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五章破鞋多少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破鞋多少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小店女人王玫換了衣服跟褲衩,不再和陳楚糾纏,坐上他的摩托車,兩人往賓館而去。

她挺喜歡陳楚的作風的,就是不粘人,要糙就在房間使勁糙,糙完了就拉倒,她最煩那種在大街上黏黏糊糊,摟摟抱抱,摳摳摸摸的,要受不了就去旅店,有本事把床板子給干爛了,把腎擼幹了也沒人管。

在大街上夠惡的,淫相畢露,那種人王玫不喜,很多女人都不喜歡那樣的男人,當然,投其所好,有的女人專門喜歡跟男人在大街上摸摸抓抓的……

陳楚出了房間,就換了一副十分正經的模樣,目不斜視,就像一個正經人似的。

來到縣賓館,兩人走了上去,王玫一再要求他不要說兩人有一腿,更不要黏黏糊糊的。

陳楚點頭,敲了敲門,隨後開了。

一個身高一米六的有點微胖卻穿著性感的女孩兒開的門,裡面還坐著一個長發女生。

兩人年齡都不大,應該不超過二十歲,王玫說她們都是瀚城干小姐的,是雞頭邵小東的人……

在車上陳楚問邵小東是誰,王玫說是一個雞頭,讓陳楚以後別招惹這種人,這種人陰險的狠,而且手下也有一幫小弟兄,雖然不是大混子,但是報復人頻繁,沒事就琢磨你一下,今天往你家扔幾個磚頭,明天砸你家幾塊玻璃,後天就可能五六千個半大小子踢你一頓,而且沒完沒了的報復。

陳楚還是第一次看小姐,上次在洗頭房的那不算啥小姐,頂多算是野雞,而真正的小姐是職業的,兩個女孩兒身上都穿著粉紅色的軟裙子,摟著上面的肩膀跟下面的大腿。

屋子裡擋著窗帘,燈光有些發暗,屬於那種曖昧的情調的。

陳楚只見床上坐著的那個女孩兒豎著雲鬢,細窄的臉頰,有點像是還珠格格裡面的金鎖的面頰。

陳楚喜歡這樣的面頰,而不喜歡趙薇那樣的嬰兒肥,而且兩隻眼睛還離著很寬的。

「忙來的這麼晚呢!」床上坐著的那個翹起一條大腿的小姐先說話了,她還抽著煙,姿勢太騷了。陳楚下面都有點硬了。

「哎呀,路上塞車……」

「切……枚姐,你可別逗了,這又不是瀚城,瀚城也沒塞車的,我們得趕回去呢,行啊……你說的就他啊!」那個床上小姐有點不屑的模樣。

「嗯,你試試活就行了……」

「行……胖妞,你先來吧。」

那個開門的有點微胖的小姐搖搖頭。

「他啊,我信不著,還是你來吧小燕。」

「行!抓緊時間吧!」

那個漂亮的叫小燕的小姐說這話攏了攏頭髮,隨後趴伏在床上,她身材很好,像是一條嬌小玲瓏的小妖精,此時她臉貼著床上,一根直線的躺在那,下面兩條大腿合攏的很緊。

這要是走在街上,陳楚絕對不會知道她是個小姐,還以為是個高中生呢。

陳楚先把銀針消消毒,隨後在她裸露的肩頭上開始刺進去銀針。

雖然這小姐漂亮,但是跟柳冰冰,朱娜啥的還是有區別的,甚至都沒有尹胖子給他介紹的小菲騷。

不過,要是王玫跟這個胖妞的小姐在,陳楚也想用銀針刺暈她,把下面的傢伙從她後面伸進去糙她一把了,他已經硬了。

半個小時后,小燕有點迷迷糊糊的醒過來。

舒展了一番胳膊,然後掏出打火機點燃一根煙瞅著,旁邊的胖小姐馬上過來說:「咋樣?小燕?」

「呼……」這小姐吐出一口煙圈,沖陳楚笑了一下說:「你多大?」

「我……我二十。」

「糙!你有那麼大么?別**撒謊。」

陳楚笑了,心想這女生挺夠味的啊。

「十六!」

「糙!我就看你像十六七的。」小燕說著站起來,拿過外套穿上了,隨後沖王玫說:「你親弟弟啊?」

「不是,我家鄰居的弟弟,我們十多年的老鄰居了。」

「奧!」小燕說著從穿上的米色外套裡面掏出二百塊錢遞給陳楚。

然後穿上了醬色的長筒皮靴。

「嗯……」陳楚一見她穿上靴子,下面的就硬邦邦的了,真想糙她一把,真是人是衣服馬是按啊……這小姐米色縫隙,摟著性感大腿,下面是長筒靴,陳楚還沒糙過這樣打扮的女人。

陳楚接二百塊錢的時候,見裡面夾著一個東西。

捏了一把透過縫隙他見是個避孕套。

雖然陳楚沒用過這東西,但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避孕套再不認識不是真傻比了么。

「有電話么?」小燕笑了笑,旁邊的王玫給陳楚使了個眼色,那意思是別說。

陳楚裝作沒看見,說了一個,小燕掏出手機,是波導的,三千多塊了,給陳楚撥了過去。

「記住我的號,叫我小燕……叫我燕姐就行,要是哪天來瀚城了,記得叫姐姐一聲,老弟,你……你要是願意,我倒是可以養你……」小燕調皮的笑了一笑,伸出嫩手捏了捏陳楚的耳墜,還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氣。

