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二章下路相逢勇者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下路相逢勇者上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不怕千招會,就怕一招絕。

有的時候別小瞧那些小偷,他們是險的,是有仇必報的,得罪君子,可能嘴裡喊著報復你。

但是周期可長了,幾個月?幾年?不是有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說法么……

基本上就沒報仇的,仇恨已經隨著時間而沖淡了,再者看多大的仇恨了,一般的小打小鬧,過幾個月見到了沒準還在一起喝頓酒就樂呵呵的過去了。

而混子報仇或者說報的就是面子,你讓他丟面子了,他在這片沒法抬頭了,同行都笑話他。

只要你當眾人的面認錯,賠禮,他可能就不抱負你了,這事兒就算完了。

因為他面子找回來了,不算跌份。

而小人——比如小偷這一行。

是瑕疵必報。

而且報仇的周期最短,今天你得罪他了,馬上聯絡人弄你。

而且下手陰狠。

寧願得罪十個君子也別得罪一個小人,就是這個道理,寧願得罪道上的大哥,也別得罪這個看著不起眼的小偷兒集團,很多人栽到了他們這種小人物手上。

……

季揚摸了一把脖子,鮮血染紅了他手指。

麻痹……

他喘息幾口氣。

感覺還好,差一點這刀片就割破他的喉嚨了,那樣他只有先保命要緊了。

剛才那小子只是手上輕飄飄的過來然後順著他的脖子一劃拉。

季揚夜沒感覺出什麼來。

就被陰了。

他混的時候也受過不少傷,所以這不算什麼。

心裡暗想,還好混的時候練過幾天的硬氣功,他那麼能打架,而且不要命,主要的一個前提便是抗揍。

跟陳楚打架的時候,陳楚打他幾拳幾腳他能抗住,打別人可扛不住。

練過的人跟沒練過的卻別就是肌肉強勁,而且有力。

這刀片飛快,換做別人真差不多把季揚脖子切開縫了。

但他不能。

教他幾天的師傅咽喉能頂彎鐵槍。

季揚雖然達不到那一點,但也比正常人強橫不少了。

媽的!

季揚上去一頓踹。

霹靂的骨頭斷裂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兩個小子肋骨斷了至少三四根。

這時,沙老大喊道:「季揚!住手!」

「麻痹的!沙胖子,你***敢沖我季揚下手!尼瑪的!」

季揚像是瘋了的豹子似的,踹斷了地上兩個小子的肋骨直接朝他撲來。

沙胖子瞪著眼,肥胖的身軀馬上從竹椅上滾下去了。

滾的一身泥土,即使這樣,後背還是傳來季揚的兩腳。

沙胖子順著貫力接著往前滾。

「季瘋子,你媽隔壁的!你真以為我沙爺是好欺負的嗎?都給我上!」

幾個半大小子朝季揚衝過來。

不過季揚的目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沙胖子。

幾步搶去,抓住沙胖子的肩膀,在他後腦梆梆就是兩拳。

隨後扯著他的肩膀後退到床前,一拳打碎玻璃,抓住玻璃茬子,就要往他脖子里捅。

撲哧一聲。

鮮血四濺。

好在是玻璃,沙胖子脖子就被扎了一個大洞。

季揚的後背也頂住了兩把尖刀。

「別動!放了沙爺!」

季揚冷笑一聲。

眼角瞥了眼那兩個半大小子。

「麻痹的,你季爺爺混的時候,你們還不知道幹啥呢!」

沙胖子慫了。

他年輕的時候也牛逼一時,不過現在歲數大了,人到中年也發福了,更何況他四十多了,買賣也不用他跑,都有手下人處理。

身手也不如前了。

「季揚!別衝動,別衝動……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沙胖子疼的咧咧嘴,鮮血順著腰間嘀嘀嘀的往下淌。

「沙胖子,有雞毛說的,你他媽不是要和我同歸於盡么!行啊,我乾死你,你也讓你的人捅死我!咱倆在閻王爺那也***完不了,還得打!」

「季,揚子,揚子,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你忘了?我以前也是咱國營場子的,後來麻袋長混不下去了才……我和你爸爸關係還不錯那,揚子,咱這都是誤會……你就說你妹子那手機,新的頂多一千多,舊的也就幾百塊錢,咱不至於鬧出人命來,再說咱兄弟之間,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說……這事兒整的,哥哥不對,還你妹子手機,另外還配你醫藥費……」

沙胖子說著掏出皮甲,拽出一千多塊錢來,胖乎乎的大手沖那幾個半大小子搖著,滾!都***滾!拿刀對你季哥使個什麼勁!

他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在想,麻痹的季瘋子,還是以前那個逼樣,老子犯不上和你這亡命徒一般見識,麻痹的,這人純粹***神經病一個!

