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三章慣看桃柳春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慣看桃柳春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季小桃雖然是狠狠的等著陳楚,不過眼底還是隱藏了很多的柔光。品書

陳楚不能說是玩夠的男人,但也不是初哥了,對於女孩兒的這些心思亦是很懂的,只消一個眼神,就能讀懂很多內容。

季小桃眼中的那一抹柔情,雖然只是一個閃念,美麗誘人水汪汪的杏眼桃腮無限的溫柔愜意。

相反,陳楚有的時候更喜歡那種流氓有情,浪女有意的結合,比如自己跟小店女人,那個叫歡暢淋漓了。

但是現在有季揚在身旁,陳楚兩條大腿努力加緊著自己的大棍子,很怕騰的一下撅出去,雖然很硬了,但還是努力的剋制著。

「咳咳……小桃……小桃姐……」陳楚在後面加了一個姐字。季小桃臉色羞紅一片。

貝齒咬著下面的紅唇,心裡好像有什麼似的不能自拔一樣,眼前的陳楚讓她又氣又恨。

看著他的模樣簡單不過就是這個壞小子奪走了她的初夜,算是初吻,還有初屁,就是屁眼讓第一次讓陳楚給糙了。

真是想不到,那東西還有男人喜歡,季小桃像是想到了兩人間的旖旎時候,不禁渾身有點燥熱的。

身子依靠在門邊,她下面穿的是一條牛仔短褲,白白的兩條修長的大腿暴露在外面。

豐腴,而又是那樣的彈性十足,下面是一雙高跟的白色涼鞋,更顯出修長的美腿,跟性感的翹起的美臀跟水蛇腰。

她是屬於天使的面容,蛇精的腰肢,同時擁有著美腿跟翹臀的很多S型凸凹的曲線。

陳楚忍著咽著唾沫的衝動,心想差不多一個來月沒見到季小桃了,她越發的性感了,和一個月前有很大的不同,這就像是一個青蘋果掛在樹梢上,過了一個月泛紅了一半一樣。

季小桃的美腿,比以前更豐腴,更彈性十足,牛仔短褲更是緊湊,兩條大腿更白,更光潔,更性感誘人,那臉上不管是笑還是生氣,都讓人心裡一陣陣的痒痒。

陳楚心裡大聲嘶喊著:「季小桃,我要糙你!」

「咳咳……」季揚先咳嗽了一聲,感覺妹妹看陳楚眼光有點不一樣,他是混過的,經歷的事兒多,一個女人對男人有沒有情義,看目光就能猜出**分了。

妹子可能是因為陳楚救過她,沒被齊冬冬那混蛋玷污,所以才心生好感呢,這點是可以的,但其他的卻不行,兩人相差太多。自己妹子可是大學生……

不過季揚也感覺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妹子,我脖子的傷,還有我手上的……」季揚指著自己的傷口說了一句。

季小桃瞥了他一眼,看了看傷口說:「沒事,都是小傷,傷口不深,死不了……我的手機呢……」

「這……這呢!」

「給我!」季小桃接過小紅手機查看著,裡面的簡訊沒刪除。

季揚卻傻了。

「啥叫沒事?都是小傷?啥叫死不了?我靠!這還是我妹子么?看見手機比看見老哥還親啊?我……」季揚咋嘛了半天眼睛,一句話沒說出來。

季小桃翻看著手機的電話本,還好沒刪除,而她記載著陳楚的名字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楚』,她記得上學的時候,寢室的那些騷狐狸都把手機里對象的名字弄成老公,親愛的啥的。

她感覺那樣太肉麻,太膚淺了,用『楚』這個字狠貼切,同時也很曖昧,也代表著自己的思念之情。

而且,這個『楚』字,跟『杵』這個字還是諧音。

杵的意思就是干,就是糙,就是用手戳,也可以說成用下面的大棍子去杵。

季小桃想起陳楚下面的大棍子,那麼粗,那麼長,又大,糙的她好舒服,當然這是她的心裡話,其實女孩兒的心裡也不是很乾凈的。

甚至更是亂八七糟,更是男歡女愛呢,不然去男生寢室感覺亂,去女寢怎是一個亂字了得?多少女生的手指半夜都伸進下面,腦海中凝想,或者目光中緊緊盯著牆壁上劉德華的海報,或者林志穎,亦或是國外猛男的海報在自摳、自摸當中度過。

所以男歡女愛不禁是男人,女人也是需苯艫暮藎裝的很厲害,一旦你把她糙了,她們會像是決了堤的洪水似的,簡直如同猛獸的索取,沒有個好身板是受不了的。

不鍛煉身體,不加強營養,小體格子能讓人家的大白屁股給你坐骨折了。

……

季小桃雖然嘴裡這麼說,不過手上卻沒停下,找出酒精紗布,手腳麻利的跟季揚開始擦拭消毒。

季揚忍著疼痛,臉上還帶著笑容,季小桃的手腳亦是很麻利,她整天就做這些事兒,即使沒有病人,她也是沒事兒練習的,她就是個護士,做這種包紮熟能生巧,大夫也是比不過她的。

傷口不深,所以不用縫針之類的,消毒之後,季小桃就開始用紗布纏繞起來。

陳楚沖季揚說了一句:「那個……揚子,我突然想起還有點事兒,我……我先回去啊……」

「楚兄弟,吃了飯再走吧!」

「不,不了……」陳楚說著話要往外走。

「站住!」季小桃冷冷的說了一句,陳楚嘿嘿笑著說道:「咋,咋了,小桃姐……」

「我……」季小桃瞥了眼季揚,她對哥哥了解的狠,哥哥跟她娘一樣,都是要她以後找一個條件好的嫁人。

根本不管她喜歡不喜歡的,只要人家有錢,長相也行,最重要的是學歷是大學本科,這樣的人就合適,剩下的其他的都不合適。

陳楚……根本就不用提了,連一個替補都不過關的。

季小桃咬了咬牙說:「我……我去送送你……」

「不用了……」

「就用,必須用……」季小桃目光凌厲起來,隨後又補充道:「你不吃飯,我送送你也是應該的……哥啊,包好了,剩下個扣,你自己繫上得了!」

季小桃把繃帶一扔,季揚看了看自己一隻劃破的手,心想妹子我用腳丫子系啊!

