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百三十九章桃花仙人種桃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桃花仙人種桃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的眼罩掉了下去,她清晰的看見那人哪裡是什麼縣長,而是陳楚,那個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半大小子。

臉蛋兒不禁一下紅了,自己竟然**在一個大半小子面前,這是讓她無法接受的,而下一秒,她又想到了不對,剛才糙她的明明是劉縣長,怎麼回事……

她明媚的眼眸在房間掃了一圈,見哪裡有劉縣長的影子?

難道是自己被**?柳冰冰越來越糊塗了,如果是**那……柳冰冰甩了甩長發,狠狠的瞪著陳楚。

而陳楚卻笑了,心想老子已經糙你這麼久了,你要瞪就瞪吧,反正早晚得知道的。

陳楚不禁放開了糙了。

此時,一下又把柳冰冰壓到身下,剛才已經差不多射了,陳楚這次更放開了,柳冰冰頭髮已經散開,雪白的豐滿的兩隻奶在胸前被一顫一顫的劇烈的跳著,也是每次陳楚糙的都過於用力,她的奶才跳的厲害。

陳楚兩手捉住她被糙的一晃一晃的兩隻小腳,嘴巴在她的腳心親了兩口,然後一下附身咬住柳冰冰的一枚奶上的紅櫻桃。

下面粗長的大棍子一下一下有力的朝著柳冰冰白花花的雙腿間狠狠的撞擊著。

「啊啊啊!」陳楚連續喊了一陣,終於在狠狠的撞擊了十多次之後,受不了了,射了出去。

陳楚的大傢伙深深的差在柳冰冰的身體里,一股股的射出去的液體像是子彈似的,突突突的射進柳冰冰身體的最深處。

陳楚饅頭大汗,趴伏在柳冰冰玉一樣的身子上,下面的大棍子還在往裡面射著,柳冰冰本能的身子蜷縮,兩條白花花的大腿剛才被分開,這次回縮的胯在了陳楚的腰上。

兩隻秀氣的小腳,五跟如玉的腳趾用力的往腳心處緊縮著。

「啊……」柳冰冰合上眼,也享受著這高朝給她帶來的美妙的欲仙欲死的快感。

其實在她被破之後被糙了二十多下的時候,柳冰冰的痛就被一股股的爽點所代替,雖然她不願意承認,不過她真的爽了。

「啊……啊……」柳冰冰本能的緊緊抱住陳楚的身體。

陳楚已經軟了的傢伙在人家的華容道里還是又磨蹭了幾下,滑膩膩的兩人的液體混合到了一起,然後順著兩人交合的地方緩緩流出。

「寶貝……」陳楚激動的親吻住了柳冰冰的嘴唇,舌頭分開她的貝齒,在她的嘴裡肆意的親吻著,索取著柳冰冰口中的甜蜜的津液。

手不知不覺的又攀上了柳冰冰的雙峰開始揉搓著。

「啊……不要……啊……你這個混蛋……你侮辱了我……」

陳楚一邊親吻著柳冰冰的嘴唇,舔著她的淚痕,輕輕的說道:「寶貝,柳副村長,我侮辱你,總比劉縣長侮辱你好,他就是一個啦蛤蟆,多難看啊,你看我不比他好看多了么……」

柳冰冰暈頭轉向的,更是一陣欲哭無淚:「你也不好看……」

陳楚笑了,還在親吻著她的嘴唇,呵氣說道:「至少比那隻啦蛤蟆強吧,你看他多噁心,寶貝,柳副村長,我以後會模你給我吧……」

陳楚說著,親吻著她,揉著她的奶,下面也一聳一動的,竟然又硬了,立即扛起柳冰冰的一隻大腿,下面開始又糙了起來,啪啪啪的開始撞擊著,柳冰冰飄飄搖搖的像是一枚樹葉,還沒反應過來什麼,她又進入了下一個巔峰……

