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一章幾度又見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幾度又見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喂,弟弟,幹啥呢?」小店女人皺了皺秀眉問,白皙的脖頸揚起高高的。

更是性感撩人,美不美看大腿,而大脖子又白又長,亦是性感了。

小店女人就是擁有了這美腿還有白白的脖頸,當然還有她騷氣拉轟的性格跟性感的屁股。

才讓陳楚丟魂了似的。

「還能幹啥。」陳楚嘆了口氣。

「哎呀,口氣不對啊!弟弟,心裡想啥事兒呢?是不是有怨氣發泄不出去啊,用不用姐姐幫你敗敗火啊?」

小店女人說著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其實很多人找一個比自己年紀大點的女生也不錯,最起碼她不能沖你撒嬌,而且她會主動照顧你。

像是一個大姐姐似的關愛你了。

小店女人要比陳楚多大了十歲,把他當成一個小弟弟似的。

而且這個小弟弟還特男人,特能糙。

這樣的好寶貝到哪去找啊。

反而停心疼陳楚的。

陳楚心裡也挺好受,感覺像是有個人在關係自己啥的。

「唔……沒啥事兒……」陳楚呵呵笑了一下。

心想剛才自己的確是把一點怒氣發到人家身上了。想起小店女人性感的大長腿跟大屁股,下面還真痒痒了。

沒想到還有比王霞屁股大,水多的女人讓自己給遇見了,真好啊。

女人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有的時候不能看臉的。

如果看臉這小店女人根本跟柳冰冰就沒法比了。

柳冰冰是天使一般的面容,差不多是千里挑一的美女了,反正陳楚在十里八村還沒見過一個出落得這麼好看的女人。

朱娜柳賀是很漂亮,只是沒長開呢,還是要差一些。

要是再過個兩三年啥的,開苞肯定好。

就像是沒到年頭的酒,早早打開了,喝的味道就不一樣了。

到了年頭,開苞,那味道才香醇,蜜汁才甘甜。

不過,就像是野山杏一樣,你不去採擷,可能就早早的被人給偷光了。

小店女人已經是成熟的泛蜜汁的時候了。

這個時候就想出秋天樹上的水密桃子。

看著紅潤潤的,聞著香噴噴的,咬一口甜的要命,蜜汁橫流,滿嘴流涎。

陳楚聽著她說話的聲音下面都有發硬了。

一邊跑到樹後面撒尿,一邊還忍不住擼了兩把。

「你幹啥呢,姐姐。」

「沒幹啥,洗褲衩呢!」

「呵呵,啥樣的……」

「哎呀,還能是啥樣的,就是你上次射上去的,綠色的那個褲衩,你老姐我可沒那麼多錢,射上點就要換褲衩,一直擱那沒洗呢……」

「啊!呼……」

陳楚答應了一聲,這次下面真硬了,彷彿眼前已經看到了,小店女人大屁股坐在小板凳上,彎著腰洗著盆里的內褲,她一撅著,後面的屁股還露出一條屁股溝。

「弟弟啊,一會兒,我有兩個妹子來,你過來做做針灸吧,我給你講好價了,一人二百……」

「那個……多謝姐了。」

「呵呵,謝啥啊,你給姐做針灸還都不要錢,還……那個,你下午能來吧。」

陳楚看了看時間,四點半。

忙點頭:「能去。」

自己這是第一次賺錢了,真不知道第一次賺錢是個啥滋味,不過,他不能總花家裡的錢,不能總花別人的錢了,一個大男人,雖然現在還是學生,但也要自食其力才行。

陳楚又想到了柳冰冰。

她母親病了,自己咋說也應該去看看。

去看看就得買點東西,雖然自己有些錢,但不是那小蓮給的就是那小青給的。

自己不能拿別的女人的錢去給自己喜歡的女人買東西了。

今天自己就賺點錢,去看看柳冰冰的老娘。

只要把她老娘搞定……

陳楚想到這裡笑了笑,柳冰冰對自己的印象就能更好了。

他騎著摩托車,回家轉了一圈,見也沒啥事兒。

