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四章騷女浪男喜相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騷女浪男喜相逢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總算哄走了季小桃,陳楚心裡鬆了一口氣。

有的時候女人精明的很,跟警犬似的,但有的時候女人又傻得很,跟弱智似的。

陳楚不知道周六能不能去了,很怕被季揚知道,倒不是怕季揚打他,他不怕這個,就怕面子上過不去,有點無地自容,兄弟的妹子這可是……好兄弟弄掰了,跟親兄弟翻臉,甚至比親兄弟翻臉還受不了。

有的時候兄弟間的情義比恩情都重。

但有一點是肯定了,現在得趕緊去小店女人那,不然啥都干不上了。

騎上了摩托車,隨後繞了幾個彎子,等到了小店女人門口,她正鎖著門。

小店女人穿了一件綠裙子,這裙子有點寬鬆,不像上兩次那黑色的緊身裙子把身子裹得那樣緊繃繃的,大扎都像是要爆出來似的。

這次寬鬆的裙子,不用風吹,小店女人撅著屁股鎖門的時候,身後的兩條大腿就豐腴的光溜溜的露出來了,並且她腳下穿著的是黑色高跟鞋,本來個子就高,寬鬆的裙子柔滑的滑著她的屁股蛋子。

這樣的裙子很涼快,而且光滑的裙擺就像是一隻小手似的總在摸著她的屁股一樣,痒痒的感覺。

她一彎腰,裙子掀起,屁股有一半都露在了外面,陳楚好像都隱約的看到裡面黑色內褲的一個小角。

綠色裙子是屬於吊擔的,同時露出了她白皙的美背。

「哎呦媽呀,你嚇死我了你……」小店女人剛回頭,就看見陳楚到了她身後了。

陳楚剛才見四下無人,想把手伸進去摸摸她屁股的,這白白的屁股都露出外面一半了,真是讓人受不了。

「呵呵……姐姐你鎖門幹啥……我,我想你了,咱先進去讓我糙一把吧!」

「哎呀,不行,你看這都幾點了,你早點來啊,我還能給你一回……我那兩個姐妹都在賓館開房等著呢,還有啊,一會兒人家要問咱倆啥關係,你就說是我家以前的鄰居,可不能瞎說話啊……」

「嗯,行,不過你要讓我不瞎說,我得先糙你一下。」

「你……你咋這樣呢你!」

「不能怨我啊,誰讓你今天穿的這麼騷呢,我下面都硬了,快點吧,糙完了,咱再走……」陳楚見小店女人鬆動了一下,繼續說:「就十分鐘,我插進去就糙,射出去就走唄,衣服也不用脫,你把褲衩拉下來,我直接糙進去就行……」

「哎呀!你這死崽子!」

小店女人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後左右看看,摸出鑰匙,開門進了屋,陳楚想是一條泥鰍似的,跐溜的鑽了進去。

等王玫剛關上門,陳楚就急哄哄的把嘴巴伸進了她的胸前的大紮上。

綠色弔帶裙子是綢子料的,陳楚的手和臉磨蹭上去是那樣的光滑,就像是柔嫩的皮膚似的。

「枚姐,我喜歡你……」陳楚的嘴熱烘烘的親著她的脖子,因為親臉還有點夠不著。

王玫一米七五的身高了,加上十厘米的高跟鞋有一米八五了,陳楚一米七,不惦著腳尖只能親到她的脖子跟下巴上了。

「啊……」本來王玫是要推開他的,感覺時間有點來不及了,不過陳楚兩手捏著她的奶,又揉著,熟練的伸進去撥弄起她的兩枚紅櫻桃,一下她的紅櫻桃就硬了。

身子感覺一陣陣的發軟,下面都濕了。

「死小子,快點到床上去吧,糙完了姐姐咱好走,還有……快點把我褲衩脫下來,不然一會兒又濕了……」

啊……

王玫正說著,忽的感覺身子一輕,整個人被抱了起來,她細長白皙的胳膊摟著陳楚。

兩人滾到了床上,王玫心想這樣折騰不得多長時間了,忙主動的掀開裙子,把黑褲衩脫了下去,隨後把裙子摟到腰間,兩條大白腿自己分開了。

「來吧,弟弟,糙吧,快點!我都……我都癢了……」

「呼……」陳楚感覺鼻孔直哄哄的往外噴著熱氣,嘴巴一下堵到了她下面肥嫩的火燒雲上。

那火燒雲都流水了,陳楚受不了的伸出舌頭舔著。

「啊……別……陳楚,別舔了……痒痒啊……快點,快點糙我吧……」王玫受不了的兩條大腿合攏起來,夾住陳楚的腦袋。

陳楚的兩手扶住王玫的肥嫩的大白屁股,捏著,掐著,揉著。

隨後解開褲帶,褪掉褲子,掏出長長的大傢伙。

「啊!上來……」王玫抱著陳楚的腰,兩條大白腿順勢纏住,兩手也飛快的把陳楚的衣服扒開,露出他結實的有些擦黑的後背。

王玫的兩手如蔥,白白的抱住陳楚的脖子跟後背,胸前的兩隻大扎使勁兒的在他胸膛上磨蹭著,隨後伸出一隻手抓住陳楚的傢伙,往自己火燒雲上的大嘴唇磨蹭兩下。

隨後屁股往前一動,咕唧一聲,進去了一寸多。

「啊……**……」陳楚低低說了一聲,兩手按住她雪白的大奶,把王玫的肩帶又扒開,露出白白的肩膀。

陳楚咽了口唾沫,下面腰眼用力,屁股使勁兒往前一糙。

「啊!」王玫呻吟一聲,陳楚整個長長的大傢伙緩緩的往裡面推進著。

「枚姐,這才幾天沒糙你啊,你下面咋又緊了,真***好,弟弟就喜歡緊的!」陳楚說著下面感覺熱乎乎的。

隨後拔出來,又狠狠的糙進去,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沒糙十多下,王玫就渾身發顫了。