三個半大小子被他說的退了下去。

季揚夜鬆動了下手。

「沙胖子,我妹子手機!」

「沒在我這,那是菜市場小順子那小子做的買賣,他做完買賣就挨個發簡訊說家裡老母重病管電話本裡面的人借錢,好像有個傻逼是你妹妹的相好,真去送錢了,在縣醫院大門口,你趕緊去還能……」

「麻痹的……」季揚咬了咬嘴唇,鬆開了沙胖子,把襯衫撕開幾條,綁住了脖子根手掌。

剛才他的手也被玻璃劃破,血往下流著。

沙胖子鬆了口氣,摸了摸脖子,瞅著季揚走出門。

罵了一句:「呸!你媽逼的……」

「沙爺,你沒事吧!」

沙胖子隨後走到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兩個先出手的半大小子身邊,叮的又是一頓踢。

「糙你媽的,明知道那是季瘋子你媽逼的還下手,***就是一個神經病!」

沙胖子踢過癮了。

招呼一個半大小子說:「你去把縣醫院的王洪彬,王大夫叫來,給這倆小子看看,麻痹的,差點被讓老子掛了。」

……

季揚脖子的血不久染紅了布料,他便把襯衫再次撕開,纏住脖子。

以前打架的時候也多了,季揚的紅細胞不少,傷口癒合的快,再說疼痛對他來說,簡直都麻木了。

不顧街上行人的目光跟閃躲,他遠遠看到縣醫院門口站著的陳楚,不禁一愣。

這時,從縣醫院裡面走出一個細細高高的小子。

長得還是文質彬彬的,戴著眼鏡,一副公務員的感覺。

「你好,季小桃在醫院裡,現在有點不方便,你錢帶來了吧,交給我就行。」

陳楚心裡一愣,見這個人笑容和氣,而且平易近人,手掌白皙,手指細長。

給陳楚的第一感覺,他比鎮中學的男老師還像是文化人,不由得相信了,剛把錢掏出了,季揚就趕到了。

「你麻痹的……」

一腳踹中那人小腹,接著季揚前腳踏上那人胸口。

罵了一句。

「糙你媽的!」

隨後兩拳就掄了上去。

那人眼角鼻子,嘴,都被打出血來,鮮血流淌一地。

「你……別打了……手機還給你不就完了么!」

那人把季小桃手機扔出來,季揚沒接,上去就又狠狠補了兩腳。

「哎,怎麼打人呢!」這時從縣醫院走出來一個男醫生。

陳楚認得,正是王洪彬。

「糙尼瑪的滾犢子!我是季揚,你過來!我連你一塊揍!」

「我……我不過去……」王洪彬咽了口唾沫,就嚇得往後面跑。

季揚抓住這小偷,又是狠狠兩拳。

他的兩隻眼睛立時被打封侯了。

「季,季揚……我不知道是你的手機,再說多大事兒啊!你麻痹的這麼打我,這是完不了……」

「糙尼瑪的!還敢威脅我!今天我整死你!」

季揚又補上去兩腳,這人眼鏡片碎了,刺進眼皮跟額頭,下巴也被踢脫臼了。

鮮血跟著口水混合一起黏糊糊的順著嘴角流淌下去。

人在痛到一定程度就麻木的不知痛了,這人只是傴僂的像是一隻大龍蝦,趴在地上蜷縮起來。

陳楚想不明白,這人……竟然是小偷兒?

看著暴怒的季揚,陳楚忙拉住他。

「揚子,別打了,再打真出人命了,你不為別人,也得為你家裡人想想,你現在不是混子了……」

季揚停住了,胸口隆起的肌肉像是要把襯衫撐破,像是陳浩南一樣的長發,濕潤的粘住額頭。

黑白分明的打眼,劍眉倒立。

「小子,記住了,在我家那片,不是你們下手的地方,下回不管偷誰,讓我知道了,照打不誤……」

陳楚拉著季揚走了,過了好半天,才有人敢圍攏上去。王洪彬打出幾個電話之後,這才把這人拖進縣醫院治療。

這時,那小子已經清醒了,嘴裡含糊不清的念叨著:「麻痹的……季揚……我一定要殺了你……」

在縣醫院門口打完人,打的還挺重,陳楚自然不能牛哄哄在把季揚再送進縣醫院治療了。

而是要去小診所先給季揚包紮一下。

季揚搖手說不用,他妹子就在家,讓季小桃包一下就行。讓陳楚把摩托車開到她家裡。

陳楚手一哆嗦,差點把摩托車拐進溝里。

季揚愣了:「楚兄弟,你怕啥啊?我家又沒老虎!再說了,你還是我妹子季小桃的救命恩人呢,正好在我家整點飯,你吃完了再走。」

陳楚眼睛轉了轉。

「你……你打架……」陳楚想說派出所有事沒事。

季揚卻想到自己父母了。

「對啊,我這一打架,我老爹就知道了。糙,去我朋友那吧,我先躲兩條……」

陳楚呼出口氣,隨後另只手摸出電話,翻看了一下。

見到陳楚發去的一條簡訊。

「是不是來事兒了?」

季揚眉頭皺了皺,嗯……這個來事兒了?

季揚浮現出一個畫面,隨後馬上搖了搖頭,心想不可能,妹子19歲,陳楚才16,再說了,妹子是大學生,陳楚初中還沒混完呢,根本不可能。

是自己多想,瞎猜了。

隨手給妹子季小桃打過去了。

他跟季小桃說話的時候,陳楚直咧嘴。

季揚的朋友家是個破舊的樓房。

家裡沒人,季揚也有鑰匙,隨後開了門。

陳楚就要離開,季揚拉住了,說等他妹子來了再走。

陳楚卻是如坐針氈……

十多分鐘后,季小挎著藥箱來了。

看到陳楚,那兩隻杏眼就狠狠的瞪了起來。

陳楚心想,咋的?

晚上要和我糙一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