隨後去鎮里了。

要是以前他還騎著二八大杠的時候,去鎮里二十多里路,怎麼也得半個小時,夏天還熱,他不能騎的那麼快了,摩托車也就七八分鐘的事兒了。

雖然農村是土路,一騎塵土飛揚的,但是車輛不多,嗖嗖的一陣風似的。

而且車速一快,風也大了,一點也感覺不出熱了,騎摩托車就是兜風的感覺了……

陳楚到了縣裡,路過一條菜市場,這裡到開發區有點近。

不經意的看到一個高挑的女生穿著淡藍的牛仔褲還有白色的襯衫,身材這個好。

不禁多瞅了兩眼,只見這女生還扎著兩條小辮子,大脖子這個白啊。

陳楚真想過去啃兩口。

再掐掐她的屁股。

正巧,這女生正要買大蘿蔔,一轉身,陳楚看見了她的俏臉,精緻的五官,鼻樑上駕著一副黑框的眼鏡框……

我糙,季小桃……

陳楚馬上轉個彎跑了,心想繞遠就繞遠吧,季小桃在買菜,別在碰上季揚。

季小桃也回身看到了陳楚,只是他騎著摩托。

不禁愣了愣,心想自己可能看錯人了吧?

陳楚不是騎一個破二八自行車么?而且這個世間他也應該在家,不應該在縣裡的。

心裡不禁埋怨起來,這個混小子咋這麼久都不來看自己。

把自己玩了,糙了,哪都摸了,都舔了,就連屁眼都沒放過,難道就說玩完不要就不要了么?哪有那麼容易?真把我季小桃當省油的燈了?

這回你不要都不好使了。

季小桃氣得哼哼的。

想掏電話給陳楚打一個,問問他幹啥呢。

這玩意也是的,要不是看到那個騎摩托車的跟陳楚挺像的小子,季小桃也不會想起他來了。

不過一掏兜傻眼了。

電話沒了……

而且在兜里還發現一個口子。

顯然是有人用刀片割的……

「哎呀……」季小桃左右看了看,急的直跺腳。

忙跑到電話亭給季揚打電話。

「哥……我電話丟了!」

季揚在家幹活,這兩天家裡要蓋一個倉房,裝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

季揚老爹身體不咋好。

只是一個單位的工人,現在國營企業又要裁員,季揚他老爹就先回家休息幾天。

說是休息其實誰都知道,差不多就是算下崗了。

他媽上個月下崗的。

季揚老爹也是怕季揚惹事。

就說家裡要蓋兩間倉房,季揚要花錢僱人,他老爹不讓。

說你這麼大的小夥子,整天打架都那麼有勁兒,幹活沒勁兒?就你一人干!

其實也是想拴住他,怕他真領著一夥小子,兄弟啥的,拎著片刀鎬巴去廠子裡頭鬧事。

好不容易不混了,再進派出所兩回,真是找不著媳婦了。

好人家的姑娘誰願意嫁給混子啊!

再說了,真願意嫁給季揚的,那也不是啥好人,不是歌舞廳的,就是迪吧的,季揚老爹比誰都明白。

那樣的兒媳婦跟兒子是過不長的,還是老實本分的,能過日子的,心裡也想著等再過一陣子,這小子馴化了,就給他找個媳婦。

再生倆孩子,自己當爹了,也就懂事了,能拴住他了。

季揚別看在外面怎麼混,但是對老爹老媽畢恭畢敬,尤其是對老爹。

可能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小時候被老爹的天馬流星拳給打出來了,老爹以抬巴掌,季揚就老實了。

妹子季小桃他也怕,季小桃一笑嘻嘻的拿藥針扎他,季揚就跑。

主要是季小桃上學那會,總拿季揚做實驗。

把季揚扎的滿胳膊全是針眼。

……

季揚正戴著手套在家裡活泥。

季小桃把事情一說。

他扔下鐵鍬就往外跑。

季明德忙喊:「混小子!你幹啥去?」

「爸!小桃手機讓小偷給偷去了!我去抓回來!」

「哎呀!你回來,報案不就完事了么!」

季揚喊:「報案不管用,警察跟小偷是一夥的,分片,我混過我知道……」

季揚心想喊漏嘴了,忙加快幾步就跑沒影了。

……

陳楚正騎著摩托準備去王玫那。

忽的手機響了一下。

陳楚摸出來一看。

見是季小桃發過來的。

說什麼,她母親得病了,急需三千塊錢。

陳楚一愣。

心想今天是怎麼了?