「不要啊……你……你不要這樣對我,你不要啊……」她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被陳楚一下又一下的糙著,她想往外推陳楚,但是大腿根部發酸,根本提不起一點力氣。

兩手也是軟軟的,推到陳楚的胸膛上,他反而更是壓了下去,在她雪白的身子上磨蹭著。

陳楚大力的快速的**著,中間沒有絲毫的停頓,把柳冰冰的一條大腿抗在肩膀上,另外伸過一隻手抓住她的一隻雪白的奶。

下面不停的快速的啪啪啪的抽送,柳冰冰極不情願,但本能的下面還是黃河泛濫一樣,分泌的汁液讓她聽到兩人私處撞擊在一起**的啪啪啪的聲音。

柳冰冰整個人被糙的像是一探軟泥一樣,白花花的身子側了過去,陳楚一手摸著她的奶,一手摸著她的圓滾滾的雪臀。

陳楚這樣快速的**了柳冰冰二十五六分鐘,下面摩擦的都滾熱了,陳楚的大傢伙彷彿都已經麻木,而柳冰冰只爬在那裡,禁不住的低低的嬌喘,陳楚受不了了。

柳冰冰咬著牙,忍受著,既然反抗不了,她也只能忍受了,自己下面不停使喚的分泌出水,被陳楚抽送的拍擊發出噗嗤噗嗤的水聲,終於這噗嗤的聲音停止,陳楚啊啊的悶哼了幾聲,一股股的液體射了進去。