弄的陳楚渾身痒痒的。

隨即,小燕咯咯的邁開腿往外走去。

「回見了枚姐!」

「哎,妹子走啊!慢點!」

小燕往外走,已經到走廊了,那胖妞忙追問:「咋樣啊?小燕姐到底舒服不舒服啊,這針灸……」

小燕沒直接回答,往外吐著煙霧,長長的直板黑髮耷拉下來,看著賓館窗外的黃昏。

「麻痹的,扎的我跟**似的,跟他媽比一浪一浪的,能他媽比的不舒服么,要不我能完事了抽根煙么……」

……

「哎呀,弟弟,你咋留電話號,她們不是好人……」王玫見兩人走了,不禁埋怨了陳楚一句。

陳楚笑了,小燕那電話看了一遍已經印在他的腦海中了,當著王玫的面把電話刪除了,王玫這才放心。

陳楚要請王玫吃飯,她謝絕了,說要回家,其實王玫很清楚,陳楚才十六,自己和他只是玩,成立家庭那是不可能的,相差太多了,反正算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了,自己都二十六七了,得找個男人嫁了才行……

陳楚就像是路邊的野食,家裡的主食是一個能和她結婚的男人,這個分寸她是明白的……

送走了王玫,陳楚這才騎著摩托車直奔瀚城,有了摩托就方便多了,六十里路,二十多分鐘就到了,也是這地方小城市沒有堵車的一說了。

此時,天微微的擦黑,陳楚買了一些營養品,琢磨了一番,瀚城有兩個好點的醫院,軍區醫院比較貴,還有便是市裡的人民醫院了,也叫做市醫院。

到了市醫院門口,陳楚摸出電話打過去。

嘟嘟幾聲,裡面傳來了柳冰冰的聲音,她說話的聲音有點小,不過還是那樣的磁性。

「誰……誰啊……」

「我,陳楚,聽說柳副村長的母親病了,所以我來看看……」

「你來幹啥啊?你回去吧!」

「哎,我就來看看怎麼了?我已經在市醫院門口了,你就不告訴我幾號病房,我也查的出來。」

「你……」柳冰冰像是猶豫了一下,隨後電話掛斷了。

過了足足十五分鐘,陳楚才看到柳冰冰的從外面走出來。

柳冰冰高高的個,穿的很清涼,下身寬鬆的剛沒過膝蓋的米色短褲,上身白色卡通背心,披著件紗料的清涼的披肩,腳下是小巧的平底白色瓢鞋。

她長長的秀髮往後面披散著,露著光潔的額頭跟細長的迷死人不償命的眸子。

一米七八的身高,即使瓢鞋跟低也有兩三公分了,柳冰冰無論走在哪裡都是所有男人去看的焦點,是無數男人夢幻的女神,也是他們半夜擼的意淫的女人。

陳楚就幻想她自己擼過很多次。

柳冰冰人如其名,臉上是那樣的冷淡冰冷。

「啥事?」柳冰冰到了他跟前說了一句,路過的很多男人都齊刷刷的看向他們,當然是看向柳冰冰,同時嫉妒的目光也投向陳楚,對他異常的敵意。

不過看他只是一個半大小子,不禁以為自己多想了,也許是這女人的弟弟,不禁又盯著柳冰冰看。

「我只是來看看你母親……」

「陳楚……你,你最好別來。」柳冰冰往後撫了撫長發,平淡的臉上毫無表情,卻更是迷人心脾。

「為啥啊,我就是看看。」

「不為啥。」柳冰冰瞪著他,隨後說:「你和徐國忠說啥了?」

「我……」陳楚一下想了起來,他跟徐國忠說自己喜歡柳冰冰,還糙了那小蓮,本來是嚇唬他的,這人喝和柳冰冰說了?不禁有些暗自咬牙,徐國忠,你***,老子不會放過你。

「柳副村長,徐國忠那是什麼人啊?前陣子找小姐還進派出所了,是村裡拿錢贖他出來的,但是這小子還是狗改不了吃屎,又進去了……哎,柳副村長你別走啊!」陳楚見柳冰冰轉身要離開,忙伸手抓住柳冰冰的皓腕。

「你放手!你們的事兒我沒有興趣,也不想聽!你放開!」柳冰冰甩了甩胳膊,陳楚也見很多目光看過來,也鬆手了。

「那……那你把東西拿回去,我不進去不就完了么?」

「你買這些幹啥?你家裡條件啥樣我知道,回去給你爸吃吧,你回吧,今天你能來,這事我領情了!」柳冰冰說著頭歪向了一邊。

看著她的側臉,是那樣的美,陳楚心裡像是有好多的小爪子在撓他的心肝一樣了。

「好吧,柳副村長,我走了,你回吧……」陳楚說了一句,本想柳冰冰能客氣兩句,沒想到她轉身大步往回走了。

「呼呼……」陳楚真想拉住她,直接了斷的說喜歡她,想和她睡覺,不過那會讓所有人恥笑的。

陳楚眼睛轉了轉,見柳冰冰進入醫院大廳的時候,他才跟了上去,他動作很快,而且沒啥聲音,跟在後面一直到了柳冰冰母親的病房。

還沒到病房前就聽到裡面有人說話。

「哎呀,小柳啊,有什麼困難說嘛!我們當領導的自然不能袖手旁觀,這點小意思請你收下,還有啊,你母親這病是老毛病了,我聽說醫院要五萬藥費?不貴不貴,咱都是可以解決的,還有咱村那四十萬蓋小學的錢也是可以解決的,那麼多的孩子沒個學校念書上學,我這個當縣長的其實心裡比誰都不好受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