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七章桃花塢里桃花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桃花塢里桃花庵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聖潔的,潔白的身子就像一尊玉石般的雕像,聖潔無暇的身子仿若剛剛洗過澡,無論摸到哪裡都是那般的彈性,都是那般的讓人**……

她雙腿即使脫掉了高跟鞋也是那樣性感的修長的美麗的,讓人魂飛天外,她就是典型的那種模特的身材,腿長而腰細,大腿的比例明顯的要比正常人要長一些。品書

以至於陳楚惦著腳尖下面的傢伙還是沒夠著人家的襠,只磨蹭到了柳冰冰的屁股股上,差點沒激動的射出去。

受不了了……陳楚腦袋一陣陣的激動的疼痛,他感覺這一刻像是在做夢,他願意拿一切來換這一刻,哪怕被那蛤蟆縣長弄死也不怕了,值了。

柳冰冰的屁股本能的撅了起來,這樣更高一些,她的長發像是瀑布般的從頭頂蔓延下來,洒脫的披散的凝脂一般的柔嫩的美背上。

陳楚兩手伸著握著柳冰冰的奶,激動的捏著,揉著,舌頭就在人家的美背上舔著,一下又一下,像是一隻饕餮的野獸,舔不夠這樣的美背。

陳楚的舌頭順勢往下,反正下面也捅不到,夠不著人家的屁股,使勁兒往上跳一下興許還能杵到柳冰冰的嫩嫩的溝子。

「啊……」陳楚深呼吸一口氣,兩手順勢往下摸著,摸到了柳冰冰的細腰,攬在懷裡是那般的慾火焚身,不能自拔,恨不得立即死在柳冰冰的懷裡。

寶貝啊……陳楚心裡低聲念著,真讓我受不了了,冰冰,老子一定要娶你做老婆,你是我的,永遠是我的……

陳楚的手順勢往下,落到了柳冰冰滾圓往上挺翹的屁股上,那兩瓣屁股雪白雪白,就像是冬天剛下過雪的雪窠子似的,落上一點灰塵都是對她這潔白屁股的污染。

啊……陳楚激動的摸著,揉著,下面幾乎要受不了了,馬上低頭,一口親了上去,而且兩手掰開柳冰冰的兩瓣臀瓣,看到了裡面粉紅粉紅的溝子。

啊……陳楚呻吟一聲嘴巴一下貼了上去。

柳冰冰的溝子很深,陳楚的嘴巴先舔到她的尾巴跟,就是尾椎,然後舌頭伸出來一下就舔到了柳冰冰的屁眼上。

柳冰冰的屁眼粉紅粉紅的,和別的女生不一樣,別的女生有很多溝子粉紅中還帶著一些暗色的,有的還長毛,也有帶疙瘩的,但是柳冰冰的溝子就是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而且不帶一點雜質。

陳楚兩手激動的分開她的溝子,柳冰冰明顯的波動了一下,不過還是忍住了,陳楚嘴巴就伸進去舔了起來,叭叭叭的舔著,用舌頭親吻著,親著柳冰冰的溝子,她雪白如玉的屁股蛋,激動的張嘴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她的屁股。

