白腿都不弱於朱娜。

這樣的女孩兒不是處女?而且還和雞頭勾搭?

而且吃吃飯,唱唱歌?喝喝酒,就能領出去開房糙了?

他真不信。

即便是金星點頭,他也不信的。

自己糙劉翠,糙這些女的,都是用了一些手段的,有的時候甚至是偷偷摸摸的。

而到了人家那裡,就平平常常的就能上么?

呼……

陳楚下午都在想著這些事兒。

反正運動會也沒多大事兒,一個農村的運動會,也沒有什麼大條幅啥的。

中間要搭建主席台其實也很簡單。

操場上不是有個水泥的主席台么!只要在上面放上桌子,在弄一個棚頂就可以了。

這些東西都是由老師找人弄的。

基本上一切就緒,就等著周一開運動會了。

而整個下午,陳楚看到方陽陽跟陳圓還是有說有笑的,只是陳圓走路有點些許的一樣,而且大腿根有點發紅。

看她的目光好像有點躲閃的意味。

陳楚也有點躲閃,畢竟做賊心虛。

稀里糊塗的混了一下午。

陳楚騎著摩托車先到了村裡。

不過沒見到柳冰冰。

便問道:「村長……那個……柳副村長呢!先去教課了么?」

每天這個時候,柳冰冰都在村裡,然後跟陳楚一同去簡陋的小學,去教書的。

開始還有十幾個學生上課,到昨天,就來了五個人了。

張財吐了口眼,眼睛掃著報紙,抬頭看了陳楚一眼。

「啊!今天不上課了,那個……柳副村長好像是她母親病了,提前回去了……」

「哦!」陳楚點了點頭。

這時徐國忠在旁邊問:「對了,柳副村長的母親好像去了瀚城醫院了,那醫院手術費可不少啊……」

「糙!」張財嘀咕了一句:「徐會計,要不你把這個月工資捐出來得了……」

「我?咳咳……」徐國忠低下頭。

陳楚已經走了出去。

騎上摩托車突突突的走了。

徐國忠這次抬起頭。

「村長,你說陳楚他爹就一個收破爛的,能賺幾個錢啊,你看他這個雅馬哈的摩托車,二手的也得值個三千多呢,我看八成就是那小蓮給他買的……」

「行了!那叫本事!徐國忠啊,你跟馬小河他二嬸兒好了那場時間了,咋每次還都管你要二十塊錢呢!聽說還在誰家豬圈干一把,差點讓人家老母豬給掏了!瞅你那點出息把你!跟人家陳楚學學,白糙,還能得錢,你要那本事么你……」

「我……」徐國忠咽咽唾沫,想說什麼,還是縮回去了。

……

陳楚出了村支部。

把摩托騎到一處小樹林。

隨後想給柳冰冰打個電話。

不過,小店女人王玫的電話先打來了。

陳楚皺皺眉,心想這娘們13又痒痒了?還是又給自己介紹針灸賺錢的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