「啊……弟弟,你的打幾把糙的我真過癮,你,你再使點勁射出來得了,我,我好像要到高朝了……」

陳楚屁股一動一動的,看著王玫簇著眉毛的表情,心想她還真差不多要到了,可能幾天沒玩她,她冷丁受不了自己的大傢伙。

陳楚下面不禁加快起動作,撲哧撲哧一下下的朝王玫猛干過去。

拍擊著王玫的火燒雲跟大腿根啪啪啪的作響。

王玫下面水花四濺,一陣陣的啊,啊,啊,的**出聲,兩手掐著陳楚的肩膀,隨後又捏著床單枕頭,最後伸進自己的頭髮里,把梳攏好的髮型弄的挺亂。

「**,我要射了!陳楚糙了她二百多下,本來還能多挺一會兒,不過一會兒還要去針灸,還冰冰的母親,自然沒那麼多的時間了……」

陳楚下面啪啪啪的開始快速的抽送,眼睛看著自己的大棍子在她撐開的洞口裡來來回回的進出,那撲哧撲哧的聲音讓人異常的**。

陳楚兩手捏著王玫雪白的大扎,又伸手把他的肩帶往下拽了拽。

王玫雪白的肩膀更是坦露出來。

陳楚一口親吻上去,伸出舌頭狠狠的舔著小店女人的雪白肩膀,下面屁股瘋狂的啪啪啪的開始加速衝刺,就像是機關槍掃射的速度似的。

小店女人有點受不了了,分開的大長腿抽搐的往兩邊伸直,腳趾用力的往腳心緊緊的勾著。

「啊!啊!啊!我糙你媽啊,你要死啊!輕點糙……我糙……我……不帶你這樣玩的……」

小店女人被糙的大聲叫了起來,陳楚也是太用力了,自身已經一百多斤了,加上貫力,再加上大小夥子的一股虎勁,這每一次糙上去差不多二三百斤,別說女人,就是一頭牛都得給推走了。

下面的床都嘎吱嘎吱響的厲害。

陳楚更是興奮了,感覺像是要到了射出去的關頭,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又狠狠衝刺了一番。

小店女人不幹了。

「陳楚,我糙尼瑪,你要糙死我啊,不帶你這樣玩的……我……嗚嗚……小店女人疼的眼淚在眼眶轉轉,兩手十指狠狠的抓住陳楚有些擦黑的肩膀。」

「啊……」陳楚痛的興奮起來,下面啪啪啪的糙著,嘴唇親著她白凈的脖子根,感覺像是又淚躺下了,陳楚這次到了射的關頭就沒停,啪啪啪的狠狠糙了七八下,要射的時候。

陳楚一口咬住了她雪白的肩膀,牙齒用力咬著。

「啊!」

……

陳楚呻吟,小店女人疼的大叫了起來。

陳楚渾身僵直,把一股股的液體倏倏倏的射進了小店女人的洞洞深處。

小店女人身子蜷縮,四肢攏緊,兩條雪白的大長腿還有細長白皙的胳膊,緊緊的夾住摟住陳楚,她下面洞內的肉壁感受著陳楚一股股的液體,燙的她肉壁緊縮,洞口收緊。

「啊……」陳楚又爽的欲仙欲死的呻吟一聲,下面用力往小店女人的洞口擠著,像是要把全身都擠壓鑽進她的身體里似的。

「**,你用13夾我……」

陳楚過了一陣,鬆開了牙齒,見小店女人肩膀已經殷紅的留下一排牙印。

陳楚在上面舔了幾下,又輕輕的親吻著她的脖子跟臉。

過了一陣,他的爽勁兒過去了,摸著小店女人白花花的大腿。

「咋的了,姐姐,還哭上了呢?」

「滾……」小店女人嗔怪了他一眼:「我剛才讓你輕點糙輕點糙,你偏偏還來勁了,我下面又不是鐵焊的,就你那勁頭,鐵的也得插壞了!你咋那麼不知道心疼人呢……」

小店女人說著擦了擦眼睛:「你再這樣,我以後不讓你玩了……」她說著推開陳楚,找出紙擦著下面的水跟陳楚流進她洞洞裡面的液體。

然後身子一軟,碰了下陳楚說:「弟弟,抱抱我……」

陳楚一把摟住她光溜溜的身子,摸著她白白的屁股跟溝子,小店女人貼著他的胸膛,忽然笑了:「弟弟,下次糙就糙,別咬我就行。」

「行。」陳楚拍了拍她的屁股蛋子,揉搓著她的大白屁股,她感覺陳楚的下面又有點硬了,忙推開陳楚換衣服去了。

肩膀被陳楚咬出牙印來了,王玫就找了件長袖的,反正天已經黃昏了,穿這弔帶也有點涼。

陳楚看著她晃動的大屁股,還想讓她撅著從裡面糙一炮。

小店女人晃著屁股不幹,說下次的,陳楚有些戀戀不捨的,低頭附身頭鑽進她的裙子里,咬了,舔了她屁股蛋幾口,才算過癮了。

「哎呀,你真是的,屁股你沒長啊,就喜歡舔人家屁眼,煩人……」王玫推了他一把,感覺自己的屁股蛋跟屁眼全是陳楚的口水,濕乎乎的,下面又有點濕潤了,不過也疼,真怕這虎小子再糙自己一把,真怕那勁兒哪天真把她洞洞給捅漏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