心想,這時候柳冰冰要是放個香屁就更完美了,他會一點不剩的把柳冰冰的屁都聞著,都吸進去。

陳楚激動極了,兩腿分開就那樣對著柳冰冰的溝子又親又舔的,而且舌頭還一直再往下,去點柳冰冰下面的洞洞,從下面他已經看到柳冰冰前面的毛毛了。

「嗯……」柳冰冰沒想到會這樣,她以為這人是劉縣長,竟然無恥的舔著她的後背,她的屁股蛋兒,甚至是她的屁眼……這樣下去還要舔她的火燒雲……

柳冰冰臉紅了,她渾身燥熱難耐,感覺這是自己受到的最大的恥辱,可能這一輩子都沒法洗去……她哭了,不過眼淚中自己的身體本能的還是有了女人該有的反應。

下面的火燒雲還是燥熱,小腹當中一陣陣的熱流慢慢的往上流淌,以至於她全身都是熱的,下面的火燒雲似乎有水將要泛濫……

「啊……別……別舔……無恥……」柳冰冰美麗的貝齒僅僅咬著鮮紅的下唇,仰著白皙長長的脖頸,她能說出的唯一一句髒話就是無恥了。

不過,她還是麻木了,因為下面的那張嘴,已經保住了她兩條大腿,把頭轉了過來一口堵住了她的下面,她的私處,平時尿尿的地方,那細細的兩瓣肉肉的縫隙,被一張嘴裹住,並且噗噗的使勁兒的往裡面吸著,抽著……

「啊……」柳冰冰臉色紅暈無比,女生獨有的羞澀讓她恨不得有個地縫都要鑽進去,自己的13正在被人舔,被人吸允,還叭叭叭的被那張嘴不斷的親吻,她的下面受到了刺激痒痒的難受,本能的分泌出更多的粘液……

「啊……不要……無恥……」柳冰冰長發搖動,閉著眼睛,她不想去看身下吸著她下面的那個小人,那個無恥的嘴臉,

「你堂堂的一個縣長,竟然去親女孩屁眼跟溝子,還有那裡……你……你無恥……」柳冰冰甩動長發,任憑自己下面無法抑制的水流滋生,她也是女人,無法改變事實。

下面的洞洞被男人裹住,被嘴唇親著,而且她的兩瓣洞洞前面的大嘴唇被男人的舌頭分開,小嘴唇也被分開,那男人強有力的舌頭伸進了她小洞洞裡面的息肉里,她抑制不住的發癢,全身發熱,洞洞緊縮。

兩條雪白的大腿也要緊縮,不過一緊縮就把那男人的頭夾在了自己的褲襠,她更是羞恥難耐,只能搖晃著臻首跟滿頭的長發大聲哭訴著:「不要……不要親那裡……那裡是尿尿的地方,求求你不要親……我……我羞死了……」

柳冰冰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下面痒痒的,而且渾身被舔的發軟發熱,抑制不住下面洞洞里的水往外流淌,竟然被那男人吸進嘴裡,而且聽見咕嚕的聲音像是咽了進去似的,而且那男人強有力的舌頭還在往她的13裡面用力的伸著插著……

「無恥……噁心……你下流……」

柳冰冰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最後什麼也不說,只上半身光溜溜的趴在了桌子上,任憑下體被人去侵襲,她又能做什麼,為了那醫藥費,為了……啊……柳冰冰又閉上眼,要緊牙關,堅韌的忍耐著,心想你還能把我怎樣,屁眼跟我的**你都舔了,你還能把我怎樣……

不過,這只是一個開始,遠沒有結束,陳楚的嘴堵住了她的洞洞,激動的渾身發顫,這可是柳冰冰的屁股,是柳冰冰的**,是柳冰冰的……毛毛的黑森林。

陳楚激動的舔著她的每一根,隨後抓起了掉在地上的柳冰冰的內褲,是黑色的,黑色花邊很像蕾絲,陳楚狠狠的堵住鼻孔跟嘴,狠狠的聞著,嗅著。

就像是哮喘病人得到解藥了那樣的過癮。

陳楚舔著柳冰冰的下面,她下面分泌的水他喝了,也是唯一一次喝女人的下面的水,其他女人包括那小青的他都沒喝,嫌臟,但是柳冰冰在他心裡是最聖潔的女人,她的一切陳楚都喜歡,都願意接受。

「冰冰……」陳楚心裡嘀咕著,壓著不敢說出事,他瞄了一眼時鐘,從柳冰冰進來,到脫衣服,到他過來舔人家的13,已經過去四十多分鐘了,柳冰冰的屁股上的口水已經乾涸了,只是還留著陳楚淺淺的牙印在,而她的下面卻還是泥濘的狠。