柳冰冰老娘有病了,她媽也有病了,不過……季小桃家不缺錢啊?能管自己借三千塊錢?

可能是急需,人家錢在銀行裡面吃利息唄……

陳楚隨即撥過去電話,對面不接。

陳楚一連打了好幾次。

都被掛斷了。

隨後又發過來一條短息,說不方便啥的。

陳楚笑了,心想你有啥不方面的?來事了?

還真把這條簡訊發過去了。

對方停了好半天。

陳楚心想是不是玩笑開大了。

季小桃不高興了吧,或許人家真有事兒呢,再說,老子都把她給糙了,處女都給自己了。

有點事兒相求還不行啊?

再者自己跟季揚關係也不錯,不管從哪個角度,這事兒必須要管的。

打電話季小桃還不接,陳楚感覺她應該是生氣了。

便回簡訊說兜里沒那麼多,只有一千多塊,先拿過去用,我先回家去取。

對方馬上提供了一個卡號,讓陳楚打過去。

陳楚暈了,回簡訊說自己根本沒有賬號,再說沒到十八歲,沒身份證也是辦不了的。便要約個地方跟他見面,給他錢。

過了一會人,簡訊回來說,在縣醫院門口見面,六點鐘,她不方面出來,讓別人來取。

陳楚答應了。

心想好久沒見季小桃了,等見到她要是季揚不在,就摸摸她屁股跟大扎啥的。

然後再去小店女人那,針灸完畢就糙她一下,隨後再去看柳冰冰的老娘。

把摩托車轉過彎,隨後往縣醫院去了……

此時,季揚沒有去派出所,而是直接來到一個農家小院。

裡面有一個滿身紋身的胖子,穿著白背心倒在那吃黃瓜,身邊還有五個半大小子,都十七八歲,一個個抽著煙,玩著手機的。

只是一個特點,他們的手都很大,手指亦是很靈活。

眼睛往四處瞄著,機靈,有神,卻總是靈光靈光的,不像正經看人似的。

或蹲,或坐,一個個的很是靈巧,就像是猿猴似的。

季揚邁開大步進來。

「沙老大,你不講究啊!」

「我糙,***誰?」

那紋身的胖子一下從躺椅上坐了起來。

腆著大肚子,肥胖的大臉冷冰冰的。

旁邊的五個半大小子跟著都站了起來,雖然都很瘦,但有兩個跟季揚身高差不多,一個個目露凶光。

「哦……哈哈,是季揚啊?挺長時間沒見了你?聽說你不跟尹胖子混了?真從良了?呵呵,要我說啊,季揚,你***真是個人才,不混瞎了你這材料了!要不?不嫌棄來我這狗窩咋樣?雖然名聲不好聽,錢不少啊,給你第二把金交椅,我當老大,你當老二,比在尹胖子那強,尹胖子是老大,下面不還有曲九么!而且還有穆國良跟你平起平坐,你頂多算個老四……」

「沙老大,別說別的,我妹子手機丟了,在我家前面的菜市場,說吧,是你手下兄弟乾的吧,哪片的?我不說別的,都認識,拿出來吧……」

「放肆!」沙胖子還沒說話,身後的兩個半大小子已經竄了過來。

伸手就朝季揚抓過來。

「別動!」

「我糙!麻痹的……」

只瞬間幾個回合。

那兩個小子被季揚放倒在地,不過季揚感覺脖子涼涼的,脖子被人割開了一條。

一絲鮮血流淌出來。

一見有個被自己打倒的半大小子手裡面還捏著沾滿鮮血的剃鬚刀片……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