柳冰冰咬牙,閉上了眼,感受著自己的華容道不停的痙攣,陳楚那一股股滾燙的液體就射進了她這痙攣的華容道,兩人同時僵硬了十幾秒鐘。

陳楚像是一隻癩蛤蟆一樣貼著她的身子倒下,摟著她的一隻奶。

柳冰冰推了推他,隨後看到兩人的液體順著她下面的洞口緩緩的流淌出來,在床上一灘,還有的就蹭在了她的雪嫩的大腿上。

……

陳楚光著在柳冰冰光溜溜的身上磨蹭著,不管他怎麼磨蹭,柳冰冰都不說話,像是啞了一樣。

她閉上眼,過了一陣,推開了陳楚,光著站到了地上,雪白的長毛地毯摸過了她的腳趾,隨後柳冰冰看了眼床上自己的落紅,像是飄下來一點淚光。

攢了攢眼睛,隨後拎起自己的黑色蕾絲邊的內褲,一條長長的大腿伸進去,隨後穿上了內褲,然後是乳罩,隨後是她的那件短熱褲。

長長就光著在床上見她窸窸窣窣的穿著,一句話也不說,最後,柳冰冰穿戴整齊,把披肩圍攏在脖子上,又快速的把長發紮成了一條馬尾辮就唷走出去。

「柳副村長……」

長長光著,甩著下面的傢伙追了上去一把抱住柳冰冰的腰。

「你還想幹啥?」柳冰冰甩了下頭,瞪著陳楚。

「你……你都得到了,你還想幹啥?」

「我……我還想要……」陳楚說著抱起柳冰冰就往床上走。

「陳楚!你王八蛋……」

陳楚不說話,把柳冰冰按在床上,不過這次她掙扎了,陳楚忙把她翻過身去,手在她的屁股蛋上一陣亂摸,隨後解開她的黃色皮帶,把她的熱乎往下一脫。

柳冰冰肥嫩的雪白的大屁股又露了出來,陳楚片腿騎了上去。

「滾……你滾……」柳冰冰被壓著使不上力氣,兩條腿在後面亂蹬。

陳楚兩腿分開她的大腿,要往下脫柳冰冰的黑色褲衩。

不過見她掙扎的厲害,忙伸手抓住她的褲衩往旁邊一拉,隨後大傢伙就沖她黑色褲衩的邊往裡面插進去。

「啊……不要……」柳冰冰算是一件衣服都沒脫,腳上的瓢鞋,還有絲襪都在。

陳楚一邊糙著一邊說:「寶貝,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我娶你好不好,你別走……」

「滾……」

柳冰冰本想晃動屁股讓陳楚插不進去,不過剛才玩了那麼久,她下面還是濕潤的,陳楚幾乎沒什麼阻擋,直接進入了柳冰冰的身體,開始在她的屁股下面一下一下的**起來。

「啊!啊!啊!」陳楚一邊糙著一邊呻吟,柳冰冰剛才被射進去了兩次,即使裡面的兩人混合的液體流出來不少,不過陳楚的傢伙長,基本上都射進了最裡面,而兩人的混合液體又流出來不少,這次陳楚再糙,就發出了黏糊糊的噗嗤噗嗤的聲音。

陳楚像是在後面騎著一匹大洋馬似的,看著自己粗長的大傢伙一次次,一下下的進入柳冰冰的雪嫩的小屁股下面的洞洞里,幹了一百多下的時候就差點射出去。

而柳冰冰的兩眼閉著,就像是在忍受著別人的姦淫,糙著糙著,柳冰冰也來了感覺,陳楚的傢伙太粗,而且也持久,就這樣一個姿勢糙了大半個小時,柳冰冰也本能的白嫩嫩的屁股在陳楚一下一下小腹的磨蹭下,開始翹起迎合。

陳楚樂了,忙加快的速度,噗嗤噗嗤一竄的響聲之後,柳冰冰徹底軟了,陳楚射進去的液體再次緩緩流出,溜到了她的黑色內褲上。

而且屁股溝子全是黏糊糊的一下子。

她就那樣趴在床上一動不動,任憑著陳楚找紙巾給她擦拭,而且把她穿上去的衣服又一件件的慢慢的扒光,自己又是赤身**的展現在他的面前。

柳冰冰明白了,由始至終都是這個壞蛋導演的,自己只是傷心大意,一進門就開始脫衣服,就被這壞蛋得逞了,但是她想象不到,明明是劉縣長,怎麼換人了,不過,劉縣長還不如陳楚……

她想到這裡努力的搖頭,心想應該說他們兩個都是好人才對。

柳冰冰第一次經歷男女的事兒,雖然二十三了,但是身體還是有些吃不消,陳楚不停的在她身上索取著肉慾,滿足著自己,柳冰冰不知道他給自己多少個吻了,反正全身上下都是,也不知道者小子舔了多少遍她的屁眼,她的13.

甚至連她的每一枚腳趾都舔的好幾遍,也不知道這小子在她耳邊說了多少甜言蜜語,照顧她一生一世的話。

總之他在不停的糙她……

柳冰冰被陳楚變換了不知道多少的姿勢,平著干,側著身,讓柳冰冰屁股撅起來糙,還有兩人坐在一起,有一次陳楚抱著她,貼著牆上糙。

柳冰冰只記住每一次自己的魚腸道噴進他的液體的時候就默記一次。

一個晚上,兩人從床頭到床位,從床上到床下,到地攤上,還有淋浴間,柳冰冰只感覺自己的洞洞始終有一根大棍子在快速的,亦或慢慢的**,即使軟了也在裡面磨蹭著,硬了再干。

終於柳冰冰屈服了,外面已經雞鳴了,柳冰冰睏倦用力往身下推著還在她身上鬆動著,坐著活塞運動的陳楚。

「哎呀!讓不讓人睡覺了,都干一宿了!十多次了!即使嫁給你當老婆也沒有這樣糙人家的吧!還讓不讓人活了……」

陳楚愣了一下,隨後忙笑了:「行了,老婆我不幹了還不行么!」

他從柳冰冰身上下來,看她要睡覺,還是臉貼著柳冰冰的屁股,在她溝子上像狗似的聞了好久,這才拉過薄被摟著柳冰冰的身子。

手摸著她的一隻大扎混混的跟著睡去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