……

兩人走到外面,陳楚推著他的摩托車。

季小桃冷哼一聲:「這摩托車你的?」

「啊!我買的……」

「你買的?你哪來的錢?陳楚,你家裡條件我可是知道的……」

「切……我……我,我那個是我們學校的老師了,一個月三百塊錢工資呢,哎呀,反正是好道上來的。」

「我也沒說不是好道上來的啊?」季小桃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走出了挺遠,小手掐著陳楚的胳膊狠狠的擰了一把。

小嘴兒也是呲牙咧嘴的。

陳楚疼的一縮脖子:「哎呀,小桃姐,你咋這麼狠了……」

「狠?我還是輕的,你在菜市場看見我為啥跑?」

「我……沒啊……」

「呸,你躲著我對吧?行啊,陳楚,你是不是有對象了?想把我甩了對吧?玩完了就不要了?你敢?我季小桃可不是省油的燈,你要敢忘恩負義做出陳世美的事兒,我……我……我就嫁給齊冬冬……我讓你內疚一輩子……我讓你,我讓你一輩子也過不好,讓你知道你欠我的……」

季小桃說著滿眼淚光。

陳楚想去摟人家一下,回頭一下瞥見了遠處的季揚。

嚇得一哆嗦,剛才的一幕他也看到了,季揚打架就是奔著玩命干,這人簡直就是神經病啊~!

季小桃要哭出來一樣,身子一下變得十分的嬌柔,甚至孱弱,不禁要往他身上靠。

見陳楚躲避,她杏眼一睜道:「陳楚,你真有別的相好了?你……你不見我,一個電話不打,你……你……你現在還討厭我,躲著我?」

陳楚咽了口唾沫。

心想季小桃這模樣的,老子恨不得馬上把你按到褲子脫下來就啪啪啪的給你糙了,我有病啊我躲著你。

「你哥……」陳楚低聲說了一句。

季小桃身子一顫,要回頭,陳楚忙又小聲說:「別回頭看,讓他發現了。」

季小桃止住了抽噎,小手輕輕的擦了擦眼睛。

「陳楚,我問你,你現在跟我哥走的挺近啊,又混上了?」

「沒,我是正經人……唔……你哥也是正經人,我們三個準備弄一個大點的撞球室呢,還有啊,我現在是村裡的代課老師,我還是班級的學委了,還是學校的大隊長,村裡有個事小情的也找我商量,對了,上次縣長來我們村視察工作了,還讓我去陪酒呢……我現在咋說也算個臨時幹部了,你以後說話和我注意點……」

「狗屁!」季小桃憋著撲哧撲哧的笑了。

抬起高跟鞋踹了陳楚屁股一腳,又臉紅的怕哥哥看見。

「陳楚,我告訴你,不管你現在咋樣,還是以後咋樣,就算你以後當了市長我也不管,你在外面要風有風,要雨有雨的我也不管,但是在我面前你必須規規矩矩的,必須聽我的!要不然……哼哼!我就嫁給齊冬冬,我讓你內疚一輩子……我讓你……」

陳楚汗下來了。

季小桃這招真狠,不打你不罵你,就嫁給齊冬冬,嫁給你的情敵,還是長得跟啦蛤蟆一樣的人。

陳楚服了。

「小桃姐,我以後就是做了美國總統,也給你拎包提鞋,你看行吧!」

「這還差不多……」

兩人往前走著,季揚的電話打來,季小桃硬生生的吼道:「幹啥?你死不了的!我過一會兒就回去了!你妹子眼睛也不瞎,腦袋也不傻的,不認識路啊,還是能讓人騙了?你別把我賣了就行……」

季小桃掛了電話,隨後問陳楚說:「對了,你去哪啊?」

「我……」陳楚想了想,總不能說去小店女人那裡了,給人針灸完了,還要糙人家一頓?這要是說出來,得天崩地裂了。

關鍵季小桃用她嫁給齊冬冬威脅,陳楚還真怕了。

「我去看看我們村的柳副村長,她母親病了……」

「呦呦,你可真夠孝順的,你們村的副村長男的女的啊?」

「女的……」陳楚說著話,感覺季小桃的目光陡然冷了下來。

「哎呀,人家都二十三了,你瞎想什麼了,還有啊,人家是副村長,我得巴結巴結……」

季小桃琢磨了一下。

「你們副村長長得啥樣?好看不?多高的個啊?」

陳楚嘿嘿笑了:「她一米五,得有一百六七十斤了,黑胖黑胖的,白瞎了她姓柳這個姓了,長得跟豬八戒似的,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沒辦法,人家是副村長,我家還不是為了多分點地么,土地重新分配都歸她管的,她根不是在一個檔次的,根本沒有可比性……」

季小桃由衷的笑了。

笑的很甜。

「陳楚,這個禮拜的星期六,你來縣城……我……我想了……」

季小桃說完紅著臉轉身跑掉了。

陳楚愣了愣,心想,這是約炮么……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