陳楚忽然看到柳冰冰的腰帶,是布匹的,粉紅色的氈子的,便是沒有紐扣啥的那種,往上面一粘就行的。

他好幾次見柳冰冰激動的睜開了眼,就是沒往下面看,要是瞅他一眼就會認出自己了。

陳楚忙摸起來她的腰帶,然後腦袋從柳冰冰的襠下鑽了出來,又忍不住的舔了舔她的屁眼,這才舔著腳尖,伸著胳膊把她布制的腰帶去蒙住柳冰冰的眼睛。

「啊……」柳冰冰咬著嘴唇,心想貪官,色鬼,你這麼玩弄我,難道還怕我看見你么……我不屑看你,我噁心……柳冰冰甚至想到了被這麼玩弄完以後也沒臉去見人,不去去死。

陳楚可沒那麼想,他巴不得讓柳冰冰看到是自己在舔她,不過還沒糙上呢,萬一人家不幹了咋辦?

這腰帶裡面的粉紅色的,但是反過來就是黑色的,更有性格了,陳楚纏繞了兩圈,隨後繫上了。

然後把柳冰冰翻轉過來,終於敢正面看著她了,好美……陳楚硬的不行了,嬌美的面容,紅紅的小嘴,那貝齒像是小貝殼一樣咬著下唇,尖尖的下巴,潔白的脖頸,白花花的一對豐滿挺翹的奶,上面的相思豆那樣的小而誘人,下面是平坦光滑的小腹,在下面是兩條修長白花花大腿中間的一撮黑森林已經被自己舔的很濕了。

陳楚受不了的攔住柳冰冰的細腰,另只手插進她的胳膊里,一把抱住了光著的柳冰冰。

然後快步走到床上,把懷裡的柳冰冰往床上一扔,隨即自己也撲了上去。

「啊……」柳冰冰叫了一聲。

陳楚的兩手如勾已經扣住了柳冰冰的兩隻奶。

隨後嘴巴在她的臉上,脖子上,下巴上跟額頭上急哄哄的親著吻著,柳冰冰的臉上飛快的落下無數的吻。

她仰著頭,眼裡的淚又流了出來,嘴唇躲閃的不讓陳楚去親吻嘴。

不過陳楚這時也顧不得這些了,嘴巴順勢而下,咬住了她白白嫩嫩的奶,在這兩隻奶上留下自己唇印,手印跟牙印,他不知摸了多少遍,舔了多少次,嘴裡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堵住柳冰冰的奶,恨不得柳冰冰的奶把他堵死。

「冰冰……」陳楚小聲嘀咕了一句,柳冰冰一怔,隨後陳楚的嘴巴再次往下,這次他又親吻到了柳冰冰的肚臍上,秀氣白皙的肚臍陳楚的舌頭伸在上面不斷的舔著,隨後兩手像是握住了生命的聖光一樣的,脫出柳冰冰下面的火燒雲。

沒有任何猶豫的,陳楚的雙唇吻上了柳冰冰火燒雲那兩瓣粉嫩的大嘴唇,陳楚的兩手分開柳冰冰兩條雪白的大腿,讓她的大腿往兩邊分開,隨後兩手的手指又分開柳冰冰的洞口,手指往裡面伸著,並且撐開。

裡面的那粉紅的息肉清晰可見,陳楚的舌頭伸進了這個小洞洞,舔著裡面酸酸的液體,不住的往下吞咽,此時柳冰冰還以為是劉縣長在吃她下面的水,恨不得有種想要死的想法。

接著,陳楚又分開了一些,看到了裡面那最重要的東西,一層薄薄的乳白色的一層膜,那層膜中間還有一個橢圓的窟窿,不過不是很大。

陳楚知道,這就是柳冰冰……證明柳冰冰的純潔的東西,處女膜了。

今天,老子就要得到她,就要破了這層處女膜……

陳楚呼出口氣,下面已經受不了了,他把柳冰冰的兩條大長腿感覺抗到了肩膀上,隨後又分開,把自己下面粗長的傢伙往下一順,抵住了柳冰冰肥嫩的洞口。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